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蓝色起源:从太空漫游到月球殖民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登月梦想

作者:淘小白2-23 0:00分类: SEO知识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梦想是殖民月球


2月3日,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宣布,现任总裁、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将于今年第三季度辞去亚马逊总裁一职。


现年57岁的贝佐斯1994年以一家网上书店起步,一直是引领亚马逊公司成长壮大的灵魂人物。


亚马逊在全球拥有100多万名员工,并且在从物流快递、流媒体视频到云服务和广告等各个方面都有自己业务。


根据福布斯的亿万富豪榜,贝佐斯现已积累多达1,962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多次成为世界富豪榜第一名。尽管特拉斯汽车公司的埃隆·马斯克几次将他挤下榜首的位置,但他也几次重新登上榜首。


贝佐斯在给亚马逊全体员工的信中说:“作为亚马逊的总裁要承担很重的责任,极为耗时耗力。当你担有这样的责任时,很难集中精力做其他事情。”


贝佐斯决定辞任亚马逊总裁之时,正值公司业绩再创巅峰之际。受新冠疫情影响,在网上购物成为消费常态的推动下,亚马逊2020年第四季度的净销售额达到1,256亿美元,相比前年同期的874亿美元增长44%。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亚马逊的季度净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而贝佐斯此时宣布辞任公司总裁,留下了三个值得大家关注的问题。


首先,谁是新总裁?将接替贝佐斯出任亚马逊总裁一职的,是目前领导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安迪·贾西。贾西现年53岁,1968年出生在美国纽约州,毕业于哈佛大学。他在亚马逊已工作了24年,也是年薪最高的核心管理成员之一。


有研究统计显示,亚马逊网络服务现占全世界云服务总体的约三分之一,也是亚马逊集团最盈利的业务,客户包括大量政府部门和商业公司,如麦当劳(McDonald's)、网飞(Netflix)等。


其次,如何化解亚马逊难题?贝佐斯交棒给贾西,虽是公司业务如日中天的时候,却也遭遇很多棘手问题。其中最大的挑战来自政府监管和法律约束。


亚马逊此前受到美国多个州和联邦机构的反垄断调查;而且立法机构正在针对科技巨头垄断地位制定法案,一旦制定出监管新时代科技公司的法律,亚马逊、谷歌等巨无霸最终可能都不得不接受被分拆重组的命运。


另外,亚马逊最为赚钱的网络服务,也面临来自其他科技公司日益激烈的竞争。而因为快递业务造成的环境问题,亚马逊也长期备受环境保护组织和活动人士的批评。


最后,贝佐斯今后准备干什么?像许多巨头公司的创始人一样,贝佐斯也走到了退而不休的阶段。在他之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2000年辞任总裁后曾继续担任董事长,直到2014年。


谷歌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拉利·佩奇在年富力强的人生阶段退出了管理层,仍留在决策层出力。


现在,贝佐斯虽然退任亚马逊总裁,但还将担任执行主席。他在给员工的信中透露:“作为执行主席,我将继续参与亚马逊的重要决定,但也有时间和精力关注基金、贝佐斯地球基金、蓝色起源、《华盛顿邮报》以及我的其他爱好。”


“我现在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这完全不是退休。我对这些机构可以产生的作用充满了激情。”在贝佐斯宣布辞职的消息传出后,亚马逊的股票并没有出现波动。这更加印证了亚马逊首席财务官布赖恩·奥斯拉夫斯基说的一句话:“杰夫不是走了,他只是有了一份新工作。”



2019年5月9日,蓝色起源航天公司公布首个月球登陆器“蓝月”模型,华盛顿。


或许,这份新工作就是登月。


“是时候重返月球了,这一次—我们要留下来!”早在2019年5月9日,身为世界首富的贝佐斯举行了一场新品发表会。不过,这场发表会的主角并非物联网或云端计算等地球应用技术,而是一台名为“蓝月”(Blue Moon)的月球登陆器,它代表贝佐斯做为太空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简称BO)创办人的壮志。


按照贝佐斯当时所言,BO过去三年来持续致力于蓝月的开发,这个登陆器以液态氢作为燃料,有效载荷最高达6.5吨,可实现地月间自动导航与月面精确软着陆,并携带四个大型探索车。此外,贝佐斯公布了蓝月的新引擎BE-7,并在当年夏天进行测试。至于蓝月何时试飞则没有具体时间,但他希望利用蓝月参与“阿尔忒弥斯”计划,在2024年前将美国宇航员再次“送回月球”。


