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11-23 8:57分类: 互联网

更为“惨烈”的,是上市公司们净利润表现,2019年同期全员盈利的广电系,在今年前三季度,集体坐上滑梯下行,无一幸免。

作者/靳夕

这段时间,广电系上市公司的家长们,也许正在围坐一室,拿着各自的Q3业绩成绩单集体叹气。不过,当大家身处同样的窘境之下时,各自的境遇也许显得没那么难堪。近期,11家广电系上市公司陆续披露2020年1-9月业绩数据,营收下滑、净利下滑、转盈为亏,总有一个难关,是11家公司难以逃过的坎。

而也在同期,11家公司宣布,在中国广电牵头下,参设“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布局5G。

有人说这是转型良机,有人说这是强行“续命”,舍本逐末。可必须承认的是,广电系上市公司们已遇发展瓶颈,5G布局恰逢其时。

为什么说是转型良机?

因为中国广电拿下的是700M的频谱,而这个频谱恰好是覆盖面积最广、穿透能力最强的,再加上有线广电网络一直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有优势,那么有可能中国广电能在四五线城市弯道超车联动、电信等竞品吗?

这份信心起码他们自己是有的,像之前中国广电的5G规划描述,其目标是在2021年底左右达到覆盖全国用户数95%的规模。

为什么又说是“强心续命”呢?

细看江苏有线、贵广网络(贵州)、吉视传媒(吉林)、歌华有线(北京)等地的详细披露,其宽带用户不过占据了15-40%的用户比例,而且绝大用户月付费都在15-30元之间,这也充分证明其宽带用户大多数为“办有线送宽带”的低价值用户,他们真的能承担起动辄上百的5G收费标准吗?

更何况,目前已经开启超过一年的中国5G,仍停留在“收费高、不稳定、基站少”的境地,甚至被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批评为“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

在同样运营了快一年的韩国,近日也被曝出有超过56万的5G用户重返4G网络,

中国广电,5G续命,路在何方?

强弩之末?11家净利润全员下坡,3家转亏

先来看看引人叹气的成绩单。

分科来说。在营收方面,11家上市公司中,共有9家营业收入在2020年前三季度有所收缩,其中电广传媒下滑18.7%,仅实现39.5亿营收,减幅排在首位,其次是湖北广电、广西广电,营收实现16.15亿、11.7亿,收缩比例都在10%以上。

营收排在广电系上市公司前列的江苏有线,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到53.35亿元,较上年同期出现3%的缩减;同时,歌华有线、吉视传媒、广电网络半年营收也均有5%幅度左右的下滑。

反之,天威视讯、贵广网络、华数传媒以及东方明珠,则各有不同程度的营收上行表现。其中,天威视讯营收同比增长15.29%后达到8.86亿元,而营收上行的主要原因,在于“三线下地”工程项目收入增加。

贵广网络、华数传媒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24.35亿、28.01亿元,同比均有增幅。贵广网络营收的上行,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扶贫、民生工程的推动,如在疫情期间,推出“阳光校园 空中黔课”全省中小学生在线教育平台,在电视端开设14个直播频道和互动点播专区,向贫困学生家庭捐赠电视机;超额完成多彩贵州“广电云”户户用工程建设任务,在上半年新增“广电云”用户22.7万户。

华数传媒则是借疫情影响催生线上娱乐需求的机遇实现互联网电视公网收入快速增长、宽带及数据通信业务收入较好的增长,拉升营收整体上行。

此外,还有东方明珠,达到76.28亿元,但营收上行主要基于东方有线进行并表,而当剔除东方有线并表影响,同比变动则为负值,并不好看。

更为“惨烈”的,是上市公司们净利润表现,2019年同期全员盈利的广电系,在今年前三季度,集体坐上滑梯下行,无一幸免。

电广传媒、广西广电、湖北广电在2020年上半年分别净亏损'9.09亿、1.33亿元、7419万元,而在上年同期,这三家上市公司均还位列盈利名单之中。

逆水难行舟?竞争+疫情扼住广电系发展之喉

一两家公司业绩下滑可以深挖是否经营不善,而当每家公司均出现业绩低迷的现状,则必存行业通病。

各上市公司在半年报中,也将主要问题,归咎到了行业环境的头上。

其一,是行业整体竞争压力加剧的无奈。

从市场环境来看当下,各省网公司已盘踞市场,拿下各个山头的有线用户、宽带用户,并通过相关付费服务,支撑起业绩。

但科技的赋能使各个行业的发展周期明显提速,近年来,伴随着IPTV、OTT TV与移动互联网视频的发展,逐步侵占市场空间,用户在移动端的使用频次激增,大屏换小屏,市场切割,沉淀下来的电视遗留用户以十代以下,六十代以上为主,直接导致有线电视的传统TV业务受损,电视用户粘性也随之动摇。

