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潼关肉夹馍起诉案(潼关肉夹馍案件法院的判决结果)

作者:管理员5-14 1:27分类:

文 | 徐爽


编辑 | 周维


运营 | 以繁



很多卖肉夹馍的小吃店老板可能做大多也没有想到,卖个肉夹馍,竟然会接到法院传票,并且面临着大额赔偿。



据河南广播电视台《大参考》节目,11月21日,河南几十家小吃店的商户们求助称,他们卖的肉夹馍因带了“潼关”二字,被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告上法庭,要求赔偿3万至5万元不等;如果他们想继续使用“潼关肉夹馍”商标,需缴纳99800元商标使用费。



商户们表示,不止河南,和他们有类似经历的小吃店,全国有上百家。一位商户晒出一个名为“全国老潼关团结群”的微信群,群内200余人,有的来自浙江乐清,有的来自福建厦门,有的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均表示已遭该协会起诉。



天眼查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成立于2016年6月6日,注册资本5万元,法定代表人是王华锋,系社会团体。根据其官方公众号,该协会是“在潼关县及县就业局的倡导与支持下”成立,旨在为潼关肉夹馍进行“推广、宣传与培训工作”。



目前,潼关肉夹馍协会以“侵害商标权纠纷”“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等理由起诉了全国数百家小吃店。天眼查显示,最近5个月,已有200多条开庭公告。



老李经营一家米皮店已有33年,店里也卖潼关肉夹馍,10月底忽然收到法院传票,他有些惊慌,“我不知道啥叫侵权。做个小生意,卖个馍,都能成为被告。”“这事没法弄了呀,光想想都要心脏休克。”好几位年迈的商户称是第一次收到传票,表示非常无助。



许女士的潼关肉夹馍店,位于河南中牟县,今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七月份河南暴雨,八月份疫情又断断续续,这边的商户一直默默承受各种压力。”对于许女士来说,这封起诉书无疑是雪上加霜。



据《大参考》报道,被起诉的几乎都是店铺面积十几平的个体户小吃店,店主们对于法律常识所知甚少。一些商户考虑到打官司费钱又费时,请律师也开销不菲,咬咬牙选择直接交钱和解。



“这类赔偿的金额拿捏得正好,没有高到让商家觉得有请律师的必要,也让律师们没有接被告案子的经济动力。”有网友分析称。



有商户在微博表示,若不是这次商户联合求助引发舆论关注,这些费用很可能不明不白地交上去了。



图源 视觉中国



已有人赔了上万元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公开的10起判决文书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关于商标的起诉多以“原告撤诉,并负担案件受理费”结束。



但也有起诉成功的案件。今年6月,在潼关肉夹馍协会与嘉兴市某小吃店的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中,法院认定该小吃店构成侵权,要求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11000元。



另一位辽宁餐饮店主也在接受后浪视频采访时表示,他的店铺5月到期,关门两个月后,收到法院关于潼关肉夹馍侵权纠纷的传票。最终,法院也判决他侵权,需向协会赔偿6000元。



协会胜诉依仗的,是其于2015年注册成功的方便食品类“潼关肉夹馍”这一枚商标。依据规定,该协会在生产加工方便食品类上,享有商标权。不过,也有商户提出质疑,实体店铺属于“餐饮服务类”,而协会并不具备餐饮商标权。



近年来,潼关肉夹馍协会以“广告销售”或“餐饮住宿”品类注册商标均被驳回,或显示“等待审查”。



按理来说,以“潼关”这一地理坐标注册商标也是无法成立的。根据新《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的地名不能注册为商标。不过,条例补充道,作为集体商标除外。



该协会唯一注册成功的“潼关肉夹馍”的商标类型,正是集体商标。



“集体商标,不是纯盈利性的,是公益性质的。”河南予顺律师事务所岳增超律师在网络直播中解释称,“因为潼关这两个字不属于某个人所有,是全体人民的。”



虽然宣称是社会团体,要弘扬传统小吃文化,但是潼关肉夹馍协会在做法上饱受质疑。



据其官方公众号和2018年发布的一项公告,该协会指定了两家公司——西安万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潼关县盛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拥有“潼关肉夹馍”商标的使用权、运营权,以及品牌宣传推广权。



天眼查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的法定代表人王华峰,正是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其中,万盛是一家集食品研发、食品加工、食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股份有限公司。除了潼关肉夹馍,万盛公司旗下品牌还包括王华峰肉夹馍、潼十三肉夹馍等。



该协会认证的官方微博“潼关肉夹馍总部”,更是宣传起自家的厂房照片,配文称,“机械化高标准地还原地道潼关饼的制作流程,用心传承正宗的潼关味道。”



如此叫卖,难免有网友和商户产生疑问,这个“正宗”该如何判定,潼关肉夹馍协会是否在实施一种垄断?



