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逾期、立案、判无期,线下理财“四巨头、七小龙”或难善终

作者:淘小白1-8 0:00分类: SEO知识

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早在2017年,线下理财(涉及P2P业务)行业对当时的行业“翘楚”有“四巨头”、“七小龙”的美誉。


时过境迁,不少公司早就物是人非。


四巨头”为信和财富、善林金融、恒昌财富、银谷财富


七小龙”为红上财富、捷越联合、诺远资产、汇中财富、证大金融、普信资产、华夏信财。


粗放发展的产物‍

P2P本是互联网借贷中介平台,相关交易应该通过网络完成。


但是早期粗放发展、监管缺失,很多公司都是采取线下撮合,线上成交的方式来进行,规模做大之后,还涉足金交所产品、私募基金等业务,发展成综合类财富管理机构。



P2P与线下撮合最大的优势就高效、快捷、省成本。但是由于线上获客、大数据风控壁垒等原因,不少公司还是喜欢线下拓客这种方式。通过在全国布局大量门店的形式,来线下获得借贷和出借客户。


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其实成本很高,数百家门店的运营成本,拓客搞人海战术,获得的业绩增长与付出的成本往往很难对应,而且不少公司也陷入“要做规模,就招人开分支机构”的怪圈,到最后业绩增长缓慢,运营成本却飙升。


缥缈的盈利模式

早期很多线下P2P理财,业务员拉一个投资10万的客户,可能提成就能给到1%。一年完成100万的业绩,算上底薪就可以年薪10万。而持牌机构,比如信托,提成才千分之3,算上底薪可能要完成2000-3000万业绩才可以年薪10万。一个募资100万,一个募资2000万,却承担一样的人员成本,资金效率不言而喻。


还有一个案例。某爆雷的平台,150多亿的待付资金,却在全国有200多家门店,前台后台员工超过4000多名,每年工资、提成、租金、推广等各种成本在15-20亿之间,算上给客户的收益10-12%,资金硬成本就超过25%,再算上财务成本3-5%。0坏账的情况下,如果给借贷人的利率低于30%,公司就是亏损。



善林金融实控人被判决无期


在早些年,一个银行级风控、合规极好的P2P,能将坏账做到20%以下,而对于草莽平台,大多数坏账率都在30%以上。今年疫情过后,坏账超过50%的平台比比皆是。也就是说,未出现疫情之前,放贷利息如果低于50%,绝大多数P2P平台都是亏损,都要铤而走险踩资金池的红线。


更何况,现实中不少平台实控人花钱如流水,租最豪华的写字楼,请海龟、北清的管理团队,买飞机、游艇、豪车、地皮等,甚至挪用资金投资项目,最后血本无归。


事实上,绝大多数P2P起家的线下理财平台根本没有过盈利,亏损窟窿越来越大,直至入不敷出,最后爆雷。


如今现状‍

当年的四巨头、七小龙,其中7家已立案(1家实控人被判无期),2家出现逾期,2家暂时正常经营。



具体情况如下:


信和财富


信和财富旗下共涉及3家P2P平台,分别为信和大金融、资产家,金信网,待偿金额为84.7亿元、3.95亿元、107.3亿元,累计待偿金额达195亿元。天眼查显示,信和财富曾在全国范围内曾开设过402家分公司。


2018年8月出现了严重的逾期,2019年6月北京海淀警方和朝阳警方先后通报,对信和财富旗下P2P平台立案侦查。


善林金融


2018年4月9日,善林金融实控人周伯云向上海浦东警方自首。


2020年7月24日,经上海第一法院公开审理,周伯云、田景升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无期徒刑。


至案发,造成25万余名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共计217亿余元。


银谷财富


2019年初银谷出现逾期,2019年下半年曾出台方案,分4年按20%、20%、30%、30%比例进行兑付,但是执行并不顺利。


2020年4月,被北京朝阳警方以非法吸收存款立案侦查。截止目前,银谷多个地区分公司也被当地警方立案。


截止2020年4月,待付余额104.47亿元。据北京警方通报,银谷以P2P网贷理财方式在全国设立门店665家。


红上财富


红上财富于2019年11月被上海警方立案,旗下P2P平台红小宝借贷余额12.52亿元。2020年2月,近4800名员工被警方限时退款/退佣。


企查查显示,截至2020年2月份,红上财富有分支机构20家,红上诚诚有分支机构42家。


诺远资产


诺远资产于2018年下半年出现逾期,涉及“债盈宝”产品无法兑付约70余亿元。


2019年1月被北京朝阳警方立案。目前,各地分公司均被当地警方立案。据通报,诺远资产全国分支机构最高时曾达150多家。


捷越联合


捷越联合于2020年初出现逾期,截止目前待兑付140余亿。


目前兑付方案,主要是债转股(按500亿估值花生好车的股权),1-3折的打折兑付等。


证大金融


正大金融旗下P2P捞财宝于2019年8月出现兑付问题,8月29日实控人戴志康自首,9月初上海警方以非法吸收存款立案,目前以转为集资诈骗罪来侦查。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捞财宝借贷余额为49.96亿元。


华夏信财


华夏信财(花虾金融)于2019年8月被曝逾期,经过9个月的自救未果,于2020年5月被上海警方立案。


截至2019年10月1日,借贷余额73亿余元。天眼查显示,华夏信财遍布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最高时曾达200多家。


普信资产


普信资产于2020年初出现逾期,截止目前保理、p2p等产品待付余额超过100亿。


目前主要方案是以物抵债,与投资人签署确权协议。


暂时正常经营:汇中财富、恒昌财富


汇中财富旗下P2P叫汇中网,主体为汇中利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借贷余额为11.05亿元


恒昌旗下有恒易融、恒慧融、多乐融三家线上P2P平台。官网显示,截止2020年11月30日,恒易融借贷余额254.23亿元,恒慧融借贷余额176.43亿元,多乐融4,175.67万元,合计约431亿元


截止到今天,当年的“四巨头、七小龙”之中,绝大多数都没有能善终,仅剩恒昌和汇中。而恒昌待付余额431亿,在P2P行业里绝对是前列,若是兑付出现问题,恶劣之影响不可小视。


线下理财是一个畸形的产物,先天模式就存在问题,一旦出现逾期,就没有自救成功的,而且迟早会立案,最终都是集资诈骗罪,实控人被处以顶格的无期徒刑。


2021年,再次重申,远离P2P。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