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特朗普制裁tiktok微信之后,下一个会沦到阿里巴巴吗?

作者:淘小白2020-8-13 9:36分类: 互联网






说起阿里,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想认识要上市的蚂蚁金服同学帮我还花呗?想让对钱没兴趣的马云帮我清空购物车?现在有很多人分析阿里过去的成功经验,而我更关心的是阿里未来能否继续成功?也就是阿里业务图中的中间右半部分和阿里云,它们是否也能像蚂蚁金服那样成为互联网大腿呢?今天我就从三个方面来讲讲除了淘宝、支付宝,阿里的下个战场是什么呢?




这里我先纠正大家一个误区,我看经常有人说阿里总高调说自己要做一家102年的公司,可阿里这才成立20周年走了这才五分之一的路,马云怎么就退休了呢?难道马云不管阿里了吗?当然不是!马云和阿里仍然有着紧密联系,大家要知道马云可是老退休人了。







2006年他将阿里巴巴公司总裁职位让给卫哲,2013年他辞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交给陆兆禧,2019年9月将集团董事局主席交给了张勇。所以说马云总说自己退休,但马云仍然是阿里的最高权力中心,合伙人制度中的永久合伙人。







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和前段时间从阿里合伙人除名的最年轻前任合伙人蒋凡非常值得单讲。阿里的下个战场是什么呢?




1、全面实体经济的数字化




虽然傲娇的马云说阿里看不到对手,但我先要给阿里找些直接对手,先说第一个对手——王兴的美团,你可能会纳闷,我怎么听别人都说阿里的最大对手是拼多多或背后的腾讯呢?你怎么非说是美团呢?







这还是和阿里未来增长点和业务布局相关。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最大竞争对手确实是拼多多还有背后的腾讯,但本地生活的最大竞争对手是美团,这也是王兴这些年来频频挑衅阿里的背后原因。而我今天要重点讲阿里未来的增长点,大家都知道阿里过去的成功是因为电商,但对阿里未来更重要的业务是本地生活。




而本地生活的背后逻辑就是阿里让那些传统行业都全面数字化,这也是阿里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数字技术的本质原因,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的答案就是用数字技术。为了帮你用更深刻理解阿里,这里我要引入一个守城跑马模型,模型的横轴代表的是守城、防御还是跑马圈地,说白了就是防守存量市场还是去开拓增量市场。纵轴代表了容易垄断还是难垄断。我用阿里的业务来举例你就明白这个模型了。







阿里的电商业务及淘宝、天猫就是属于守城防御+易垄断。说守城防御很容易理解,阿里每年7.8亿的中国消费者中,7.26亿来自淘宝和天猫占93%。你可以看出淘宝、天猫的年度活跃用户数还在稳步增长。说易垄断也很容易理解,你也看到了近几年各种垂直电商基本上都会被聚拢或淘汰,活下来的逐渐归顺到了大腿旗下。







比如阿里收购的网易考拉真正能威胁到阿里电商的也就剩拼多多和京东了。接着说右上角跑马圈地+易垄断。对阿里来说的核心业务就是本地生活,本期生活包括三大部分,第一部分餐饮外卖,比如饿了么;第二部分新零售,比如盒马先生;第三部分到家服务,比如哈罗单车,真正能和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对打的也不多,上得了排面的也就是美团和背后大腿腾讯了。




如果单看传统的餐饮零售,这些又本身其实是很难垄断的。但是如果结合阿里一直强调的数字化,在更底层的逻辑就变成易垄断。就像早期的手机貌似是一个难垄断的市场,但通过更底层的IOS和安卓操作系统,整个手机生态体系逐渐变成易垄断市场。




而模型的右下角跑马圈地+难垄断,主要指的是自动驾驶、VR、ar等新技术,这也是阿里的达摩院、平头哥,还有最近的蚂蚁区块链在布局的未来业务。另外随着一些新技术逐渐成熟,可能从模型的右下角逐渐勾到左下角及守城防御。难垄断比如典型的是阿里的云计算,难垄断是因为一些不可言说的安全原因,所以你能看出来整个守城跑马模型其实也是动态。







这回你应该理解我所说的阿里下个战场的第一大对手为什么是美团了吧?大公司经常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就是用自己传统的方式疲于应付新入局的对手攻击,忽视了对未来战场的布局。阿里需要应付的先入局对手是拼多多,而对未来战场布局的对手是美团。阿里的高管们当然深知这个道理,因为当年ebay、甲骨文中国、亚马逊中国等等都是被阿里这么拖死的,而你自己肯定也不想犯当年对手的错误。这里说到了阿里拼多多和美团的关系,还有一个数据可以证明我的观点。




