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回复科创板21问,蚂蚁实控人现形,支付宝最大对手不是微信

作者:淘小白2020-9-10 10:25分类: SEO知识

作者:时代财经 冯忆情


9月7日晚,上交所披露了蚂蚁集团首轮问询回复,一共6大类21个问题,涵盖发行人股权结构及董监高基本情况、发行人业务、公司治理与独立性、财务会计信息与管理层分析、重大事项提示和风险因素等。


“问询制度是证券交易所对于上市公司进行自律监管的重要抓手,问询的问题是交易所公司管理部门提出来的,更多是站在维护投资者知情权的角度提出的。当然光有好的问询是不够的,还得有精准的实质性的问题的回复,这要看上市公司回答交易所问询的态度、理念和艺术。”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会上诉复核委员会委员刘俊海9月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蚂蚁是蚂蚁,阿里是阿里


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吃瓜群众非常疑惑的一个问题。


“清晰的控制权和避免关联方的同业竞争,是上市过程中备受市场关注的。”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9月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本次信息披露显示,蚂蚁控股股东为杭州君瀚及杭州君澳,分别持有蚂蚁集团29.8621%及20.6556%的股份。杭州君瀚及杭州君澳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云铂。马云持有杭州云铂34%股权,井贤栋、胡晓明及蒋芳分别持有杭州云铂22%的股权。


信息披露显示,马云能实际支配杭州云铂股东会与行使蚂蚁集团股东权利相关事项的表决结果,并通过杭州云铂控制的杭州君瀚及杭州君澳间接控制蚂蚁集团50.5177%的股份,为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由于阿里巴巴合伙向阿里巴巴集团提名和委任的董事候选人由阿里巴巴合伙的合伙人通过一人一票表决的方式决定,因此马云不控制阿里巴巴集团。


“阿里是阿里,蚂蚁是蚂蚁,虽然它们的业务经常有往来,但是两家独立的公司。其实阿里和蚂蚁一直在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切割,圈里面的人都知道,阿里和蚂蚁都不喜欢被人家叫错,是阿里的人不喜欢被人说是蚂蚁的人,蚂蚁的人更不喜欢被人家说成是阿里的人。”一位行业资深分析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事实上,自宣布启动A+H双向上市计划后,蚂蚁集团就开始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近日,蚂蚁集团披露了最新的“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事项: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彭蕾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退出董事,新增程立、蒋芳、胡祖六、黄益平、郝荃五人为董事。其中,程立、蒋芳为蚂蚁集团非执行董事。


“高层变动,是理所当然的事。”上述分析人士认为,“高层人员调整,是分散风险的一种做法,可以进行业务切割,防止产生一些关联交易,更好地进行内部管理。”


互联网金融资深研究人士郭大刚9月8日向时代财经分析指出,“为何要厘清两者的关系呢?主要的目的是理清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存在关联交易,对于定价有本质的影响。两者基于同一个生态,即使股权清晰,但是两者的互联网资源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关联性。”


当前,春华资本合伙人胡祖六因为“贱卖”蚂蚁股权备受争议。蚂蚁集团在问询中也回答了一些关于胡祖六的话题。


蚂蚁金服称,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胡祖六未直接持有蚂蚁集团股份,亦未通过其控制的任何实体持有蚂蚁集团股份,其近亲属控制的实体持有的蚂蚁集团股份不超过1%。




科技巨头的金融野心


蚂蚁到底是科技公司还是金融公司?这是吃瓜群众非常疑惑的另一个问题。


“科技公司是科技公司,金融公司是金融公司,两者在主营业务构成和风险来源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自然而然,估值也就不同。”郭大刚表示。


在业务模式的相关问询中,蚂蚁集团表示,公司向金融机构合作伙伴提供数字金融技术支持、客户触达及风险管理方案,助力金融机构有效触达更广泛的客群,并提供包括消费信贷、小微经营者信贷、理财及保险在内的各类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蚂蚁金服脱胎于2004年底成立的支付宝,之后一步步拓展,业务形式不断丰富。目前,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理财、信贷融资、信用服务等几大业务体系,已经成为支撑其巨额估值的核心。


