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巨亏33亿!携程急了,二次上市寻找“救命钱”!负债近900亿

作者:淘小白4-9 12:21分类: 互联网

携程负债告急,上市找钱。

刚刚从泥潭中爬出来的携程,便非常着急地奔赴香港IPO,分秒必争。

4月6日,港交所披露的文件显示,携程集团已经通过上市聆讯,联席保荐人为J.P.Morgan、中金公司、高盛,百度为携程的第一大单一股东。意味着,携程即将登陆港交所。

4月8日至13日,启动公开招股,携程计划发售3163.56万股新股,携程最高发售价为每股333元,最多募资105.35亿元。

2020年是全球旅游业的至暗时刻,也是携程的至暗时刻,业绩巨亏、负债压顶,融资找钱自然成为了携程当前最迫切的事情。

着急的携程:巨亏33亿,负债逼近900亿

2020年,全球的旅游业就像是大型比惨现场。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旅游业收入损失1.3万亿美元,成为“旅游业历史上最糟糕年份”。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在线旅游平台的携程,当然受到重击。

细读携程的招股书,也会发现携程正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和流量焦虑。

根据招股书显示,携程收入来源有5个方面,分别为住宿预订、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商旅和其他收入。

2020年,携程的交通票务收入为71.46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48.78%;住宿预订收入为71.31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47.23%;旅游度假收入为12.42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72.6%;差旅收入为8.77亿元,同比减少超30%。

收入锐减的同时,携程盈利能力也遭受重创。2020年全年,携程总收入为183.2亿元,同比减少48.6%,实际净亏损为32.7亿元。

尽管携程在2020年第三季度实现首季盈利,并在第四季度保持盈利。这似乎让外界意识到携程正在逐步恢复。但仔细查看,为了实现扭亏为盈,携程费了一番心思,通过控制各项开支“挤”出财务数据那种的盈利。

首先是大幅消减成本费用和营销支出。事实上,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携程就大力削减运营成本。综合财报数据,2020年二、三和四季度,携程运营成本同比下降了51.5%、52.3%和47.3%。

携程同样也在缩减营销费用,自二季度开始连续三季度营销费用砍掉五成以上,尤其在二季度的时候,携程营销费用同比减少68.6%至6.61亿元。

正是以上2项支出的压缩直接推动了携程毛利率保持相对稳定,也成为了扭亏的关键杀招。

值得一提的是,三季度携程净利润很大程度来自于“其他收入”,主要是可出售金融资产及可交换债券的公允价值变动而带来的收益。

整体来看,携程2020年的情况并不乐观,很显然,目前并不是携程二次上市最好的时机。但,携程的负债等不了了。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携程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80.96亿元,短期投资为248.2亿元。同期,携程的总负债规模856.8亿元,流动负债合计583.7亿元,短期偿债的压力不可谓不小。

因此,携程急需一笔没有利息的长期股权融资,摆脱债务困局,摆脱后疫情的困扰。

目前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持股比例仅有3.1%,大股东百度的持股比例也仅有11.5%,二次上市将进一步稀释股权。

携程未来必须回答的问题

随着国内疫情的恢复,在线旅游行业的至暗时刻应该已经过去了。但携程在二次上市前夕,必须回答的问题是,当自然流量日益见顶时,携程未来的增量从哪里来?

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8年底,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从5.8亿猛增至13.1亿,年均增长率达22.4%;人口渗透率达到94%,接近饱和。从2019年起,国内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停滞不前,2020年底约为11.58亿,月均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2.3%降到1.7%。

当前互联网竞争早已进入到存量阶段,所有互联网的头部玩家都绞尽脑汁去抢夺用户的时间,费尽心思抢夺用户,通过内容、社群来创造需求和消费场景,实现内生性增长。

而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的核心卖点是“订机票/订酒店,上携程”。 折射到用户端,很少会有人去“泡携程”,而是打开即用、用完就走,单次使用时长较短,工具属性非常明显。

而作为一个工具属性明显的平台,携程的增长前景受到网民增速放缓的拖累,进而传导到股价上。在经历五年上涨后,从2017年底起,携程股价再度震荡下行,并在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的冲击下,一度跌至20美元附近。

尽管携程不断努力,试图通过并购、亲自下场搭建旅游类的社区,但目前为止都没有一款有影响力的产品,携程的“工具人”标签一时间很难撕掉,未来的增长空间非常有限。

携程的未来,强敌环伺

互联网时代,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颠覆者来自哪里。除了面对自身增长的瓶颈以外,外部凶猛的竞争者也是携程上市后需要面对的致命问题。

在旅游行业厮杀已久的携程,或许没有想到未来最大的对手竟是送外卖的美团。

作为携程核心业务之一的酒店旅游,早已成为了美团的“现金牛”业务。据后者的财报显示,即使是在2020年一季度疫情最凶猛的时候,美团的酒店旅游业务也获得6.8亿经营利润,利润率22%;其余三个季度利润率都在40%以上;全年订单量达到3.5亿间夜,营收规模达到212.52亿元,经营利润81.8亿,利润率38%。

意味着,美团的酒店旅游业务不仅未因疫情出现显著下降,还在逆势扩张,无论是酒店旅游的收入规模,还是利润率都已经超过了携程。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携程酒店以中高端为主,相比较之下美团的优势则在低端酒店。携程想要在国内市场做深度挖掘,就意味着需要不断下沉,以获取用户流量的增长。携程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逾40%的新交易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的城市,也就是说携程在下沉市场需要直面美团的竞争。

美团酒旅来源于高频“外卖”带动低频“酒店”的商业逻辑,带有“本地”与“低端”属性,这又成为美团在下沉市场对抗携程竞争的天然优势。

未来美团要进一步提升酒店旅游的业务规模,势必会提高星级酒店与精品旅游的占比。2020年7月,美团上线了酒旅“超级团购”产品,主要面向国际及国内中高端酒店集团进行招商,要求参与酒店折扣低于门市价6折、未使用随时退、过期随时退等。

美团此举,正在撕掉“外卖”、低端的标签,直接攻击携程的腹地。

另一方面,抖音们也在悄悄向携程的腹地进攻。两大短视频平台纷纷把上海、重庆、成都等所谓网红城市作为经营重点,在疫情复苏后为当地贡献了不小的旅游客流,从“种草”到“拔草”的闭环隐然成形。

可见,尚未撕掉“工具人”标签的携程未来既要面临自身流量的天花板,也要对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凶猛攻击,二次上市的融资或许解决了眼下的燃眉之急,但携程的未来仍凶多吉少。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