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7-1 14:33分类: 互联网

出来混,总是要有人“撑”的。


腾讯7000万增持蔚来汽车之后,理想汽车也迎来了“金主”。


6月24日,有消息称,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即将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是由美团5亿美元领投,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投后估值公司估值达40.5亿美元,目前交易在进行中。


针对此消息,双方均给出了“不予置评”的回应。




“同样的6月,同样的主角,同样的回应。”这一幕,扉旅小编总觉得似曾相识。


2019年6月17日,一则“美团王兴押注理想”的消息在网络上炸锅。据报道,理想汽车将完成C轮融资,而美团CEO王兴则是领投人。随后,双方纷纷回应, “不予置评”。(此处,可细品。)


但汽车圈内总是不乏 “真香定律”。两月之后,实锤来袭,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2. 85亿美元来自王兴个人。此外,美团旗下的龙珠资本也出资了1500万美元。


如此真香戏码,不知此次能否再度上演。



美团的心思


王兴是有“理想”的。


这么多年来,王兴一直保持着每天发饭否的习惯,或记录,或思考。


从自己的饭否网成立之初,王兴作为超级大V,十年键盘不辍,活跃得像个高仿号。从去年开始,他又将自己化身为“汽车评论员”,聊得最多的则是与他有关的理想ONE。




近日来,王兴更是频频为理想“站台”。5月29日,在拿到自己的理想ONE后,王兴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可以代替原有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 了。


此外,王兴还分享了其老爸在体验过理想ONE后,准备把奔驰S换成理想的故事。


对于理想汽车,王兴是花了钱的,由此全家造势也在情理之中。


而理想也没有辜负王兴的“良苦用心”,不仅成为了行业黑马,甚至还提前完成了KPI。


扉旅汽车查阅数据显示,2020年1-5月,理想ONE成为中国新能源中大型SUV市场的领先者,销量超过第二名到第八名的总和。在销量上,无论是宝马5系新能源,还是大众帕萨特PHEV,都被理想ONE远远甩在身后。




6月16日,理想ONE也迎来了第10000辆用户交付仪式。自2019年12月正式开始交付以来,理想汽车仅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10000辆的交付,其中包含了春节假期和疫情的特殊时期,创下了中外造车新势力全新车型的最快交付10000辆的纪录。


“理想ONE这款车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不妨碍它将来会在中国汽车产业史上占据一席之地。”言语之间,王兴毫不吝啬的赞美。


但赞美之下,有着商人属性的王兴,盯上的可不止是那么一亩三分地。


“投资者、代言人”,远远满足不了王兴的野心。“此次再度入局,他想要的,或许更多的是理想汽车手上的自动驾驶技术,以及与未来出行业务相结合的想象力 。”有业内人士指出。


事实上,无论是王兴个人,还是美团,近两年在汽车出行领域早已动作频频。


而王兴的这场出行梦,从2017年春天开始。


那一年,美团打车横空出世。


此后,开始在全国攻城略地。美团打车的发展甚至引起行业霸主——滴滴出行的高度警觉,一时间狼烟四起。


2018年4月,美团再度出手,以股权和现金的方式收购摩拜。与此同时,摩拜共享汽车也正式推出,首款共享汽车——DEV1在多地开始投入运营。


2019年1月,美团宣布与法雷奥、芯片巨头英伟达和意大利汽车设计公司Icona签署战略协议,意在打造美团的无人配送小车。


种种迹象表明,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重视与野心。




“虽然短期看不到美团和理想的战略协同性,但智能电动车的终极目标指向自动驾驶,这被认为是出行行业的最大变量。”


上述人士指出,美团之所以加注理想,应该是更多考虑在一个看好的产业赛道上。长期而言,在无人驾驶技术与语音交互成熟之后,不排除双方尝试在线下生活交付场景做一些创新性尝试。



谁的江湖?


腾讯出手,美团来袭。


造车新势力的背后更多的是BAT的江湖,外加TMD。


在新势力头部选手中,腾讯选择了蔚来,阿里看上了小鹏、百度押注了威马,美团、头条和滴滴的第二梯队,则选择了后来者——理想。


一群“门口的野蛮人”,正试图通过行动证明造车梦可变成现实。




扉旅汽车梳理资料显示,2018年,在造车新势力狂奔之时,BAT对他们火力全开,生怕错过时代的风口,百度在投资威马之前,遍历了市场所有品牌,最终选择多轮加注威马,后来还与威马联合成立了Apollo自动驾驶研究研究中心,把自己汽车领域最核心的技术向威马开放。


最早上市的蔚来腾讯提前锁定的造车新势力,蔚来腾讯不仅是深度合作的关系,而且腾讯同时是蔚来的第一大资本股东。而阿里对小鹏一次性注资7亿美金,可见真心。


大举进场,BAT背后打的小算盘无非三点:“一是有钱任性,下注未来;二是赋能新能源车,加速孵化;三是拓展已有业务的边界,让服务进入车内(赚更多钱)。”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汽车制造业的复杂度超过了互联网巨头们的想象,烧掉近百亿资金后,造车新势力的产品才走向量产,且销量提振缓慢,几乎仍面临着百亿资金的窟窿。


事实上,跨界造车不止于一场资本游戏,这场由BAT发起的“淘金热”,在开启耐力赛“优胜劣汰”的同时,也在被市场所挑选。




作为近期活跃的“汽车评论员”,王兴更是抛出了一个“三家存活论”。


“现在中国的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两轮了,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二汽)、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传统)是民企,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


不过,在新能源的赛道上,早已不是“三国杀”,国产特斯拉的到来成为了它们的共同“噩梦”。


据扉旅汽车获悉,如今Model 3的售价已经下探至29.18万元,且还有下探空间。相较之下,理想ONE的售价为32.8万元;蔚来ES6价格区间为35.8万~54.8万元;小鹏P7价格区间为24万~27万元。


完全没有的价格优势,让他们负重前行。




此外,频繁出现的自身问题,更是让他们随时面临“倒下”。


“国内整个电动车行业技术包括续航、售后等方面不够成熟,而最大的爆点,在于其安全性能不可控。”


2018年,威马汽车自燃事件打响消费者对电动车行业质量安全担忧的“第一枪”后,这把火到如今越烧越旺。


小鹏,蔚来,理想没有一家成功逃脱,似乎不烧一把,都不好意思自称造车新势力。此外,内饰做工粗糙、刹车失灵、“断轴”事件、电池故障等等更是轮番上演。


如此高频率的自燃事件,以及不过关的品控,难免不让人产生怀疑,造车新势力们真的熬过车市寒冬吗?


“关键时期,打败你的,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