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潜望|mRNA疫苗会转基因?复星医药全球研发总裁回应:非常安全

作者:淘小白1-7 8:36分类: 互联网

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 何西

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深刻改变了2020年乃至整个历史进程。年末相继传出多支疫苗研发成功并获批的好消息,让陷入混沌的世界看到战胜疫情的曙光。

国际方面,德国BioNTech(拜恩泰科)与Moderna(莫德纳)研发的mRNA疫苗,以95%和94.1%的有效性,相继获得FDA批准紧急使用。国内方面,国药中生灭活疫苗在2020年最后一天正式获附条件上市批准,国内重点人群已经开打;科兴的灭活疫苗正在国外展开临床Ⅲ期试验,蓄势待发,只差临门一脚;德国拜恩泰科的mRNA新冠疫苗,也正在通过其合作方复星医药在中国进行临床Ⅱ期临床试验,未来将连同全球III期临床数据一起提交至国家药监局用以审批上市。

mRNA是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的缩写,又称信使RNA。mRNA疫苗是以病原体抗原蛋白对应的mRNA序列为基础,通过不同的递送方式递送至人体细胞内,经翻译后产生抗原蛋白、引发机体特异性免疫反应的疫苗产品。

在生物医药领域有着诸多投资布局的高瓴资本,曾如此通俗地类比几种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如果说经典的灭活疫苗是完整的一道菜,重组载体疫苗就像是稍微烹调即可的半成菜,那么mRNA核酸疫苗就直接是一张简单的菜谱。”相比完整或者半成品的菜肴,作为菜谱的mRNA核酸疫苗在合成的时间或是经济成本上都将大幅优于传统疫苗,也能够更快地应对突发的传染病大流行。

但对于在人类卫生史上首秀的mRNA疫苗,其大规模接种后爆出的几例严重过敏反应引起了公众的关切。加上最新传来的新冠病毒变异消息,亦为疫苗所带来的生活重返正轨希望,蒙上了双重阴影。

辉瑞/拜恩泰科在全球开展的BNT162b2疫苗的3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出现4例面瘫,以及一定比例的疲倦、头痛、发冷等症状,成为人们质疑mRNA疫苗安全性的最直接理由。更有传言称,mRNA这项技术会使得人体内的DNA和病毒的mRNA结合,从而改变人体的基因构造。

随后,前者被解释为不良事件并不等同于药物不良反应,且与4.4万试验人群相比,出现面瘫几率甚至低于正常发病率;后者关于mRNA疫苗会改变基因构造的说辞,更是被证为无充分的科学依据。

在英美相继批准拜恩泰科的mRNA疫苗上市,中国桥接试验正进入冲刺阶段之时,腾讯新闻《潜望》独家对话复星医药全球研发总裁兼首席医学官回爱民,就该疫苗的安全性、试验进展等多个核心问题,逐一进行解答。

回爱民具有30多年全球医学中心及药企诊疗及药物研发经验,在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他主导了复星医药与拜恩泰科在mRNA新冠病毒疫苗的合作与落地执行。3月13日,复星医药与拜恩泰科正式签约,共同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开发及商业化基于拜恩泰科mRNA平台的新冠病毒疫苗。作为全球研发策略的一部分,复星医药除了负责候选疫苗在中国的临床试验,还与国内科研机构合作,进行了动物攻毒实验。在拜恩泰科mRNA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并获批多国上市后,复星医药已预定产能1亿支,可覆盖5000万人。同时,复星也在推动该疫苗未来在中国的产业化落地。

复星与拜恩泰科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样品

mRNA疫苗人类卫生史首秀:安全与否?

