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网易投资了IMVU,“找朋友”这件事上海外市场都有哪些变化?

作者:淘小白1-28 0:00分类: SEO知识

相较于其他群体,欧美青少年群体,是投资机构眼睛里的“香饽饽”。



2020 年可能是近几年来社交产品融资最频繁的一年,创新的互动形式、面向新的垂类人群,各式新老产品都获得了一些机会。美国时间 1 月 25 日,2014 年就已经上线的虚拟形象社交平台 IMVU 完成了 3500 万美元融资,网易领投,公司上一次融资还是在 2009 年(公司早在 2004 年成立)。据白鲸出海了解,一些看海外社交的投资机构,基本上都把眼光看向了欧美市场的青少年用户。


另外,据 Venture Beat 的报道,本次融资将主要用于开发公司旗下新的社交游戏社区 WithMe,IMVU 的 CEO Tsui 表示 WithMe 有些类似于 Roblox,但是目标用户的年龄要大于 Roblox 的用户。而对于已经一个月几百万美金入账的 IMVU 来说,网易可能在游戏上给予的支持可能更被看重。


社交赛道迎来融资年


此前白鲸出海撰写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交国内不火海外火,美国畅销榜排位逼近王国纪元》,曾对 IMVU 做过分析。在 IMVU 中,用户主要通过捏脸、选择服装等方式来设置自己的虚拟形象参与 IMVU 社区中的各种活动,使用场景包括 Chat Room、Live Room 等,用户可以在社区中的虚拟场景中用自己的虚拟形象与其他用户进行互动。



IMVU 的聊天室


IMVU 在海外已经有了很强的变现能力,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2020 年 12 月 IMVU 的 iOS+Android 端的收入接近 500 万美金。


根据 crunchbase 的信息,虽然 IMVU 的社区产品上线于 2014 年,但是其背后公司早在 2004 年就已经成立,此前的 4 轮融资都在 2006~2009 年之间完成,也就是说最近 3500 万美元的融资是自 App 上线以来 IMVU 获得的第一笔融资。而在此之前,也能够频繁地听到社交产品的融资信息。



近期获得融资的部分社交产品丨数据来源:crunchbase


而在所有的社交 App 中,再从更细的维度去划分,“Friend Discovery”也就是在陌生人中结交新的朋友,是增长最快的一个细分品类,MAU 同比增幅 208%。


在找朋友这件事情上,都有哪些新变化?



2020 年美国增长最快的“发现新朋友”App丨数据来源:Apptopia


上表中的 App 除了 IMVU 以外,白鲸出海之前也在《再次融资4750万美元, 这款欧美青少年社交App到底凭什么》一文中对 Yubo 做过分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深入了解下。


这里笔者还想分析下其中的 Itsme,这款产品同样是一款虚拟社交 App。


虽然同属虚拟形象交友,但是 Itsme 与 IMVU 的不同之处在于,IMVU 的核心是用户的虚拟形象,社区中的互动玩法则是虚拟形象的延伸。但 Itsme 本质上是一个匹配交友 App,只不过将用户的真实形象替换成了虚拟形象。


在 Itsme 中,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捏脸,当用户的脸面对着屏幕时,屏幕中的虚拟形象就会跟随用户自己的神态以及动作的变化而变化。这样以虚拟形象交友的方式减轻了很多用户在与陌生人交往时的压力,Itsme 的广告素材中的文案也体现了这款 App 想要解决的用户的痛点:“meeting friends without having to be face to face,because I’m shy”。



Itsme 广告素材


除了视频社交以外,Itsme 还引入了文字、音频甚至是画图的互动方式。为了帮助用户找到最合适的朋友,Itsme 还会根据不同的用户标签来把兴趣爱好相似的人匹配到一起。从 app store 的评论区来看,很多用户表示很喜欢这种不需要露脸的交友方式,而且通过这款 App 成功地交到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评论来源:Sensor Tower


在此前,一些出海厂商也尝试以这种形式去切入这个赛道,当时创业者的认知是亚洲用户在交友这件事情上会更加害羞,蒙面可以解决一些问题,可以参阅文章《视频社交火爆,“蒙面交友”能在海外杀出一条新路吗?》。但 Itsme 在美国的快速增长,是有些反常识的,这也给开发者提了醒,对于用户需要更深入地洞察。


