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热门
  • 爸爸10年给儿子建了个图书馆泉边|为穷孩子建图书馆,老济南的风骨海内少有

作者:淘小白5-5 15:31分类: 热门

文|孙葆元


五龙潭公园南门,门东侧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那是“潭西精舍”的碑。


碑是历史的说明书,五龙潭公园的全部文化基因都储存在这里,它记载着这个公园的前世和今生。


这里原来没有公园,有一条东流水街。



乾隆年间街上住着一位大学问家周永年,乾隆五十四年(公元1789年)游学的曲阜人桂馥来到这里,就住到周永年家。


周永年是钦命《四库全书》负责子部的主编,又是清代《永乐大典》的簒修分校官,他的身边聚集着无数名人学士。


桂馥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曾与周永年商量在这里建一座“借书园”,供无钱买书的寒士有书可读。


他在《周先生传》里写道:周先生曾“约余买田,筑借书园,祠汉经师伏生等,聚书其中,招致来学。苦力屈不就,顾余所得书,悉属之矣”。


既然把自己平生藏书都放到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半个家。



在他到来之时,还有一群学士来到这里,聚集在周永年周围,他们是:


颜崇椝衡斋、绍兴的叶承谦又村、吴县的汪应望莲浦、戴泺鲁泉、仁和黄畹小香、阳城陈秉灼明轩、长州沈默二香。


学者们喜欢这里的一潭泉水,于是商量在潭西筑室,作为长久的聚会之地。


一拍即合,大家集资征地筑屋,发起人就是桂馥。


完成这项规划,动工伊始,桂馥出去游学,览遍齐鲁山水。


经三年兴建,房舍落成,桂馥从莱州游学归来。


精舍三楹,面南临水,潭水深丈八尺,阔三丈。


更令他惊喜的是,施工中在房侧掘出一眼新泉,涌若冰壶。



桂馥的创意犹如泉涌,又把附近的天镜泉水引入潭中,一时水势浩大,竟成就了东流水街上的一泓潭水。


欣喜之余,他为此园作记,亲笔书写,成就了著名的隶书法帖《潭西精舍记》。


潭西精舍是一个水景园,它的落成为乾隆、嘉庆年间荟萃于济南的学士提供了一处文学艺术沙龙,也为穷苦的孩子提供了一处公共图书馆,在海内都是少有的。


转眼到了桂馥的六十寿辰,各路朋友为他送上贺表和祝词,朋友们送来一个香龛,龛中端坐一尊竹根雕塑的阿罗汉,置于精舍堂前。


清代著名的学者翁方钢作“历下城西有潭西精舍,未谷与济南诸名士所卜筑也”,并附以三首诗。


张问陶作《题翁覃溪学士赠未谷竹根三赞画册各系一诗祝未谷六十寿》。


赵味辛作《桂大令馥六十初度以竹根三象属题即以为序》。



这些辞章书法精妙,叹为观止,当代人将它们汇于一石,立在公园南门东侧,这就是那块石碑的来历。


桂馥字未谷,他走进济南,完全是因了周永年。


周永年的家在济南东流水街,藏书千卷,他不是个只顾自己读书的人,而是胸有济读天下之心。


乾隆三十三年他写信邀游学的桂馥同游青州,筹划建立青州借书园,苦于财力,没有办成。


乾隆三十五年周永年中举人,乾隆三十六年中进士


中进士后他建借书园的愿望更加强烈,再与桂馥谋划建园事宜,他们曾往徂徕山选址,又未成功。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诏令编篡《四库全书》,周永年奉召进入四库馆任翰林院编修,充文渊阁校理官,协助纪晓岚出任总编纂工作。



就在周永年与桂馥游学青州之后,桂馥从曲阜入京华,“以优行贡成均”成为翰林院教习,结识了内阁学士翁方钢、戴震、余集、杨昌霖等一帮名震天下的学士。


那一年他三十三岁。


待周永年进入四书全书馆,遂选他做“记室”,就是今天的秘书。


记室的工作是“佣书”,就是今天的誊抄。


桂馥书法名倾朝野,担当此任顺理成章。


他就成了周永年最要好的朋友,共同治学,共同从事《四库全书》的成书工作。


乾隆四十年,桂馥的父亲逝世,周永年亲自作墓表,足见他们深厚的友谊。



周永年的家在济南,自题“水西书屋”。


桂馥归乡少住曲阜,多住济南,他在东流水街卜筑潭西精舍固然是为文友构建游息之地,谁知他心中没有定居的意愿呢?


因为他一生游走于江湖,终有行止的时候,当他对新建的房子题名“潭西精舍”的时候,周永年已于四年前病逝。


“潭西精舍”这个名字里不就含着“水西书屋”的原意吗?


周永年的借书园终于如愿以偿,是在他的家园构筑的,是他的朋友桂馥帮他了却了平生的夙愿。


然而桂馥并没有在济南久居。



【桂馥书法】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他以五十五岁高龄登第进士。


嘉庆元年(1796年)授任云南水平县知县,以花甲之年远赴任上。


桂馥不得不向潭西精舍告别了,无数的朋友为他饯行。


陈秉灼的送诗道出了朋友们的心声:


“论交好在任天真,筑室潭西去住频。花径流觞春水漫,石床题字墨痕新。八年禅榻青灯侣,万里官衙白发人。记取青桐高几节,相将重此赋闲身。”


多么难舍,多么无奈。桂馥还是走了,携着家眷走了。


十年之后,他逝于任上,终年七十岁。



桂馥是清代著名的经史学家、文字训诂学家,朴学造诣深厚,在云南任上,繁忙的公务之余还写下《札朴》十卷。


著作等身,诗名远播。


他还是著名的书法家,他的隶书名倾朝野。


清人张维屏在《松轩随笔》评论他的书法说:


“百余年来,论天下八分书,推桂未谷第一。”


他为济南留下了两幅作品,一幅是《潭西精舍记》,另一幅在千佛山的摩崖上。

休闲零食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9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