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万牲园

热门 12-31 05:09:00

原标题:中国最早的动物园——万牲园小史

【编者按】说起 动物园,如今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中国各地都有动物园,是日常休闲娱乐、科普学习的好去处。那么被誉为中国最早的公共动物园——万牲园——是如何诞生的?

在北京大学出版社新近推出的《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一书中,收录了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林峥所作《作为游赏场所与文化空间的万牲园》论文,以严谨的研究和生动的笔触为人们揭开了它的面貌,以及晚清的清廷如何用实力和财力打造出这一中西合璧、新旧并存公共文化空间的过程。

《晚清北京的文化空间》,夏晓虹 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2021年11月

端方、戴鸿慈 (编注:1905年,清政府为挽救危局,不得不接受资产阶级改良派“立宪”的口号,挂起“预备立宪”的招牌,特派镇国公载泽、户部侍郎戴鸿慈、兵部侍郎徐世昌、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等五大臣分赴欧美日本等东西洋各国考察宪政。)奏请效法西人“导民善法”,设立万牲园与公园。不仅如此,端方还于出访过程中选购不少动物,为筹办万牲园奠定了基础。据1907年《大公报》记载,端方在外洋养兽园选购各种禽兽共计五十九笼运送回京,除此之外,清廷亦敕令各省上供特产的动物,慈禧以及一些高官也向动物园赠送了自己的收藏。由于选址于农事试验场内的万牲园尚未竣工,只得先将动物寄养于附近的广善寺。值得注意的是,筹建动物园与一般公园不同,购置珍稀动物、尤其是跨洋海运的费用相当惊人,即使在西方,也惟有帝国的力量才能支持,而 清廷以强大的财力保证了万牲园的创立。

万牲园大门

清廷对万牲园十分重视,早在观看德国汉堡动物园的马戏团表演时,慈禧即口谕:“我们也要办一个‘万牲园’”。筹建过程中,慈禧和光绪帝曾召见农工商部官员问询情况,慈禧甚至亲自“拟选取各种鸟兽鳞介品类、先行豢养陈列,为动、植物院之基础”,并将自己钟爱的小猴贡献出来。 万牲园开放后,慈禧和光绪曾两次巡幸,参观万牲园的禽兽和观赏菊花,打赏园内执事人员,并御笔题写了“自在庄”、“豳风堂”等处的匾额。

在清政府的考虑中,开办万牲园隶属于农事试验场建设的一部分。1906年4月15日,商部奏请饬拨官地兴办农事试验场,“以兴农业”。农事试验场位于西直门外,是在乐善园、继园以及广善寺、惠安寺两园两寺旧址的基础上筹建的,继园又名“可园”或“三贝子花园”。根据《农工商部农事试验场章程》,试验场的设立是为了“研究农业中一切新旧理法,凡树艺、蚕桑、畜牧诸事”,都在考察范围内,这是与清末新政富国强兵的思路一致的。因此,“为开通风气、改良农事起见,特于场内附设博览园以便公众游览,得考察试验之成绩,发起农事之观念;并于博览园内设动物园、博物馆,藉以开通智识及供学理之参考。”由此可见,万牲园是包涵在博览园的理路中。

广义的万牲园(有时候也称万生园,或三贝子花园),实际也包括博览园、乃至整个农事试验场。因为时人称呼比较混乱,经常交错使用,作者论文的讨论范围也依从广义的概念,论文中统一称万牲园。 《万生园》,《时事画报》24期,丁未年(1907)九月,书内配图

