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10-12 16:02分类: SEO知识

10月9号,阿里巴巴在上海宣布首家“1元店”开业。


这个体验店声称将精选来自120万商家的商品,全场以1元的价格出售。据媒体报道,阿里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设1000家这样的门店。


作为国内乃至全世界互联网公司的标杆,阿里的动作再次投射出互联网公司在线上增长乏力后,不得不向实体经济的探索的现状。


也预示着城市,作为实体经济的最大容器,正在变革中走向回归。






城市是初代互联网


“互联“,是城市最初的功能。


城市将文化、教育、贸易、娱乐、生产联结在一起,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城乡之间的人口对流,将城市的效率辐射到周边地区,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迁徙连接,促进着贸易发展。


从几千年前起,城市就是一个国家繁荣的象征。据考,唐朝天宝年间,京师长安有60多万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宋朝的城市,在盛唐的基础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北宋汴京的人口达到140万,南宋临安的人口达到250万,是同时期欧洲最大城市的10倍。城市发达,是唐宋在历史上强大的原因之一。


到了近代,中国的城镇常住人口占比从建国之初的10%,提升到现在的60%,城镇化的过程即是生产进步和经济发展的过程。


而在通过“互联“提升效率这一点上,城市和互联网是相同的,但后者相较于前者是指数级的进步。


互联网不再需要物理空间,将劳动人口和生产活动虚拟地聚集在一起,为现代人解决生产和生活计划所有问题。


城市带来的一切效率正在被更高效的互联网侵蚀。



广场在“消失”


大概30年前,广场是城市里最具活力的地方。即便在城市的角落,只要稍有一片空地,就会拥满了年轻人。


广场是城市的社交平台,除了谈恋爱,人们在这里跳舞、唱歌、读书。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千禧一代的年轻人喜欢泡在网吧。拥有无限想象空间的网络世界显然比广场上的文化交流更有吸引力,80后一度被指为堕落一代。


到了今天,网吧几乎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网咖”。在网吧里加上“咖”,为的是装进更多取乐方式,但这依然很难留住现在的年轻人,他们更喜欢在家里刷手机。


而广场依然热闹,占据它们的,还是30年的那一群人。


“年轻人朝气蓬勃,城市充满活力,到处洋溢快乐和对未来生活的期待。”微博上,在记录上世纪生活的视频留言里,很多人对80年代充满向往。


这是久不见阳光现代人对城市气息的渴望,对返璞归真的动物性期盼。



走在街上,很少看到1元店了


1元店的没落,并不是因为电商的崛起,而是因为互联网发展导致的线下流量分散。所以在互联网发展较慢的小城市和县城,你还能看到1元店的身影。


在互联网发展同样慢的美国、日本等国家,到今天还有以1元店模式经营的零售行业巨头。甚至在著名的美国零售企业Costco身上,你也能看到1元店的影子。


而被媒体广泛讨论为“高端1元店“的名创优品,在底层逻辑上和1元店完全不同,用户心智定位上也有云泥之别。名创优品是品牌导向而非流量导向的,从这个意义上看,名创优品更像是网易严选。


如果广场是城市的社交平台,那1元店就是互联网商业思维的雏形。


很多人常识性地认为1元店的获利模式是薄利多销,其实不全然,1元店的根本商业逻辑与互联网一样,是“流量生意”。


流量的基本单元是其背后是一个个用户,大量用户的共同行为构成流量。互联网公司低价买入用户,再让从用户身上赚取高于成本的利润。


1元店是做“流量生意”的鼻祖。在1元店里,不仅有1元的商品,往里走还有5元区、10元区、20元区,靠着不赚钱甚至微亏的1元商品吸引用户,再靠部分用户产生的高价消费获取利润。


1元店的另一个优势是供应链,老板能搞到工厂尾单、企业库存这类超高性价比的货源,以至于1元店的商品都是物有所值甚至物超所值的。老板赚到了钱,消费者捡到便宜,这是1元店在当年长盛不衰、开满街边的根本原因。



城市的“反击”


互联网给年轻人带来大量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这导致年轻人对新鲜事物感到刺激的阈值越来越高。


在过去,第一次见到大城市里高楼林立的孩子,可能会兴奋地跳起来。而今天的孩子也许无动于衷,宁愿选择低头玩手机。


人的生活不可能脱离物质世界,所以城市也在追随互联网的步伐,逐渐觉醒、反击。


在城市的反击战中,首先表现出的就是建筑越来越“千奇百怪”。比如中央电视台著名的“大裤衩”造型,为了在两栋高楼间架起不符合力学结构的直角走廊,花费了无比巨大的成本,让其重心稳固并屹立不倒。


再看如今的实体商业,从饭店到商场,商家都在追求营造非功能性的、无法被线上产品替代的体验感。


长沙的文和友饭店,在花费数亿,用了几年时间,生生在一个现代商场里造出了还原度100%的老长沙街景;最火的线下体验场地都以蹦床公园、高空秋千、玻璃栈道、水底滑梯作为噱头,不刺激的项目很难抓住年轻人的心。


同时,人口红利吃尽以后,互联网增长放缓,巨头们也纷纷涌入城市。


互联网思维构建的线下项目,也延续着城市的发展方向,必须新奇特,从连年亏损的盒马鲜生,到标榜创造力的淘宝造物节皆是如此。



阿里1元店


“据悉,淘宝特价版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业至少1000家‘1元店’。”


这个看似“匪夷所思”的新闻,被大量媒体解读为“亲自下场直面下沉零售,正面对刚名创优品”,也有人认为此举是对拼多多的战略性防守。


事实上,阿里1元店和名创优品、拼多多也许都没什么关系。


如上文所讨论的,1元店与名创优品的定位和商业逻辑不同。而其目标若是狙击拼多多——通过完善C2M模式抢占下沉市场,最终再反哺线上流量——如此舍近求远的策略实在不算聪明。


近年来,阿里接连推出天猫超市、盒马鲜生等基于实体的零售平台,还在外部收购银泰、高鑫等实体巨头。所以阿里“1元店”计划如果是真的而非双十一前的公关噱头的话,那么1元店将成为阿里对于实体经济的战略版图的进一步完善。


同时,阿里1元店如果真的仅出售1元商品,几乎是不可能盈利的。


“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马云的“毒鸡汤”在B站上饱受非议,其实是因为他们根本没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从本质上看,无论是盒马还是1元店,都是投入巨大成本的积极探索。无论初衷是什么,这何尝不是一种公益呢?


城市正在回归,先驱者付出的代价,终将成为进步的源代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