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网络营销
  • 张小龙的“微信之夜”:花1小时讲视频号,做产品99%不靠谱

作者:淘小白1-20 10:29分类: 网络营销

1月19日晚,原定于19:30开始的微信之夜,“迟到”了23分后正式开始。伴随着一段微信十年发展历程的VCR,身穿白色卫衣、一身运动装扮的“微信之父”张小龙迈步走上演讲台。


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的张小龙,每一次演讲都令不少开发者备受关注。去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只出现在视频里的张小龙曾说线下开会浪费时间,今天他说,没想到过去一年因为疫情原因,不得不进行以线上为主的活动。


回顾10年前微信产品的诞生,源自于张小龙自己并不怎么使用QQ,于是他计划做一个给少数人用并且适合自己用的沟通工具。当时,他还给马化腾发了一封邮件。张小龙曾说,想到那封邮件自己有点后怕,如果那个晚上没有发邮件,而是跑去打桌球,可能就没有微信这个产品,或是腾讯另一个团队做了另一款微信。


“当时也没有想到,十年后的微信会是这样。”张小龙说,“十年后来看,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是‘上帝选中的那个人’”。


他透露了一组数据,口误把每天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说成了1.9亿,此外每天有3.3亿用户进行了视频通话,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1.2亿用户发表朋友圈,其中照片6.7亿张,短视频1亿条; 3.6亿用户读公众号文章,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2亿以上用户设置三天可见。


在当日上午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公布了去年的成绩单:过去一年,小程序全年交易额同比增长超100%;企业微信连接和服务的微信用户超过了4亿;微信支付分用户数突破2.4亿。



视频化:内容的下一个10 年


开场不久,张小龙花了一个小时讲起了一年前微信推出的产品视频号。


视频表达变得越来越普及,最近五年,微信每天发送视频数量上升了33倍,他预计,视频化表达可能会是下一个10年内容领域的主体。


张小龙透露,组建视频号团队之初,视频号的产品定位是一个视频化的微博。“很多人说视频号是(腾讯的)战略重点,其实短视频的战略重点还是在微视这里。”他的这番表态在现场引起了一阵笑声。


一开始,微信做视频号,外界并不看好,微信内部调侃,“如果微信做的东西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可能还有戏,如果都看好可能很麻烦。”


张小龙提到,在6月份新版还在开发时,他在黑板上写了一个断言:未来视频号的消耗流量比例应该是什么样的?视频号有三个Tab,关注、朋友的赞和推荐比例为1:2:10。


他提到,视频号不会以用户时长作为导向和KPI,更关注的是帮助用户完成什么样的任务。


例如,刚开始视频号曾邀请一些明星进来,但是有明星说没签约费不想来。“我们说不来就不来了,因为我们并不是想要去买一些内容进来,而是他应该在这里经营,自己创作内容,自己吸引粉丝,有了粉丝就会有回报,而不是我们出面购买内容这样的方式。”张小龙说,这不是为了省钱,如果视频号不花钱买内容,创作者还愿意进来,这才说明创作者可以在这里根据自己的内容获得回报,才说明视频号建立起一个可以运转起来的生态。


在关于视频号的演讲中,张小龙还提到外界质疑微信的技术,他对此表示,微信在算法领域沉淀很深,搜一搜背后有几百个搜索工程师,微信有自己的团队做语音识别、机器翻译等。


关于直播,张小龙透露接下来和春节的关联性。他认为,人们传统的拜年是要面对面走家串户,一家一家,好几个人成群结队过去面对面拜年,其实很像直播的形式。他透露今年春节,视频号的直播场景将“做一点小东西”,希望用户能够通过直播的方式拜年。



做产品99%不靠谱?


做产品是一个异想天开并且验证想法的过程。张小龙说,可能99%都不靠谱,但是如果有一两个,最终能够做下来非常靠谱的话,可能就会很有乐趣。


他举例,如果你想和一个人聊天,扔一个炸弹,他的屏幕“碎”了会怎么样?或者,如果你听一首歌的时候,你能看到谁和你一起听同一首歌,并且能看到他的画面是什么,或者你在某一种状态里面失眠了,你发现还有哪些人也失眠了,跟他们一起数羊,也是很有意思的。


再比如,微信上这么多用户,能不能给这些用户一个画布,每个人上来画一个点,没有人告诉他们画什么,但是如果有一千万人,一亿人画这个点,并且是没有任何组织的情况下,这些点能不能变成一幅画?变成什么画?


