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9-4 10:30分类: 网络营销


文 | 符琼尹


编辑 | 吴燕雨


“不如我先说一段我的故事,如果你有兴趣,或者你能理解我,你就向我走一步。”


杨颖饰演的钟美宝站在门外,向因心理创伤,不敢踏出门口的作家吴明月伸出了一只手。钟美宝希望能用讲述自己故事的方式,带她跨过心理障碍,走出那个困住她的房间,同时也向她坦露内心深处隐瞒已久的痛。


而这一幕,其实揭开了《摩天大楼》的另一层用心——它并不止是一个不停反转的悬疑故事,也并不是悬疑包裹下“丈夫出轨”、“妻子大战小三”的狗血情杀故事,而是一个女性互助的群像故事。


这样的设计,让该剧播出后口碑一路上扬。实际上,早在2018年刚接触到这16集的剧本时,团队就将其定义为“女性悬疑剧”。这其实是一次拓荒,毕竟,彼时悬疑剧还是男性观众的主场、16集体量的短剧也十分少见。《摩天大楼》可以说是从悬疑题材和篇幅体量上同时进行了迭代。


同时,《摩天大楼》对结构做了创新,设计了像“剧本杀”一样的“流程”:开场即是主角死去,随后以两集为一个篇章呈现一个人物,并从他的视角来介绍、盘点整个案。最终不同人物交相辉映,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短剧。


“这个故事本身是非常精彩,它人物的视角,这种结构式的编排形式我觉得比较创新。既然这样的作品很难见到,我们愿意为之进行一次投入。”谈及选择这个项目的原因,企鹅影视副总裁、《摩天大楼》总制片人方芳在接受毒眸专访时,这样说道。


从结果来看,这次的“投入”获得了口碑和热度上的回报。截至发稿前,其豆瓣评分已从7.9升至8.2,据骨朵数据显示,在《摩天大楼》上映前四天,其热度是全平台网络剧第一名,其余时间的热度也多在全平台网络剧和连续剧里排在前三名。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在腾讯视频对悬疑短剧的布局中,《摩天大楼》是如何诞生的?未来的悬疑短剧,还能续写《摩天大楼》的成绩吗?



“搭建”《摩天大楼》


2018年底的某个午后,方芳一口气看完了《摩天大楼》的剧本。当时,最后两集剧本还没有出来,方芳追着导演问凶手到底是谁。“故事本身很精彩,剧情结构也很创新。”方芳对毒眸回忆。


但这样的项目在当时的市场上,几乎是无先例可参考的。


一方面,是它的女性视角,这也是打动了整个团队的重要元素。但当时,悬疑题材剧多为男性向内容,要么是偏向刑侦破案的内容如《白夜追凶》《无证之罪》,要么是“悬疑+冒险”类的《古董局中局》、“鬼吹灯”系列网剧等。“它是一个悬疑外壳下包裹的女性群体觉醒的故事,更加关注女性独立、两性情感、女性力量。”


不过,当时的舆论氛围里就已有对女性视角内容的呼吁,剧集观众对于短内容的需求,在当时也已初现端倪。从平台2018年的数据来看,观众对剧集内容似乎也在逐渐失去耐心:据《2018腾讯视频年度指数》,观众的耐心并不高,有40%的用户在前3集看完后弃剧了,甚至有35%的用户在第一集的第7分钟就放弃了。剧集亟需一种新的内容模式来留存用户。



数据来源:《2018腾讯视频年度指数》


用户需求呈现的趋势,让方芳觉得这个16集的女性悬疑项目可以一试。


决定投入制作后,团队在剧本阶段最初的任务,就是设计一些能让观众入戏的“钩子”。


为了让观众能在多个人物和多重叙事中捋出一条线,更好地进入这个世界,主创团队加入了两个原创的警察角色——由郭涛扮演的钟敬国和由杨子姗扮演的杨蕊森。警察破案的视角能带动观众一起解密。“有两位负责破案的警察,主要是我们想在故事结构上能有一个贯穿,同时也能给凶案一个比较符合法律层面的结论。”方芳告诉毒眸。


加入一些落地设计,也能更好地帮助角色建立起和观众之间的联系。警察杨蕊森在剧中和男朋友的几次约会,堪称“当代社畜真实”:挤出时间和男友见面,但还是只能边约会边工作,男友每次也只能无奈接受,看得网友纷纷感慨“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你忙工作起来有时可能真的没办法照顾你的情感。”



除了在人物关系上下功夫,主创团队在创作时也会融入当下热议的女性话题,如女性的生存现状和困境等热点社会话题。剧中的李茉莉从上学到工作,都在面临家庭的不认可,社会的不尊重,太学霸会被说“女孩子未来还是要以家庭为主”,工作太努力会被说“你工作起来像个男人”;钟敬国的女儿穿的稍微暴露一些,会被父亲骂“穿得引人犯罪”……



图片来源:微博@网剧摩天大楼


“一个女性成长要历经多少风暴?”今夏最火的单曲之一《无价之姐》这样唱道。而《摩天大楼》里这场“风暴”的呈现,也让诸多观众找到了共鸣。播出五天后,“摩天大楼女性角色”就上了热搜。“少见的不厌女的剧”“感觉编剧对每一位女性角色都充满爱意”“对女性角色刻画太到位了”不少网友在微博写道。


