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个人征信“无证驾驶”,鹏元征信被罚两千万,央行严打征信黑产

作者:淘小白1-8 10:09分类: 互联网

文|AI财经社 方璐

编辑|孙明

从试点选手到领征信史上最大罚单,鹏元征信为“蒙眼狂奔”付出了代价。

2020年12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公布的一则“银罚字【2020】28号”罚单信息显示,鹏元征信因未经批准擅自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及企业征信机构任命高管未及时备案,被没收违法所得1917.55万元,并处罚款62万元,合计罚没1979.55万元。

总罚没额近2000万元,创下征信行业的最大罚单纪录。对此次处罚,鹏元征信回应称,接受惩罚,“积极拥抱监管,认真吸取教训,强化风险管控,合法合规开展业务。”

富贵险中求,全靠擦边球?

鹏元征信是中国最早涉水商业征信的机构之一,早期打造的深圳市个人信用征信系统主要向银行提供个人信用报告查询服务,后将业务逐步覆盖至个人征信、企业征信。

2015年1月,央行下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同意包括鹏元征信在内的8家社会机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此后这8家成为第一批试点的机构。

但此后,因信息孤岛、信息误采误用等问题没解决,最终8家机构都未拿到牌照,转而成为百行征信的股东。第一张个人征信业务牌照,便颁给了百行征信。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第一张个人征信牌照的下发,意味着其他未获牌照的机构便不再有权利开展个人征信业务。

无个人征信牌照却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无疑是在打擦边球。

截至目前,鹏元征信旗下的“天下信用”APP仍能正常下载安装,页面注明已查询个人数据报告人数超1120万人,“会员”收费处标明“限时仅需98元/年,每天不到0.3元”。

此外,该APP还设心理测评、心理咨询窗口,且标注“权威”字样,宣称入驻APP的壹点灵心理服务平台已服务500多万客户,拥有超1.5万名心理专家,在天猫的销量超过50万等,并称壹点灵“力求打造国际大平台,已获得数千万A+轮融资”。而在壹点灵简介部分披露“不俗的成绩”称,300余万注册用户,10000多名专业心理咨询师入驻,15万多个出现矛盾的问题家庭在这里得到拯救、修复、重建。

对于“天下信用”设置的心理咨询窗口,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常务副主任/研究员刘新海对AI财经社表示,基于心理测量的信用评分目前是个人征信前沿探索中的一个热点,在一些场景以及和传统信贷场景结合时是有效的。

个人征信市场为何吸引鹏元征信这样的老牌公司在未拿到牌照情况下冒险涉足?刘新海分析称,互联网时代个人数据越来越多,价值也越来越大,商业和社会需求随之增多,其中商业利润丰厚。以美国市场为例,2019年最大的征信机构博睿收入约52亿美元。而中国具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数字经济下,消费者更为活跃,存在巨大利润空间,难免存在一些灰色和黑色地带。

征信的本质意义到底是什么?开展征信业务必须遵循的边界在哪里?针对这些问题,刘新海对AI财经社表示,征信是市场经济的基础设施,亦是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尤其是个人征信,对于数字经济的发展尤为重要,可视为金融信息高速公路,亦是未来金融科技创新的引擎。遵守边界能保证个人消费者在金融信贷交易中的公平正义,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同时加强网络信息安全。

个人征信业务合规成本高企

鹏元征信也成为全国首个因擅自从事个人征信业务被处罚的企业征信机构。

2015年1月,鹏元征信等8家机构试点个人征信业务,但到2017年4月,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表示“8家进行个人征信开业准备的机构目前没一家合格,在达不到监管标准的情况下不能把牌照发出去。”

8家机构临门一脚却“入不了法眼”,显然,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门槛不低。

刘新海对AI财经社说:“我国对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有着比较严格的准入门槛,信息安全、注册资金、高管资历、机构的专业性和独立性等方面均需要符合要求。我国征信总体发展规划是双轮驱动,即政府+市场。未来征信的发展方向将是高效的、多层次的个人征信体系。”

刘新海进一步分析称,未来有资格运作个人征信的企业“应该少而精”,因为个人征信领域是一个很专业且严监管的领域,该领域的门槛主要还是专业积累与公信力品牌,能取得消费者和信贷机构的信任。这也是为何国家对个人征信业务的牌照发放持谨慎态度的原因。

截至2020年7月底,央行分支行完成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有133家,但获取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的仅有百行征信、扑道征信两家机构。

另外,企业在操作个人征信业务中,在“做生意”与维护个体隐私、保障每个人合法权益与金融安全时,应当有怎样的平衡与投入?

刘新海对AI财经社说:“个人征信属严监管领域,比一般的个人信息保护还要严格,所以合规成本很高,不仅在基本的个人数据处理过程,且在征信产品过程中都要注意监管合规。不过传统个人征信领域的监管合规流程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比较完善,均有明确和清晰的合规规定,在个人信息保护和应用方面做了较好平衡,但目前在大数据和替代数据冲击下,个人征信机构需要付出更多的研发和合规成本。”

鹏元征信违规操作暴露出的问题也为中国征信立法提出了思考。

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原顾问李铭此前对未来征信立法方向提出了7条建议:区分信贷征信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明确征信信息的应用范围;明确征信机构的核心业务和业务边界;区分零售征信和企业征信的不同监管方式;厘清征信体系的顶层设计,特别是信用信息如何从采集端传递到产品和服务端;厘清个人征信和个人数据保护的立法关系以及明确跨境征信的原则。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