“阿尔忒弥斯”计划(Artemis program)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进行中的一项空间探索计划,目标是重返月球并登陆火星。该计划以希腊神话女神阿尔忒弥斯命名,她是阿波罗的孪生姐姐,此前美国的登月计划叫“阿波罗”计划。新的登月计划还将首次把一名女宇航员送至月球。


2019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全力支持“阿尔忒弥斯”计划,争取2024年实现重返月球。他执掌白宫时期曾经说:“宇宙航行不仅是一项工程方面成就,也是一种道德努力。它能够衡量一个国家的远见,展示一个国家的意志与国际地位。”


但是,贝佐斯的BO却受到了另一位太空狂人、SpaceX老板马斯克的无情调侃,而他始终不为之所动。在私人航天领域,马斯克确实早已把所有竞争者远远抛在了后头。


2020年5月30日,SpaceX公司成功发射“载人龙”飞船,将两名NASA宇航员从美国本土送往国际空间站。特朗普总统随后称赞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SpaceX宇航公司结成了开创性的伙伴关系。”他还说,本次发射标志着美国宇宙探索以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进入了激动人心的转折点。


特朗普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现在将开始执行人类最艰难最大胆的航天使命。”他所说的就是“阿尔忒弥斯”计划,NASA准备在2024年将美国宇航员重新送上月球,并为未来的火星载人飞行建立一个发射基地。


特朗普总统说:“美国是一个勇于探索的民族,去解开谜团,去发现未知,去突破局限,充分发挥生命的最大潜力。对我们国家、我们的子孙、以及人类的星际旅行来说,最辉煌的成就还在后面。”


在向太空出发的冒险征程上,马斯克的SpaceX与贝佐斯的BO,正好反映出两人截然不同的风格。


如果说马斯克是无惧失败、随时敢于燃烧殆尽的钢铁侠;贝佐斯则是机关算尽、谨慎小心的奇异博士。事实上BO比SpaceX成立更久,只是向来低调,对于太空事业亦有着截然不同的思维规划和营运模式。



马斯克制造的星舰,将用来登陆月球和火星。


马斯克是举世闻名的火星殖民梦想家,其太空计划是以人类登陆火星、让一百名星际旅客定居为现阶段的终极目标;贝佐斯则是月球永久殖民的倡议者,认为火星太远不切实际,月球更符合人类需求。而若想了解BO的来龙去脉,就必须从贝佐斯对太空和月球的理念谈起。


贝佐斯有着浓厚的月球情结。相较于盖兹、巴菲特等巨富都有生前生后的慈善规划,外界十分好奇贝佐斯会如何运用他手头的巨额财富。以前在接受访问时,他对此没有正面回应,仅称“不会浪费在无益于文明与社会的事情上”。但从各种访谈中不难知道,贝佐斯对太空投资—尤其是月球的强烈期待与向往。


在2019年5月初的那次发表会上,贝佐斯强调“殖民月球”并非是要舍弃地球,而是“拯救地球”的一种预案。因为人口增长迅速和削减贫穷奏效,各国对能源的需求越来越高,地球总有一天将不堪负荷,且越来越多的重工业污染环境,物种也会因此面临灭绝。如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未来恐得将重工业移往太空与其他星球,好让地球成为人类真正的宜居之地。


进一步来说,贝佐斯相信人类发展至今已具备技术能力冲出地球,并在有朝一日可能发展成为全新的太空文明。如果在这个世代建立出能够使人类久居太空的基础建设,后世子孙便可从中得利。将来,凭藉太阳系的资源,人类更可望发展出千倍于过往的历史,让地球文明再创高峰。


不过要知道,目前人类所发现的其他星球,缺乏如地球一般的大气层和重力,不太适合人居住,但至少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可成为支持人类飞船驶向深空的跳板;而距离地球最近的月球,无论是在现今的太空探索初期阶段,或者今后“殖民月球”成真时,都将是星际旅行不可或缺的中转补给站。


其实早在2017年,贝佐斯的BO就已形成自己的登月计划。当年在美国国会作证时,BO指出位于月球南极的“沙克尔顿”陨石坑(Shackleton)是绝佳的探索地点,之后更确定这里就是蓝月登陆月球的目标地点。


