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突击入股便利店,两月4次频频出手,京东战投崛起

作者:淘小白2020-8-13 10:23分类: 互联网

8月11日,入股见福便利店;7月15日,全资收购江苏五星电器;7月14日,领投小熊U租;5月28日,认购国美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今年以来,京东战投频频出手,背后,是清晰的战略规划和投资方法论。


“动荡时代,动荡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延续过去的逻辑。”京东战略负责人,CSO廖建文在一次战略复盘中如此感慨。


一方面,随着电商红利褪去,京东这匹“黑马”速度慢了下来,需要通过一切手段挖掘流量、拓宽边界、谋求转型;


另一方面,作为集团战略抓手的京东战投,急需明确投资主线,什么事都自己做,极强的自营模式,这种老路“不灵了”。


京东的转型要求京东战投“点石成金”、攻守兼备:既为公司业主守城,又需继续扩张、探险打天下。


可以清晰地看到,从进军线下以稳固基本盘到转向B端,一张B网在与C端流量布局同时进行,两张网支撑京东全新定位的转型。


在如此关键的战略转型期,京东战投如何进行投资?又如何为京东的主业服务?京东战略投资部投资总监、操盘执行了京东收购五星电器及入股国美交易的李进龙于近日接受了投中网的专访。


稳固基本盘:入股国美的原因


投中网:目前怎么看待京东所处的电商基本盘?


李进龙:C端一直是我们的基本盘,会持续进行投入。京东零售未来的战略会继续围绕全渠道、下沉市场等方向做投资布局。


一方面,京东不断对线下零售商进行投资:2019年,京东收购五星电器,后者是国内仅次于苏宁和国美的第三大家电连锁企业;2020年,京东入股国美,后者是国内最大的家电连锁零售企业。


另一方面,投资以上两家零售商,把线下的零售场景与线上全渠道打通,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下沉市场的用户——国美在下沉市场有1000多家下沉门店,五星电器旗下有专门针对下沉市场的业态“万镇通”。


在流量方面,我们也投资过趣头条,是下沉市场重要的流量平台;从货的角度,我们投了专门做下沉市场货的公司,比如家居小百货领域的生活无忧。


在线上,2019年9月,京东推出了针对中低线城市的平台“京喜”,供应链独立于京东主站,可通过团购获得性价比更高的商品;2020年4月,京东推出“京东极速版”,将京东主站内的低价商品独立成体系。


通过两种不同的渠道做前端用户的引流、推广,相当于两条腿走路获取下沉市场的用户,通过合适的产品匹配客户的需求。


投中网:京东入股国美背后是怎样的考虑?


李进龙:京东入股国美,是一个兼顾业务价值和战略价值的典型。


从业务层面来看,国美和京东的合作是双赢的。对国美来说,京东不仅对其进行流量扶持,还将供应链能力输出给国美,包括线上款型、线上起家的小家电品牌和非家电品类等。在这些弱势领域,因国美自身采购达不到规模效应,拿不到更好的价格和供应商政策。


国美的品类偏线下款,偏中高端,缺少中低端的线上款型,我们可以把线上的标品提供给国美。


而对京东来说,国美在线下的中高端的款可以补足京东的线下需要;双方物流体系可以协同;国美覆盖全国的门店也帮助京东突破下沉市场。


投中网:从战略层面怎么来看这个项目呢?


李进龙:我们觉得这个案子一定是要做的。


未来家电市场会继续增长,京东要成为家电行业里最大的渠道商,这是必经之路。


因此,京东需要通过投资、合作的方式将行业玩家结成联盟,京东+国美+五星电器,构成了家电行业最大的联盟,才能与上游的品牌商谈更深层次的合作,比如C2M、包销定制、B2B等等。


投中网:家电的末端市场是怎样的?


李进龙:在苏宁、国美以外其实还有很多小店,零售体系非常分散,下沉市场没有被连锁化的比例非常大,基本都是夫妻老婆店,他们需要供应链能力。我们京东加国美、加五星电器就构成了家电行业最大的联盟,一起服务这些小店。


投中网:家电是京东的优势领域,其他领域有相关的计划吗?


李进龙:其他领域也有计划,从消费品到服饰、美妆等。消费品还是京东的优势品类,未来会重点投入。对不是那么强势的品类,比如说美妆、服装,需要通过与上游品牌商形成更深的合作关系,构建自身在上游供应链的能力。


进军2B市场:供应链大棋


投中网:京东的最新定位是以供应链为基础的企业,怎么看待这个定位?


李进龙:京东集团的整体战略定位是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目前最大的业务板块还是京东零售,但未来将慢慢转型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公司,在这个领域有更多投入。


投中网:为何在此时向供应链企业转型?


李进龙:京东过去17年在C端积累了巨大的流量池和供应链能力,现在光靠C端已经不够了,必须拓展B端的生意,把整个B2B链路打通,把供应链的能力向全社会开放。这是京东战略转型的需要,也是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倒逼我们转型。


投中网:在供应链的投资是怎样的?


李进龙:核心是要提升产业的供应链效率,每个行业的供应链和产业链不一样,比如手机,上游品牌商和下游渠道商都非常集中;而快消品上下游非常分散,两个行业供应链效率的提升方式是不一样的。


我们会根据每个行业的特点,通过数字化、通过投资促进行业供应链效率的提升。从上游的原材料到生产制造,到物流履约、到批发,到零售终端,整个链条全部数字化后有非常多提升效率空间。


投中网:具体投资的点有哪些?