2020年12月2日,在3期临床试验最终数据显示有效性达95%之后,拜恩泰科的mRNA新冠疫苗在英国获批紧急使用授权。英国也成为全球首个批准mRNA新冠疫苗的国家。10天后,美国FDA也对此疫苗授予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在美国用于16岁及以上个体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英美相继授权批准,意味着mRNA技术正式走上前台,开启在人类卫生史上的首秀。

这一技术在上世纪90年代才进入科学家视野。一些科学家发现,mRNA技术具有巨大的产业转化潜力,mRNA进入人体细胞后开始转译成相应的蛋白质分子,而这类蛋白质分子最终可以成为真正的具有治疗作用的药物,可用于传染病、癌症免疫和罕见病相关疗法。

但问题在于mRNA非常脆弱,这意味着它很可能在到达靶细胞之前就被摧毁了。另外,也可能会引发免疫反应,从而对患者的健康构成威胁。

根据statnews报道,现任拜恩泰科公司负责mRNA工作的高级副总裁卡塔琳·卡里科(Katalin Karikó)在经过十年反复试验后,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合作者Drew Weissman发现了一种弥补mRNA致命弱点的方法,即将mRNA分子其中一个组分在被合成时稍加修改,创造出一种新的mRNA分子,可以在不激发免疫防御的情况下潜入细胞。

通过对合成的mRNA进行精确的微调,并用脂质纳米颗粒包裹后,将其注射到人体中。如此,人体的任何细胞都可以成为按需生产的蛋白药物工厂。

mRNA作用图解(来源:海通国际)

mRNA技术此前主要应用在癌症疫苗研发上。直到2019年底,新冠疫情大流行,为mRNA技术提供了出圈的机会。

回爱民回忆,复星医药在决定选择疫苗赛道时,曾系统评估过包括灭活疫苗、减毒疫苗、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DNA疫苗,以及mRNA疫苗等多个技术路线。

“前面的几大技术路线国内都有一定的技术储备,而mRNA疫苗相对来说,在研发速度、安全性、双重免疫机制和生产工艺上,都具有比较大的优势。”回爱民对腾讯新闻《潜望》分析,相对于传统疫苗来说,mRNA疫苗具有五点优势:第一,疫苗是人工合成的核酸,不带有任何的病毒成分,没有感染风险;第二,能够快速开发新型候选疫苗,研发周期短;第三,体液免疫及T细胞免疫双重机制;第四,免疫原性强,不需要佐剂;第五,易于批量生产,支持全球供应。

与其他技术传统疫苗技术相比,mRNA疫苗最大的优点是可以快速研发制备,不需要特定的病毒株,只需要病毒的基因序列就可以反向合成。

在接种mRNA新冠疫苗时,病毒表面刺突蛋白的遗传信息被注入人体细胞,mRNA抵达人体细胞后使其翻译为病毒蛋白,并将其呈现给免疫系统,以此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这相当于给病毒画了幅肖像画,让免疫细胞去识别,凡是发现具有这种特征的敌人就消灭它。

但作为最新技术,mRNA疫苗在过往并没有成功研发上市的先例。回爱民描述,自己对mRNA技术关注多年,选择这一赛道是基于科学的推断,认为mRNA疫苗是有优势的。但最终是否能够研发成功,起初他不敢笃定。

回爱民解释,之所以选择拜恩泰科,原因之一是其mRNA肿瘤疫苗技术领先,已经做了近300例癌症病人的临床试验。“这些病人都非常安全,虽然人群不一样,但是安全性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证实了的。”

选择拜恩泰科的另外一大原因,是其拥有多元化的mRNA技术平台,可同时研发多个备选疫苗。回爱民透露,在合作开始后,拜恩泰科研发出来20多个候选疫苗,其中来自三个技术平台的四个候选疫苗进入临床试验,代号为BNT162b1和BNT162b2的两支疫苗于2020年7月获美国FDA快速通道认证。

桥接试验 补足亚洲样本数据

回爱民对腾讯新闻《潜望》回忆,合作研究初期,复星医药选择了当时数据最全面的BNT162b1,获临床批准后,在江苏泰州开展临床Ⅰ期试验。

“临床Ⅰ期主要的不良反应是注射部位的疼痛及疲乏,轻微且短暂,无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回爱民表示,这与在美国开展的试验保持了一致。但当时已是2020年7月份,中国因为出色的疫情防控,已经没有足够的病例开展后续的Ⅲ期保护性临床试验。回爱民透露,“跟拜恩泰科签合作协议时,中国的疫情还比较严重,因此我们提出来在中国做临床试验,但后来中国疫情控制得非常出色,国内已经没有条件做Ⅲ期临床。”

最终,德国拜恩泰科与其另一合作伙伴辉瑞在海外开展了III期临床试验,全球3期临床试验主要有效性分析结果表明,候选疫苗BNT162b2在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上的有效性达到95%,在各个年龄、性别、种族和族群人口上呈现一致的有效性。