由于部分科学家相信“沙克尔顿”陨石坑拥有水冰,若大规模开采,可转换成火箭燃料和饮用水,甚至可能有助于人类开发在月球表面长期驻留的太空基地。


2018年NASA正式提出报告,宣布月球南北两极的确存有水资源,贝佐斯故而认为阻碍人类太空深入发展的两道关键门槛(即燃料和水)已经跨过,登月计划势在必行。


BO的计划首先是要压低成本进入太空。依靠“猎鹰”(Falcon)系列运载火箭重复使用等技术,SpaceX得以大幅降低成本,并在商用卫星和火箭发射上,顺利登上全球第一把交椅,这让SpaceX更容易获得融资并赢得合约;相形之下,BO鲜少提供发射服务,几乎完全依靠贝佐斯个人的资金挹注,据信他每年从亚马逊的获利中拨款10亿美元,才使BO免于坐吃山空。


虽说贝佐斯是超级富豪,但他也十分清楚这种维持方式并非长久之计。有人曾形容亚马逊的杀手锏主要是书籍(实体书和电子书),可贝佐斯自己认为BO的杀手锏应该是“太空旅游”。


根据BO的规划,未来太空游客将可通过贝佐斯引以为豪的“新谢泼德”火箭(New Shepard)发射升空,前往次轨道(suborbital)享受微重力的环境并欣赏地球美景,整个时程约11到12分钟。这种火箭以美国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宇航员艾伦·谢泼德的名字命名。


因New Shepard搭载的飞船是自动导航,没有飞行员驾驶也没有空中服务。这样游客必须先接受简易的太空训练,如漂浮在太空舱,再回到座位、操作紧急逃生设备等。该飞船一次可乘坐6名旅客,票价尚未公开,但假如利用它来进行太空旅游成真,或足以让BO获利。


此外,New Shepard和SpaceX的“猎鹰”系列火箭相似,都属于可重复使用的发射系统。BO正在开发中的“新格伦”火箭(New Glenn)也同样具备此项优势。New Glenn虽尚未正式问世,但已获得日本、泰国等客户的发射订单合同,有与SpaceX等太空巨子一较高下的气势,足见BO的潜在实力。


2020年10月13日,BO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合作,发射了一枚可以再次使用的“新谢泼德”无人亚轨道火箭,并将其成功降落在得克萨斯州西部的一个发射场。


这枚载着无人飞船的火箭沿着太空边缘在12分钟内飞行了100公里,然后返回地面。飞行期间测试了一些新的科技,如NASA的两套精确降落和着陆传感器系统,这些系统能够对着陆目标地区的潜在危险物进行智能识别与规避,未来可能用于在月球和火星表面着陆的飞船。


参与这次发射的还有上面提到的BO公司那种可乘坐六名宇航员的飞船。这种飞船专为未来的商业载人太空飞行而设计,具备BO宣传的历来为宇宙飞船所设计的最大舷窗。一旦发射后进入太空,飞船将和火箭分离。


这枚可再次使用的“新谢泼德”火箭在反助推引擎的控制下在西得州发射降落场着陆,飞船随后不久使用三个大型降落伞在同一地点着陆。飞船内载有许多实验品及全美各地儿童提供的明信片在内的其它物品。



1月17日,维珍轨道“宇宙女孩”(Cosmic Girl)号运载飞机进行高空火箭发射测试。


在当今全球付费太空旅行领域,贝佐斯正与马斯克,英国维珍航空创始人、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爵士展开竞争。71岁的布兰森从2004年开始就投资商业太空旅行,并建立了太空旅行公司—维珍银河公司


布兰森说:“埃隆·马斯克在太空货物运输方面成绩显著,他造的火箭也越来越大。”但他认为,在需要载人飞行的商业太空旅行领域,真正的竞争应是在维珍和贝佐斯的BO之间展开。


“我们的竞争齐头并进,就看谁最先把人送入太空。”布兰森说:“最终,我们要保证安全。这点上,更像我们与自己赛跑,看能不能造出足够安全的载人航天器。”


1月17日,布兰森旗下的维珍轨道“宇宙女孩”(Cosmic Girl)号运载飞机在加州进行了高空火箭发射测试。当天,维珍轨道公司的LauncherOne 火箭在1万米高空从运载机上成功发射,将10颗NASA 微型卫星送入预定轨道。这是维珍轨道公司首次成功以机载火箭方式发射卫星,这种火箭发射技术能大幅降低成本并更灵活选择发射地点。


