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9-10 12:31分类: SEO知识






正文共2798字,预计阅读时间为8分钟





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爆款文章,在昨天刷屏了。外卖骑手的困局让人焦心不已,背后不是算法系统的发展,而是资本的游戏——资本对电商等新兴行业的青睐,却让中国制造业陷入更深的困境。随着疫情后制造业订单回归,但是却招不到干活的人了,其中不少人转做外卖小哥了。


新冠疫情的爆发改变了中国制造业的生态,但真正动摇中国制造业根基的却是投机资本。今年3-4月份,因为海外订单取消,不少工厂被迫关门、裁员,春节后返城的劳动大军发现工作一夜间就没了,只能“返乡创业”。但是没过几个月,由于欧美、印度疫情爆发,而中国生产早已恢复,大量订单重新回到中国,不少行业的出口形势在半年内经历“寒暑两重天”。但让制造业老板们悲欣交集的是,订单回来了,工人却招不到了。



在珠三角,广州、深圳、中山等大型人才市场每天进出数量寥寥无几,各地工厂纷纷出招抢人,导致市面上的签单价格上升,签单电子厂普遍是22~26(元/时)之间,高一点是27~30状态。但即使提供薪资待遇,也难以招到人。


虽然往年也经常出现用工难,但是却没有像今年这样出现恐慌缺工现象。市场人士认为,由于年初受疫情的影响,当时很多人出来找工作未能有岗位提供,不少人只有返乡自主创业,或者返乡务工。同时今年珠三角40-50万的暑期工撤走,导致用工进一步紧张。


深圳的富士康就是这样,2-3月份的时候一度传出裁员的消息,但是局面很快逆转,为了能够迅速招到人,按时完成订单进度,富士康在各大汽车站、火车站、人才市场门口拼命招人,甚至开出了30元/小时的高价单。



制造业在抢人,另一个新兴行业——外卖快递业也在抢人。外卖行业因为门槛低、时间自由、薪水还不错,而吸引了不少年轻务工人员加入。“月薪过万不是梦”,这是前两年外卖平台招人时常用的一句话,不要说过万,即使4千5千,也比同等薪资下的工厂更有吸引力。


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就曾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宁愿送外卖、送快递,也不愿意进工厂上班了,很多工厂都招不到人,我搞不懂他们(年轻人)”。


今年的疫情又让电商、物流业获得一个发展良机,纷纷加大投资,跑马圈地。外卖业龙头美团推出“千城计划”,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招商,旨在年底前实现全国覆盖,并逐步下沉至县级市场。阿里旗下的饿了么加速B端布局,计划未来扩展至100个城市。



今年以来相比餐饮业的冷冷清清,制造业的不温不火,外卖平台如火如荼,吸引大量年轻人涌入成为骑手。美团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25日,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有收入骑手的总数已超过107万。而去年底美团注册骑手不过399万,在2015年美团才1.5注册骑手。


这些骑手来自哪里呢?美团称,新增骑手中有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过半新增骑手在“本省就业”。


饿了吗的情况差不多,1月下旬以来已累计提供超过120万骑手就业岗位,其中,22%为工厂工人,16%为个体创业者,1%为演员等文艺工作者。



运用大数据和算法,外卖平台很精确地对骑手提出配送时间要求,《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就谈到了外卖骑手赶时间的困境。不过,相对于外卖骑手来说,超市快送之间的配送效率之争更加激烈。


由于疫情,几大超市快送平台也迅速崛起,纷纷以生鲜半小时到家为卖点吸引用户,叮咚买菜、朴朴超市、U掌柜、美团买菜、小区快点、每日优鲜等,在大城市社区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叮咚买菜的数据显示,在今年春节期间,其销售量同比增长超过400%,并且客单价也相比日常高很多,基本每单都超过一百元,可见市场之火爆。随之而起的是对骑手的大量需求,每一个骑手的外卖箱都会有醒目的招聘告示,这种招聘方式成本低且非常有效。


相比于外卖骑手,超市快送骑手的收入要更高一些。在一些招聘网站上,超市快送平台可以明确给出最低6000元甚至8000元的月薪。


在实际工作中,有些超市快送骑手的收入可以超过8000元。有个旅游行业的网友,因为在疫情期间失业,便做了3个月的叮咚买菜骑手。他说自己“就是过渡一下,也没有想着拼命赚钱,所以收入水平在叮咚骑手里面属于偏低的”。他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收入单,第一个月(2月)收入10366.65元,第二个月8385.1元,第三个月7766.94元。


4月份比前2个月都少了,他说主要原因是疫情快结束了,好多小区可以送进去了,配送时间长了,另外配送小哥也多了不少,所以收入再次降低。“不过也有拿到9500的,估计是腿长所以跑到快”,他说,“如果你想做骑手工作,叮咚还算是不错选择。”



疫情引发了“宅经济”“懒人经济”,有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人们都非常频繁地使用线上购物,使得网上购物及送货上门的需求量大增。除了餐饮外卖、水果生鲜,还有生活物品、医疗物品、珠宝首饰等传统行业商品,也在不断触网销售,市场对快递配送人员的需求大幅增长。


总的来说,外卖快递业的收入还不错,因此尽管如《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所说有很大压力和较高的交通危险性,但还是吸引年轻人不断加入。据媒体报道,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总量累计达到635.2亿件,业务收入达到7497.8亿元,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


在同为“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末端生态里,餐饮外卖行业发展更为迅速,2019年产业规模已达6536亿元,外卖员总数已突破700万人。这700万外卖小哥中,硕士及以上学历占1%,本科占3%,也就是说有7万硕士和21万本科文凭的人在送外卖。大学文凭都趋之若鹜,何况普通打工者呢?



显而易见,在这场抢人大战中,制造业明显处于下风,今年招工比往年也就更难了。只是这不是一场公平的争夺。现在的风投资本,对于回报周期长、已经处于成熟期的制造业往往看不上眼,而是希望骑上电商平台这样的“独角兽”,不管商业模式能否产生效益,只要短时间内能够吸引足够多的用户、做出足够大的日活流量,就可以上市获得超额回报。做大流量也没什么特别技巧,就是砸钱,实在砸不出来就弄虚作假,如瑞幸咖啡那般,只要能上市套现就行,哪管上市后洪水滔天。


要做大流量就需要给用户良好的体验,就需要冲在第一线的骑手小哥“快点”“快点”“再快点”。因此,在资本的加持下,电商平台给外卖快递小哥往往能开出相对更高的工资待遇,虽然与快递小哥拼了命的血汗不相配,但总比制造业要高不少,比其他平台高几分钱一毛钱。因此,在资本的游戏中,中国精壮的劳动力不可避免随着资本的魔棒起舞,陷入“系统的困局”,也使中国制造业陷入缺人的危机中。



目前这个困局中不可能指望资本提高觉悟,因为资本的天性就是追求高回报,但是在完善的经济体制下,资本必须给劳动力等资源给予相应的对价,才能推动经济健康发展。也就是说,电商平台需要进一步提高骑手的报酬及工作环境,这将使制造业用工荒愈演愈烈,从而倒逼制造业转型升级。


因此,外卖骑手的困局,其实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转型契机——促进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应用AI和自动化生产线,提高劳动生产率,但问题是这也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看来,中国制造业不仅要智能化,还需要电商化来打通生产与消费,才能顺利转型升级,走上工业化4.0的道路。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8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