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互联网巨头夹击下的菜场 菜贩被逼进军线上却亏损收场

作者:淘小白2-21 0:00分类: SEO知识

作者:李思恬 指导老师:白净、周海燕 编辑:苏子涵




“这几年网络平台发达了,菜场真的、真的、真的没有生意。”


在仙林农贸市场卖菜八年的张武群,重重地连说了三个“真的”来强调菜场生意的现状。


2月19日晚上,她清点了一下自己当天的账目。一天的总营业额约500元,而这批菜的成本就已经有400多元了,此外还有每日约55元的摊位租金。一笔账算下来,她今天几乎没有获得任何利润。




十面埋伏:互联网的冲击


张武群从2013年开始在仙林农贸市场卖菜。与这里的大部分菜摊比起来,她起步得比较晚。菜摊的生意主要来源于两个部分,一是面向顾客的零售,一是面向饭店的批发。她入驻这里时,附近的饭店都已经和固定的菜摊达成合作,她没有稳定的饭店大客户,平常的生意主要靠零售。


虽然张武群起步迟,但是由于她的摊位大、卖的蔬菜全、服务态度好,最初几年的生意都不错。菜场从早上7点营业到下午5点半,一天下来,菜基本上都能卖完。


然而,自2017年互联网巨头进军生鲜电商市场起,张武群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京东推出“京东到家”,饿了么推出“饿鲜达”,美团推出“美团买菜”......各家都想分一块“线上买菜”的大蛋糕。2020年疫情爆发,居家隔离的人们不得不采取新的方式买菜,促进生鲜电商平台的发展,社区团购成为了新风口——“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各式社区团购平台涌入人们视野,拼多多、滴滴等公司也加入了这场激烈的厮杀。


线上买菜的繁荣,带来的是线下买菜的疲软。


张武群明显感觉到生鲜电商平台对传统菜场的冲击。仙林农贸市场是仙林地区最大的农副产品供应市场,3800平方米的菜场里分布着116个菜摊,菜场周边都是居民区。上午9到11点本应该是菜场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张武群的摊位前却显得有些冷清。


“现在很少人来实体店。我的摊位这么大,一上午连200块钱都没卖到。”而在几年前,生意好时,一天可以有几千元的收入。


张武群无可奈何地说:“连拼多多都卖菜了,你说这冲击多大?”“我们自己有时都在拼多多上买菜。”


当“社区团购”成为新的互联网宠儿,各路资本都想尽招数抢夺用户、瓜分市场,结果就是家家都在打价格战,其中尤以拼多多为代表。在多多买菜里,每天都有0.99元的不限量秒杀菜,以及大量价格低于菜场均价的菜。以“上海青”小青菜为例,商户在众彩农副产品批发中心购买时的进价为2元一斤,在仙林农贸市场卖出时的售价为4元一斤。而在多多买菜上,小青菜的售价则为3.19元一斤,与在菜场购买相比,每斤要便宜0.81元。社区团购的需求量大,蔬菜价格可以压到很低,再加上平台的“烧钱”式补贴,价格就更低了。


拼多多还利用自身的下沉优势,在线下设置了大量的自提点。光是仙林农贸市场周边1000米内就有19个自提点,顾客今天在APP下单,明天就可以就在自提点取货,十分便利。


低廉的价格加上便利的使用方式,使得多多买菜的用户猛增。线上买菜的人多了,线下买菜的人自然少了。



仙林农贸市场的生意近几年大不如前




突围以失败告终


张武群不是没尝试过开网店。


2017年,京东到家的业务员联系张武群开网店。张武群眼看实体店生意逐渐下滑,就决定跟着时代潮流开网店。


开网店不是件容易事。张武群和丈夫两个人经营菜摊,丈夫夜里骑电瓶三轮车进货,白天睡觉,她白天负责一个人摆摊卖菜,晚上睡觉,平常两个人都很累。开网店之后,他们每天都要根据当日菜价来修改APP上的售价,这对忙碌的他们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菜价忽涨忽降、波动很大,时常出现“一天一个价”的情况。有时他们来不及调整售价,“防不胜防地就亏得血本无归”。