贝佐斯习惯将他的太空项目研发保密,马斯克则爱高调宣称希望自己能“在火星上退休”;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布兰森步子迈得更大胆一些,他希望自己成为第一批进入太空观光的旅客。


著名科学家史蒂芬·霍金生前曾期待有生之年可以乘维珍银河的“太空船2号”遨游太空,并在推特上发文说:“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太空时代,如果能够乘坐这艘太空船飞行,我将感到非常荣幸。”



2月1日,从国际空间站远眺月球。


从贝佐斯角度,除了太空旅行,他更关注的是人类在太空停留的时间。如果想要长期在地球之外活动,人类就不能仅仅指望从地球运送资源,而是必须学会从宇宙空间获取,比如直接开采月球上的水冰、小行星的金属和太阳能。


为此,BO的蓝月新引擎BE-7早有准备,其燃料是由液态氢(LH2)和液态氧(LOX)合成提供动力。当蓝月成功登月后,也将搜集探测水冰资源,以供下阶段实验。倘若成功,蓝月在月球上便能实现补给燃料。


更甚者,如要长期定居太空,贝佐斯认为人类未来应移居到“欧尼尔圆筒”(O'Neill cylinder)里。这一设想由美国物理学家杰瑞德·欧尼尔提出,是一种漂浮于宇宙、号称可容纳数百万人的巨型太空移民站。


贝佐斯当年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时,担任“学生太空探索与发展”(SEDS)普林斯顿分会主席的他,便十分心醉于欧尼尔的理论。毕业多年后,贝佐斯没有忘记初衷,创办了BO,延续他的太空梦。


然而,梦想听起来很美,现实却残酷得多。诚如贝佐斯所言,眼下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后代铺路,至少在他有生之年,应该看不到人类移居欧尼尔圆筒、外星殖民等情景。


以欧尼尔圆筒为例,且不论相关技术何时才能成熟,光建造成本便是天文数字。即使贝佐斯财大气粗,但这远非BO可独自承担,必须得到更多的投资者金援。同时,投资者是否存有私心、欧尼尔圆筒是否能够被全人类共享,更是大有疑问。


从现实来看,因为一个欧尼尔圆筒最多居住百万人,至本世纪末地球人口会突破百亿。以人类科技建造一个巨型圆筒太空舱已难如登天,更不太可能制造出足够容纳所有人类的圆筒。在地球环境尚未崩溃前,BO与其他投资者或有时间讨论登舱名单。但若危在旦夕,BO和投资者该如何决定、又能否决定谁可进入圆筒?届时不难想象人类的命运结局,当然不会演化出贝佐斯理想中的辉煌太空文明。


但眼下无论马斯克如何嘲讽其对手贝佐斯的太空梦,美国政府似乎都乐见其成。特朗普政府上任后不久,国会旋即通过《太空商业自由企业法案》(FEA),大幅松绑对私人探索太空的限制。


FEA有两个重点:一是美国公民有权使用太空资源、二是1967年的《外太空条约》(OST)不会完全适用于私人企业。换言之,特朗普政府承诺将给予BO、SpaceX这些私人航天企业最大的自由,使它们几乎可以无限地探索太空。


这让贝佐斯感到非常满意,虽然他素来与特朗普政见不合,但他自称是这位前总统太空政策的“狂粉”,更声称希望尽快与NASA合作。而假如NASA无所作为,贝佐斯也无所谓,因为不管如何,BO都会努力去实现自己的太空梦。只是此前特朗普政府对私人太空企业的支持,将能使BO更快达成月球殖民的目标。


2020年4月30日,NASA举行远程记者会,宣布选定三家公司参加在2020年代将宇航员再次送到月球表面的“阿尔忒弥斯”计划。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贝佐斯的太空探索公司蓝色起源;另一家公司是总部在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太空科技研究公司莱多斯(Leidos)旗下子公司Dynetics;第三家公司是马斯克拥有的、现位于得州的空间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NASA说,上述三家公司将竞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阿尔忒弥斯”的项目设计和开发登月系统,目标是让人类再次登陆月球表面。这将是自1970年代来的第一次。该项目还将在2028年之前开发出人类探索太阳系的系统。


