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华为荣耀千亿卖身背后故事:为何不是神州数码TCL小米接盘?

作者:淘小白11-18 9:23分类: 互联网

划重点:

  • 1荣耀的盘子实在是不好接。
  • 2未来的华为不排除越来越像韩国三星,成为一家芯片全产业链企业。
  • 3华为剥离荣耀,不是一桩普普通通的资产打包售卖,而是充满了各种博弈。

以下为正文:

10月下旬以来,市场风传已久的华为荣耀手机卖身一事,终于尘埃落定。11月17日,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信新信息”)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智信新信息作为收购方,全面收购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声明没有公布接盘价码,但据虎嗅网报道,交易价格为2633亿元人民币,考虑到荣耀去年利润为60亿元人民币,2633亿收购价接近44倍PE,低于小米集团的50.8倍PE,属于合理区间。

仔细分析荣耀接盘方,会发现故事多多。

为何是国资接盘?

接盘队伍中,国资阵容比较瞩目,包括深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罗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这些企业都没有做手机的经验和经历,在血海竞争的消费电子市场,未必玩得转,它们为何会出现呢?根本原因只有一个,30多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实力有限,吃不下荣耀这头大象,所以上述国资背景公司更多是充当财团作用。

曾有媒体报道,新的荣耀是国资控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经营好了也算是奇迹,但可能性不大,因此,笔者更倾向于认为,国资只是作为财务投资方,赚到钱后将来会逐步退出,公司的实控方仍然是现在的荣耀团队。

可能有人会对此持反对意见,反对者可能忘了一点,新荣耀和华为彻底切割后,操作系统将不会用鸿蒙,而是安卓,芯片的供应方将会是高通和联发科,路子和小米、vivo、OPPO一样,这种情况下,不给美丽国留下制裁的口实,由民资而非国资主导的新荣耀就极为重要。

可以肯定的是,新荣耀恢复正常运营后,IPO上市前少不了开启ABC轮融资,少不了社会资本会逐步进场接盘国资。

为何神州数码TCL小米不是接盘方?

在最终方案出来之前,市场曾传言神州数码、TCL是接盘方,甚至还曾传出小米也位列其中。这些传闻不能完全说是空穴来风,因为荣耀近3000亿元的盘子,接盘方不可能一开始就锁定深圳国资系统,是有可能接触过上述潜在收购方的。

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任正非那里。根据公开报道,任正非最初是反对出售荣耀的,毕竟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在要过继他人,从此不再有瓜葛,这个心情,只有为人父母者方能理解。但迫于制裁下,华为芯片资源捉襟见肘,如果保留荣耀,华为品牌的手机也可能难以维系,任正非最终不得不同意出售荣耀。

出售荣耀需要考虑三方面因素:荣耀现有团队及员工的安置问题;出售后荣耀的出路问题;接盘方有没有接盘能力的问题,也就是买不买得起。

神州数码、TCL和小米吃下荣耀,荣耀现有团队和员工可以回华为,也可以呆在新荣耀,消化并不难,有点难度的是解决第二个问题,即新荣耀的出路。神州数码没有做手机的经历和经验,TCL虽有做手机的经历,但鲜有成功经验,TCL手机的辉煌时期是在2G时代,在5G时代的影响力还不如魅族,两家公司收购荣耀,能否顺利融合是个未知数。

至于小米,可能没有兴趣,因为荣耀最初就是复制小米,无论从市场打法还是定位,都是如此,小米将荣耀收入囊中,弊大于利,得到的不是互补资产,而是一个和自己左右互博的品牌,雷军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

对于3家公司买不买得起荣耀,这个不是问题,做为上市公司,筹集资金的渠道多种多样,可以财团贷款,也可以发行股票收购,更可以两条腿一起走路,总之只要运用股票作价收购,买不买得起,不再是难题。联想当年收购IBM笔记本电脑业务,即通过部分现金和大部分股票作价,顺利完成“蛇吞象”。

但通过股票作价收购会带来另一个问题,即和华为产生瓜葛,而美丽国又随时大棒在手,上述企业都嵌套在美系产业链中,弄不好有可能惹火烧身。

总之,对神州数码、TCL和小米来说,收购华为荣耀不是一个最佳选择。所以,收购的市场传言刚起,TCL、神州数码第一和小米就相继否认,因为荣耀的盘子实在是不好接。

警钟为国产手机而鸣

华为剥离荣耀,不是一桩普普通通的资产打包售卖,而是充满了各种博弈。目前的方案对荣耀和华为来说,算是最优解,荣耀可以借此得以保全,华为获得过冬储备粮,同时收缩消费电子战线,减少芯片资源消耗,保住通信设备业务不受影响,有利于开辟芯片制造战线。

芯片制造对华为的现在和将来至关重要。

公开报道称,华为正在准备在上海为其电信业务建立一个专用芯片组制造厂的计划,报道指向华为上海青浦研发基地,该研发基地在未来主要以研发5G终端芯片、通信服务器和设备测试等为主,一项初期投资就超过100亿元,占地面积高达2400亩,计划吸纳超三万多名科研人才入驻,规模超越了华为东莞松山湖基地。上海有着全国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集成电路配套产业链,对华为强势介入芯片制造形成支撑。华为出售荣耀回笼的资金,可以支撑芯片制造业务的展开。

可以说,未来的华为不排除越来越像韩国三星,成为一家芯片全产业链企业。

但反过来说,荣耀的出售也给国内其他手机企业敲响了警钟,在单边主义抬头的当下,没有做好备份的企业将十分脆弱。

根据腾讯《潜望》报道,芯片“断供”当天,华为消费者业务的一位高层表示:“后果很严重,这将是华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结果就是,从台积电不能代工芯片到现在不足三个月,华为就不得不出售荣耀。强调极限生存的华为尚且如此,其他国产手机有几个具备华为的极限生存能力?

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呼吁,国产手机要为未来考虑,是时候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芯片体系了。对此,有网友表示生态难做,认为这个提法不切实际。这一观点只是着眼于过去,没有看到将来。

客观地说,谷歌安卓+高通/联发科的交钥匙方案,降低了国内企业进入智能手机的行业门槛,对国产手机的崛起,这套交钥匙方案是有功劳的。不过,国产手机已今非昔比,有4家进入全球行业第一梯队,每家都保有数以亿计的用户,具备了打造自有操作系统生态的基础,反而继续躺在交钥匙方案的摇篮里,难以跳出营销驱动的怪圈,影响未来成长(具体见相关阅读)。

——END——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