在开网店的第一年,张武群一天通常能接到三四笔订单。在这些订单中,有的顾客会使用优惠券,有的顾客不使用优惠券。如果顾客用了优惠券,商户就会亏损;如果顾客不用优惠券,商户就能盈利。她赚的就是那些不用优惠券的顾客的钱。总的来说,第一年赚的比亏的多。


但是随着生鲜电商赛道的竞争愈发激烈,到了开网店的第二年,网店的经营情况便急转直下。“去年地铁站旁开了盒马鲜生,把我们冲击得根本没有多少生意;今年又来了个美团‘菜大全’,就驻扎在我们菜场里面,把我们冲击到一点生意都没有。”与盒马、美团等平台相比,张武群的网店的确没有优势。京东到家的平台费很高,每完成一单都要把20%的收入交给平台,所以他们没办法通过压低价格来与其他平台相抗衡。性价比不高,顾客便逐渐流失。


近两年,张武群的网店本就没有多少人光顾,即使顾客买了菜,也几乎都是“奔着优惠券来的”。一笔订单的收入,减去优惠,再交完平台费,真正能够到手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对于张武群来说,开网店不赚反亏。


2020年,张武群不得不把网店关了。


后来,有饿了么、美团的业务员联系她,她也不敢再开网店了。




围剿之后:卖菜人的困境


2021年春节,仙林农贸市场里95%的商户过年都不回老家,张武群一家也不例外。


“你回家之后再回来,还要集体隔离14天,居家观察14天。回一趟家,一个月都隔离掉了,我们还做什么生意呢?”张武群觉得,今年过年不回家是响应国家的号召,也是疫情之下最“划算”的选择——免去了往返老家的路费,免去了做核酸检测的等待,还能多出几天摊,多挣几天钱。


张武群还记得去年疫情最紧张的时候,菜场早上7点开门,商户中午12点就收摊了,剩下的时间需要给摊位做消杀。那段日子对菜场的每一家商户来说都非常难熬,但是菜场给所有商户免了两个月租金。冲着这样的优惠政策,张武群决定再坚持一段时间。


2020年,疫情的影响加上互联网的冲击,导致菜场里各家的生意都不太好。有时会剩下许多菜卖不完,这样的菜偶尔会卖给收次品菜做盒饭的人,大部分时候也就扔了,亏本也没办法。


有的菜贩想要另谋出路。张武群摊位隔壁的菜贩觉得生意不好,就在去年转行去做外卖骑手。送外卖没到一个月,他就在一个下雨天出了车祸,到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如果不卖菜,人到中年的他可选择的无需文凭的职业屈指可数。


有的菜贩几乎没有出路。一位去年刚入驻菜场的菜贩说,在卖菜之前,她种了8年地。去年,她租用的土地被政府征收了,她又不想向子女要钱,就和老伴两个人一起出来卖菜。虽然卖菜赚的钱不多,不过勉强足够老两口生活。如果不卖菜,步入晚年的她也不知道能去做什么谋生。


“逛菜场是一种味儿。”张武群觉得,菜场有其独特的生命力。人们来菜场,不光是为了买到满意的菜,还是为了在挑挑选选中获得生活的实感与快乐,菜场不会、也不能被生鲜电商所取代。但是张武群也不否认,如果没有固定的饭店、食堂进行合作,仅靠线下零售的卖菜人是很难存活的。她正处于是否坚持下去的摇摆中。如果明年生意没有起色,她也许会放弃卖菜这条路,回老家打工。


卖菜人无力应对电商的围剿,也无法预测菜场的未来。


张武群每天所想到的,就是赶快把摊位上剩下的菜卖完,然后回家。




【版权声明】


本文著作权归【未来编辑部】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