NASA的声明称,三家商业合作伙伴将在2021年2月前完善他们的月球登陆器设想。NASA将评估由哪家公司来执行初步示范使命,并从这些使命中选择最终的登陆器。该局与这3家公司签订的合约总价值为9.67亿美元,有效期为10个月。



2020年1月6日,NASA 新研发的太空发射系统火箭(SLS)核心级运抵装配厂。


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汀当时指出:“有了这些合同,美国正在朝着让宇航员在2024年前登上月球迈出下一步,包括让第一位女性踏上月球表面。”“这是自阿波罗计划以来,NASA首次为人类登陆系统提供直接资金,而且有这些公司协助阿阿尔忒弥斯计划。”他说。


贝佐斯的BO正在与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和德雷珀(Draper)三家公司合作研制新一代登月着陆器。BO是合伙企业的主要承包商,被称为“国家队”。


对BO等三家公司的入选,NASA人类探索与行动任务局副局长唐·罗韦洛评论道,“借着这些获选的合约,我们与行业内最优秀的伙伴开始了令人兴奋的合作,以实现美国的目标。我们在未来的10个月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贝佐斯的月球登陆步骤分三个部分:首先是通过运输工具能将宇航员从较高的环月轨道带到较低的轨道;之后是下降阶段,会将他们从低环月轨道带到月球表面;最后是上升阶段,在任务结束时将宇航员送离月球表面。


另据NASA设在阿拉巴马州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的“人类着陆系统”主任沃森·摩根介绍,Dynetics的登月概念是运用独特的低空飞行机组模块,使飞船机组人员非常靠近登月表面以进行运输和登陆。


具体而言,Dynetics方法可实现近期的可重用性和可持续性,并提供强大的、商业支持的着陆能力,同时兼具针对栖息地、电力、热力和其它子系统的经过飞行验证的技术。该系统的乘员模块旨在容纳两名乘员,以执行从月球轨道到月球表面和后部的任务,包括在地面停留约一周的时间。或者,它可以载送最多四名合适的机组人员往返月球表面。


SpaceX公司的月球登陆器叫做“星舰”(Starship,星际飞船)。它将使用该公司的“超级重型”(Super Heavy)火箭进行发射。星舰原型机(SN系列)已经在得州南部的博卡奇卡(Boca Chica)测试场展开多次测试。


2021年2月3日,SpaceX 宣布SN9 星舰原型机降落爆炸事件未对另一艘原型机SN10造成损伤,将依照原计划在2月底进行新一次试飞。


2月2日,SpaceX 时隔2个月再次进行星舰高空飞行测试,飞船点火后成功垂直上升至1万米高度并完成翻转,最终因下降速度过快而撞击地面爆炸,整个过程持续6分26秒。本次飞行高度略低于上一次测试,但仍以降落失败告终。


SN10 是SpaceX 建造的第19艘星舰原型机,采用3个“猛禽”火箭引擎,并搭载更多用于测试性能的隔热瓦。根据马斯克的设想,人类在火星建造殖民点需要超过1,000艘星舰以完成物资运输。SpaceX 打算在2026年前使用星舰运送人类前往火星。


SpaceX在向NASA提交的计划清单还列入了在月球上做无人驾驶测试的任务;Dynetics则说,它将在执行登月任务之前进行一次演示飞行,以测试其着陆系统的关键能力。



1月27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技术人员正在焊接“猎户座”飞船乘员舱的铝合金面板。


此间,NASA本身在“阿尔忒弥斯”计划中的一些大项目也在加速推进。登陆月球的宇航员将乘坐“猎户座”(Orion)飞船离开地球,它是研发中的新一代载人空间飞行器,“猎户座”飞船的乘员舱直径达5.02米,能容纳最多6名宇航员,舱内空间比“阿波罗”登月飞船提升50%。NASA 准备在2024年10月使用“猎户座”载人飞船将第一位女性宇航员送上月球,首批18名候选宇航员名单中有一半为女性。


“猎户座”飞船将被装载在一个被称为太空发射系统(SLS)的巨大火箭上。SLS是NASA 迄今推动力最强的火箭型号,设计最大载荷达130吨。火箭核心级的长度达到64.6米,净重超过85吨,最多能够装载270万升燃料。NASA 计划在2024年登月任务中使用这种新重型火箭,预计亦将成为美国深空探索的主要运载工具。