面向公众开放的博览园内设动物园、植物园、蚕桑馆、博物馆等等,对于如此布局,官方的言说在在强调其开通民智、研究学理的意义。如动物园(即万牲园)是“为研究动物之生理,扩充学术与知识起见”,植物园“专为考查各种花木种植之生理”,动植标本室(即博物馆)系“为研究动物植物矿质之生理功用,扩充学术与知识起见”,等等。并规定学堂参观博览园不收门票费用,星期日定为接待学堂之期,其中万字楼在此日不对外开放,专门接待学生,尤见其偏重研究教育之用心。是即《章程》中所言,“冀于游观之中,兼寓研究之意。”因此,广义的万牲园(有时候也称万生园,或三贝子花园),实际也包括博览园、乃至整个农事试验场。

喷水犼

1907年7月19日,万牲园正式对外开放,南北八里,东西五里,周围二十六里,内设动物园、植物园、蚕桑馆、博物馆、各式东西洋建筑、茶馆、餐厅、照相馆等,“博大富丽,包罗万象,为北京三百年来,中华二十一省,所没有见过的。”园门外设有售票处和寄存物件处。动物园沿袭西方规制,分栏蓄养,笼外皆挂牌标识该动物的产地和习性,承担普及知识的功用。根据时人的游记,当时园中展出的动物计有美洲银狮和非洲狮,印度蟒蛇,美国鳄鱼,非洲斑马,美洲红鹿,俄国黑熊,非洲豹和印度豹,印度虎,东洋喷云虎,蒙古麅子,德国麋鹿,袋鼠,西班牙异牛,野猫,东洋鼠,金跳鼠,五道松鼠,直隶土拨鼠,直隶黑山羊,长蜥蜴,澳洲小跳鼠,狐,南美白鼻熊、猴类,狼,獾,长鼻熊,安徽羚羊,南美驼羊,梅花鹿,澳洲犬,澳洲鸵鸟,貘,大象,八蹄马,箭猪,以及众多禽类如仙鹤,天鹅,鹦鹉,珍珠鸡等等。

非洲豹

待民国成立后,又略添了一些动物,如参与辛亥革命的追风马,西班牙产的绵羊,孔雀等,但更多的是由于经费支绌,管理不善,导致园中一些代表性的珍贵动物如八蹄马、五腿牛、蓝面猴和老虎的死亡。将这份清单与前列清人对于西洋动物园的记录进行比对,其实算是相当丰富的收藏了,除一些珍稀动物如犀牛、河马、骆驼、长颈鹿、食蚁兽等以及水族欠缺外(后者或许是因为当时国内的工艺水平较难胜任贮藏水族的玻璃水箱),其余清人游记中感兴趣的飞禽走兽基本囊括其中。植物园是一带玻璃温室,靠东十间,靠西十间,亦是每间分类种植本国及异国的植物,如金鸡鱼草,黄鹤花,筑羽根草,福寿海,八重雏菊,美国甜瓜、无花果,茄子,石蒲,花百合,金雀花,寒兰水仙,赤穗鸡头,香锦,天竺牡丹等;中央过道两旁,更是陈列无数美丽的花草盆栽。

清末开放时,园内即设有四处茶座,暨豳风堂、万字楼、观稼轩和咖啡馆,以及一处餐厅,中西洋风格兼备,供游客休憩啜茗。豳风堂临池而筑,是五开间的冰梅窗玻璃大房,有极宽大的长廊,廊下有极大的院子,覆盖着铅版天棚,廊上是女座,院里是男座。院外沿莲花池也遍设茶座,可在此品茗观荷,风景绝佳。万字楼亦称卍字楼,因建筑呈卍字型故名,楼上男座,楼下女座。楼位于园正中,登楼则全园景致一览无余。咖啡馆则是西式的,也叫西洋茶馆,是大九开间的新式玻璃厅,室内陈设都是西式桌椅,但也分男女座,南半是男座,北半是女座,以玻璃屏扇隔挡,外廊西面和南面也都沿栏安设茶座,共计可容三百余人,提供中西式茶点和酒水。餐厅也是西式的,名燕春园番菜馆,设于来远楼。陈设皆为西洋样式,中央是大长桌,四隅是圆桌,东边有雅座两间,为预备女座。来远楼共三层,第三层楼梯为旋转式,梯形如同盘龙柱,令时人感觉十分新奇。开窗四看,全园在目。