回爱民表示,复星医药已向监管部门申报了候选疫苗BNT162b2的临床II期桥接实验。在做完桥接临床试验之后,该疫苗在国内将不需要临床III期试验。“全球只要有一个三期试验,就可以申请上市了。”

2020年11月24日,复星医药的临床试验正式在江苏泰州和涟水启动,计划入组人数为960人。回爱民表示,本次Ⅱ期临床试验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测试疫苗的免疫原性,包括中和抗体和细胞免疫的反应;第二是安全观察,“这960个收治者里面其中四分之三是接种疫苗的,他们的年龄从18岁一直到85岁,包括各种慢性病的患者,对安全性可以做出很好的观察。”

回爱民透露,960人在12月时已全部完成入组,目前未有任何严重不良事件。在试验结束后,将连同海外的3期试验数据一起提交给中国药监部门,用以申请该疫苗在中国的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辉瑞/拜恩泰科执行的全球临床3期试验中,入组的亚裔人群仅为5%,因此引发不同人种是否会有不同反应的担忧。

回爱民回应称,人种的差异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但不同人种对这一疫苗的免疫机制存在差异的可能性,“可以说是非常小的。”这也凸显了中国桥接试验的重要性,即补足海外试验中因亚裔不足而缺乏的不同人种免疫数据。

“mRNA的疫苗能够全球最快时间面世,第一是科学的发展,第二是国际之间的合作,”回爱民总结,“没有复星在中国做临床,没有辉瑞在全球做临床,这个疫苗再好也做不了这么快。”

无惧病毒变异 六周可提供新疫苗

为何新冠疫苗的研发成功如此之快?回爱民对腾讯新闻《潜望》解释,首先新冠病毒本身变异比较少,而且变异多是发生在不重要的部分。这对于研发疫苗来讲,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第二,科学的进步。下一代基因测序,超低温电子显微镜,这些新技术在第一时间为研究疫苗提供了病毒的基因序列,提供了病毒结构,为研发疫苗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第三,我们有多元化的疫苗技术路线:既有传统的成熟的灭活疫苗、减毒疫苗、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又有崭新的DNA、mRNA疫苗,百花齐放,增加了成功的机会。

在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仅仅2天后,英国政府正式向世卫组织(WHO)通报发现新冠变异病毒。在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详细信息中,本次发现的变异毒株出现了17个突变,其中包括14个氨基酸突变、3个蛋白质构件消失,至少3个突变可能会增强病毒对人体细胞的亲和力,进而让病毒更具传染性。目前除英国外,中国、美国、澳大利亚、丹麦、意大利、冰岛与荷兰等多国均报告发现该病毒。

刚刚获批的疫苗是否依然有效?

在拜恩泰科创始人乌格·萨因看来,mRNA疫苗所具有的快速反应特性,可以在短时间内设计出完全模仿病毒新突变的疫苗,“一旦监测到病毒发生重大的突变情况,我们可以在六周之内提供一种新的疫苗。”

不过就目前而言,新出现的变异毒株,属于正常情况。乌格·萨因在此前的一场发布会上表示,通过FDA审批的mRNA疫苗对于这一变异毒株应该依然有效。

2020年最后一天,国药中生的灭活疫苗获批上市,对于复星来说,合作疫苗何时获批,成为市场关切最多的问题。

回爱民透露,目前复星医药正在与监管部门共同努力,希望推动该疫苗尽快上市。

为了迎接该疫苗进入中国,目前复星已经与拜恩泰科及合作伙伴一起,对于疫苗在运输、储存和使用过程中的细节都在进行系统梳理,且已在上海的机场附近建立了深冷储存的仓库,便于冷链配送疫苗到全国的接种点,配送的合作方为国药物流。在销售端,复星也已经搭建起公立和私立渠道的团队。

“复星医药的角色,不只是把这个疫苗引进国内进行销售,而是我们在这个研发里面有着深度的投入,这个疫苗的成功有着复星医药的功劳,也是国际合作的成功案例。”而从更重要的技术角度来看,回爱民表示,“经历了这场疫情,mRNA疫苗脱颖而出,以后再有疫情的时候,mRNA技术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武器。”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