能让观众在角色身上窥到现实的影子,便是创作者加入这些情节的用意。“我们想让观众在看到这些人物的时候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活灵活现的这样的人,即使身边的人不曾有过一模一样的经历,也是有这些角色的影子的。”方芳告诉毒眸。


虽然大篇幅地刻画了“女性成长中经历的风暴”,但主创团队还是想在这个稍显阴郁的故事里,注入一些正能量。包括开篇描述里钟美宝和吴明月的相互救赎,还有结局的设置。“原著小说在结尾并没有给出真正的凶手,但是影视化改编还是要先明确凶手。既要满足观众对悬疑的好奇,还需要让观众共情,包括明确我们的善恶意识。”



图片来源:微博@网剧摩天大楼


一番“风暴”之后,《摩天大楼》终于“搭建”完成。“看似命案的解谜推理,却牵引出复杂多面的生命样态。”在该剧的豆瓣主页上,这条评论共获得了超1900次“有用”。



重点不是悬疑短剧


《摩天大楼》的创新,为今年的悬疑市场添了一把火。


今年上半年,多部悬疑剧霸屏,剧集市场俨然成为了悬疑剧的舞台。从口碑来看,悬疑短剧依然站在了今年的“C位”。在2020上半年上新剧豆瓣口碑TOP5中,就有3部悬疑短剧;而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各平台上新剧有效播放题材中,悬疑题材在优爱腾三家平台的播放占比都在前三。


口碑和流量兼得的悬疑短剧,也在今年迎来了新的变化:首先是平台开始针对悬疑短剧做剧场化的运营,其次是内容上开始叠加女性视角。



《摩天大楼》


在方芳看来,这也暗合了世界范围内剧集的流行趋势,美国、韩国等国家和地区都有带着悬疑色彩的女性剧出现,比如《致命女人》《夫妻的世界》等等。同时,女性作为剧集市场的主力用户,平台也需要多元类型的剧目打通多种女性用户。“女性悬疑剧既能让单纯喜欢悬疑类的男性用户进来,也可以让对悬疑类不感冒的女性用户进来。”


然而,虽然悬疑短剧的口碑和流量看起来都不差,但是方芳告诉毒眸,现阶段短剧集这一体裁的创作难度,仍是一个难解的题。


“单集制作成本比较高。”方芳告诉毒眸,16集体量的《摩天大楼》制作周期与一部40集左右的长剧并无二致,依然用了四个月的拍摄时间,因此平摊到每一集上的制作成本较为高昂。这也给回收成本带来了压力。“长剧集因为篇幅问题,累积产生的流量数与访问数会大幅度高于短剧集,因此对视频平台来说,短剧集单集的流量价值往往是低于长视频的。”


而短篇幅也不意味着制作难度会因此降低。反而无论在形式上、创意上还是内容上,拍摄的难度系数都很高,也更需要能快速吸引观众,并不断地给观众抛钩子。“因为剧集短,怎么样才能讲清楚这个故事,以及什么样的创新能够讲好这个故事,就非常重要了,所以在创作上就是要在各方面突破常规。”



《摩天大楼》的“剧本杀”流程


但即使困难重重,腾讯视频仍然坚定对短剧集内容的布局。


在腾讯视频的规划中,短剧集内容大多归属于创新赛道,这也是由它的内容特性决定的。给创新留足空间,是这个赛道的初衷所在。“如何在这个短小的篇幅里,用最短的时间打破常规地说清楚一件事情,对创作者来说是一种挑战。我们想为这些创新的创作者们提供一个赛道。”方芳说道。


短剧集也因而成为了垂直内容生长的土壤,进而为平台挖掘一批高黏性用户。“我们希望垂类用户能追看,甚至为剧集付费买单,这是我们视频网站很重要一点。”高口碑的创新内容,也容易为平台塑造精品的品牌形象。“我们并不期待短剧集能带来很多的商业化的收入,我们对它的希望就是给我们平台树立一些口碑。”


除了《摩天大楼》,腾讯视频今年也上线了多部短视频剧集:优爱腾联播的《我是余欢水》,同样是女性悬疑类型的《不完美的她》,以及“鬼吹灯”系列网剧的新作《龙岭迷窟》。不过,方芳告诉毒眸,就目前的规划来说,无论是短剧集还是女性悬疑剧,都只是腾讯视频创新赛道的一部分。一切仍是为故事、创新服务,并不会强行将项目短剧集化,



《摩天大楼》创新使用了动画+剧集的方式


“我们各个工作室会针对这样好的内容剧本推进,寻找这样很好的剧本、很好的制作团队,来看怎么样开发更多这方面的内容。”方芳说道。


无论是制作还是排播模式,悬疑短剧集目前在全行业范畴来说都还在探讨阶段。方芳就对毒眸透露,《摩天大楼》选择在上线第三天就开启超前点播,其实在内部也是探讨了很久。“我们希望等所有的数据出来之后,再详细分析一下这种模式的具体利弊。”


即使多方面还在探索,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当平台进入存量用户深耕的阶段,它需要更多的精品内容和垂类内容来吸引更多用户。像《摩天大楼》这样悬疑短剧的新实验,绝不会是昙花一现。如何让创新制作在打破常规又能收获口碑和热度,是平台都需要思考的新课题。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0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