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从火力全开到低调处理,阿里“反腐”为何静悄悄?

作者:淘小白2020-7-1 17:29分类: 互联网

6月29日,阿里内网发布廉正公告称,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资深内容运营专家赵阳(赵圆圆原名)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礼品及款待等违规行为。对此,予以辞退处分,并处以永不录用。


但对于此次事件,无论是阿里方面还是赵阳都对此讳莫如深。对于多家媒体提出的采访要求,双方皆无回应。值得注意的是,疑似赵圆圆朋友圈截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流出,似乎是在对此事进行回应。


不管事件的处理究竟如何,但公众明显能够感受到,曾经宣称对腐败零容忍的阿里,近年以来在处理员工“涉腐”案件时调门越来越低。曾经烜赫一时的阿里廉正合规部怎么了?


阿里“锦衣卫”:铁腕反腐,上不封顶


2009年,也是香港廉政公署成立35周年的时候,阿里巴巴正式成立廉政部,也是国内第一批专门成立自身反腐部门的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公司是员工经济犯罪频发的高危领域。阿里在经历了一系列并购整合的过程中,也面临着野蛮生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彼时,拿到融资之后迅速扩张的阿里,突然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摆在眼前:随着团队的不断扩大,原有的组织体系和监督体系已经不能满足公司发展的需要。


很多监管的盲区,尤其是资金管理的监管盲区,滋生了腐败的空间。在反腐方面,阿里当时面临的形式并不乐观。从这个角度来说,阿里廉政部门的成立,是企业由小到大这一阶段的必然产物。


阿里廉政合规部的主要职能为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该部门独立于各业务线内审及内控部部门,只向集团CPO汇报,调查权限上不封顶,阿里“廉正合规部”也有公开的举报平台。


在阿里,该部门的权力极大。创立之初,马云便赋予其“上不封顶”的权力。而廉政合规部成立后也没有让阿里的决策层失望,在他们行之有效的工作下揪出不少蛀虫。至少在彼时,阿里的“零容忍”是动真格的。


2011年2月,阿里巴巴B2B公司大批欺诈事件被曝光, 100多销售员内外勾结进行欺诈,涉及1000多客户,涉案金额占到了阿里巴巴当年盈利的4%,阿里巴巴将全员开除,永不录用,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阿里“好兄弟”自此一拍两散,“卫哲事件”当时一度沸沸扬扬。


2012年,阿里旗下淘宝聚划算原总经理阎利珉因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2014年,阿里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因非法收受好处费260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还有前阿里副总裁刘春宁;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


资料显示,仅在2012年,阿里廉政部2012年共完成22件案件调查,查处违规员工27人,移送司法机关6人,外包人员3人。


一方面,阿里廉政合规部门行之有效的工作大大震慑了贪腐行为,为阿里员工敲响警钟;另一方面,对于贪腐事件阿里敢于向媒体自曝家丑、不遮遮掩掩的坦荡,也确实让公众感受到其反腐的决心和意志。


风格骤变:打苍蝇不打老虎?


企业越大,可能就越爱惜羽毛。尤其是最近,在打击贪腐、处置员工不当行为的时候,阿里廉政合规部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阿里一直宣称,自己是一个有价值观的企业,并且阿里人热衷于拥护其价值观。2016年,阿里程序员因“刷月饼”被开除,也被赞为捍卫阿里价值观的经典案例。


但对比前一阵刚尘埃落定的“蒋凡张大奕”事件,这反讽效果确实有点大:阿里的处理是蒋凡不再担任合伙人,外加降级、罚俸。但是公众最为聚焦的淘宝天猫总裁一职得以保留。


婚外情、利益输送等元素构成的大片,让“吃瓜群众”过足了眼瘾,但即便是这样,也没出现“挥泪斩马谡”的套路,哪怕是连装一装的表演都没有。


没有铁腕,只有罚酒三杯。但吊诡的是,6月10日下午,相关部门突然对外发布公告,将责令新浪微博整改,暂停更新热搜榜一周。而直接原因正是蒋某舆论事件。


也许,不能对公众示之以诚,堵住其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只是,现在热衷公益的乡村教师马云应该不会忘记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