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4-9 12:28分类: 互联网

“我是黄光裕。”4月7日晚,国美零售举行投资人会议,交流环节甫一开始,黄光裕先来了句自我介绍。这是过去十二年以来,他首次公开亮相发声。

会上,他感叹过去国美丢失很多机会,不避讳谈负债和亏损,但也自信零售竞争“谁也灭不了谁”。

市场仍会为这位商业传奇震动。公开复出的当天,国美系股价涨声一片,国美零售收涨10%。

国美仍是黄光裕的国美,江湖已不是当年那个江湖。按收入规模,国美大致相当于五分之一的苏宁,不足京东零售的十分之一。

押注娱乐化

伴随黄光裕回归,国美零售的转型动作幅度变大。

黄光裕正式回归前1个月,国美APP低调改名为“真快乐”,随后,“乐呵盒”、“哎呦喂”等一系列“快乐”的公司名称相继注册。

看上去,新名字完全抹去国美的痕迹。公司解释,“真”“快”“乐”各有其对应含义,落脚娱乐化的战略升级,定位娱乐化、社交化的零售平台。

更名背后,体现管理层对发展战略思考的变化。

2017年,国美电器更名为“国美零售”,开始走“泛电器化”,以家电零售为核心,从零售商转向“家·生活”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拓宽核心业务的外延。也是从这年起,国美结束盈利的好日子,开始连亏之路。

2020年,国美零售营收441.2亿元,同比下滑25.8%,全年净亏损近70亿元。密集转型的这四年,公司累计亏损149亿元,业绩难言“快乐”。

“对于国美,我相信至少有两个机会。”黄光裕表示,其一,虽这几年老业务电器销售有所下降,但市场总量很大,仍有提升机会;其二,国美线上从单一的电器拓展至全品类销售,再加线下的赋能,经营模式重构后,会收获全新从零开始的提升。

“丢失了很多机会,丢失了时间,但我们也学到很多,这条路大家走得有成有败。这一次,我们的商业模式是从全供应链、零售商以及服务用户的思维角度来考虑问题。”黄光裕说。

黄光裕的信心,源自公司运营指标的提升。2021年一季度,真快乐APP的GMV同比增长4倍,平均月活破4千万,活动单日日活近1千万,增长超过预期。该季度的销售收入,同比预计提升超170%。

黄亦表示,爆发增长并不奇怪,因为基础几近于零,“只能说我们现在采取的措施、路径以及具体的一些做法,初见成效。”

国美全力押注“娱乐化”,按黄光裕的说法,是将现有的电商模式以及所谓的娱乐化营销节目带货,改变为以娱乐化手法来进行营销,实现所有人参与,同时低价优质、服务配送作为底层零售基本能力。

狼性回归

2月中旬,刚获释两日的黄光裕即现身高管会,立下军令状,力争用18个月时间,恢复国美原有的市场地位。

在国美的巅峰时期,狼性文化被视为攻城略地的重要动力,这与黄本人的性格霸气、做事大开大合不无关系。这种风格伴随灵魂人物的复出,似乎也在回归。

接近国美的人士告诉《21CBR》,黄光裕回到管理一线后,公司上下的工作节奏快了许多,许多调整,说干就干。“高层对执行力的要求很高,下达任务特别强调快速落实,要求也更细致。”不过,他回忆,在元宵节团拜会露面的黄光裕,“本人的气质挺平和。”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黄光裕想用18个月把落下的12年追赶回来,并不容易。

黄光裕

老业务承压,新业务的效能还未释放。柜电一体、家装及家居等新业务的收入占整体营收的比重,不到10%。同时,还要面对持续攀升的负债,截至2020年年末,国美负债总额已近700亿元,负债率高达98%。

对于负债问题,黄光裕坦言,初期可能得亏些钱,但会尽可能追求现金流为正。

不爱站队的国美,也开始结盟了。去年,公司与拼多多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之后又引入了京东作为战略投资方,并与京东启动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

谈及与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竞争关系,黄光裕说,“心态是开放的,谁也灭不了谁,只要战略和实施路径正确,谁也制约不了谁,国美不排除跟任何一方合作。”

“他们有规模优势,但投入很多,现在已经开始收割利润。我们规模还小,可以少挣钱。”黄光裕透露,天猫、抖音、快手等平台,在条件合适的前提下,国美都会考虑入驻。

从贷款3万元做家电生意,到创建电器帝国,曾开启创业传奇的黄光裕,能否将逆袭的故事上演第二次?

市场仍抱有顾虑。截至4月8日收盘,国美零售股价跌逾11%,最新市值约为353亿港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