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抢夺东南亚,蚂蚁金服和腾讯的移动支付战

作者:淘小白2020-8-4 8:34分类: 互联网

7月28日,腾讯宣布,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机场正式接入微信支付,中国游客可通过微信支付直接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结算。微信支付又落地了一个新市场。


蚂蚁金服(现更名为“蚂蚁科技”)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公司,早已将移动支付战争打到了海外。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渗透进几百个海外城市,使中国出境游客可以在本地商户,使用人民币支付。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China Knowledge


但仅仅服务中国出境游旅客还不够,蚂蚁金服和腾讯也想要触及海外本地用户,这其中就有一个区域市场尤为独特,那就是东南亚。


当地互联网渗透率增速高,电子支付市场潜力大,两家公司都在跑步入局。蚂蚁金服采取的策略是投资,使用本土电子钱包品牌,把经验和技术带到当地,在东南亚各个国家“复制”支付宝。而微信支付则选择在东南亚国家申请当地支付牌照,在自有平台上推广电子支付。


试水五年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东南亚“战事”已经结束,而欧洲则成为新战场。


跑步进入东南亚

蚂蚁金融并没有在海外市场提供当地货币支付服务的计划,而是和当地商户合作,为中国旅行者提供服务。同时,它还同当地合作伙伴成立合资公司,使用它们的品牌提供电子钱包,蚂蚁金服做技术和经验输出,在各个国家“复制”支付宝。


实则从2015年开始,蚂蚁金服就在寻找海外合作伙伴打造本地“支付宝”,足迹到达了印度、泰国等地,逐渐形成了其“1+9”全球化战略模型。而在这9个海外市场中,有四个国家属于东南亚地区。


2016年7月,蚂蚁金服等参投了新加坡金融科技公司M-Daq的D轮融资。


2017年4月,蚂蚁金服联合印尼媒体集团Emtek成立合资公司,其共同推出的数字支付产品DANA在2018年3月上线,为当地第二大聊天工具 BBM提供金融服务。同年,它还同时对菲律宾电信运营商Globe的金融科技公司Mynt进行投资,利用技术升级Mynt的GCash服务。



印尼人在自动售卖机上扫描二维码付款/Equal Ocean


2017年9月,蚂蚁金服和泰国Kasikorn银行达成合作关系,双方共同推进泰国的二维码支付。此前,蚂蚁金服还在2016年投资过泰国金融科技公司Ascend Money,据报道,蚂蚁金服当时计划收购Ascend Money 20%的股份。


到了2018年9月,蚂蚁金融又将目光投向了马来西亚市场。获得马来西亚国家银行批准,蚂蚁金服选择和马来西亚Touch 'n Go Sdn Bhd(TNG)成立合资公司,经营和提供移动电子钱包服务。使用Touch’nGo电子钱包,就可以扫码进地铁,这也使得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第二个支持手机扫二维码进地铁的国家。


2019年底,据路透报道,蚂蚁金服已收购越南电子钱包eMonkey不超过50%的股份,而eMonkey也早就从越南国家银行(SBV)获得了所有运营牌照。


蚂蚁金服也在一步一步向着拓展海外市场用户目标前进。2017年,公司公布了全球化战略,计划在未来10年为全球20亿用户,其中60%用户来自海外。据2019年底公开数据显示,蚂蚁金服全球活跃支付用户超12亿人,目前海外用户约有3亿人。


对于腾讯来说,微信支付是引入整个微信生态系统的关键,但在海外市场,微信支付业务主要服务中国出境游客,而非当地居民。


2018年,微信支付团队称,未来三年,将不寻求向海外消费者提供更多本地支付服务,而专注服务来自国内的出境游客。微信支付海外负责人殷洁也曾表示,微信在海外用户“并不多”,因此“要为他们提供支付工具比较困难”。


不过,微信支付也在慢慢拓展进本地居民市场,但它们更多想要依靠微信品牌,微信支付通常会选择在当地申请牌照发展业务。但想在东南亚国家拿到牌照并不容易,微信支付选择这条道路渗透进海外市场,也影响到其覆盖速度。


在这样的策略下,2018年3月,微信支付获得了马来西亚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同年8月,微信在马来西亚推出了名为 " WeChat Pay My"的支付功能,这也是其在中国大陆和香港之外,首个获得当地支付牌照进入的亚洲市场,这样,微信支付可以使本土企业能够在平台上触达客户,并以当地货币林吉特进行支付或转账。



马来西亚微信支付/Lowyat.net


2020年1月,微信支付获印尼央行批准在当地运营。拿到牌照之路也非一帆风顺,2019年底,印尼国家银行董事总经理阿玛德(Achmad Baiquni)还曾表示,有很大可能会放弃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建立合作关系。如果想在印尼开展业务,印尼政府要求两者必须与第四商业集团中的印尼银行合作。


作为中国游客东南亚旅游的热门目的地之一,2016年初,泰国清迈的一家餐馆Thevaros就引入了微信支付。2018年底,负责腾讯金融技术的副总裁Royal Chen更是表示,将会在泰国扩展微信支付,他说:“我们正在考虑哪种方式更适合推出微信支付泰国版,是自己做支付服务还是联合当地合作伙伴。”


竞争对手们虎视眈眈

不同于国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分市场的局面,东南亚电子支付供应商的竞争显得更为激烈,当地的银行、科技公司、电信公司等都参与其中,还有不少玩家惨淡离场。