而且,如果把 Itsme 直接理解成视频匹配交友的“虚拟形象版”是不正确的,这款 App 更“清新一些”,也没有过于明显的荷尔蒙气息。



笔者试用了下,进入界面首先是一个由用户构成的小地球,手动操控可选择指定用户查看其基础信息和兴趣等,来决定是否和他/她进一步联系,右上角的过滤器可进一步缩小选择范围。如果把这个界面称作主动交友界面,那么最左面的一级菜单是一个“被动式交友”,直接进行匹配。


Itsme 在美国市场的增长也反映出,“虚拟形象”这个广受美国 Z 世代年轻人喜欢的社交元素其实不仅可以用于游戏化的使用场景下,也可以将其作为对真实形象的替代用于多种线上社交场景中。而且从虚拟形象便于 DIY 的特点出发,也可以开发出更多的付费点或者商业化机会。比如前一段时间,Snapchat 为了扩张自身电商业务,计划与时尚品牌联名合作,让用户用这些品牌虚拟的时尚单品来装扮自己的 Bitmoji。



Snapchat 与 Levi‘s的合作


除了交互形式上做更多尝试外,越来越垂,是美国交友市场在 2020 年的另一个关键词。


美国交友市场越来越垂直 一款App凭借“找酒友”功能快速增长


为垂类群体开发的交友 App 越来越受欢迎是美国交友市场上的另一个重要趋势,Discord 这类游戏起家的垂直社区,在 2020 年 12 月的时候估值涨到了 70 亿美金,这在之前很难想象。


最近笔者观察到一款叫 Beer Buddy 的帮助用户找酒友的 App 在美国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榜单上增长明显。



Beer Buddy 近期在 app store(上)和 Google play(下)免费总榜的排名增长丨数据来源:App Annie


从社交平台上网友对 Beer Buddy 的评价来看,这款社交 App 的确在饮酒爱好者中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在 Twitter 上,有用户说自从安装了 Beer Buddy 之后,手机每隔 5 分钟就会响一次。



来源:Twitter


在美国等欧美国家,喝酒的文化与国内有所不同。在国内,人们常常在婚礼、过节等场合下以庆祝为目的聚在一起喝酒。但是在欧美国家,“喝酒”却有着更强的社交属性,在美剧中,也不乏人们下班后与好友相约酒吧聊天喝酒的情节。



《辛普森一家》


因此,“找到朋友一起喝酒”成了海外饮酒爱好者的一大需求。Beer Buddy 在抓住了这一需求的基础上,笔者认为有两点是 Beer Buddy 在短期内用户量快速增长的原因。


首先是在营销和获客上,依靠 Snapchat 去做裂变式传播。Beer Buddy 的用户有多种添加好友的方式,包括扫二维码、查找用户名等,其中第一个选项就是添加 Snapchat 上的好友。选择“添加 Snapchat 上的好友”之后,用户可以编辑一个 Beer Buddy 主题的滤镜并且发送给好友。



除了邀请好友加入的滤镜之外,Beer Buddy 还与 Snapchat 在表情包这个 Z 世代最喜欢的聊天元素上做了类似于联名的合作,当 Beer Buddy 的用户通过 Snapchat 邀请了好友之后,在与这名 Snapchat 好友的聊天的过程中会出现来自 Beer Buddy 的“喝酒”主题的表情,而被邀请而来的 Snapchat 好友在 Beer Buddy 上聊天发送表情时,也会附带上 Snapchat 中的 Bitmoji 形象的表情。



