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网络营销
  • 高价签约“不打工男”,带毒的流量你也敢赚?(网络营销男)

作者:淘小白10-13 16:02分类: 网络营销

清清朗朗有话说


1.违背公序良俗的东东,转眼成了香饽饽,这决不允许。


2.网络空间乌烟瘴气,不符合人民利益。在互联网时代,流量也是资源,但不允许滋生带毒的流量。赚流量,得走正道。


3.有的平台闻腥扑臭、趋之迎之,长久不了。


4.网络平台履行主体责任,关键在如何做。其兴其亡,系于一念,定于张歙。


“打工是不可能的啦,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36岁男子周某,因盗窃四次入狱,而这句话却让其变成了网红。在周某出狱后,有超过30家网红经纪公司希望与其签约。一时间,网红经济背后的流量追逐再次引发业界思考。


大数据解析


▼ 数据概况与信息走势



4月18日至4月22日,“不可能打工男子出狱”的相关报道量在18日后持续走高,在20日达到峰值。


▼ 关键词云



关键词云中,“周某”“出狱”“打工”是传播的核心词汇,其中,“网红”“签约”“直播”“走红”等成为网友关注的重点。


▼ 热门微博话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22日,相关微博话题有19个,阅读量达4275万。其中话题#人民网评争抢不打工男#阅读量达836.9万。


争抢签约,经纪公司错在哪里?


19个与他有关的微博话题,4275万阅读量……周某一出狱便获得了广泛关注,让他看起来似乎确实像是个“超级IP”。



据红星新闻报道,有30多家网红、直播公司想与他签约,更有传言说四川某影视公司想以1500万天价年薪将其收入麾下。


虽然周某表示不想“签约出道”,并表示已有生活规划,但这“被追捧”的狂欢也确实让网友大跌眼镜。




这些争抢“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男”的网红经纪公司也引起了监管部门和行业组织的注意。


据红星新闻报道,4月22日下午,成都市网信办、成都市文广旅局联合成都市锦江区网信办、文体旅局等多个部门对网传“1500万签约不可能打工男”的四川攀辉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进行约谈,告诫企业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合法合规经营,生产网络信息内容应当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含有炒作绯闻、丑闻、劣迹,宣扬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等不良信息和内容的行为,后续一旦发现其有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查处。


在约谈现场,四川攀辉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刘某否认曾对外发布已经和周某签订合约的消息,但同时也承认,在此次事件中将追求流量作为首选,与周某的哥哥签订了经纪合约,并于当晚在攀辉影视旗下自媒体账号发布周某现状视频。


此前,4月21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微信公号就此事发布文章称:“对于以此为噱头炒作‘搞事情’的网红经纪公司,行业坚决予以抵制,对这些无视行业道德底线,破坏行业健康生态的网络经纪公司,纳入负面清单。”


主流网站、媒体怎么看?


网信中国:


《网信快评|网络营销要讲操守、守底线》


当下,多家网红经纪公司竞相高价签约刑满释放人员周某,成为网络热门话题。一个屡屡因盗窃被判刑、宣扬奇谈怪论的劣迹人物竟然使得众多公司趋之若鹜,网民对此纷纷表示强烈谴责。一段时间以来,部分网络营销公司、直播平台为追求流量变现进行恶俗炒作,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挑战了社会主流价值,必须坚决予以制止,及时清除负面影响,不给丑闻劣迹提供传播平台,不给恶意营销提供获利渠道。


近年来,“网红经济”发展势头很好,为促进消费、活跃经济起到了积极作用。一些公司通过打造“网红”聚集人气、吸引流量、获取经济利益本无可厚非,但如果靠宣扬“假恶丑”来达到恶意炒作营销的目的,不但挑战了社会基本道德底线,也颠覆了人们的三观,对未成年人更会产生错误导向,影响极其恶劣。


3月1日施行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要求,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和服务平台应当采取措施,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传播“炒作绯闻、丑闻、劣迹等”不良信息。相信网站平台面对“网红”经济会有正确的认知,对炒作低俗、庸俗、媚俗会有鲜明的态度。近日,新浪微博针对“恶意炒作某出狱人员”一事就亮明了态度、对相关账号果断处置。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网站平台严守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尊重公序良俗,成为互联网行业创新发展与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的重要推动者、实践者,成为促进互联网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力量。


//////////


人民日报:


《“不可能打工”!流量追捧下的“网红文化病”咋治》


热度是流量,流量是价值,这是网红世界、网红经济里的一层逻辑。无论周某曾经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在服刑期间如何改过自新、未来将如何发展,作为被追捧的“网红”,他都显得有些“被动”。即便有“流量潜质”,也不应被恶意消费。正如人们所担心的,一些直播平台倘若借“不打工”的梗来营销炒作,传播“坐享其成”的扭曲观念,岂不贻害无穷。这样的“网红”,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热度,更应该凉一凉。


不是什么热点都能蹭,不是什么流量都能追。疫情期间,就有人推出“新型冠状病毒仿妆”,甚至cos“肺炎&医生”,把伤害当娱乐,引发很多人的“不适感”。诸如此类,将灾难娱乐化、将行为低俗化、将价值扭曲化的言行,纵然能抓住“眼球”,也不可能换来“回眸”。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网红兴起、流量汹涌并没有必然的“原罪”,而为了红、为了火、为了利却突破底线、毁坏三观,则是在“纵恶”。对此,人们应该警醒、警惕并给予警示。


