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运营商攒饭局自掏腰包抢客户,万亿投资已布下,谁能为5G买单?

作者:淘小白11-17 9:53分类: 互联网

文| AI财经社 牛耕

编辑| 赵艳秋

韩刚在电信行业混迹多年,十年前在中国西部某城市创业开了家公司。今年当地通信运营商的省级公司老总找到他,请他帮忙攒个饭局,约上省内一家大车企的老总。“运营商希望能把他们的5G终端发射机装进这家车厂里,钱由运营商付,做什么应用还没想好。”

几个月后,韩刚看到了两家公司合作的新闻,他特别留意到里面提到的应用还是一个初步意向,“至少两年后才有落地可能”。韩刚接触的一些企业,对部署5G企业专网都有类似疑问——找不到合适的落地场景。

今年9月,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也公开表示:“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他称,基础设施适度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成为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5G谁来用?谁能为5G买单?运营商如何纾解高昂的运营成本?这些都成为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你别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在电信论坛里,韩国永远是那个“隔壁家的小孩”:全球第一个商用5G,用户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比4G增加了37%,韩国三大运营商还凭新用户增长,实现了收入转正。

媒体和行业人士向大众传递了一个信息,韩国5G用得好皆因找到了“杀手级应用”:VR/AR。在韩国,只要在运营商购买中高端5G套餐,就能获得人手一台的VR设备,上可在体育场馆观看比赛,下可在房间里跟虚拟欧巴互动。中信建投研报称,韩国5G流量的七八成都来自VR视频。

图/视觉中国

一位在韩国的某中国通信设备企业人士发现,同一栋楼里某半死不活、为VR提供音频技术服务的公司,在韩国运营商提供5G服务半年后,又重获新生,租下这栋楼整一层的办公室。VR被视为下一代移动终端,可以比拟2G时代的PC,3G/4G时代的智能电话,这是众多科技公司的共识。

但在东部沿海城市创业做AR的王一锋,对VR能撑起5G应用表示怀疑。“去年七八月,资本确实为5G+VR这对组合激动过,但一年以内已经退潮”。运营商开始非常期待,甚至成立了VR终端公司,结果卖不出去,只能放在营业厅展示。“现在VR普及还靠荷尔蒙驱动,荷尔蒙烧完了,VR就被束之高阁。”

究其原因,VR既不轻量化,也没有合适的操作系统和交互手段。另一方面,要满足VR的使用需求,需要刚制定完成的5G R16标准,这也意味着目前使用R15标准的5G基站都要升级。王一锋甚至判断:“等VR和网络互相准备好,可能已经进入6G时代了。”

“事实上在韩国,5G的超高清视频、VR/AR、室内定位、车联网等业务都未规模应用。”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一次论坛上称。今年11月初,干脆有56万韩国5G用户要求切换回4G,占到三大运营商5G用户6.5%,原因是5G收费太贵,覆盖范围少和质量低劣。

然而,手机的7英寸屏幕太小,用不到5G能传输的超高清视频。消费者换了更贵的5G手机和资费套餐,却没有体验到新应用。

尽管还没找到杀手级应用,运营商和设备商已在世界各地燃起战火,争夺每一个在5G时代不甘落后的国家。

某设备商员工常年向某国家运营商推销设备和方案,他干脆不提应用,而是强调能补足对方网络短板,“你别管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把网络建起来。2G、3G、4G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在刚结束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中国联通北京市分公司副总经理杨力凡说了一番话:5G网络闲置只是历史的一瞬间,当千行百业的需求起来以后,运营商真正担心的,反而是没有能力满足。“只有堵得住的路,没有跑不够的车。”

“当4G网络兴起时,谁能预料到智能手机出现?如今中国有这么多移动互联网巨头林立于世界舞台。5G网络的建设,或许同样成为未来中国公司崛起的关键。”如今,每当提到5G应用,这样的分析必被提及。

5G是给供电企业打工?

不难想到,作为社会基础设施,5G投资和回本一定有一个较长的周期。不过,一位资深行业系统集成从业者对于当下5G找不到好的落地应用仍感到焦虑。“5G产业链投资建网络,如果当下找不到好的应用场景,回报不理想,后面的投资恐怕会保守谨慎。”

“中国建设的5G基站数目已经远超其他国家总和。”Strategy Analytics无线网络服务总监杨光介绍。按工信部数据,截至今年年底,中国5G基站将建成80万-90万个。

图/视觉中国(5G基站)

杨力凡表示,室外5G基站的目标数目比4G多。而按照公开资料,中国有4G基站400万-500万个。

按照公开数据,建设一座5G基站需花36万元。去年9月起,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开始共建5G基站,中国移动则自建5G网络。

除了投资费用,运营成本一直是通信网络的关键。按照中国铁塔此前公布的数据,每个5G基站平均功耗在3.8kW,是4G基站的3倍以上。由于5G信号频率高,穿透性差,覆盖相同区域需要部署的基站密度是4G基站的3-4倍。如此算下来,如果要达到与4G相同的覆盖,5G基站的能耗将是4G的9倍以上。

