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1-14 0:00分类: SEO知识

撰文 | 黄高航


编辑 | 简佳


上月底,西安驿加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安驿加易)成立,股权穿透图显示,其是顺丰控股全资子公司深圳市顺丰创兴投资有限公司的孙公司。


无独有偶,再往前退两星期,也就是“双12”之际,京东物流全国首家自营小蜜蜂智慧服务中心在西安开业。


相隔半月,两家快递巨头相继来陕布局,试水开打“最后百米”末端服务。




01曾3年亏损超16亿

西安驿加易是顺丰布局“最后百米”末端服务众多棋子之一,因为从“双11”开始到上个月底,南京、杭州、厦门和长沙驿加易公司等在短时间内相继成立。


要揭开“驿加易”的面纱,最早需追回到2019年5月。


彼时,由顺丰创兴投资公司全资控股的深圳驿加易科技公司成立,这次成立的西安驿加易就是其子公司,旗下品牌即为驿收发(原名“易收发”,2020年7月升级品牌),是面向社区、乡镇、商业写字楼、专业市场等第三方末端物流服务平台,主要为用户提供包裹暂存、代寄等服务,并拓展送水、团购、送餐等生活服务。


目前主要有城市便利店、乡镇合伙人、顺丰星管家三大模式。


城市便利店就是为社区居民提供快递统一收派件服务;乡镇合伙人针对乡镇快递网点;顺丰星管家则提供上门代收和派送服务。


可以看到,驿加易不仅要打通快递末端的“最后距离”,还囊括了多元化的一站式生活服务场景。


“‘驿收发’接下来会比较猛”,顺丰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透露,接下来“很多同步落地,包括农村和高校,或者一些政府、事业单位大院里面。”



▲“驿收发”小程序页面截图


实际上,这并不是顺丰首次尝试“最后百米”末端服务。


从2012年5月上线的顺丰优选,到2014年5月推出的“顺丰嘿客”,都是顺丰在征战末端服务赛道上留下的印记,但结局比较遗憾。


嘿客作为网购服务社区店,基于顺丰自身优势,提供快递物流业务和虚拟购物,以及冷链物流、团购预售、洗衣和家电维修等服务,并在短时间内铺设2000多家店,但因市场处于早期,加之自身零售经验不足等,最终这一板块在争议中以连续3年亏损超16亿黯然离场,2015年更名为“顺丰家”。


接下来,线下社区店顺丰优选成了顺丰家的“接盘方”,被并入之后,两者结合实现了电商+物流的互补,商品销售和快递收寄是主要收益来源,但这个在王卫眼里“决不能失败的项目”进展并不顺利,其定位从高端礼品、进口食品到生鲜转换了3次,公司6年间更换7任CEO,最新消息停留在了“内部已正式确立项目停止运营”。


金融棒棒糖认为,这次顺丰在全国各大城市火速推出“驿收发”, “咬住”末端服务不松口,是汲取了过往教训后的再出发。



1:从收益来看,此前嘿客和顺丰优选都亏了不少钱,付出了高昂的试错成本,但彻底放弃只会让前期的投入“打了水漂”,再次出发无疑会多一份希望,多一份“扳回一局”的胜算和可能性。


2:从环境来看,“驿收发”在快递基础上开拓团购洗衣等多元化场景需求服务,与早期的嘿客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市场已不可同日而语,“社区团购”商业模式不断成熟,且日渐规范,恰逢市场刚被教育完之际,这时入局更为合适。


3:从场景来看,“贵”“高端”“精品化”等是顺丰优选的标签,但也是制约其发展的因素之一,这次“驿收发”把乡镇作为三大主场战之一,开启下沉模式,明显是出于现实条件和“反思”的考量。




大强子:首家智慧服务中心

志在抢占“最后百米”末端服务这块蛋糕,巨头们争相入局,且在商业模式上各有千秋,颇具差异化。


去年“双12”之际,京东在西安成立了全国首家小蜜蜂智慧服务中心,落地于西郊的太奥广场,这一时间节点耐人寻味,一定程度上透露了公司的意志,京东某员工告诉金融棒棒糖:“‘京东便利店’和京东小蜜蜂彼此互补。”


