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网络营销
  • 产品观察 | 抖音快手B站都有视频剪辑工具了,腾讯也为微信视频号做了一个

作者:淘小白10-9 8:39分类: 网络营销

如果将视频剪辑工具看作是短视频社区的“最强辅助”,微信视频号的首款剪辑工具也已经就位。


9月27日,腾讯公司在各大应用商店上线了一款视频剪辑工具「秒简」。「秒简」的自我定义是,一款让每个人都可以轻松制作出视频的工具。它的想法是,忘记“剪辑”、“分镜”这些专业词汇,只需要打几行字、或者说几句话,就可以制作出令人满意的视频。


在降低用户使用门槛这件事上,几乎所有移动端视频剪辑工具都在探索更优的解法。从制作视频的时间成本上来说,越是“傻瓜”式的剪辑手法,却收获了出其不意的惊喜效果,最能击中用户心智。


这非常重要,因为短视频内容的生产,是短视频社区是否能够形成丰富内容供给的最前端。


腾讯目前有两大短视频产品,一个是微信视频号,一个是腾讯微视。腾讯倾半个集团资源扶持的微视始终表现平平,几无可能实现对抖音快手的超越,在短视频战略层面,腾讯能寄予更大期望的,是视频号。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秒简虽为腾讯开发的视频剪辑工具,但并非出自微信团队之手。然而,从视频剪裁比例、自动导入视频号ID等产品细节可知,「秒简」正是为视频号推出的剪辑工具。



秒简产品截图


但在目前,「秒简」并不支持一键视频号,点击“分享”到微信仅可以“发送给朋友”和“收藏”。而抖音和剪映,快手和快影,B站和必剪,均支持一键平台。


这是目前「秒简」和视频号之间连接中断的地方,也是起量的最大缺陷。当前的秒简缺的是一个微信视频号官方剪辑工具的背书,假设微信团队不再另行做一个视频号剪辑工具来进行内部赛马,而将秒简视为视频号官方剪辑工具,那么二者之间的打通几乎是必然的。



“秒简”暂不支持一键视频号


上线不到一周的「秒简」还有相当大的空间可迭代,而这样的迭代又需要紧跟视频号的更新节奏。近日,视频号的一大更新是支持发表1-30分钟的长视频。相应地,秒简也需要满足长视频的剪辑需求。



为什么大厂都要做视频剪辑工具?

从发布时间上来看,2017年1月,快手上线“快影”;2019年5月,抖音上线“剪映”;2020年7月,B站上线“必剪”,2020年9月,腾讯推出“秒简”。


据七麦数据,在中国App Store摄影与录像免费榜中,抖音“剪映”排在第3,快手“快影”排名第19,B站“必剪”排名第109,而刚刚上线的“秒简”也出现在了榜单中,排名第120。



剪映、快影、必剪、秒简 App Store摄影与录像免费榜当前排名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早在2016年上线,曾在热爱视频制作的年轻人中红极一时的VUE,在榜单中排名第50。VUE曾转型做短视频社区,但在抖音快手已经崛起的时代背景下,拖了节奏的转型社区之路也变得格外艰难。


“剪映”和“快影”排名靠前,并不完全赢在工具,而是赢在生态。在摄影与录像免费榜中,抖音极速版、抖音、快手分别位列第一、第二和第四。


二者有一个类似的功能,均位于首页底部第二栏,剪映叫“剪同款”,快影叫“模板”。联系其抖音快手的热门视频,门槛最低的并不是功能最容易上手的“创作”,而是滤镜、特效、配乐、字幕全套配齐的“模仿”。这意味着平台上的创作者能借此交流,站内可以互相引用。


“必剪”排名靠后并不令人感到意外。B站内容生态和抖音快手并不类似,既不能以热门视频带动一波模仿的风潮,又缺乏竖屏短视频的创作氛围。


“横屏是B站,竖屏是抖音快手。” 一位跨平台上传内容的创作者告诉36氪。这样的用户心智在短时期内很难改变。B站的割裂之处在于,尽管它上线了一款移动端视频剪辑工具,但并未在主App里提高竖屏短视频的入口级别。


对于刚刚上线的“秒简”来说,目前的评分和排名参考意义并不大。而作为专门为视频号而设计的剪辑工具来说,它是令人期待的。


从最简单的视频剪裁来说,快手和抖音都是16:9,充满整个手机屏幕,而视频号的高宽比例是7:6。从观感上,视频号需要专门的剪辑工具来保证更佳的视觉效果。


另一方面,从视频内容的生产、发布再到传播,微信生态可打通全链条。假设“秒简”未来能够一键分享至视频号,可直接将内容发布在视频号信息流中,视频号已支持朋友圈,再加上朋友点赞这一社交分享功能,整个链路是流畅的。



创作者竞争白热化

短视频社区和剪辑工具是互相反哺的关系:一个活跃的社区氛围可以带动更多普通用户的创作欲望,而一个易用的剪辑工具是内容生产的前端,为短视频社区带来更多符合其调性和氛围的丰富内容。


抖音和剪映,快手和快影,B站和必剪,微信视频号和秒简(不排除微信官方还会推其它视频剪辑工具)——社区和工具一齐上阵,从产品层面,开启创作者争夺战。而另一方面,平台间的运营对于头部创作者之间的争抢也早已白热化。


2020年9月,抖音披露日活跃用户数据,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超过6亿。快手暂未披露同期日活数据,截至2020年2月,快手日活突破3亿。2020年6月,流传的张小龙朋友圈截图显示,微信视频号日活已超过2亿。


归根结底,主App规模之战最核心的仍然是内容供给,这是后续内容分发和商业化的起点。


作为视频剪辑工具,易用性固然重要,它解决的是让用户能够轻而易举地学会视频创作。但如何引导用户轻而易举地制作出符合平台调性、差异化的视频内容,又是另一个维度的问题。


秒简为数不多的体验者在评论区写道,其优点在于“制作视频成本大大降低”,但问题在于“基本上不能让用户做更多自行更改”。1.0版本的秒简,还不足以同时满足小白用户和专业用户的剪辑需求。


剪映和快影已经在时间上具有先发优势,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剪映和快影分别进行了51次和81次版本更新。无论视频号官方剪辑工具最终是不是“秒简”,它都需要以更灵敏的节奏,适应视频号的最新变化。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