NASA还计划于2020年代在环月轨道上建造一个小型空间站,即“月球门户”(Lunar Gateway)。“猎户座”飞船可以在那里停靠;在登月之前,能组装不同的着陆器。


“月球门户”空间站将用作计划中深空间运输(设想中使用电推进及化学推进的载人可重复使用载具)去往目的地(例如火星)的中转站。如果计划实施,深空间门户将会以商业及国际合作的形式建造、运行和服务,作为对月表和火星进行无人、有人探测的集结地。“月球门户”尚处于不断演进的早期概念阶段。


上个世纪的“阿波罗”计划,则是美国自1961年-1972年期间从事的一系列载人航天任务。NASA于1960年代的10年中,主要致力于完成载人登陆月球和安全返回地球的目标。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达成了上述目标,尼尔·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踏足月球表面的人类。为进一步执行在月球的科学探测,阿波罗计划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早期。总共耗资250亿美元(币值相当于2018年时的1,530亿美元)。


1969年11月19日,“阿波罗-12”号再次成功登月;


1970年4月,因为氧气舱爆炸,“阿波罗-13”号登月降落失败。“阿波罗-13”号是人类航天史上首次在地球轨道外放弃的任务,由于未进入月球轨道(仅绕过月球以利用月球引力加速返回地球),三位航天员创造了人类航天飞行高度记录。“阿波罗-13”号在发生爆炸的时候曾经对休斯顿指挥中心回报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休斯顿,我们出问题了(Houston,we have a problem)”。这句话后来反复被各种与星际任务相关的电视节目和电影使用,变成了整个任务里面最有名的一句话。


之后的“阿波罗-14”、“阿波罗-15”和“阿波罗-16”号飞船都登月成功。



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静海撞击盆地成功着陆,宇航员奥尔德林踏上月表。


1972年12月7日发射的“阿波罗-17”号是“阿波罗”计划中的第十一次载人任务,是人类第六次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成功登月的航天任务。“阿波罗-17”号还是“阿波罗”计划中唯一一次夜间发射的任务,为“阿波罗”计划画上了句号。该飞船探索了月球的的金牛座-利特罗山谷(Taurus-Littrow valley )。


NASA现在很希望用“阿尔忒弥斯”计划来长期驻留月球。“我们这次不会只是留下旗帜和脚印,然后等到50年后在回去。”布里登斯汀局长曾说:“我们将持续下去,登陆器、机器人、太空漫游者和人会留下来。”


然而时下的一个最大变数是,白宫换了主人,不知新上任的拜登政府会否一如既往的支持太空项目。而且,NASA还必须说服国会同意为“阿尔忒弥斯”计划出资。到2024年,该项目将耗资350亿美元。


除了美国之外,贝佐斯与欧洲也保持一定联系。他表态支持欧洲航天局(ESA)负责人简·沃纳的倡议,也就是建立所谓的“月亮村”(lunar village)组织论坛,倡导政府、宇航企业与组织间的合作互助。


欧洲方面十分担心太空将来会被几家人类航天强权把持,因而先行提出了月球门户开放政策。


《外太空条约》(OST)规定太空中的任何天体都不能成为国家领土,但没有限制个人。这意味着只要有实力,不论企业或个人均可基于和平意图,自由使用太空资源或建立殖民地。


而BO或SpaceX这样的巨头既有能力也有意图在月球设立殖民地,OST却根本无法约束,只能指望美国政府遵守条约的监督义务。


换言之,太空企业只与母国保持法律关系,并且在可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月球殖民地仍将高度依赖地球资源,接受母国政府节制,而殖民地也将变相形同太空企业所属国的外星领土。


2018年,BO宣布与空中客车、ESA等重量级欧洲航天机构共同举办一场“月球竞赛”。该竞赛以全球新创公司和中小企业为主要参赛者,入选团队在历经数年研发、制造等过程后,预定在2024年以各种方式将航天器飞向月球。


而以这场竞赛为起点,在蓝月等各种月球登陆器竞相开发的背景下,一场人类前往月球殖民争霸的大战序幕早已徐徐拉开。2021年,全球至少有4个国家计划发射月球探测器。印度计划在3月发射“月船3号”探测器,日本计划在7月发射月球车“八起”(Yaoki),俄罗斯计划在10月发射“月球-25”号探月器,NASA 计划在11月完成“猎户座”飞船首次绕月飞行测试……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8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