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21 0:00分类: SEO知识

2012年到2020年是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8年,一个以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新兴产业形态在中国快速成长,并形成规模。移动互联网新经济突破了中国传统互联网经济的边界,也打开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另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并诞生了众多细分行业巨头。这些巨头有一个共性特点,它们都会经历一个行业发展的窗口期,也就是我们理解的“风口”,且风口的迭代速度很快,平均每年一个风口,在资本追捧之下三年就可以验证整个行业竞争格局。微信、陌陌、滴滴出行、美团等莫不如此。那么,移动互联网新经济未来十年如何发展呢? 一、创业者不再盲信“风口论”




过去十年,是一个风口时代。一个风口出现,一万个创业者进去,最后只剩下一到两个成功者,其他都成了炮灰。最近两年,风口成了互联网巨头热衷的投资标配。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度整体市场的融资总金额不减反增,同比增加 14%,达到8145亿元,56%的投资金额集中在4%少数公司头上。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已经拿不到市场中场竞争的入场券,创业成为少数玩家的游戏。以在线教育行业为例,两家头部K12在线教育企业猿辅导、作业帮累计融资金额合计400亿人民币,拿走行业总融资额约七成。以新能源汽车行业为例,近几年造车新势力总融资额已超过1700亿,仅蔚来、小鹏、理想、威马、恒驰披露的融资额就已经破千亿,拿走全行业总融资额的一半以上。




因此,追逐风口创业是风险系数最大,且成功率最小的的方向性选择。对于普通创业者而言,与其追风口创业,资源不足,风险极大,不如找一家处在风口上的企业共同创业,这叫骑上企业马,马上成功。 二、精英创业时代来临




“互联网+”时代下的万众创业掀起了草根创业的高潮,与之匹配的是非专业背景出身的草根投资人。随着市场回归理性,头部效应愈加明显,大资本和精英创业者逐渐成为创投市场的主流力量。




盘点近十年白手起家的成功企业家,基本上都是精英创业者。精英创业的背景十分相似,名校毕业、上市企业高管、海归背景、身世显赫。创业者分层是和整个创业时代息息相关,一方面创业技术门槛拔高,一方面市场竞争过于残酷,拥有高认知、广人脉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




2020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接近拐点,与之到来的AI时代创业极具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该时期的创业者普遍高学历,资本聚集头部效应更加明显,精英创业者注定要成为大创业时代的主角。




如果我们不是名校毕业、海归背景,不是创业精英,我们只是普通创业者,在这个AI时代,创业成功最大的机会在于借平台创业,搭船出海。




三、“后浪”崛起




2021年,95后、00后的年轻时代,即“后浪”们,正在形成新的流量中心。




“后浪”们眼中的有趣好玩,是随心、随喜的。任何可以调侃的素材,刺激笑点的瞬间,在“后浪”们眼里,都可以作为话题,作为一种小众爱好,凝聚粉丝,积聚流量。他们时刻想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哪些未知的生活方式。




流量向哪里迁移,商业也随之发生变革:流量从线下转移到线上,诞生了亚马逊、淘宝和京东商城;流量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由于移动端可以随时在线、随处定位,诞生了美团、饿了么和滴滴;流量从四面八方向网络红人、意见领袖身上转移。 四、明星红人化




2020年,很多一线网络红人逐渐“明星化”,部分一线红人“带货”流量远超过一线明星,优秀主播如薇娅、李佳琦、李子柒等,受关注度不输影视明星。




同样,2020年,很多影视明星逐渐网红化。在疫情之前,很多影视明星就遭遇“失业潮”了,他们不断寻求新的出路,于是,他们纷纷涌进直播间,做起了直播带货,但他们在直播间的商业效果反而不敌那些一线红人,于是出现了“明星失业、红人补位”的声音。




明星带货和红人带货的消费逻辑大不相同:红人带货就是物美价廉,高性价比,邻家女孩真诚推荐;明星带货则撬动了粉丝们的“养成心态”,粉丝要支持偶像成长。




直播带货的最大商业阻力,大概就是“人红货不红”了。很多影视明星的粉丝量特别大,也积极尝试直播带货,但翻车的情况不少。影视明星往往太过表现自己,抢走了观众本该对产品(品牌)的注意力。




这就像演员和推销员的区别,一个推销员可以成为很棒的演员,可是演员不一定能成为很棒的推销员。因为推销员要同时做到让人鼓掌叫好,让人愿意掏钱买单。演员就不一定擅长,这就是隔行如隔山。




重点是让产品成为关注焦点,而不是卖东西的人本身成为关注焦点。 五、新国货爆发




在2020年天猫“双11”成交过亿的品牌里,大部分是新国货品牌。同时,诸如大白兔奶糖、百雀羚、马应龙这等祖母级品牌,也正在经历一轮复苏。按照《彭博商业周刊》的观点这背后的最大推手就是95后、00后新时代消费者,因为从2019年开始,95后和00后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这个趋势会一直持续到2030年。