比起 “驿收发”,我们来看看一下小蜜蜂智慧服务中心。



1:应用场景:“驿收发”应用于社区、乡镇和写字楼,“小蜜蜂”立足于中高端商业写字楼、政府、园区、部队等。很明显,前者设定的场景较为宽泛,后者更加细化,也更具针对性,但“战场”重合在了写字楼,政府单位等,双方必将正面交锋。


2:服务形式:前者以服务中心为主,拓展新的实体店,后者则是“服务中心+智能设备”组合,既有实体店也有智能无人设备,侧重点各不同。


3:项目内容:前者提供包裹暂存、代寄,以及送水、团购、送餐等生活服务,后者除了具备自提、配送、包裹代收代寄服务,也有京东服务+、房租租售、社区团购、生鲜果蔬等一系列便民服务。


经过比对就会发现,两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最后百米”末端服务,但鉴于公司性质与优势,“打法”各有不同,顺丰是在智能快递设备(丰巢)占据市场绝对优势的前提下,加速发力“驿收发”实体店服务中心,既能扩展除快递以外的末端服务,也能弥补“智能柜机”无人化存在的缺陷,升级消费者体验,核心是以“快递服务”为主轴辅以其他末端服务。


“小蜜蜂”是依托现有平台资源,以整体的“末端服务”为核心,在实体服务中心和智能设备上“两端齐发力”。



京东是一家电商企业,针对末端服务“最后百米”痛点,一直都很执着,尤其在末端服务日趋多元化和精细化的当下。


1:快递端:曾先后打造自提柜、智能快递柜、无人配送站、无人机配送、“快递到车”等项目。


2:生活端:去年11月启动“十城百店”项目,包括西安在内等10座城市上百家营业部升级为旗舰店,后续增设洗衣、免费水站、旧衣回收、纸箱回收等多项特色社区服务。


3:商品端:依托京东服务+,打造“京品商”品牌,提供商品安装、维修、清洗护理等。




微距营销:西安100米有多大?

2019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年人均快递使用量为45.4件,年人均用邮支出688.7元,年人均快递支出535.5元,均在持续上升。



那么西安“最后100米有多大价值呢?”


国家邮政局预计,2019年代收业务量至少达到1.6亿单/日,另有相关数据表明有八成消费者愿意使用代收服务,可见代收市场至少会有1.33亿单/日的巨大市场空间。如果西安只1%,那就是每天100万单。


《潇湘晨报》报道称,从西安市邮政管理局了解,预计2020年“双11”期间西安市快递总量将超过1.1亿件,日均处理量1300万件,最高日处理量将突破1600万件,同比增长25%。


从概率上简单折算,“西安代收”起码是“亿元级市场”。


让我们再深入一下,顺丰和京东不约而同把西安作为前哨城市,具体打法上会有什么特点。我们以双方重合的写字楼、政府单位等“战场”为例。


1:场景:有数字统计,2014年初西安写字楼市场供应量仅为56.12万㎡,到了2019年底已经达到594万㎡,5年间接近10倍。再到去年上半年,西安优质办公楼总存量已高达627.2万平方米, 其中甲级办公楼178.6万平方米。这也给双方提供了广阔的“战场”空间和余地。



2:人群:2017年《陕西居民网购消费调查报告》表明,因网购减少外出购物次数的群体其中的两大特点:高学历用户人群(每年占比八成以上近九成)和有稳定职业人群(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占到近九成)。


作为长期专注于本土的财经观察者,金融棒棒糖看来,西安更象是“巨头战场中的一个小角落”。但具有积极意义的是,西安本土创业者可以近距离感受互联网巨头的创新竞争,在需求侧改革的背景下,除了高新领域,传统领域的“革新”可能对我们启发更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