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从阿里、美团的相互“爆头”中,我看见了互联网的黑暗森林

作者:淘小白2020-8-5 13:30分类: 互联网

阿里和美团,终于互相把枪口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7月29日,有美团用户在支付订单时发现,支付宝支付被取消了。



作者:木易
来源:互联网头条(ID:topwww001)


1 阿里与美团的大乱斗




先是美团内涵饿了么也不支持微信支付,饿了么立马便选择了晒图打脸。紧接着美团月付再次发难,反问淘宝何时能用微信支付和美团月付。


一番你来我往之后,王兴本人也亲自下场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更多,手续费也要更低,为什么淘宝还不支持微信支付?


于是乎,这场本该是单挑的口水战就演变成了大乱斗,美团、微信、饿了么、支付宝、淘宝都不自觉的成了参战方。


虽然事后美团在支付订单上恢复了支付宝支付,但由此引发的探讨却依然没有停息,想要解释清楚这一场战争的由来和影响。



可是当下的论断中有很多其实都是站不住脚的,大部分只是从这件事情本身出发,做不到究其根本。只阐述了阿里与美团的“战”,没诉纠出这场斗争的“乱”。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原本与这件事情无关的微信和淘宝也被拉下了水,更没有证明为何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美团,敢以如此强硬的方式硬撼阿里。


事实上,如果参照过往我们常用的商业逻辑,从马太效应和丛林法则的角度出发,是很难解释清楚这件事情背后所蕴藏的深意。因为它不仅违背了“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规律,同样也背离了“弱肉强食”的本质。


于是,木易今天打算套用另外一个“法则”来做出解析,与大家一起探讨在电商互联网发展20年来,那些一场场看似毫无章法的“战争”的真正底色。


这个“法则”的名字已经在标题中写了出来,它叫做“黑暗森林”,是起源于刘慈欣《三体》小说中的一个概念,其大致的描述是这样的: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神,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而黑暗森林法则之所以得以成立,有着非常重要的三个前提:文明拥挤、技术爆炸以及猜疑链。所以木易会以这三个前提为基准,向大家论证互联网的黑暗森林是如何诞生的。


2 每一场战役都是为了生存


不用从长远看,现在整个宇宙已经是一个生存死局了!正像希恩斯所说,文明很可能几十亿年前就在宇宙中萌发了,从现在的迹象看,宇宙可能已经被挤满了,谁也不知道银河系和整个宇宙现在还有多少空地方,还有多少没被占用的资源。


这个观点其实可以通俗的理解为“狼多肉少”,资源的总量几乎是保持不变的,抢食的人却在不断增多。举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我们可以把人口看做是资源的一种。


1999年时中国的人口总数约为12.58亿,2019年时约为13.95亿。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人口总数只不过增长了1亿多,按照比例来算增速差不多是10%。


可与1999年相比,中国互联网企业数量的增速何止是10%,虽然没有具体的统计,但说增长了一万倍应该都不会有人觉得夸张。


人口的资源总量增速缓慢,可是互联网企业的数量呈现的却是一种几何倍数的增长,这就必定会造成所谓的“文明拥挤”。当下的互联网用户规模也基本到顶了,中国2019年的互联网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3亿!



所以想要吃到更多的“肉”,除了从别的“狼”嘴里抢食以外别无他法,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巨头们总是喜欢发动无限战争的原因。


美团看起来是个非常鲜明的例子,人们也老爱拿王兴的“无边界”理论来说事,但其实其他的互联网巨头也一直都在做着和美团一样的事。


无论是阿里、腾讯,还是京东、美团,在近些年里它们几乎每天都在打仗,不断将自己的触手伸展到对方的领域,从电商打到支付市场、从团购打到外卖领域、从五环内达到五环外……


并且有很多业务就算是有了失败的先例,但它们依然还是在乐此不疲的做出尝试,比如阿里的社交以及腾讯的电商。


成长到了今天的这种地步,它们其实都知道这样的“转型”难度是巨大的,可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弃呢?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不能,一旦丢掉了这块看得着的“肉”,它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新的吃食。


在上限已经被锁死的情况下,讲任何一个新故事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远远没有旧瓶装新酒来的轻松。于是互联网巨头们只能把枪口对准彼此,通过干掉对方的方式,来换取更多的生存空间。


回到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这件事情本身,其实说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美团希望通过取消支付宝的支付方式,能够为自己的美团月付谋求一个发展的机会。



美团月付存在的意义也是如此,在支付宝支付和微信支付已经完全成熟的情况下,美团还是选择推出一款自己的支付工具,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将来保驾护航。


所以互联网的江湖或许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无限战争”,它们打的每一仗其实都是生存之战。


可即便互联网巨头们已经如此的小心翼翼,从未间断过给自己的对手施压,但它们的生存环境也并没有变得更好。因为总有那么一些原本看似弱小的企业,会以一种“技术爆炸”的姿态强势的侵占它们的生存空间。


3 何以谓之“技术爆炸”


在中国互联网20多年的发展史上,这样的例子其实并不鲜见。


比如当初的淘宝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成功的将ebay击败、赶出中国,确立了自己BCB的霸主地位。而导致淘宝完成逆袭的一个关键要素便是支付宝的诞生,让淘宝用户有了一个能够放心交付的媒介。