此外,在三大运营商接连启动5G套餐后,脚步落人之后的广电,也留不住那些爱尝鲜的用户了。

从《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季度发展报告》所提供的数据来看,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我国有线电视用户总量为2.06亿户,净减少了310.4万户,有线电视在中国家庭电视市场的份额降至了45.58%。其中,有线数字电视用户净减少202万户,降至1.90亿户。有线数字电视缴费用户为1.42亿户,净减196.2万户;而在2019年四季度,有线数字电视用户总数为1.92亿户,缴费用户为1.44亿户。

宽带用户总量也在压缩,2020年一季度,广电宽带用户总量为4186.9万户,较2019年四季度的4244.6万户,净减少57.7万户,首度出现负增长。

此消自然彼长,三大运营商IPTV用户至今年7月达到了3.05亿户,固网宽带用户则达到了4.68亿户。

尽管广电系上市公司居安思危的意识驱动他们在IPTV、OTT TV与移动视讯端有所布局,如湖北广电的鳄鱼TV,主推OTT业务,搭建内容聚合平台;电广传媒推出的“蜗牛TV盒子”与移动端“蜗牛视频APP”;华数传媒互联网电视业务收入在营收上行的前提之下,营收占比也在上半年增至将近3成。但放眼至行业,这种广电系主导的OTT,和小米、海信等硬件商主导的OTT,完全不在一个用户心智获取层次上,难以拦住用户流失所带来的营收下滑。

各上市公司披露的有线电视用户、宽带用户变动数据,也为之提供佐证,江苏有线、广电网络、东方明珠、吉视传媒上半年电视用户较之上年末各自流失21万、14万、9万、2万,天威视讯有线数字电视用户终端数缩减4.66%。广电网络、东方明珠宽带用户则在上半年分别有0.54万、4万流失。

其二,在于疫情的影响。

开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在直接或间接的冲击着广电系的城墙。

疫情期间,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一系列惠民政策,广电系企业调整部分有线电视内容进行免费播放,原本需付费点播的影片、节目也调整免费放开,在一定程度上使企业营收缩水。

线下有线电视、宽带用户新装、推广等动作,也因为疫情而束住手脚,限制了用户的新增规模。

同时,疫情也在通过限制文旅活动而间接对广电企业营收产生影响。一方面,疫情期间酒店停业、企业停工等不可抗力,使非居民电视用户的收费率大打折扣,给营收带来损失;另一方面,文旅业务板块整体受挫,使得在这一产业有所布局的广电上市公司,也元气大伤。

其中影响较大的,是电广传媒。在电广传媒的主营业务之中,文旅业务仅次于有线网络业务之后,电广传媒旗下手握长沙世界之窗主题乐园、五星级圣爵菲斯酒店,电广传媒也强调将把文旅业务作为重点发展方向,已经设立芒果文旅公司,整合湖南广电内容IP资源,布局文旅业务的新增长点。

但也正是文旅板块,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断崖式下跌”,世界之窗亏损954.44万元,圣爵菲斯酒店亏损955.42万元,电广传媒的文旅、广告代理等业务出现近几年来的首度亏损。

同时,电广传媒旗下韵洪传播高铁自营媒体等广告业务受疫情影响严重,与上年同期相比,业务量呈大幅下降态势,半年度净利润亏损约2759万元,下半年情况仍不容乐观。

5G破局?千亿“全国一网”整合成救命浮木

疫情影响因素,或尚有回暖的可能,但市场空间的挤占、用户流失的趋势却是颓势难挽,居安尚要思危,更可况,此时的广电系,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岔路口。

市场从来无情,跟不上,只能被淘汰。

其实,破局的谜底,或早就摆在广电系的面前。

今年2月,中宣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加快推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和广电5G建设一体化发展。根据《实施方案》,“全国一网”整合由中国广电联合省级网络公司、战略投资者共同发起、组建形成中国广电控股主导,对各省网公司按母子公司制管理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建设具有广电特色的5G网络,实现“全国一网”与5G的融合发展,推动大屏小屏联动、无线与有线对接、卫星与地面协同。

其实,近20年来,伴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国家政策一直在推动电视与网络的整合。20世纪初,“三网融合”提出,电视、电信、计算机网络融合的战略规划明确;随后,又提出建设集有线、地面、卫星传输于一体的数字电视网络。经过十年发展,到2010年,”一省一网”的架构网络基本形成。同期,“三网融合”启动12个城市的试点,落地推进。但不可否认的是,铺设艰辛,各省网也仍是“各自为政”,难以形成合力。