和视频号比起来,这些都是小功能。还有一个是拍一拍,它的功能其实是模拟人在现实中的身体动作。对于这一功能,曾有用户吐槽并不太喜欢,还有一些误触,拍错了导致尴尬。张小龙透露,有1.2亿用户设置了拍一拍的“尾巴”。有一次张小龙在微信内部开玩笑:“未来人们的生活会越来越线上化,我想人们会怀念这样一种很古老的人和人之间的互动方式。”


而从用户对于表情使用数量的统计,也能反映出一些趋势。张小龙提到,人们表达出来的情绪越来越强烈了,例如“裂开”这样的表情非常受欢迎,以前用户没有这么强烈的一种情绪。而如果扔一个“炸弹”出去让屏幕“裂开”的动画效果,可能就更强烈了。


他透露,如果顺利的话,这些新的功能很可能在后面几天发布新版本,用户就可以体验到了。


此外,张小龙还预告了微信的新功能:“状态”。


“现在大概任何一个人的微信名片,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但事实上,未来的名片就应该是活的,应该包含当前的状态,比如我们坐在这里,在开一个会,这个是我们引入的‘状态’希望做到的。”


张小龙称:“如果你在某一个状态里面,也希望看到谁和你在一个状态里,比如在打同一个游戏、在同一个咖啡厅、同一个景点旅游。社交的本质是什么,是找到同类,‘状态’是找到同类的方法。”


对于“状态”上线后的影响,张小龙说不太知道结果是怎么样,后面要经历两三个版本逐步完善,新版本会把它“灰度“出来,让大家尝试。


他还提到,自己一直不太满意的一点是,在微信里面听歌的体验不太好。“我不理解为什么所有播放器都是电唱机在里面转,我中学的时候家里有一个电唱机,但是我想大部分用户不会经历过那个时代。”


关于输入法,预计接下来微信也将有所动作。张小龙提到,微信平时收到特别多的投诉:“微信是不是暴露了我们的聊天记录了,我刚才在聊天里面说了什么,广告就看到了。”他说,只有业界的人才能直到这是怎么回事,普通的用户是完全不明白的。其实微信并不会看用户聊天记录,“如果要看会被开除的,并且我们不保存聊天记录。”


十年感悟:连接和简单


如果把微信的十年归结为两个词来表达,张小龙认为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对于做产品而言,做连接意味着做最底层的设施,重心不是在做内容。微信做好了连接,基于这个连接产生出丰富的结果。张小龙提到,很多的社交产品也做连接,但是止步于“连接到人”,而微信的范畴更大一些,包括公众号,小程序目标都是连接,连接人、连接内容和服务,这也是微信一直以来的方向,例如,微信支付也可以认为是货币的连接,视频号也是一个连接。


关于“简单”,张小龙自认为把“美观、实用、合理、优雅等等一堆的词归结到最后用一个词来代表,就是“简单”。“我们比如说从一个物理公司,一个日常用品往往都是最简单的是最好的。同样我们在工程里实现一个目标的时候,可能有一千种方法,也只有最简单的方法可能是最好的。”


在他眼里,简单是特别高的目标,是特别难做到的。“有的时候我也想用户不一定会在意你做的东西是否简单,有的粗制滥造的产品也会有人用的。但是我们也会追求这种简单,是因为还是有一部分人会感受到产品里面这种简单背后的美感,他会认同这一点,我认为这个也是挺重要的。”


过去一年,有外界评价微信的速度变得特别快,一点儿都不像微信。张小龙解释称,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自己个人的观念是做事情就是应该很快。他引用《孙子兵法》里的一句话:“其徐如林,其疾如风”,慢的时候要像森林一样徐徐展开,快的时候要像风一样。“当然我们在微信头两年我们的速度特别快,但是后面确实时快时慢了。”


张小龙说,慢并不是微信想要的结果,所以,包括这一次的视频号项目,微信组织了大概一两百人、特别小的团队,而且大部分是技术人员,结果发现反而是小规模团队比大团队跑得更快一些,可能这也是微信风格的一种做事方法。


“互联网产品还是关于创造力的,不是偏人数的。”张小龙说,如果一个100人的团队做不出来的东西,1000人也同样做不出来,甚至会更差一些。“因为1000人的内耗频率会非常大。”


来源:第一财经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