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9-11 9:37分类: SEO知识





文:互联网江湖




陌陌股价又双叒叕跌了。




9月3日,陌陌对外披露了今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陌陌二季度营收为38.6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8%,低于市场预期。利润方面,利润为4.56亿元,同比下降37.73%,MAU为1.115亿,相比去年同期的MAU1.135亿也开始进入负增长阶段。







财报发布后,陌陌股价应声大跌,截至8日美股收盘,陌陌股价跌去28.38%,市值30.54亿美元。




探探持续亏损,陌陌增长承压



与其说陌陌是一家社交公司,倒不如说陌陌其实是一家直播平台,直播业务上线后,陌陌突破了用户增长停滞的瓶颈期,2018年Q3,陌陌DAU过亿,直播也成了支撑营收的增长引擎。




实际上,直播业务比重过大,直接导致陌陌增长过程中风险抵御能力特别差,今年第一季度,陌陌的直播收入同比下降13%,由于陌陌是以秀场直播为主要营收来源,秀场直播功能作为陌陌的主要收入来源。




对于增的下滑,陌陌解释为疫情影响下核心付费用户数量减少,背后透露出陌陌营收增长对直播打赏收入的依赖。




社交的基本面上,陌陌实质上沦为为直播平台导流的"工具产品",而真正发力陌生人社交的探探,则一直处在亏损之中。




根据此前陌陌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今年第一季度,探探净亏损达到1.032亿元,而去年第一季度,探探亏损为7960万元。




从收入构成上来看,陌陌直播业务、增值业务是其两大营收来源,其营收核心在于付费用户数量,今年第一季度陌陌直播业务付费用户同比减少8.6%,两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换言之,陌陌收购探探之后,并有如同想象的那样发挥出足够的协同效应。探探也亟需通过商业化来获取更多增长空间。




之所以没能发挥足够协同效应,其因可能在于陌陌的本质似乎更像是一家直播平台,社交流量是陌陌的"基本盘",但直播却为陌陌带来了商业化空间和市值。而探探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交产品,很难与陌陌直播业务产生联动,这或许是原因所在。




陌陌方面,最近推出多款社交APP,也似乎有意寻找新的流量来源。




据悉,继年初推出"对眼、对对"以及近来推出的仿妆App"芒西"之后,陌陌又推出一款名为"陌多多"的社交APP。一方面,陌陌希望通过"多线作战"继续做大流量的基本盘,另一方面,探探也似乎在不断寻找更多变现的可能性。




6月22日,新版探探增加了"发现"页,会基于地理位置推送附近其他人发布的图文、视频等,用户可通过点赞、评论、关注与发布者互动。在新增的"发现"页面中,可以可发布最长15秒的短视频。




不难发现,探探似乎想要通过短视频+图文打造一个陌生人版的朋友圈,其背后原因可能在于,探探的商业化可能要换挡提速,比如"朋友圈化"的探探未来可能会以信息流广告的形式开辟新的营收业务。但具体商业化效果如何,仍然有待验证。




"风口之下"陌陌如何讲好下个商业故事?



自从陌陌成立以来,追风口已经成为了陌陌的常态。在移动游戏火爆之后,2013年陌陌在软件中开始内置社交游戏;秀场直播火热之后,在2016年上线秀场直播功能;短视频爆发之后在软件底栏加上了短视频组件。




抢"风头"不断,但是陌陌真正抢到的好像也就一个秀场直播,而且秀场直播的天花板也已凸显。而在社交方面,陌陌可能正在丢失流量的基本盘。




去年一度被认为是"新社交元年",巨头们再度下场,使得陌生人社交领域,有"再燃战火"的苗头,然而,大半年过去了,APP新品如雨后春笋,但遗憾的是,似乎至今也没有一款能够超过陌陌、探探地位的现象级产品。




从当下的行业格局来看,除了荷尔蒙经济下的陌陌、探探,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作为后期之秀,以UGC内容增加用户的社交粘性,开辟出一条细分市场。




抖音的崛起似乎证明一条互联网产品成功的"定理":"谁获得年轻人的青睐,谁就能把握未来"。根据Mob研究院发布的《85、95、00后人群洞察白皮书》显示,总体人数近2亿的18-24岁95后是未来网民增长的主力人群。




虽然Soul打出"灵魂社交"牌,一定程度上扭转了部分人群对陌生人社交的认知,但社交效率较低,建立信任链接周期长特点,使得Soul的用户群体始终都有局限性,而随着商业化的深入,Soul的社区氛围被商业化稀释,如何留住用户也成为Soul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无论是陌陌、探探、亦或是后起之秀Soul,标签化似乎成为一个困扰陌生人社交软件的"魔咒"。比如,更直接,社交效率更高的探探、陌陌一直被认为是"高效约X神器",某乎中一则"如何看待周边玩探探的女生"的提问就透露出这种"标签化"之深入用户认知。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陌陌于2014年12与于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作为一款社交平台,的确已经"年事已高",面对95、00后,陌陌曾经的吸引力似乎正在消失,







疫情期间,广告收入变少正常,毕竟大环境如此,企业紧衣缩食,营销投入比重也会降低。但是从用户角度来看,大量线下活动无法展开,线上世界成为唯一去处,这一选择必然导致线上日活和时长的双重推高,不少互联网公司因此受益。




斗鱼,今年一季度月活跃用户为1.581亿,其中移动端MAU增长15.3%至5660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26.2%至760万。




再比如B站,本季度月活用户达1.72亿,同比增长70%;移动端月活用户达到1.56亿,同比增长77%;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1340万,同比提升134%。




作为社交+直播流量聚合的陌陌流量在下滑却也是不争的事实。第二季度的MAU同比负增长,似乎表面"短流量时代",陌陌正在被时代抛弃。




直播最有潜力的,是带货,是做直播电商。秀场直播和直播带货两种模式,前者偏向于精神消费,为信仰充值,以网红为主;后者更偏物质消费,用户更加考虑自身需求。




抖音封闭外链,升级电商为一级部门,快手深入直播电商等等行业动作的背后,似乎也透露出秀场直播下的陌陌,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两种模式虽说兴起时间不同,但都有自身的优势,秀场直播今后不一定会消失,但天花板可能会不断下降;带货直播被疫情黑天鹅引爆,目前看似热闹,实则存在很多泡沫,在后疫情时代下,也会慢慢回归带货直播本身的价值,逐渐常态化。




无论是短视频还是直播,无论是秀场还是带货,说到底还是那一套流量变现的商业内核,但谁的变现效率越高,其价值空间也就越大,讲出来的商业故事也容易为资本市场所接受。




或许对于陌陌、对于唐岩来说,如何找到一个全新的流量变现故事,以回应资本市场的期待可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