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趣店,一个互联网次贷市场由盛转衰的缩影

作者:淘小白2020-9-10 12:36分类: SEO知识




美国战略家、前国务卿基辛格曾经说过:“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




石油、粮食、货币,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基础,任韭菜的招式如何高深莫测,高手只有一招,控制世界上无法替代的基础资源。



互联网金融世界运行的基础资源是什么?流量、数据和资金。



蚂蚁集团和腾讯金科争着要做金融机构的朋友而不独霸的原因是:它们只通过支付业务控制了用户和数据,永远无力垄断资金。



从“蚂蚁”们的视角向上看:它们可以壮大,但无力再做颠覆;向下看:互联网金融的信贷业务,准确的说的是次贷业务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多数中小企业注定要湮灭于历史。



或许,趣店就是一个缩影。




1、自称屌丝的罗敏




2014年3月成立,2017年10月上市,市值最高超百亿美元,趣店的发展速度容易让人联想起拼多多,但美好总是短暂的。



如今的趣店正在与时间赛跑,一方面被寄予厚望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另一方面核心的现金贷业务在2019年四季度起就开始主动收缩,一旦溃败还未成熟的万里目将成为无源之水。



2020年第二季度,趣店集团总收入11.67亿元,同比下降47.4%;净利润达1.7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4.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为2992万元,同比下降97.4%。截至2020年6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8080万人,服务用户数环比下降12.5%至500万人。



互联网金融行业对于罗敏最深刻的印象,应该是2017年其“凭一己之力”引发的舆论危机:“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



不久之后《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就下发了。因而,这场危机也被认为是整个互联网次贷市场的转折点。



罗敏是傻子吗?当然不是。



高利贷业务的本质是企业与次级用户之间的相互掠夺,最终一并让优质的客户买单。这种不健康的模式在一个健康发展的大国注定无法持久,由盛转衰是历史的必然,罗敏只是让进程稍微加快了一点。



罗敏非但不是傻子,还是一个会为自己代言的人。



在趣店成立一年后,罗敏在职场真人秀节目非你莫属上与诸多老板争执时自称为“屌丝”,他怒怼:“为什么我们四线的屌丝,不能在北京实现逆袭,不能成为首席执行官?”



“我们四线的屌丝”,罗敏这句话形容的,更像是趣店的用户们。




2、黄金时代





当前互联网金融的市场是“支付、信贷、理财”三分天下的格局。




从时间顺序来看,一开始最“赚钱”的是理财:大量真假P2P崛起,资金池大行其道,收割中产;之后最“赚钱”的信贷:高收益覆盖高坏账,收割底层民众;现在最赚钱的支付:支付业务沉淀的资金、衍生出的流量、数据,可以反向做理财和信贷以及更多的金融和金融之外的业务。



2014年3月成立的趣店是互联网金融第二波红利的享受者,互联网借贷业务早期所聚焦的多为次贷市场,用户群体下沉至四五线小城市甚至农村。



这类群体的显著特征是有大额消费的需求,但没有大额消费的能力,消费需求衍生了消费金融的需求,那时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化迟滞,蚂蚁、腾讯都没有涉及信贷业务,市场一片空白,“趣店”们顺势崛起。



趣店成立初期,瞄准了通过高考走进城市的“屌丝”们——大学生,大学校园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这里的学生有的能开着豪华跑车来上学,有的去食堂都要掂量下要不要打个肉菜,高富帅与穷屌丝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好东西,消费需求在“屌丝”中显得格外突出。



进入校园贷市场,趣店开局即巅峰,成立5个月后业务网点在一个月内扩张至300个城市,六个月后单日销售额破百万元,7个月后破千万。



趣店主要的业务以助贷模式开展,助贷在小贷公司大繁荣时代就有应用,受杠杆率限制,业务规模很难做大,助贷则可以完美解决这一问题,如今为蚂蚁集团贡献近40%营收,规模达2.1万亿元的微贷科技平台说白了也是助贷或联合贷款模式。



在前互联网金融时代,助贷的门槛进一步降低,甚至不需要金融资质,就可以开展。那时大量公司以P2P名义做非法集资的事,真正做资产的企业少之又少,专做资产的趣店虽不是独一份,但也显得有些耀眼。



尽管有高利贷、砍头息、暴力催收等种种指控,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平台在那个时代都赚到钱了,风投接踵而至,作为当时的校园贷巨头之一,趣店很幸运的拿到了蚂蚁集团的投资和扶持。



