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造车新势力集中冲刺IPO,“有钱了”就能好好活下去吗?

作者:淘小白11-17 9:54分类: 互联网

如果说2019年是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元年,那2020年就可以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IPO元年。

日前,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公开表示,“预计明年年底或后年IPO。”朱江明并没有明确透露零跑汽车预计上市的板块,不过,业内表示其大概率会冲击科创板。

在零跑汽车之前,爱驰汽车也传出有意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实际上,业内认为造车新势力集体冲刺IPO,无形中透露出资本对造车新势力关注的升温,与此同时上市将成为加速造车新势力内部分化的分水岭。

领跑汽车的新能源车型。

造车新势力的IPO执念

2018年蔚来汽车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造车新势力中首家上市的企业。随后虽然多家造车新势力表达了上市的意愿,但却鲜有实际动作。

今年,造车新势力加快了上市的步伐,也让2020年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造车新势力上市元年。7月30日,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上市;8月27日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至此,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占据了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位置。

相对于国内资本市场,美股的上市标准之一是市值达标,且不需要提供盈利状况,这被业内认为是造车新势力集体赴美股登陆资本市场的主要原因。清华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认为,美国资本市场欢迎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他们能够为美国的资本市场注入活力;同时造车新势力在美股上市也是好事,大家一起把新能源汽车市场做起来,市场才有希望有活力。

除了美股市场,国内科创板也被造车新势力当作奋斗目标。除了被业内分析大概率会在科创板上市的零跑汽车,爱驰汽车也表示准备登陆科创板,且计划明年下半年实现上市;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对外表示,“保荐人已经初步有了,合同还没签,得看直投情况最后定。”

事实上,造车新势力都在争做科创板上市第一股。7月20日,哪吒汽车表示已正式启动C轮融资,并计划2021年在科创板上市;9月26日,天际汽车董事长张海亮公开表示正考虑IPO;10月13日,证监会披露中信建投关于威马汽车辅导备案情况,威马汽车计划在科创板上市;10月20日,恒大汽车表示已于9月22日进行了科创板上市的备案。

科创板采用注册制,审批周期短且入驻门槛较低,对科创企业包容性更高,更利于造车新势力上市。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登陆科创板不仅是对企业发展和品牌口碑的权威背书,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够解决生存问题。

“美股市场的投资热对早期的国内造车新势力还有所了解,但对第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并不了解,从估值角度来看,这些企业很难在美股资本市场获得高的关注和估值。”招银国际研究院白毅阳认为,“而在国内科创板,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市场认知度,这些企业表现还算好,一般可能获得较好的估值和关注。”

是契机也是考验,先上市活下去的机会就更大

今年,造车新势力的两极分化愈加严重,在头部企业享受上市盛宴的同时,淘汰赛也在加速。公开统计显示,2018年国内有52家造车新势力,如今只剩下9家。从融资层面来看,2020年造车新势力的融资规模明显下降。

造车是烧钱的行业,缺钱成为几乎所有造车新势力都要面对的难题。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表示,想要造车没有200亿玩不起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表示,“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来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初期,投资人看好造车新势力极具亮点的商业规划和模式,但经过长期投资未能得到回报,投资人的耐心正在一点点被磨去。随着市场的淘汰加速,资本投资回归冷静,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判断也逐渐变得谨慎。除了融资之外,政府引资或母公司增资、首次公开募股也就是IPO成为造车新势力获得钱的主要来源。随着政府引资、融资难度的增大使得造车新势力遭遇“手中无粮”的境况。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造车新势力在经历ABC等多轮融资后,很难再从投资公司继续获得融资,其需要在更大的平台上拓宽融资面和融资金额,所以就有了接连谋求上市的现象。”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持有相同观点,“造车新势力融资越来越难,对于玩资本游戏的造车新势力来说,谁能够先上市,活下去的机会就更大,登陆科创板可以暂时缓解造车新势力对于资金的需求。”

此外,随着传统车企的转型和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布局,特斯拉的虎视眈眈,市场上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越来越多样化,造车新势力如何突破传统车企的“包围”,成为当下除了资金压力之外最棘手的问题。

从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来看,今年利好政策频出,日前《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也正式出炉,新能源汽车未来三到五年大概率会呈现爆发式增长,而目前大部分造车新势力还处于交付的关键时期,业内认为上市能够给车企和品牌带来正面的宣传作用,可借上市消息扩大品牌的认知度,通过上市为品牌做背书,进而希望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在销量上有更好的表现。

曹鹤认为,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上市的时间相对紧迫,资本市场无法容纳那么多家造车新势力。因而这也成为当下造车新势力扎堆儿IPO的原因之一。

蔚来汽车的EC6车型。

IPO只是新的开始,本质还是造好车

虽然当前造车新势力扎堆儿IPO,但即便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也不意味着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上市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仅是一个新的开始,上市之后也面临种种困难。

合众汽车(哪吒汽车运营主体)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曾公开表示,“上市只是‘长征’中的一个节点或者一个里程碑,但它远远不是终点。对我们来说它就是增加一个上市融资的渠道而已,可能更方便融资。”

一方面,在上市之后企业需定期按时披露真实财务数据,若业绩亏损严重,将直接影响其股价和市值。蔚来汽车2018年9月上市至今,其股价和市值的变化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2018年巅峰时期市值为119亿美元;最低时逼近1美元,市值跌落至14亿美元。IPO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此外,即便是上市了也不代表可以轻易地活下去。自燃、质量问题、老车主维权也是困扰造车新势力的病症。

11月6日,理想汽车宣布召回10469辆理想ONE。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销力设计原因,车辆受到碰撞冲击时可能导致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开,可能影响车辆的操控,极端情况下会增加发生事故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对于此次召回,理想汽车同日发布致歉信。此前,理想汽车被曝出多次断轴事故,但理想汽车一直将“召回”的处理方式称为“硬件升级”,引起业内人士的质疑。理想汽车在致歉信中称,“其表述不符合行业和公众认知。”

正在备战IPO的威马汽车也曾因存在自然风险而召回1282辆,同时被曝出多起起火事件;去年蔚来汽车因电池隐患召回4803辆ES8。归根究底,质量问题是对造车新势力最大的挑战;产品是企业的立足根本,造车新势力只有做好产品,把量做起来,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在市场认知度上,造车新势力也同样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仍需进一步提高,在品牌影响力和认可度上仍无法与传统车企比肩。当下,传统车企也在加速转型布局新能源,而传统车企在市场认知度、品牌影响力、产品制造力上早已打下坚实的基础;再加上特斯拉的鲶鱼搅局,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挑战并非上市即可解决的。

正如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公开表示,“上市也没有度过最难的时候,更难的在后面。”张翔认为,登陆资本市场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代表上一阶段的成功,但也是其进化的分水岭,下半场的赛程刚刚起步,如果未能拿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在市场站稳脚跟,即便上市也有可能被强制退市。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编辑 赵泽 校对 危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