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8-11 11:47分类: 互联网

都说“寒冬”是抄底的好时候,携程正加速进击租车市场。早在今年4月,国内汽车租赁行业领头羊神州租车因被瑞幸财务造假风波牵连欲“卖身”自救,携程就成传言中将要“壕购”的买家之一。




只是携程方对此传言不予置评,随即又否认称是假消息,直到后来上汽与北汽两家为神州租车“大打出手”,大家也逐渐把携程并购的可能性淡忘了。尽管传言没能成真,但疫情后这段时间,携程在租车业务上确实有接连不断的大动作。




先是在4月中旬,携程租车发布了一份《国内租车自驾游复兴报告》,表示自从3月份全面复工后,携程APP租车入口的流量和订单量快速上升,恢复的趋势超过预期;随后的5月份,携程租车平台的信息又显示5月份携程租车的订单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水平,成为疫情以来恢复最好的旅游业务之一。




就在8月6日,携程租车在上海高调举办发布会,联合租车公司正式发布全新“无忧生态”战略与“无忧租”九大行业标准,并邀请了支付宝、百度等生态链合作伙伴、租车供应商代表到场,租车市场各企业希望携程提出的规则能带头填补国内汽车租赁标准领域的空白。




携程租车事业部CBO彭廷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表示,租车只是携程集团旅游业务体系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然而就是这占比很小,甚至没有脱离携程平台独立运营的租车事业部却想要搅动千亿规模的租车市场,肃清困扰行业多年散、乱、差的“痼疾”,可能吗?




一、千亿规模的汽车租赁江湖



汽车租赁在国外已经是非常成熟的行业,早在1918年,租车鼻祖美国赫兹成立,至今已经历百年发展历程,而中国,首家汽车租赁企业直到1989年才出现,晚于欧美国家70年左右时间。




然而,中国租车行业起步晚、冲的快,特别是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诸多国际品牌汽车进入中国市场,汽车成为人们日常出行的重要工具,汽车租赁业务也获得了肥沃的发展土壤。特别是随后的几年,一嗨租车、神州租车相继成立,中国租车市场也迎来黄金发展十年。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国内租车市场整体规模从2007年的不足100亿,增长至2017年的700亿元左右。而到2020年,虽然上半年疫情给各个行业都造成严重影响,租车业务却能快速恢复,行业整体规模已超越去年同期水平,有望在年底突破千亿元大关。




巨大市场空间滋养了一众租车企业,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租赁市场前五名分别为神州租车、一嗨租车、悟空租车、首汽租车,EvCard五家企业,共计运营车辆规模超过41万辆,然而市场空间仍未被充分挖掘。据估算,全年的个人租车用户仍然只有1500万左右,中国有4亿有驾照的汽车驾驶人,意味着每年95%以上的人都没有使用租车服务。




具体到旅游场景,用车服务的需求也远没有被满足,作为在线旅游行业的领头企业,携程便以与旅游业务相结合的视角切入到租车市场。相关资料显示,携程早在2013年开始就不断加快向租车市场的布局,曾投资超过1亿美元收购国内第二大租车公司一嗨租车20%股权,携手DCM公司6000万美元投资易到用车,在海外用车市场也收购了唐人接,并与美国百年租车企业赫兹以及知名租车企业Aloamo、Avis、Budget等达成了合作,在租车领域的深耕也不容小觑。







此次因新冠肺炎危机的影响,以及行业老大神州租车因被瑞幸财务造假风波牵连和创始人陆正耀“卖身”陷入内忧外患的困境,作为从旅游行业跨界租车领域的新玩家,携程租车在这一领域大秀了一波存在感。




根据携程公布的数据,其租车业务GMV超越去年同期,增长速度跃居行业第一,今年增长率有望达到30%,用户同比增长也将达到40%。另据携程租车COO江文介绍目前携程租车已与全国2000多家租车企业建立了合作,产品覆盖700多个城市,车型超过2000种,门店服务点超过50000个,可租赁汽车数量超过20万辆,携程租车已经成长为中国租车第一生态平台。




不仅如此,作为一个跨界玩家,携程租车还试图用自身的标准去影响租车市场,改变租车行业长久以来存在的散、乱、差乱象,联合租车公司正式发布了目前国内汽车租赁行业首个行业性标准——“无忧租”九大服务标准,欲凭借大平台生态和行业新标准的两板斧,在租车市场“杀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二、携程“割肉”还有机会吗?



那么,携程发布的“无忧租”九大服务标准,究竟想为租车市场带来怎样的变革?又能否撬动租车市场的既有格局?




根据携程租车在发布会上的介绍,“无忧租”九大服务标准包括免费取消、安心保障、优质车况、信用双免、洗后交车、油量保障、不限里程、在线认证、有车保障。事实上,随着租车模式越来越被消费者所接受,租车行业的乱象从未停止过,公司规模参差不齐,市场秩序混乱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短板。




有业内专家在接受闻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租车流程上的问题,某些中小的租车企业甚至存在假报违章向消费者“卖分”的诈骗伎俩,将租车作为了非法牟利的平台,由于目前我国现有的汽车租赁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缺少统一的协调管理方式,服务品质只能依靠企业的自我约束,且与欧美市场相比,国内租车业务属于初级起步阶段,这些乱象无疑会损害消费者信心以及行业发展的潜力。




江文表示,在推出“无忧租”之前,携程对用户进行了调研,发现相对于价格,用户对租车过程中的各项保障最为关心,超过90%的用户希望改变传统的租车押金模式。此外,车辆车况、加油服务费等也是核心问题。租车保险赔付披露是否清晰透明、取车门店服务质量是否可靠、是否有客服提供全程服务、订单能否支持退改等的呼声也非常强烈。“无忧租”的每一条都针对行业现状“有的放矢”。