万字楼

这些设于万牲园内的茶座很好地将休闲的功能与风景相结合,游客可以边品茗用膳,边观赏景致,怡情悦性,因此备受欢迎。甚至在开创之初,已有游客呼吁还要广设茶座,因此,民国之后,牡丹亭、茅亭等亭阁果然也都添设茶座。

《女学生游万牲园》,《舆论时事报图画新闻》,戊申年(1908)三月初九日 书内配图

牡丹亭亦称海棠式亭,分南北两个半廊,合成一个大圆廊。南廊中央有一玻璃方亭,北廊中央有一海棠式玻璃厅,皆可品茗休憩。两个半廊中间是花圃,遍植牡丹。茅亭是圆顶的三间茅草屋,并且新建了燕宾园中餐馆,与燕春园番菜馆相呼应。

燕宾园中餐馆和镜真照相馆

此外,园内一些代表性的景致还有松风萝月、荟芳轩、海峤瀛春、畅观楼、鬯春堂等。松风萝月是座长方形敞亭,周围双层栏杆,可以休息乘凉,亦是游船码头。荟芳轩是中式的一排九开间,外有栏杆,门窗都是圆式,轩东有青石桥。海峤瀛春又称东洋房,是日式风格的建筑,四面都是可以横向推拉的玻璃窗,屋内分两层,置日式几席(即榻榻米),其东侧的岛上还有东洋亭。

松风萝月

园中设有镜真照相馆,是一座三开间的大楼,楼外有一大庭院,高搭天棚,院内龙旗与万国旗翩飞,陈设许多盆花和桌椅,亦可饮茶。馆内陈设十分华美,布景和光线都很好,而且其最特别之处在于,不仅可以在室内取景,园中景色亦到处可选取,因此被时人誉为“北京第一照相胜境”。有趣的是,照相馆不允许游客自带相机入园,原因是担心“逢人窃照,致招是非”;并且园内虽然可以随意取景,唯独不许在桥梁道路旁或座落人多处取照,也不许照到其它游客。这一方面可能缘于晚清摄影尚未普及,考虑到民众会对此有所顾虑(如恐“摄人生魂”);一方面也有隐私意识的初步自觉。照相馆还出售“博览园二十四景”供游人留念,价格不菲,颇具商业意识。

肩舆

整个万牲园内服务设施十分齐备,除了上述茶社、餐厅、照相馆外,亦备有肩舆、人力车和游船等,以为游人提供方便。从以上万牲园的布置可以看出,它绝对不是一个单一功能的动物园,而俨然为一综合性公园。

万牲园实际上开启了北京公园养成现代休闲理念和生活方式的先机,当时的外国媒体敏锐觉察到并高度评价了这一新变。英国《泰晤士报》在报导晚清北京的市政革新时,每每以万牲园为一重要标志。如其1908年9月29日发表通讯《新北京》,谈到北京在20世纪初的剧变:“对于那些熟悉(19世纪)90年代北京的人来说,今天这个城市所带来的鲜明对比令人深究。在中国出现的各种现象均令人震惊……但远不及北京所呈现出来的融汇和飓变那样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以下列举铁路、学校、警察、新式街道、排水沟、电灯、绿化、敞篷车与人力车、新式建筑等等一系列新发明,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新开放的万牲园(Zoological and Botanical Garden),它体现了社会和教育改革的水准,每天男女参观者络绎不绝。这纯粹是中国人自己一手创办的事业,所有的市民都为之自豪。这些是过去十年来工作的成就。对于了解旧北京的人来说,这是一项令人称赞和大有希望的成就。”

(经出版社授权,本文标题为编者所拟,内文有删减。文内黑白影像图片源自《洋镜头:1909,北京动物园》)

http://www.ggxrjl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