而2018年,三大运营商的移动基站共耗电270亿度,总电费240亿元。如果翻9倍,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称:“在用同样覆盖情况下,5G网络的能耗将达到2430亿度,电费将达到2160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2019年全年,中国三大运营商的利润总和才1384亿元。难怪网友戏称,“运营商要给供电企业打工了。”

不过,根据AI财经社获得的最近某运营商对某品牌5G基站能耗的测试,5G基站一个月耗电4500度左右,比4G基站多1200度,是4G基站的1.36倍,并没有3倍这么夸张。杨光也对AI财经社分析,如果5G全国部署,很可能会使用更低的频段,就不需要那么大的基站数目。有业内人士认为,基站数量是4G的1.2倍,是比较稳妥的数字。

即便是这样,5G高昂的电费成本也绝非耸人听闻。某南方三线城市的运营商员工表示,在他所在的城市,如果5G网络想做到城区全覆盖,电费将是2/3/4G的两倍以上,“我们就没有利润了”。

由于5G基站通常采用宏基站+微基站的部署方式。“现在还主要是部署宏基站,供电充足;等到大规模部署微基站,才是供电矛盾真正爆发的时候。”有为华为部署微基站的公司员工解释说。

为了降低电费成本,运营商和设备商正绞尽脑汁。去年9月,中国铁塔联合三大运营商和发改委申请,把5G电费降低30%。各省纷纷响应,到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全国性文件。

此外,将转供电改直供电,降低基站天线数目,室内室外分开建基站也皆有效果。华为数字能源部门的领导在最近一次采访时说,在希腊某海岛上,华为通过引入太阳能,室内站改室外站等措施,将基站能耗降低了51.2%。

“但不可能降到4G的能耗水平,这是物理特性决定的。”一位人士对AI财经社说。而投资和运营成本,需要找到应用,让价值得以释放。

想尽办法把专网布进企业去

美国富瑞金融集团分析师Edison Lee表示,如果以网络铺设规模来看,中国的5G比美国遥遥领先。相比中国今年底前八九十万台的基站部署,研究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首席执行官Handel Jones称,到今年底,美国全国投入使用的5G基站估计只有5万个。

但如果从5G给消费者和产业所带来的应用和益处来看,中美之间还没有太大差距。

图/视觉中国

换句话说,找到成熟应用,将成为中国在5G时代实现领先的关键。

杨光的团队此前曾对全球20多家运营商做过访谈,他们普遍认为,在5G时代,to C业务能略微增长就不错了,主要的发展还是要看to B。5G具有高带宽、低延迟、广连接的特性,行业应用比个人消费者更需要这些新特性。

举例来说,5G远程手术,由于医疗终端有统一标准,一旦突破便可通向全国2万家医院的20万台医疗设备,是具有行业规范和规模效应的应用。而在煤矿中部署5G网络,由于煤矿每挖一段要向里面灌水,基站都是随建随拆,需要用到5G基站动态部署的特性。

不过,to B应用还要进一步深入分析。一家部署微基站的公司员工观察,运营商偏爱有大流量的视频应用,像需要实时视频的城市安防以及自动驾驶汽车。但要将这些应用落地仍有挑战,前者重视传输稳定性和性价比,仍偏爱光纤;后者落地周期长,“如果是10年落不了地,就要等到6G了”。

目前来看,运营商能最快见效的是为企业建设5G专网。华为DIS产品线总裁陈传飞坦言,“5G专网确实非常热”。正如韩刚见证的电信运营商找车厂合作,运营商都在想尽办法把专网布进企业去。

但这对运营商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变革。在过去,电信运营商习惯于用标准化产品,服务尽可能多的个人用户。但企业市场截然不同,越大的企业定制化需求越高,运营商需要从头招兵买马 ,补足开发能力。“在2020年半年财报里,所有运营商的人力成本都在涨,控制定制化成本是很大的挑战。”此外,运营商组织架构、经营流程和人才管理机制都要重构。

有行业人士透露,去年杨杰赴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后,已经开启改革,强化政企业务。中国电信在最近刚刚成立了专门的企业部门。虽然某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运营商从很大的甲方变成乙方,这个过程很痛苦,不一定每家都能完成”。

在华为,今年3月,任正非破天荒首次对企业业务BG发表讲话。任正非在讲话中强化了华为几个BG之间的配合。他提到,运营商BG是华为的野战军,负责建好5G大网;而企业BG是地方军,要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吸附到行业里面,深入到千行百业中。11月,华为也举办首届“懂行”大会,走入行业。

如今,在运营商以及5G产业链的努力下,5G已经实现远程诊断新冠肺炎,在煤矿井下发射信号实现无人化操作,对上千度的炼钢炉远程操控,进入县级市的智慧城市建设......

“5G领域投入1块钱,就能带动相关行业至少5块钱的投资,这种撬动效应是5G能成为新基建龙头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兴通讯系统方案部部长左罗表示。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计,到2025年,5G网络投资将达到1.2万亿元,并撬动超过3.5万亿元投资。

大家在积极摸索如何发挥5G的价值。5G是国家对未来的基础性投资,5G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是中国可能超车的机会。“大家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位电信人士说,“期待5G能够越落越实。”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9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