95后、00后正经历着中国的强大和经济的繁荣,有着强烈的祖国认同感和爱国情怀。同时,他们没有物质匮乏的记忆,也不缺机遇,所以,不用顾虑这顾虑那,而折叠自己、迎合别人,屈就周围环境。他们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自己。




95后、00后是“去中心化”的一代,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大众品牌、国民偶像了,他们接受信息的来源主要是社交网络、红人社群,他们买东西、看东西,几乎都会给自己打标签,将自己与芸芸众生区别开。




六、宅经济效应明显




“后浪”们的孤乐主义持续升级,宅起来,线上解决一切问题。




可靠数据表明,2017年,美团外卖服务了1.3亿单身“孤宅”人群;2018年,国内的游戏总用户数达到6.26亿,其中“孤宅”用户贡献了一大半销售额;2019年,天猫“双11”最受欢迎的进口商品,不是婴儿奶粉,不是高科技产品,而是进口猫粮。




“后浪”们普遍有一种“孤乐主义”心态,与其在人群中委曲求全,宁愿选择自己宅起来。阿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95后、00后人群当中,一个人看电影的比例高达54%,一个人叫外卖比例达到了33%,所以,阿里电商系统开始推一人食、一人租、一人旅行、一人火锅以及迷你小家电、自助唱吧等等。这是一种“单人的乐活模式”,更是一种新的商业布局。 七、社群团购兴起




2020年,红人导购已经成为零售行业的重要武器。红人导购最关注的,是社区团购,就是围绕一个线下社区,以近距离社交为起点,来发起团购。




每一个导购员就是一个带货红人,早上在社群里推“超划算的爆款产品”用于巩固铁粉,晚上发布打折信息,定时发问候红包(现金+菜品折扣)用于培养用户习惯。




传统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是漏斗型的一级一级筛选用户,先要广泛搜罗用户,然后从众多用户里进行精准定位,找到并影响目标用户,从目标用户里筛选潜在用户,再找到普通用户,最终获得忠诚用户。




社群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是宝塔型的一级一级影响用户,要先去找到忠诚用户,通过忠诚用户去找到并影响普通用户,通过普通用户再去影响潜在用户,最终向广泛的目标用户扩大影响。




传统零售是“越筛选越小众”,社群卖场是“越影响越大众”。




八、深挖下沉市场




看看中国地图,可以清楚看到未来消费市场新的增长引擎,主要来自于国内2856个“县”,41658个“乡镇”,662238个“村”,他们没有高房价或高租金的困扰,可支配收入并不低。甚至有人直言,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尚未被充分发掘。




哪怕你身处遥远的深山、疆域的边缘、城市的角落,只要你懂需求、会表达、能沟通,就可以打造个人IP,直连消费品牌,除了红人主播可以带货,可能一篇好文章、一张好图片甚至一曲好音乐,都可以赋能品牌,都可以带货。很多农村小哥、小镇青年、偏远地区的民宿业者,靠短视频带货赚钱,或是打农家乐广告招徕游客,已经非常普遍了。




九、红人算法化




2020年9月,《人物》杂志刊登了一篇热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近几年来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系统压缩送餐时间,建立了一套“超时罚款”规则。虽然使得骑手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但效率越来越高。这就是算法。




2020年,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都抛弃了按照纯时间线排布内容的算法,改用打乱时间线的智能算法推荐。




红人新经济时代的算法策略,将红人和场景当作“广告位+新货架”。你看到的那些红人,本质上是一个个算法。




你透过直播互动的数据沉淀,清楚知道用户(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在一种生活方式的背景下,用户想要什么,就很清楚了。 十、CEO带货潮




2020年的消费市场,典型特征就是“看人下单”,每一个内容账号的背后,每一个红人主播、博主、UP主的背后,都是一个细分消费市场。




“后浪”消费群体主要透过社交分享,实现了基于人与人之间信任关系的购买。社交电商、直播带货、熟人推荐,都是看人下单(而非看品牌下单)的逻辑。




2020年,新冠疫情下,企业CEO们,甚至很多市长、县长、镇长,纷纷走进一线,亲自走进直播间卖货,形成了企业CEO直播带货风潮。




多年以前,比尔·盖茨曾经表示:“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可是,现在已经不是B2C了,而是直接绕过商家,从供应商那里买东西,甚至自己做供应链。红人直播带货,CEO直播带货给电商运营效率,带来了革命性的升级。




CEO主动直播带货,主动参与内容创作、与粉丝(消费者)对话,这种迅速收集消费需求、汇拢资金、按需生产、分发商品的模式,效率远高于传统电商。




可以预期,未来红人直播带货、CEO直播带货将会成为新消费品牌的新常态,成为营销革命的升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