李进龙:比如B2B的交易平台、数字化的服务商、SAAS公司等等,再比如C2M的反向定制的投资。


投中网:B端市场的空间和特征是怎样的?


李进龙:B端的市场远远大于传统电商的市场,目前全社会的消费品零售市场还有70%多的份额在传统线下渠道,所以我们坚定地从电商行业转型到B端来。


B端未来的终端市场也是去中心化的、碎片化的,B端的客户不会一个渠道通吃,也不会一家独大。


其中,京东通过供应链中台通过数字化为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场景匹配相应的货物。比如说超市和便利店要求的货物就不一样,包装、价格、品牌均有差异。


最理想化的场景是,中小门店直接在B2B平台采购,京东上游向品牌商直接订货。从品牌商到中间的履约商,到终端的门店,所有的库存、SKU和C端具体的需求预测都是数字化的,我们作为交易平台做最好的分配。


投中网:夫妻店对价格也很敏感,B2B市场的竞争是怎样的?


李进龙:一定会有多个品牌的竞争,品牌商也不希望一个平台帮它做所有的事,品牌商和平台商有博弈,这种博弈不论是在C端电商,还是传统的经销商渠道都存在,在B端市场也会存在。


与传统做C端生意不同,B端的生意不能靠补贴和价格战,而一定要通过提升产业效率来做。


投中网:之前菜鸟也在做这个事情。


李进龙:菜鸟比较难,还没有碰到货,因为它还在下面的物流端。我们要集集团之力做上面产业这一端的改造,是非常苦的活,而且会涉及到非常多利益的博弈,不是简单的事情。


投中网:这个对物流有什么改造?


李进龙:物流的改造就是把B网和C网进行融合。我们正在做B网的建设,是未来京东物流的发展方向,为了配合集团的战略定位,必须要把B网建设起来,包括快运、城配,干线等环节。


B端更多是存量的改造,不是增量的市场,要用存量改造的方式,整合第三方物流能力。这些企业是京东的物流供应商,是否并购要看具体的行业属性,比如众多的快消品、生鲜完全是本地的供应链,非常分散,不会考虑并购,达不到并购的效果。


我们现在整个逻辑是非常开放的,不会完全通过自建和投资并购的方式做,因为那又回到老路上去了。


投中网:B端用户对物流的需求与C端用户有何不同?


李进龙:履约成本相对低一些,因为客单价更高,对物流时效和服务的要求更高,送晚了就断货了。所以我们需要考虑通过数字化、社会化物流的方式来解决。


比如在上海或者北京,完全自建车队需要几万辆车,因为要考虑高峰期或者某些特定时间的需求。如果通过社会化物流整合的方式来做,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提前预测库存、整合订单需求、优化物流路径,实现物流效率最大化,同时降低履约成本。


投中网:未来在物流科技和硬科技方面有哪些投资计划?


李进龙:我们始终不断强调京东是一家技术公司,前面加一个定语“以供应链为基础”。不论是电商也好,供应链也好,产业互联网也好,背后靠的就是技术。


我们一方面通过自研,比如京东云、AI、IOT、大数据等均有覆盖,同时未来无人机、无人车、无人仓都将持续投资。


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自建的能力,或者自建达不到效率最大化,或者没有外界的合作渠道,这时可以考虑投资并购的方式,投资并购一定是比较谨慎的选择。


我们也投了很多的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物联网等项目,还与京东数科有很多的协同,共同投资了很多企业,比如特斯联、博云等。


未来怎么投:专注主航道


投中网:之前京东在年报中披露了11个投资案例,怎么看待这11个案例?


李进龙:从2014年开始我们陆续投了两百多家公司,这11家属于金额较大、具有战略意义的案例,简单来说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并购整合,比如说腾讯的电商与京东合并、并购一号店,他们都属于电商领域,与京东主业强相关,整合的必要性比较强。


第二类,是对与京东业务有协同关系的公司进行战略投资,比如入股国美、永辉超市、唯品会等。这些企业的主业与京东有协同关系,但并不是强绑定、强耦合,更多是互补或者是转型的需要。


永辉超市是线下超市,京东以电商为主,两方更多是全渠道及供应链合作的关系。国美是中国最大的家电线下连锁零售企业之一,京东是线上,两家加在一起,从供应链到物流都有互补的作用。


第三种是“业务重组型”,包括去年拍拍与爱回收合并成为中国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达达合并京东到家并成功在美股上市,成为即时零售第一股。


交易的背景不是为了多元化的投资,而是为了配合京东业务发展的需求,找到更加专业的合作伙伴帮助京东运营业务。


最后一类相当于京东把自己的业务给到合作伙伴,是更加开放的态度,我们也会尽我们的能力,尽我们的资源扶持它将来独立的发展。


投中网:能详细说下达达这个案例吗?


李进龙:当时,京东的物流还是从大仓发货的B2C的网络,如果自己做即时配送,重复投入规模不经济;而达达正好拥有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配送能力,并且缺少前端场景。京东到家和达达合并后,既有前端电商交易场景,又有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能力。


投中网:接下来的投资思路是怎样的?


李进龙:我们通过四个维度来看企业:规模、范围、能力和转型,所有的投资都是在四个维度中平衡,之前我们更多朝着“规模”和“范围”去做,未来向“能力”和“转型”做。


另一方面,京东战投寻求的是业务价值和战略价值的平衡:业务价值着眼于当下投资给双方带来的价值;战略价值是看未来行业的演变趋势和京东未来的战略需求。


未来,将对与主业强相关、强耦合的业务进行并购整合,这种类型的投资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即通过并购的方式整合行业,不会去做纯财务性质或者完全跨界的投资。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