比如诞生自2015年的拼多多,只用短短三年时间便完成了黑马奇迹,登上了中国电商第二的宝座。而拼多多之所以能够实现这样的跨域,究其根本是它对下沉市场的发掘以及对低价方式的“技术爆炸”。



在拼多多诞生之前,没有人能够想到能够以它那样的方式夺取电商的市场份额,就连阿里和京东都看走了眼。


再比如华为,在此前明明已经接连落后了数个时代的情况下,竟然在5G这一领域超越了所有的对手,成为了能够独领风骚的扛把子。


“技术爆炸”阐述的就是一个逆袭的故事,站在经济学的角度上看,这其实是很反常识,它并不符合“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是一种小鱼吃大鱼现象的折射。


这本是不应该发生的,毕竟“大鱼”早已经用漫长的时间积累起了碾压的优势,已近乎达到了一个垄断的地位,但在“技术爆炸”却让这种可能成为现实。


基于这样的前提,即便是像阿里、腾讯以及京东这样的大佬也无法任性妄为,因为任何一个新兴的创业项目都有可能发生“技术爆炸”,在不经意间就实现了对自己的反超。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下的互联网巨头们,其实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情结,它们对技术几乎都有着极为狂热的崇拜。


阿里在这一方面的表现尤甚,无论是当初阿里云的创建,还是之后达摩院的成立,又或者是蚂蚁金服从金融向科技的转变,都体现除了阿里对于技术的痴迷。



京东同样也是如此,刘强东在今年5月19日的那份内部信中,完成了对京东使命的革新,力争要实现一个“以技术为本,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续的世界”。


百度更是走上了一条孤注一掷押宝AI的道路,包括腾讯、美团等巨头在内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更高技术的追求,在很多科技领域投注了大量的精力,投资力度变得越来越大。


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果然不愧是一句至理名言,所有互联网企业们都希冀着能够以一场“技术爆炸”来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


可“技术爆炸”本身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所以很容易便催生出黑暗森林的第三个前提“猜疑链”。


4 猜疑链下的“囚徒困境”


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谁都懂,自然也就没有人愿意成为落后的那一方。但“技术爆炸”所带来的压迫感,会逼着所有森林中的猎人做出选择。


因为你无法判断对方的善恶与攻击性,同样也无法知晓彼此之间到底会存在着什么样的差距,这个差距又会在什么时候被消除。


这种时候交流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剩下的选择便只有一个,那就是如黑暗森林法则中所说的“开枪消灭之”。


这是一个最保险并且最好的答案,毕竟只有不存在的人才不会对自己的发展造成任何威胁。


在互联网过去的发展史上,猜疑链其实只有一个雏形而已,但当越来越多的“技术爆炸”开始产生后,互联网世界的猜疑链才拥有了一个完整的脉络。


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华为,在实现了5G的超越后,它遭受到了来自其他文明的猛烈狙击。


对于华为的对手而言,已经发生了一次“技术爆炸”的华为具有着巨大的威胁。


它们无法判断如果任由华为持续发展下去,会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也无法判断将来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更不知道华为的下一次“技术爆炸”会在何时来临,拿到多少个新的世界第一。



所以它们在对待华为的态度上,近乎一致的做出了同样的选择,都想要在此时时刻扼制住华为的咽喉。


在美国宣布禁令之后,诺基亚和爱立信马不停蹄的抢占原本属于华为的市场份额,苹果、高通等企业迫不及待追加原本属于华为的7nm芯片订单。


这一切看似正常的商业竞争背后,何尝不是一场精打细算的刻意针对,就算美国取消了禁令,华为的可操作性空间也不可同日而语了。


华为如今所经历的这一切,与《三体》小说中用智子封锁地球文明基础科学的手法颇为相似,只不过区别在于华为在5G上的技术水平要领先于它的对手们,暂时还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而除了华为以外,还有两个比较鲜明的例子:一是电商领域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商家二选一,另外一个则是如今百度在搜索领域所面临的围剿。



前者是惧怕对手可能会进一步威胁到自己的地位,逼迫着商家们做出选择。后者则是趁着百度沉淀之时夺取它原有的市场,就算百度真的实现了“技术爆炸”,影响力也会被削减到有限的范围之内。


时下的互联网巨头们,其实都不自觉的陷入了“囚徒困境”之中,把不属于自己文明派系的人都当成永恒的威胁。


在这场“他人即是地狱”的浩劫之中,它们一次又一次掀起战争,身心困顿却又无法终止,从而形成了一座属于互联网的黑暗森林。


5 黑暗森林应该如何打破?


基于以上的这三个前提,想要打破当前的黑暗森林格局难度颇大。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可能,在《三体》三部曲的最后,刘慈欣也有意识的强调了黑暗森林法则的局限性,它其实并不适用于高等级文明。


因为在掌握了曲率航行技术后,依靠着光速飞船的加持,能够完美的躲过光粒打击和降维打击。


同样的当下的互联网世界也应该存在着自己的“曲率引擎”,它或许是强而有力的宏观以及微观调控,也可能是某个真正能够让所有企业一起完成质变的超级技术。


更何况这毕竟不是小说,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生活,我们也并没有行进于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把对准彼此的枪口移开之后,是能够看到那并不陌生的脸庞的。


无论是哪一样,只要有人诚心愿意去消除隔阂,那一切都会有个美好的盼头。


而且与三体小说中所描述的地球文明不同,当下的人类显然早已领悟到了那个在大低谷之后的至理: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8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