阿里的电商有一项核心指标货币化率,这个指标最早在阿里的招股书中就出现了,计算的公式为电商的货币化率等于平台收入除以平台GMV。顺便科普一下平台收入和平台GMV的区别,平台GMV及平台成交总额,说白了就是你在淘宝上花那些钱都是为平台GMV做贡献,但其中阿里因此赚到的才叫平台收入。你可以看出包括了顾客管理收入,其他零售收入和佣金收入。




近几年随着阿里新零售业务的兴起,这个公式稍微有些变化,即平台GMV等于整体的GMV减去新零售的收入,货币化率这个指标非常重要。这项指标变化的幅度大小代表了阿里抵抗拼多多的代价有多大。




虽然拼多多和阿里都在搞百亿补贴,但百亿在阿里电商盘子第一可算不了什么,事实结果是货币化率这个指标在近几年季度没有特别明显的变化,说明阿里抵抗拼多多的攻击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反而在本地生活和美团的较量中,阿里付出的代价更多。




比如你可以从达达看出阿里在2020年一季度出现非常罕见的负自由现金流,而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也大幅度下滑。表面上看大家都知道是因为疫情的影响,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阿里新零售业务的扩大,大家都知道这些和美团竞争的重要战力都是非常吃库存和吃资产。




阿里在2020年年报中显示,有70%的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来自欠发达地区。其中很多人都是先通过本地生活接触支付宝,之后才会逐渐使用阿里的其他服务,比如淘宝、天猫、饿了等等。正如张勇在电话会议中所说,我们会跟支付宝一起首先把它们数字化,进一步把它们变成消费者,这是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一体化策略。




再比如在2019年底饿了么的新增消费者中有48%来自支付宝。既然说到了阿里和美团关系,其实阿里曾经还在B轮领投过美团原因很复杂,但大体上是阿里想招安王兴成为阿里的一个将军,但成为阿里的一个将军肯定罩不住王兴的野心和能力。







其实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和要上市的蚂蚁金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可以从财报里看到阿里持有蚂蚁金服33%的股份,第二、第三大股东也是和马云相关。而且阿里的本地生活老大今年换了董事长,就是之前的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花名孙权,这点也很好理解本地生活和支付宝有天然的超强关联度。




接着说第2点——全球化甭想躲。其实阿里坚持要做全球化早已不是新闻了,看看阿里财报中的核心战略目标,你就更能理解阿里5年前定下的2020年目标超过1万亿美元,交易总额已经实现了之后2024年的首要目标就是推进阿里的全球化战略。而2036年的首要目标是服务全世界20亿消费者。我们目前可以从财报里看出距离全世界20亿消费者这个目标还差10来个亿。这两个首要目标说的都是阿里全球化,由此可见阿里的全球化对下一战场有多重要了吧。







全球化的好处自然不用多说,尤其是像马云这种不断强调这个社会正在从IT向DT时代的转移。DT即数据时代,数据的储存和复制的边际成本几乎为0了,意味着数据交换会有乘法效应,越被多人使用价值就会越大。这里我做个预测,美国继制裁华为、字节跳动等中国互联网大公司之后,还会接着继续制裁阿里。重点在于支付宝和阿里云,大家可以看看我是预言家还是永动机。




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科技公司相比硅谷来说,在全球化这一点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最早的障碍其实是语言和文化的差别。比如英文作为世界语言确实有它做全球化的优势,但是随着数字化的出现,这种语言和文化上的差距逐步缩小。正如阿里在财报中所说世界正走向数字第一,数字全面覆盖你可以简单理解为全球化的前提不再是语言和文化,而是我在第一点所说的数字化变成全球化的前提。正如斯科特在书中《the four》所说:『覆盖全球不是说要征服世界,而是让企业的服务足够数字化,不因各地文化不同而受影响。』




所以我们也逐渐出现了华为和字节跳动这种出海超牛的公司,在我看来阿里走向全球化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而阿里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全球化策略。比如从东南亚地区开始切入,逐渐通过本地化运营服务扩散到全球,当然在这过程中一定会遇到各种挫折,比如印度就是东南亚地区的一大门槛。在6月底封禁了中国59款APP。原因大家都懂的,阿里和亚马逊在未来全球化的战场,除了大家熟知的电商,其实更在于芯片、云计算、区块链等目前较早期的技术,也就是我要讲的第三点引领下一跳跃。




如果阿里想要走向全球化,一定要引领下一跳跃,而不是像过去几十年中国科技公司们只是技术的跟随者,什么意思呢?虽然我们国家技术发展很快,我们作为中国人非常骄傲,但一定要承认一个事实绝大多数技术的跳跃不是我们引领的,我们只是等后来技术发展逐渐缓慢我们再通过大规模市场的应用,逐渐跟上世界一流的脚步,这样造成了两大问题:




1、我们往往吃不到第一波技术的红利,而且很容易被其他人牵着鼻子走。典型的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手机。当年iPhone出现后,中国手机品牌横尸遍野,比如什么波导、小霸王、尼采手机等等,这些到现在都没有姓名了。




2、被人掐住命运的烟火,比如手机市场上的华为、小米、OV等等,虽然发展得很好,但仍然在国外安卓系统说禁你就禁你,而且确实会对销量产生严重影响。所以如果阿里想要做好全球化,一定要去引领技术的下一跳跃。这也是为什么阿里有一堆业务赔钱,但仍然在坚持大力投入的原因。而且你可以看出目前阿里收入仍然是靠电商核心业务来支撑,那阿里想要去引领一定会遭受到领先者的阻挡。所以我才会在之前预测下一个被美国制裁的会是阿里。







典型的就是那些下一代跳跃技术,比如云计算、芯片、区块链等等。阿里目前在很多方面已经做得很厉害。比如阿里云已经是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的世界第三大云计算服务商,而蚂蚁金服也有13亿的全球活跃用户和9个国家的战略合作伙伴。但阿里也绝不能掉以轻心,未来逆境必然是常规节目,也是对阿里逆商的考验。




既然阿里很可能在引领下一跳跃时被制裁,那阿里如何突破制裁呢?这里提供一个思路——体系化作战。当年的蒙古骑兵横扫亚欧大陆还有二战时期的德国横扫欧洲。说实话要说单兵作战他们都不是最厉害的,比如德国就在1943到1944年的装备更先进,但在1932年之前德国的坦克装备在苏联面前是纸糊的。那他们靠的是什么获胜的?——体系化作战,比如众所周知的闪电战。所以未来阿里想要引领下一技术跳跃,靠的也一定不是单兵作战,而是要靠体系的力量。




比如阿里张勇在电话会议中所说在阿里巴巴我们把cloud和intelligence是放在一起的。我们不说这只是一个云服务,而是说一个云加智能服务这是我们的特色。当然还包括我之前所讲的支付宝加本地生活。再比如最近蚂蚁金服的大动作——蚂蚁链。虽然我不懂区块链技术,但我知道区块链绝不只是撒币那么简单。




我相信大家都看过马云的演讲,你对马云讲过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什么呢?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机会在哪里?机会就在抱怨之中。』换句话说成功者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很乐观。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乐观者往往成功,悲观者往往正确。说白了就是如果你想找一件事做不成的理由,你可以找到千千万万种正确的答案,但真正成功者已经去乐观面对挑战。




大家都知道新冠疫情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损失,这个就不用我多说了,我想重点聊聊我们如何用乐观的心态去看待这次疫情。当然我说乐观并不是要你苦笑或者傻乐,而是更多去看我们可以收获什么?







比如在线教育发展快,线下又臭又长的交流大会也减少了。蚂蚁金服CEO胡晓明总结的好:『这次疫情是历史赋予我们最好的机会,也是历史赋予中国数字经济的机会,因为效率会提升,中国整体社会效率会因为疫情提高3%到5%。我们要抓住这次巨大机会也为全球数字经济的变革贡献经验。』




这话基本上把我之前所说的三点都概括了。最近看到三体的作者刘慈欣在一次访谈里说道:『新冠疫情提醒我们要避免对未来的直线思维。』所以我个人最大收获在于更加理解世界是非线性发展的,我们的未来很可能就活在养黑天鹅的池塘里。




黑天鹅事件除了来自外部环境的突变,比如疫情还可能来自人类社会本身,比如某项科技的重大突破。大家已经看到了人工智能阿尔法狗下围棋超越了人类顶级选手柯洁,将来一定还会再出现更牛掰的Beta猫等等超越人类去干更多的事。




正如比尔盖茨所说我们总是高估在1年或者2年中能够做到的,而低估5年或者10年中能够做到。所以面对世界的非线性变化,我们就更需要把各种可能性重新排列、组合,比如科幻小说就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思维方式,帮我们做好更加充分的准备。毕竟未来人类需要面对的挑战难度一定还会超过这次新冠疫情,那未来人类要面对最难的挑战是什么呢?我赞同鲁迅所说:『人类最难预测也最难应对的挑战并不是来自外部自然的冲击,而是人性的难以捉摸。』人性才是最难以琢磨也是最难应对的挑战。看看懂王的各种反人类常识操作,你也就懂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95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