为满足监管要求以及为新业务提供更灵活的空间,蚂蚁集团逐步补齐传统金融业务牌照。目前,旗下主要囊括牌照包括:第三方支付牌照、基金销售牌照、天弘基金的基金管理牌照、网商银行的民营银行牌照、小贷公司牌照、保理牌照、保险代理牌照等。


值得关注的是,蚂蚁集团在回复科创板问讯时透露,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浙江融信为主体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监管。蚂蚁集团表示,未来将由浙江融信持有相关从事金融活动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权。而浙江融信正是蚂蚁即将申请设立的金融控股公司。“分业监管格局下,各类业务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现在正处于经济下行时期,业务嵌套易导致风险累积,更需要谨慎。”郭大刚表示。


监管部门指出,当前我国金融控股公司的突出风险主要体现在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部分金控公司占用主业资源盲目扩张金融业务,导致脱实向虚,加大了金融业和实业之间的风险交叉和传递;盲目发展加大了系统性金融风险。


根据2019年9月发布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中规定,金融控股公司是指依法设立,对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类型金融机构拥有实质控制权,自身仅开展股权投资管理、不直接从事商业性经营活动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金融控股公司主要还是由政府支持的一些平台在后面牵头运作,然后联合金融机构成立,因为金融控股公司对于地方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不能完全由金融机构成立,所以背后一般都会有一些政府背景的、一些大的企业,或者是一些投资公司在做后面做支撑,它成立以后,首先是要服务地方经济的发展,然后才是服务企业,是这么一个套路。”一位资深行业研究人士9月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支付宝最大竞争对手不是微信


在支付领域,微信与支付宝之争更是吃瓜群众津津乐道的话题。有意思的是,在问询函中,蚂蚁集团表示,与微信支付存在一定差异,不具有可比性。


于百程认为,在移动支付领域,经过几年快速发展,支付宝和微信已牢牢占据了领先地位,二者也是直接的竞争对手。随着移动支付用户数达到10亿级,目前用户增长也接近平稳均衡,移动支付的跑马圈地暂告段落。


“支付业务对于蚂蚁和腾讯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不容有失,在支付方式不断创新、新竞争者进入、央行数字货币将推等背景下,支付市场巨头们的竞争态势很难和平共处。”


“微信和支付宝其实是一个方向的竞争,因为支付是所有一切的基础,所有的用户都是支付带来的,如果没有支付,它们做的一切就没有地基。”易观分析师王蓬博9月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王蓬博认为,以支付业务为基础,“蚂蚁已经从简单的支付机构升级成生活服务平台。从支付一步步转型到金融,再到线下去结合各种消费场景,进行整体数字化转型,通过金融去连接整个中小微企业,走出了自己的特色道路。”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规模182万亿,其中支付宝市场份额稳定在47%左右。在支付平台上,蚂蚁的支付宝已经做到了国内行业第一。


王蓬博认为,支付宝未来发展的最大挑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对于即将到来的5G时代,流量从单屏到多屏,蚂蚁是否能够把握住,比较C端用户,流量仍然是基础中的基础,不然蚂蚁也不会变成开放平台;另一个是科技方向的问题,支付宝的APP现在已经有过载的迹象,从多维的角度来讲没有问题,但和美团对商户的争夺是一个看点。“未来趋势来讲,产品和用户一定是更加多元化。平台都面临这样的挑战。”


移动支付网行业分析师慕楚9月8日告诉时代财经,支付宝和微信二者有不同的业务开展逻辑,最后都很难预估谁输谁赢,但目前来看,二者是相互依存,也是相互竞争的,一方面同是以金融科技领航者,面对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的监管,另一方面,在以支付为切入点,在各个方面展开全面竞争。“未来,可能更多的是新的金融科技创新,才有可能破局,比如数字人民币。”


“第三方支付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发展起来的,但它不是先进生产组织形式,虽然提高了便捷性,但从风险控制角度,并没有解决本质问题,有它适用的范围和边界,一旦突破就会带来风险的增加和效率的降低。”郭大刚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会对支付业务带来革命,“前者有国家信用背书,后者只是企业信用背书,很容易被替代。更何况事实上的垄断格局,对于创新的抑制,已经显露。”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