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显示,Snapchat 是 2020 年 Z 世代最常用的应用,也成为了实现用户增长的重要渠道。在 Apptopia 统计的 2020 年美国增长最快的交友类 App 中,除了上文提到的 Itsme 以外,Hoop、Wizz、Wink 在登录时都有 Snapchat 登录的选项,Hoop 甚至是一款围绕着 Snapchat 开发的交友 App。如果用户对一个陌生人感兴趣的话,与这位陌生人的交流不像其他交友 App 一样在 App 内完成,而是请求添加对方的 Snapchat 好友,双方可以在 Snapchat 上继续互动,也就是说 Hoop 起到的作用只是“发现新朋友”和帮“Snapchat 引流。其实围绕着 Snapchat 做业务的产品有很多,而且有一些也取得过不错的成绩,白鲸出海发布的《围绕Snapchat做App开发 是门不错的生意吗?》一文介绍过一款叫 sendit 的好友互动游戏,曾一度登上美国 iOS 总榜第 3。


除了营销方式,Beer Buddy 在产品设计上做到了围绕着“饮酒爱好者”这个群体提供尽可能全面的功能,也是它收获大量用户的原因之一。


首先是底部一级标签的“地图”功能,通过这一功能,用户能方便地看到附近可以喝酒的场所,以及附近同样正在喝酒或者想要喝酒的好友或陌生人。



“地图”的玩法更直观,在 Z 世代的社交媒体用户中也已经显示出了很高的受欢迎程度。根据 Twitter 博主 Turner Novak 的分享,“目前大概有 1/3 的 Snapchat 用户用 Map 功能,这项功能可能是 Snapchat 最被低估的收入来源。”


围绕垂类群体全面的功能还体现在两点上。在 Beer Buddy 中,用户不仅可以找酒友,还可以发布自己目前的状态,方便酒友了解自己的状态。除了可以选择自己正在喝的酒的品类以外,用户还可以选择“已经准备好喝酒”、“正在戒酒”、“安全到家”、“正在回家路上”等状态选项,而这些状态都是每次跟朋友喝酒前后朋友应该知道但是又需要额外沟通交流的话题,在 Beer Buddy 中只需要发布自己的动态就可以让其他好友知道,降低了交流的成本。


这样的设计也得到了用户的正面反馈。一个用户在 app store 中评论,“这款 App 不仅提供了一种与朋友喝酒的有趣方式,而且还能帮助你的朋友知道你的动向,并且保证你酒后安全到家。”



评论来源:Sensor Tower


此外,针对世界各地的人在酒桌上都存在的“不知道该让谁喝酒”的难题,Beer Buddy 还内置了 9 个适用于酒桌上的小游戏,来满足用户在喝酒时的社交需求。



Beer Buddy 的酒桌小游戏


Beer Buddy 近期的增长,释放出两个信号,1、美国市场上虽然社交平台已经被巨头所占据,但是在用户社交需求大爆发的背景下,面向垂类人群或者有着创新玩法的社交产品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2、在做营销推广时,找到适合目标群体的推广渠道非常重要,同时在产品上,要尽可能还原目标用户的使用场景,并针对这些场景下用户的需求去设计产品,即使是一些很细微的点,如果能够为用户带来便利、提升效率的话,依然是重要的加分项。


除了像 Beer Buddy 这样以某一特定垂类人群为目标的交友产品以外,也有帮助各种喜好的用户“找组织”的综合类平台。比如去年 9 月获得 1600 万美金 B 轮融资的活动发现平台 IRL。


在 IRL 平台上,用户可以与其他用户一起参加观星象、游戏、音乐、运动等多种方向的活动,同时用户还可以自发组织活动并邀请好友加入。决定参加的活动将会以日程的形式出现在用户的日历上。



IRL


IRL 其实是在海外疫情爆发后的 4 月份,凭借着向线上虚拟活动转型而实现增长的,其实借着疫情实现增长的活动发现平台不只有 IRL,据《硅兔赛跑》报道,一个线上活动平台 Hopin 仅上线 18 个月就获得了 1.7 亿美元的融资,并且估值已经达到 21 亿美元。


结语:


随着美国用户社交行为向线上的转移,“交友“爆发出了最强的需求。在大量用户寻求通过线上找到朋友的过程中,一些新兴的模式或者细分人群值得关注。比如借助虚拟形象的交友在美国用户中越来越受欢迎、以兴趣爱好驱动形成的群体爆发出了很强的交友需求等。而几乎美国交友市场上所有出现的新现象,或是实现增长的新产品,又都与 Z 世代群体有关。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