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8-6 12:16分类: 互联网



2010年前后,受金融危机影响,东莞产业转移、升级,一大批新生代打工者抓住了机会,接过破旧的厂房和机器,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做起了生意。


十年后,当全球疫情袭来,传统的外贸遭遇重挫,昔日的打工者以逆袭增长的势头证明:他们输在了起跑线上,却提前十年赶上了"数字化新外贸"的浪潮。


父母没有给予多少原始积累,却让他们无所畏惧拥抱正在兴起的跨境电商。雷杰玉接手父亲的"工厂"时,仅有8台缝纫机和4万元的外债。新一代的打工者挣脱自己身份的愿望更加强烈。雷杰玉还是一咬牙,筹借20万元开通了阿里巴巴国际站。



雷杰玉和父亲在工厂交谈的画面


订单并没有如同想象那样如雪花般飞来。她找到平台,气愤地质疑,"为什么给了钱,平台一直不给我派发订单?"


据雷杰玉回忆,当时客户经理多次找上门,劝企业跟随平台一同"改变",但她认为,平台只是变相地捆绑她不断支付费用。直到客户经理带着一张只需99元的学习课程来拜访,她第一次意识到,"运营线上一家外贸企业需要'换脑子'。"


2018年,雷杰玉第二次进入国际站,借由此前学来的管理制度,经过20天不断冲单、复盘和总结,业绩达到200万元,实现第一次"人生巅峰"。2019年,公司业绩突破千万,打破来所有人的意料。


2020年,疫情冲击之下,雷杰玉仅用3个月就完成1500万业绩,她将年度业绩从最初的3000万调整为5000万元,并计划2021年实现"亿元梦"。


如今,雷杰玉在东莞买了房子,三代人住在一起,家里再也没有留守儿童。她给自己的员工开出了高薪,希望他们都可以在东莞买房,把留守在老家的孩子接到东莞。


他们最新的身份,叫"新外贸企业家"。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