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8-12 11:18分类: 互联网

前两天晚上,参加了一场酒局。席间那些有头有脸有思想有事业的朋友,纷纷坦承自己如今是“拼多多的忠实用户”,在别人看来,这竟也毫不违和,这不禁令人非常诧异——“逢人高逼格”,难道不是高层次饭局的基本要义吗?


时代变了,确实变了。


遥想四年前,我和三个上市公司的高管喝酒,迟到者阔绰地发着红包,每人200,这不算啥,席间谈到了京东,四个人竟然都是京东的高京享值用户,一年在京东上消费少于10万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图片来源:Pexels


想想也是。就在去年,更甭提前年及更早以前、很久以前,每次看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发布新款手机,定价4688/5888/6688都觉得便宜,就余总形容的那些功能,什么“于细微之处捕捉光影之美”的摄像功能之类,总让你感觉跟白捡似的,太便宜!可今年,当余总再次用“路人移除”之类的AI功能“诱惑”你,报出5988的价格时,你总觉得“咋这么贵”?但当你看到小米新机2999/3999时,忽然感觉又“回血”了,瞬间回血!


我把这种感觉跟华为的朋友讲过,他除了打趣说“你应该引领消费”、“别哭穷”之外,好像也说不出什么打动我的话了。


别哭穷?等一等,逢人哭穷,难道不是对2020年这个黑天鹅频频的年份的基本尊重吗?


至于2020年黑天鹅有哪些,相信大家已经充分而深刻地领略过了,有个朋友的妙语是“今年真是黑天鹅变家禽的年份”。形象吧?事实也的确如此。


尤其是疫情的冲击,让我们过去多年笃信的市场规则、经济增长、商业模式、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几乎都颠覆了一个遍,尤其是社交模式,除了大行其道的保持“社交距离”,甚至连“握手”都几乎不保之外,见面寒暄的内容也完全变了。


想想2019年,尽管已经受内外大环境影响,经济开始回落,但大家见面之后,谈起自己,一般还是“打肿脸充胖子式的炫富”,或是“宏大叙事情景之下兼具梦想与情怀的创业及事业”,那时候,大家依然笃信“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


现在呢,钱还真是事儿,大事儿!



图片来源:Pexels


但2020年春节刚过,疫情开始肆虐,那些极其敏锐的企业家,就是从“哭穷”开始的。先有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说“本月营收损失超7亿元,如果继续这样,三个月现金流就扛不住了”。后有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联名信,悲壮地表示就是,“卖房卖车也要给大家发工资!”


后来的事如你所知,贾国龙说,“5天之后我们就得到银行跟我们接触,很快就给我们放了一笔贷款。”老乡鸡也一样,没几天就获得5亿银行授信。——“哭穷”也是生产力!这算不算典型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以至于,我有个创业的朋友后来追悔莫及,觉得自己没跟着贾国龙一起哭穷,后来公司差点“挂”了。


如今,疫情管控逐渐放开,大家早已开始迫不及待地见面、报复性地出差,一见面的话题,自然还是疫情冲击,还是各种影响,还是优化调整,还是花式的囊中羞涩。总理都说了,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我们穷点怕啥?不跌份、更不丢人。



这样也好。一场疫情,让大家都回到原点,都“落地”了,也更“接地气”了。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吹牛都不是生产力,脚踏实地才是;打肿脸充胖子不能持久,量入为出自力更生才更长远。


好了,必须强调的是,逢人哭穷不是目的,而是看清自己家底之后更有效率地致富;也不是不奋斗,而是更尊重事物基本规律地奋斗。毕竟,我们还要活着,更要致富,但别再指望一夜暴富。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