“网红”需要流量,更要有文化。其实,“网红”这一庞大群体,纷繁芜杂、参差不齐,有的夸张怪异,有的哗众取宠,有的则有真才实学。近年来,不少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知识人”“文化人”被追捧为“网红”,传递知识、见识与才识,在很大程度上是有品位、有格调、有价值的典范。在铁打的网络、流水的网红之间,在流量与变现之间,那些得以存留下来的、被记住的并非是什么商业能力而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魅力。只有守正且创新、身正且行直、怀珠且抱玉的人,以文化“赋能”,“网红”才会变“常红”。


//////////


北京青年报:


《假如周某某真的成了网红》


作为一个概念,主播和网红刚出现的时候,受到不少置喙,即便是现在也面临着不少的争议。如果周某某真的成了主播,而且红了起来,伤害最深的恰恰是“主播”这个职业。真正有志于这个行业的主播、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恐怕都会觉得尴尬。个别网红公司签下周某某可以,但如果以坐牢经历为卖点,贩卖“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价值观,任何一家正规直播平台,基于自身利益考虑,恐怕都不可能容忍。


现在,网红已经成为一个产业,未来值得期待,但让人忧心忡忡的是,网红行业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如果这么乱下去,这个行业又会有什么前途和未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网红是一个行业,也应该明确其边际,把底线和高压线明确标识出来,尤其是平台更要承担起责任。


即便“不可能打工”男子真做网红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蚍蜉难撼大树,动摇不了社会主流价值的根基,但是,苍蝇乱飞终归不是什么好事。直播行业乱象丛生,其根子就在于过度追求流量变现,为了流量不择手段。要提醒的是,“网红行业”不要老想走在灰色地带。当然,单靠喊麦讲道理没用,关键还是要把规矩立起来,知其可为和不可为。


专家观点




抢热点造网红,能长久吗?




“不可否认,通过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利用博取眼球来实现用户的快速积累,是互联网经济比较常见的做法。对‘网红’的追捧恰恰体现了这一特点。”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方禹说道。


从久远的“犀利哥”,再到近期的“流浪大师”沈巍,这种抢热点式造网红的案例很多,我们需要深入思考的是,持续的经济增长是昙花一现还是厚积薄发?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史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认为,网红营销的本质,就是利用网红这种具有强IP属性的标签引发用户的高度信任和价值认同,这就要求网红必须有正确的价值观和有趣、有料、有用的IP属性,并要致力于长期发展目的,即网红是需要长期培养和持续发展的,贪图一时之快是不可能长久的。


“这些公司缺乏‘百年老店’的思维,导致很多经营者在具体业务的发展和布局上,思考得还不够深入和长远。这也正是‘生态治理’的内涵所在。”方禹认为,生态治理的目标不在于当下,而是构建健康、可持续的运作环境。


他还表示,用户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远远没有得到满足。同质化、简单化、表面化的内容产品虽然可以达到消耗用户碎片化时间的目的,但其被替代性非常强。希望市场上能够多一些严肃的信息和客观的报道,在中短期内替代用户对网红内容的追捧,这才是用户获取信息服务的内在需要。


“用户的目的是为了增长知识,而不是简单的娱乐和消遣。我更希望企业能够更加求实求稳,认准正确的方向,坚持不懈地努力,共同为构建健康网络生态贡献力量。”方禹说。


赚流量的底线在哪里?


高价签约周某,网红公司看重的是“流量”,流量经过转化就是商业利益。那么,流量的底线在哪里?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如果这种人都能做流量网红,受到大家的吹捧,对社会主流价值观将产生不可估量的负面作用,对青少年的‘三观’将带来更加深远的危害。”


在朱巍看来,网红经济不仅是法治经济,而且还承载着价值观传播的使命。平台经济要流量,更要健康的流量。个别网红孵化公司一切以流量为中心,即便牺牲优秀的传统文化和道德,牺牲孩子的成长利益,牺牲消费者的信任也在所不惜,这是走了偏路。


朱巍表示,《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出台就是为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就是为划清网络生态的内容安全、算法责任、平台义务、网红行为的底线。任何脱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传统美德的网红传播都不能成功,任何人、任何平台和任何组织都不能从违法、三观不正、低俗、恶搞的内容生产和炒作中直接或间接获利。


网络生态治理,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讴歌真善美,宣传优秀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更要旗帜鲜明地反对颠覆三观的恶俗传播。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红传播具有文化安全与商业经营的双重属性,忽略了文化安全一味追求商业利益,无疑是舍本逐末,与虎谋皮。


网红经济如何健康发展?




网红经济是新兴的经济形态,同时又是涵盖网红、MCN机构、平台方、粉丝、行业监管者的生态系统。郭全中认为,网红经济要健康发展需要多方共治。


行业监管者方面:


一是要深刻认识到网红和网红经济的发展规律,并按照其规律进行管理;


二是由于网红和网红经济是文化创意与产业有机融合的具有很强创新性的新生事物,因此应对其多包容,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三是应逐步探索出科学的管理模式和方法,促进网红经济可持续发展。


网红方面:


网红相对于普通人,有更大的影响力和粉丝群,自然也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这就要求网红既要树立起鲜明、独特的个性特点,又必须遵守公序良俗。


平台方方面:


要制订出“奖优罚劣”的激励约束规则,鼓励价值观正确的网红和MCN机构,依照相关规定惩罚价值观不正确的网红和MCN机构,痛打恶俗流量,并建立黑名单管理机制。


粉丝方面:


粉丝也要提升自身的能力和素质,要能够甄别出优质和劣质的网红。


来源:网络传播杂志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