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快递员逃离双十一:货越送越多,钱越赚越少

作者:淘小白11-18 0:00分类: SEO知识

时代周报记者:刘文杰


快递员彭宇送完最后一单快递,看了一眼手机:11月13日凌晨4点。


那些快递都是广州人在双十一的战利品。截至11月11日21时,天猫双十一购买力TOP5城市依次为上海、北京、杭州、深圳、广州。


“快递越送越多,钱越来越少。”彭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派件费从1.1元/件降到0.8元/件,要保证收入不减少,那得多送2000件快递。


这不是个例。尾款人望眼欲穿等快递,快递员相继罢工。11月15日,微博“快递罢工”的话题阅读量已达到1384.2万,实时微博中每隔几小时便有网友申讨,“快递原地待了三天都没动!”“代收点说没人送,让我自己去找货。”


罢工的背后,是猛增的工作量与下降的收入。11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查询职友集显示,2020年快递员平均月薪7200元,较2019年的7100元仅增长了1%。但据国家邮政局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实时监测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累计完成快递业务量561.4亿件,同比增长了27.9%。


“这些双十一的货,送一整夜都正常。”离上班还有四个小时,彭宇还是决定回宿舍歇一会儿,再回到网点接着送货,“不敢停下来。”


月入过万不再“轻轻松松”


双十一的狂欢属于购物者,但不属于快递员。


11月15日傍晚时分,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彭宇清点着快递车上还没送的快递,旁边还堆放着至少20件快递在地上。


“还有几件啊?”这曾经是快递员之间的见面问答。但现在,彭宇和同事们都不想说话,只顾着埋头整理快递,间隙还能听到草丛中的虫鸣声。


这番沉默,与派件费有关。


“派件费0.8元/件。”彭宇说,1年前派件费还是1.1元/件,每天送两三百件快递,大概五六个小时送完,稳定收入就有七八千元,再加上收件费和客户提成,要收入过万的话,“轻轻松松。”


但现在派件费降了0.3元。看似微不足道,但意味收入直线下降。彭宇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按1.1元/件算,每个月送7000单就能拿到7700元。但要砍去0.3元/件,就得送9625件,才能有7700元的收入。“这整整多了2625件货要送。”


派件费、收件费、客户提成,是快递员的三大收入来源。相较于收件和客户提成,稳定的派件费是大多数快递员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在双十一这类快递高峰,快递公司会招聘临时快递员提高派件效率。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双十一前,全国各大快递公司大约新增近49万临时用工。对彭宇这样的固定快递员来说,送的人多了,派的件少了,钱也就少了。“谁敢停下来?”


不只是降低派件费,还有新增的包仓费。包仓费是网点固定费用,总部根据网点每月发件量划定缴纳标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级网点将包仓费转嫁至承包站点,减轻自身网点压力。


“压力就落到了我们身上。”彭宇说,直观的体现是每月要交300元。“这还是属于盈利不好的站点,盈利越高交的包仓费越高。”他说,按这平摊下来,盈利好的站点快递员每天就得交一两百包仓费。


快递员要想收入过万,即便是在双十一的快递高峰,那都不是“轻轻松松”。


8人宿舍只剩1人


快递员曾是“香饽饽”。58同城招聘发布2016城市服务业高薪榜中,快递员位列Top10的高薪职位第6位。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快递员的平均月薪达到7028元。


彭宇就是被这吸引而来。“当时觉得大城市送快递才能赚钱。”2016年初,他从安徽老家来到广州,和他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来自天南地北,整个站点足足有五六百人。


如今,高薪不再,只有高强度工作。


双十一期间,彭宇的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开始,送货到凌晨,甚至通宵都是常态,快递公司并不会为此支付加班费用。为了尽快把快递送完,他甚至自掏腰包把快递放在代收点、快递柜。他算过一笔账,快递要放在代收点得支付0.3元/件,算下来自己还能赚0.5元/件。“总好过送不完货拿不到钱。”


对于快递员来说,双十一是快递高峰,也可能是投诉高峰。“去年双十一,因退回的手机屏幕损坏,被淘宝商家投诉,一单就罚了我800元。”幸运的是,今年双十一彭宇没再收到投诉了,但他依然不敢怠慢,“没有征得客户同意的前提下,把快递放在代收点或者快递柜是不合规的,但没办法,得先把货送完。”


快递员还得在投诉、罚款、送货之间取得艰难的平衡,才有可能月入过万。


但这不容易。今年初,国家邮政局公布《2019年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显示,75.07%的快递从业人员月薪低于5000元。一线快递从业人员月收入超1万元的占比仅为0.73%。


有人抢时间来弥补收入的差距,也有人选择离开这个不再高薪的行业。


彭宇一直住的8人宿舍,来来去去换了3批人。本来大家都指望靠双十一大赚一场,但耐不住降薪和高强度工作,唯有离去,宿舍只剩下彭宇一个人。


快递员短缺的情况早已存在。7月21日,人社部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全国招聘求职100个短缺职业排行》中,快递员排名位列第2。


“快递员流动性很强,很多都是干几个月就走了。”某快递点负责人王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快递行业存在很多潜在矛盾,企业与企业之间、网点与网点之间、快递员之间,辞职已经很常见。


最近,彭宇与安徽老家的同学聊了聊,希望对方有合适的工作机会就介绍给他。“还是更想在广州送快递,但是也怕留不下。”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的彭宇为化名)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