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一穿四!《这!就是街舞3》最大金主爸爸要在资本市场battle 了

作者:淘小白2020-8-8 9:01分类: 互联网

音乐、啤酒、狂欢,是夏天的打开方式。买啊、花呗、剁手,这是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当两者结合的化学反应,就生成一个自带BGM和流量、有财有艺有乾坤的超级新物种。





瑞思拜,这就是街舞3的金主爸爸—支付宝。今年5月,支付宝的母公司在使用“蚂蚁金服”的简称6年后,已启用新名称“蚂蚁集团”。8月4日消息,蚂蚁集团启动科创板和港交所的A+H同步上市计划,估值2000亿美元,计划两地募资300亿美元。



超万亿市值,蚂蚁集团撑得起吗?


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众多细分板块第一个吃螃蟹者,蚂蚁集团已经从一个支付工具变成囊括多种业务,深耕多种技术的金融科技王者,主要包括支付、理财、微贷及保险。截止今年3月31日,数字金融服务贡献了蚂蚁集团总收入的50%以上。


其中,支付作为现代商业的毛细血管,早已渗透到商业的各个层面,每一笔资金的转移对支付工具而言都是一件有价值和意义的突破。那么,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市场如何?蚂蚁集团要battle的赛场上又有哪些选手?


据了解,我国第三方移动支付的交易规模由2016年以前的高速增长状态转为平缓发展态势,整体增长率保持在15%左右。2019年,第三方支付的交易规模达到352.6万亿,同比增长15.1%。同时,全球仍有约20亿成年人未能获得足够的金融服务。



△图源:研报


目前,第三方支付可分为账户侧(C端)与收单侧(B端),账户侧主要承担类银行卡的功能,留存用户资金并进行用户侧资金结算,以支付宝、微信等为代表,在C端牢牢把握优势。2019年二者市占率合计为90%以上。收单侧负责商户侧收单、结算等业务,以银联商务、拉卡拉为代表,市场相对C端较为分散。整体是C端二元分立、B端分散。



△图源:研报


2020年1季度,由于疫情期间的卫生意识提高,促进扫码、刷脸等无接触的移动支付工具越来越多地应用到线下支付场景中。此前,第三方支付公司就已实现较高净利润,拉卡拉、汇付天下已连续五年、四年盈利,移卡公司也于2019年实现盈利,Square更是有“三年十倍”的传说。其中,国内的移卡、国外的Square是赛场上的佼佼者,必须要battle一下。



△图源:研报





battle 1


移卡主要包括①一站式支付服务,如二维码扫码。2017-2019年,移卡总交易量年化增长率达86%,二维码年化增长率达135%,获客成本也下降至17元,活跃客户由162万增至528万,年复合增长率达80%,有约注册支付服务客户约1100万名。②科技赋能,如商户SaaS产品。由2017年4000名增至2019年的43.1万名,超90%的商业服务客户由支付服务客户转化而来。



△图源:研报


另外,公司生态体系协同发展,使得支付业务客户得以有效转化,多种增值服务(如餐饮、零售等)也提高了客户粘性。其中科技服务增速快,毛利显著提高。


无论是体量、增速、业务,都不能与蚂蚁集团相比,基本上秒被KO。


Battle 2


国外同类型的Square,通过“支付+”构建生态系统。2014-2019年,每年同比收入增速在35-55%之间,年均复合增长率36%。其中,基于交易的收入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按交易总额的2.75%,远高于国内的0.6%;订阅及服务费则成长迅速,如Cash App通过提供存取款、转账、理财等服务。并且,Square由小商户逐渐拓展到大客户,提高了商户交易金额与毛利。紧接着,从收单机构转型为SaaS服务商,往低成本、多样化扩展,包括发票、预约、虚拟终端等服务,进一步提高商业延展性。



△图源:研报


我国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收单费率较低,且分润比例也不及的情况下,仍能实现较高净利润,可见潜力巨大。另外,我国第三方支付收单机构科技投入占比较低,为小微商户提供SaaS服务仍然处于起步状态,预计2020-2022年,我国SaaS市场仍将实现约30%的复合增长率。


不过,美团关闭支付宝通道,京东数科拟上市更显示支付领域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何在这样的红海舞出一片天地很需要功力。综上可见,蚂蚁金服是当之无愧的battle King。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6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