2017年末之前,是互联网次贷市场的黄金时代,2018年、2019年开始走向下坡路,过去大行其道的小额现金贷虽然变身714高炮,但再也不能在明面上经营,尤其是在2019年315曝光之后,714高炮遭到了全方位打击,民间存在数千年的高利贷当然不会消失,但那个草根金融通过互联网躺着赚钱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3、失去制高点




互联网金融世界运行的基础是流量、数据和资金。



在罗敏自称屌丝后的一个月,花呗、借呗才刚刚上线,与今天的大范围普及不同,刚诞生时的花呗、借呗虽然用蚂蚁集团的流量和用户支持,但它也需要资金、数据,更需要时间去验证它的风控模型、去发展壮大。



资金方面,蚂蚁集团曾经以大量发行ABS来突破小贷公司杠杆率限制,被严管之后换道以助贷、联合贷款的模式经营。只有流量和资金当然不行,蚂蚁集团需要数据,内部和外部的都需要。



你可能已经忘记:《通知》下发之前,蚂蚁集团几乎和所有主流小额现金贷平台(714高炮的前身)有数据合作,如果没有趣店这类经营次贷市场的互联网金融机构,花呗、借呗的发展可能会慢很多。



但今天问蚂蚁集团愿不愿意和714高炮合作,即使不考虑监管和舆论以及道德问题,恐怕蚂蚁集团也是不愿意的,时过境迁,714高炮们的数据价值已经不如花呗、借呗发展初期那般显眼了。



蚂蚁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数据拥有者,蚂蚁集团只是最拔尖的那个,在它之下那些互联网巨头和银行们没有一个是白给的,都在纷纷进军零售金融业务,“趣店”们要做金融机构的伙伴,金融机构却要抢他们的饭碗。



趣店们从来没有占据过资金的制高点,曾经占据过流量和数据的制高点,但这些制高点在后互联网金融时代正在慢慢丧失,此外,2019年针对714高炮的一连串打击也间接影响了趣店这类助贷机构甚至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所有人都对大数据、催收、收费问题闭口不谈。




少数能够独善其身的如乐信、360金融守住了制高点后,但也不可避免地在新环境中面临新的挑战。




4、后浪已至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明确: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LPR)的 4 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 24%和 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简言之,利率超过15.4%就要变成高利贷了,这个影响是全方位的,覆巢之下无完卵。



15.4%换算为日利率是万分之四点二二,蚂蚁集团的借呗花呗日利率可低至约万分之二,大部分贷款的日利率为万分之四左右或以下,换句话说连蚂蚁集团和它的银行客户们也有降息的压力,过去以36%为红线的助贷机构自然不会好过。



相比于一般的助贷机构,趣店算是转型快的那一个。毕竟多次创业失败的经历,很容易让罗敏养成居安思危的性格。



大白汽车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可惜以失败告终,汽车金融与校园贷、现金贷业务不同,这是一个很重的领域,不是有资金、流量、数据就能玩得转,需要大量的投入和线下资源。而且,这个领域中巨头的代言人们很多,趣店很难获得蚂蚁集团那样的强援。




万里目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完全摆脱金融,从新出发,但胜败难料,毕竟趣店在过去不具备驱动奢侈品电商的基础资源,即使是积攒多年的流量也未必能派上用场:一个买手机都要贷款的用户,你让他去买奢侈品?



当然,钱可以换来一切资源,所以在文首处读懂新金融说:趣店正在与时间赛跑,在信贷业务还能为万里目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时,万里目还有一搏之力。



趣店的转型,可以为尚存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很多经验。




虽然过去很多企业烧钱获得了不少的客户,但理财和贷款业务低频的特性注定了这些客户粘性极低,这导致“趣店”们无法摆脱金融的定位,成为一家互联网巨头,只能试图在科技领域发力。



在过去监管宽松甚至某些无监管领域,趣店们是金融机构的后浪,在次贷的市场中可以肆意遨游;时过境迁,次贷市场监管体系的完善让失去制高点的后浪不可避免的成为前浪。



趣店信贷业务的败退,固然与罗敏的一些决策失误有关,但总体来看是基础资源的败退,是时代抉择下的必然结果。趣店,不过是一个互联网次贷市场由盛转衰的缩影



助贷会不会随着互联网次贷市场的大萧条死掉?不会,死掉的只是过去那个可以躺着赚钱的时代。



(注:本文所称屌丝,并不贬义,作者也是来自农村的屌丝一枚。)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