除了针对租车业务本身,携程租车还提出了“无忧生态”的概念,并与支付宝、百度等生态链合作伙伴、租车供应商代表形成战略联盟。根据彭廷的说法,之所以提出“无忧生态”战略,是因为携程平台方在供应链端有超强的整合能力,现在租车行业供应商的处境与多年前的酒店行业类似,只能服务到周围有限的客源,而携程租车平台有能力让他们直接接触到更远的客人。同时,携程租车还有能力将租车行业上下游串联起来,将供应商、加盟商和用户纳入到同一体系中,疏通产业链的沟通障碍,从而达到降低供应商成本、提升为消费者服务的能力。




有加入携程租车“无忧租”以及“无忧生态”的租车供应商对闻旅表示,标准化的服务流程对于疫后业务的复苏起到了很大的助力,从今年4月份开始,租车业务的订单水平就已经恢复到往年同期水平,目前已经超过了往年订单量大概4、5倍左右,基于携程租车的各种保障,打消了传统租车模式下消费者用车的顾虑,包括押金、还车、保险等。对于供应商来说,与之前相比增加了很多比较麻烦的流程要做,还增加了一定的运维成本,但捋顺流程之后,不论是对于消费者还是企业本身,都大大提升了效率。




为了能更好帮助平台租车商家恢复业务和引流,携程也在配套策划一系列活动,从疫情期间针对供应商的“2020国内租车复兴加盟政策”,对其推出不收加盟费、不限规模、阶段性返佣等政策。而在消费者端,宣布启动“88全民租车节”,还将每周三定为租车会员日,提供独家优惠。




“国内租车市场的空间远没有被挖掘,消费者的需求也都没能更好的得到满足,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家想要做好租车业务为主的企业或者平台,都还有机会,携程的‘无忧租’和‘无忧生态’,目的也是希望与更多有实力的租车企业一起,让市场走入规范化,让租车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一起发展共赢”彭廷这样讲到。







三、理想与现实隔着的三座大山



受影响于新冠疫情给消费者心理带来的改变,私密与安全性成为大众出行首要考虑的因素,汽车租赁将会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受影响较小,且为数不多有望获得长期正向刺激加速发展的行业之一,但并不意味着,这会是一个能短期内获得回报,被轻易改变的市场。




依附携程旅游业务以及多年积累的高净值用户流量入口优势,作为破局者,携程租车确实具备一定的实力,但所面临的挑战也摆在眼前:




1、市场分散标准难推行




尽管租车行业在近些年以较快的速度在发展,但从整体来说仍然是初级阶段水平,市场集中度不高。在成熟的欧美租车市场,排名前五的国际知名租车公司,可以占据80%的租车市场份额。2020年我国的租车企业超过了3万家,而前五大的租车企业预计仅能够占到市场份额的30%。




这意味着,行业内企业分布极为分散,且中小企业数量较多,任何由企业主导的标准在行业中难以全面推广,一是没有占据绝对领导地位的企业出现能推动标准实施,二是市场在线化程度不够,各家企业间联系紧密,都在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运营互不影响,标准很难落地。专注于租车业务的头部企业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建立行业标准,改变业内乱象,但从结果来看,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效果,作为跨界的破局者,携程租车想要成为特例,成为标准的建立者,也将面临落地的困境。




2、资产过重毛利低盈利难




资产过重一直是租车市场的一大先天性弱点,专注于做租车的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都用自己运营的庞大的车队,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神州租车服务车辆为147388辆,一嗨租车为80000辆以上。大量保有车辆带来的问题是运维成本高、毛利低,在融资购车成本、门店租赁成本、员工雇用成本、车辆折旧成本等一系列固定成本支出下,往往毛利率维持在20%,想要盈利只能靠规模,后续风险就是服务难保证以及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偏低。




对此携程租车采取的是平台化运营,彭廷直言,携程是开放性平台,携程租车也一定是延续平台模式,不会做自营,但会帮助平台上的供应商去做,从去年开始,携程首创了自己组建、加盟商入驻的租车中心模式,并已经在全国各个城市开设了十几个租车中心,这里没有携程自己的车,都是平台供应商提供的车辆,目的更多是基于建立统一服务标准化以及与供应商均摊成本,共担风险,共同获利。目前,携程租车的盈利模式主要是以佣金模式为主,重资产模式下传统的租车行业最后都会变成一个谈资产玩金融的生意,但携程将租车业务定义为服务产业,希望能够通过强化服务获取收入。




3、创新力不足,固有格局难打破




一直以来,汽车租赁行业也被视作是传统行业,诚如上文提到,行业集中度不高,头部企业的市场份额占比在30%左右,而神州租车是现阶段租车市场稳坐第一把“交椅”的企业。虽然在资本层面神州租车正在“渡劫”,但从业务层面讲,神州租车仍占据着明显领先优势。尽管携程租车走的是平台模式,与神州租车有差异,但未来想要在这个市场分上一杯羹,神州租车将会是携程绕不过的坎,一如美团的酒旅业务与携程存在的亦敌亦友的关系。




对此彭廷表示,携程做租车业务的很大目的之一还是完善以旅游为核心的目的地交通网络,“租车+旅游”的业务空间尚未被充分挖掘。中国每年旅游人次超过60亿,自驾游正在成为最主流的旅游方式,但每年租车旅游只有一千多万用户,以个人与家庭为主体的休闲旅游业,将是租车行业发展的最大动力,所以双方必须密切结合。




“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租车与订酒店、机票、车票等实现了资源共享和一站式服务,因此,具备资源与服务优势的租车公司,与具备旅游产品与流量优势的在线旅游平台,是有极大合作空间的,是在一起把市场做大,而不是谁蚕食谁的领域”彭廷如是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0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