随后,为推动实现“三网融合”,中国广电获批成立,2014年中国广电正式挂牌。正是在此前提下,面对当前推动“全国一网”和5G融合的任务,广电总局又把指挥棒放到了中国广电手中。具体方案是,由中国广电携5G牌照与资金入股,各省网按照净资产认股,引入阿里巴巴、国家电网作为战略投资者。

对于今年《实施方案》的推进,业内不少声音认为恰逢其时,各省网公司面对着用户缩水的现状,拿着营收、净利润下滑的成绩单,不好交代。而这其实,也是对广电推动5G建设的催促。

2019年,被称为中国5G元年的一年。工信部在2019年6月面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以及中国广电四家机构下发首批5G牌照,这四家机构成为国内负责5G建设的发包“先行者”,有信任,也有压力。

2019年6月至今,三家运营商5G基站建设已超40万个,终端用户数突破6600万,“5G+”“5G全场景智慧物流系统”“5G智慧园区”“5G套餐”,从基建到创新,从9元套餐到亿元生态场景规划,三家运营商“斗志昂扬”。

中国广电却是老神在在,迟迟未有明确的商业部署动作。但也不能忽视已经完成一定的前期储备工作,比如频谱标准、基带芯片网络、5G数据呼叫、系统方案等方面已经相应符合5G国际标准,或为5G工作完成相关测试。

8月底,也就是广电系上市公司陆续披露半年财报的同期,11家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对由47家发起人组建(后中信国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退出,发起人数量减少为46名),中国广电牵头,各省网公司参与,阿里巴巴、国家电网战略投资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也就是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披露。8月4日,“全国一网”公司,已经完成申报登记。政策推动下,中国广电5G布局节奏,明显提速。

这家注册资本逾千亿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喊着金汤匙出生。从股权构成来看,中国广电持股51%,为控股股东,以其手中较为“值钱”的国家广播电视光缆干线网公司股权、已投资省网公司股权等资产及现金出资,同时随身携5G牌照资质、频率资源等入局。

国家电网与阿里巴巴分别出资100亿元,各自持股9.8813%,其后是广东广电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出资62.3亿元,持股6.1623%,北京北广传媒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公司出资38.9亿元,成为“全国一网”股份公司的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3.8469%。其余约20%股权,则分散于其余41家公司手中。

从11家上市公司的具体认股情况来看,东方明珠、贵广网络等9家以现金方式出资,电广传媒在出资2亿元的同时,将湖南有线51%股份等资产投入其中,同时歌华有线则以股权方式出资认购,北广传媒以其所持歌华有线51%股权进行认缴,对应38.9亿元,也就是前述“全国一网”股份公司的第五大股东。

对此,业内有声音提出,歌华有线以股份入股,或有对未来“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借壳上市的考量。

广电系的上市公司们,对于参与”全国一网“股份公司也有众口一词的期待,“为了实现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统一运营管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建设具有广电特色的 5G 网络并赋能有线电视网络,完成以全国互联互通平台为基础的有线电视网络IP化、智能化改造,促进有线电视网络转型升级,实现全国一网与5G的融合发展,中国广电联合其他发起人共同发起组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有利于公司深度参与全国一网整合及广电 5G 建设,符合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

政策助推遇上转型拐点,5G布局对于广电系已是不得不发,只是,能否真的帮助广电脱离困局,再度迎来上升期,还是不可盖章的走势。

主要是,难点还有不少。

首先,在于5G牌照共用问题,据业内分析,目前工信部要求,两个毫无关联的独立公司无法共同使用一张牌照,即中国广电的5G牌照,不能与作为独立法人的地方有线网络公司共享,华数传媒等上市公司也曾向媒体表示,中国广电获得5G牌照,上市公司与之不存在股权关系,因此对业务并无重大影响。

而按照“全国一网”股份公司的股权架构,仅以现金出资的9家上市公司,或仍面临无法使用5G牌照的现象,而可能推进的方式,是以成立合资公司等折中方式,获取牌照使用权。

此外,还有广电的遗留问题。全程全网、统一管辖下的约束力,与各自为营的“一省一网”截然不同,而融合的难点,往往在于能否形成自上而下的统一决策和自下而上的响应动作,现实中常年“各占山头”的省网公司能不能听话,执行的速度,都还是未知数。

不仅如此,对于“全国一网”股份公司而言,尽管广电拥有700M频段的绝对优势,却仍是难以补足其在通信运营领域缺乏专业人才、技术以及资金方面的劣势。

目前,“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尚未正式挂牌,内部体制机制的搭建、理顺,各省网与战略方协同运营,均需要不少时间。且在业内看来,此次整合“全国一网”,中国广电以牵头作用为主,协助实现资源的集约化,而进一步的具体落实,还要看省网如何“接住”放稳,接下来,必然是长线“作战”。

此时各上市公司家长们围在一起讨论的问题,当不限于当前的成绩单,而是不远的未来。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