以泰国为例,当地银行也推出了各自的移动金融科技App,像泰国汇商银行(Siam Commercial Bank)的SCB Easy、开泰银行(Kasikornbank)的K Plus、泰国银行(Bank of Thailand)PromptPay。2003年从曼谷起家的金融科技公司TrueMoney,也在为东南亚地区提供在线支付服务。


不仅仅是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东南亚打车公司、海外社交平台、本土电商、游戏厂商等也都在布局支付。2016年3月,日本社交应用巨头LINE,和泰国公共交通及零售业线下电子支付智能卡供应商Rabbit达成合作,推出Rabbit Line Pay,打通线下消费场景。



泰国Rabbit Line Pay/About Thailand Living


东南亚的Sea集团旗下拥有电商Shopee和游戏代理平台Garena。而集团的电子钱包AirPay最初是在2014年推出,只是为了方便Garena游戏用户在线交易。作为Garena在该地区最大的市场之一,首个可以使用AirPay的国家就是泰国。


而在马来西亚市场中,打车应用Grab也在2016年底推出了GrabPay,到了2018年,就成为了东南亚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之一。目前,可以在6个国家使用GrabPay。同是打车软件起家,印尼超级应用的Gojek 也布局了支付,在2015年推出了GoPay。


就连国企也开始做起了支付,2019年7月,多家印尼国企共同出资,推出的支付平台LinkAja上线,目标就是要成为当地最大的数字支付服务商。


印尼还有一家支付独角兽公司OVO,创办于2017年,基于交易额来看,它是当地的领先数字支付服务商。



印尼支付公司OVO/路透


然而,在东南亚电子支付市场当中,也有不少玩家无奈退出市场。移动通讯服务商Digi的Vcash是马来西亚最早的电子钱包之一,推出仅两年时间,就于2019年11月底结束了服务。


东南亚支付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还有支付巨头想要拉拢竞争对手,以便共同占领当地最大的市场份额。2018年3月,泰国三大通讯运营商之一的AIS的支付产品mPay,和Rabbit Line Pay达成合资协议。AIS的目标是让Rabbit LINE Pay在三年内成为泰国第一的移动支付服务商。


在支付领域,东南亚地区不同国家之间也开始联动。2017年,作为推进智能国家议程的举措之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同意了当地的PayNow和泰国银行的PromptPay之间的合作,这样两国的国民将能够使用手机号码,向对方国家的人们汇款。


东南亚电子支付市场矛盾面

在东南亚地区,和欧美相比,信用卡普及率较低,人们普遍使用现金和银行转账。这也促进了网上银行、电子钱包等支付方式的发展。普华永道《2019年全球消费者洞察调查》报告显示,移动支付普及率最高的10个地区中,东南亚国家占了6个。


高智能手机渗透率成为推动移动支付发展的条件之一。据英国研究公司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1年,东南亚六大国家中使用智能手机的人口比率将突破70%,接近日本和美国已经达到的80%的饱和度。


当地电子支付市场潜力也不小,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公司曾预测,2019年至2025年期间,东南亚数字支付市场的交易总额将增长5倍以上,达到1140亿美元。而且互联网支付的规模也有所扩大,今年1月,通过移动支付的交易数量和交易金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近200%和22%。



东南亚电子支付钱包/Vietnam Times


但用户数据并不代表成功。随着现金消耗的加剧,没有健康生态系统和留存策略的电子钱包很可能面临生存问题。


现在,投资者不太可能容忍长期亏损,也会给电子钱包运营商施加压力,要求其合并或退出。自2019年底以来,菲律宾和泰国的持牌电子钱包,以及电子货币运营商数量已经下降。


竞争也依然是激烈的。一些电子钱包玩家得到了政府背书,也获得了先机。今年1月14日,马来西亚推出了鼓励使用电子钱包的e-Tunai Rakyat计划,政府拨出4.5亿林吉特(约为1.05亿美元),为符合条件的公民提供免费信贷,启动新兴的数字支付行业。有近300万马来西亚人报名参加该计划,1月份总计发放了约6600万林吉特。


根据马来西亚央行的数据,政府从该国数十家持牌电子货币提供商中,选择了Grab、Boost和Touch 'n Go,无疑使得这些公司在当地市场中占得先机。



GrabPay/TechCrunch


类似的故事也在越南上演。据越南国家银行数据,新冠疫情的出现,加上实施无现金支付,促使非现金交易在今年前四个月迅速增长。


而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也可能在东南亚市场碰壁,由Grab和Gojek支持的平台,正在该地区施加对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压力。


在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印尼,有Gojek凭借其占主导地位的GoPay电子钱包统治着市场,而随着Facebook和电子支付集团PayPal对其的新投资,也更难撼动它的主导地位。


2019年10月,还有消息称,Grab正在商讨,将其投资的印尼移动支付公司OVO和蚂蚁金融旗下的DANA合并,这将有助于其在支付市场中更具优势,改变当地电子支付的格局。预计合并之后,将超越GoPay的规模,抢占其在印尼的主导地位。


政府政策也仍将是电子钱包领域关键的一张牌。标准化的国家支付网可能会助推,也可能会将新玩家拒之门外。此外,对电子钱包提供商收取费用的限制,也可能会挤压小玩家的利润空间。


东南亚各国政府努力推动经济数字化和金融普惠,它们想要培养本土玩家主导整个生态系统也不足为奇。即便海外公司在某些国家可以直接运营电子钱包产品,但如果没有深厚的实力,也很难维续下去。




本文首发志象网 作者:刘荻青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8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