“潼关肉夹馍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名气,并不是潼关肉夹馍协会创造的,而是全国千千万万潼关肉夹馍经营者给他打下的天下。”一位商户在采访中表示。



“(协会的行为)更像是等地方小吃发展逐渐成熟后,集中收割一波韭菜,收取保护费。”“以侵权为由起诉,最终落到却是为了让商户给他交钱入会,这与之前的初心相差甚远。”不少商户在网络上表示。



图源 视觉中国


打着促进地方美食发展的幌子企图牟利?



这不是地方小吃第一次陷入商标纠纷的情况。



就在一周前的河南焦作,近50家经营了十几年“逍遥镇胡辣汤”的商贩,忽然被河南西华县胡辣汤协会起诉侵犯“逍遥镇”商标权。该协会强调,如若想继续使用这块牌子,每年交一千块会费,否则赔偿3万-5万元。



经媒体报道引发关注后,11月21日晚,西华县胡辣汤产业发展中心发布说明称,已责令“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暂停目前正在开展的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赔偿金,“潼关”这一商标一旦不能使用,对这些地方小吃店的打击是持久的。



有店主表示,虽然自己的店铺是实体的,但如今订单来源主要靠外送。去掉“潼关”这一商标后,店铺名称在外卖软件的排名会相对靠后许多。“老顾客搜不到,新顾客不认可,店铺生意多少会受到影响。”



《大参考》的一位记者在直播中表示,眼见着一户潼关肉夹馍餐厅自从改名后,日客户量从几千变成几百,他在饭点前去探访时,往日熙熙攘攘的餐厅冷清了许多,店家已挂出转让告示。



而协会所倡导的加盟店模式,对于这些小微型商家来说也并不现实。



梁女士的肉夹馍小店只有三张桌子,做的是小本生意,一块肉夹馍卖七块钱,扣除成本后只能赚一两块,平时面、肉等食材都是从附近市场进货,但如果按照加盟店“统一配送、统一管理”的供应链走,成本要提高不少,食材反而不新鲜了,“那样根本卖不动。”



“顾客来咱小吃店,无非奔着你是现做的、新鲜的,不然回家吃速冻食品就好了。”在梁女士看来,协会这样的模式,是对传统小吃店“毁灭性的打击”。



舆论发酵后,11月24日,潼关肉夹馍协会工作人员接受《大参考》采访时称,该协会初衷是希望所有做“潼关肉夹馍”的商户都能加入该协会共同发展。从2020年12月开始,协会委托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全国商标维权。对于99800元的加盟费用,该工作人员表示,“这是由律师全权代理,我们也不清楚。”



同日上午,大象新闻的记者发现,潼关肉夹馍协会官网疑似被黑客攻击,黑色背景下满屏飘有绿色的“无良协会”字样,和《黑客帝国》中的字符雨有些相似。随后,该网站停止用户访问。



据大象新闻称,陕西潼关县商业局工作人员回复表示,政府已介入调查,将与协会工作人员开会商讨相关事宜。



经济日报评论称,诸如北京烤鸭、天津煎饼果子等地方特色美食都是历史形成,并非今日新创。也因此,无论从情感层面还是法律角度,地方小吃实际上归所属地域集体所有。从媒体报道索赔金额看,相关赔偿或加盟金额的标准依据难以服众,给人以个别社会组织打着促进地方美食发展的幌子企图牟利的观感。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原文标题:卖肉夹馍因带“潼关”俩字被起诉,已有商户赔了上万元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原文作者:每日人物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投稿,侵权删帖联系邮箱:129 065 4348@qq.com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