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618在即“恶意投诉”又来,面对150次投诉电商卖家怎么办?法院出手反制“知产流氓”

作者:淘小白6-12 13:56分类: 互联网

皇冠级淘宝卖家小何开了4年多网店,成为皇冠级店铺,却在近期遭遇了150余次侵权投诉。正值618前夕,如此密集的被投诉,很可能让她受到处罚从而错失大促。


面对这一别有用心的恶意投诉,小何拿起法律武器,向浙江余杭法院递交申请书,请求责令投诉人邱某立即停止投诉。余杭法院当天即下达裁定:禁止邱某投诉,即时生效。


与通常的行为保全申请不同,这是被投诉人申请法院对投诉人行为作出的禁令,业界称为“反向行为保全”。这份特殊的裁定,也让小何不因恶意投诉而错过618大促。


余杭法院法官表示,恶意投诉严重破坏电商市场竞争生态,商家除积极申诉之外,还可利用反向行为保全的方式寻求司法救济,化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要价20万不成报复性投诉


4年前,小何在淘宝开店。经过用心经营,店铺好评率达到99.59%。


早在2017年9月,小何的店铺和销售商品的名称中就大量、持续不断地使用“KELIFAN”标识,且每年报名淘宝官方营销活动进行推广,销售额已逾数千万元,“KELIFAN”标识也具备了一定影响力。


然而,一名经营批发服装鞋帽的个体工商户邱某于2019年7月6日抢注了“KELIFAN”商标,从今年4月开始先后10次投诉小何店铺侵权。经过积极申诉,被投诉的链接均得以恢复,但小何仍将不得不耗费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去应对投诉。


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介绍,在此期间,邱某通过QQ、邮箱等和小何进行沟通,称可以20万元价格转让“KELIFAN”商标,并表示价格可以协商,“谈妥自然会全部撤诉”,还称“这边看到您都提交了申诉,不知道您这边是已经商量好了,还是感觉不太想要这个商标”等。但双方一直未谈拢,且小何一直积极申诉,于是4月15日,小何店铺再次收到邱某的“报复性”投诉,这次被投诉的链接竟多达140余个。


受疫情影响,小何的店铺刚刚复工,为打造新款服装产品已投入了大量人财物,而因为投诉,不仅面临热销商品链接被删除、店铺流量降低、销量下滑等巨大风险,还无法参加淘宝平台即将到来的天猫618等促销活动。


4月21日,小何向余杭法院申请诉前行为保全,请求裁定邱某立即停止针对其店铺的恶意投诉。


法院裁定禁止投诉


余杭法院受理后,经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发现自2019年7月至2019年9月,邱某共申请38件商标,绝大多数均与淘宝网上销售服装类商品的店铺名称相同或近似,且这些店铺均为皇冠等级。


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介绍,这种“巧合”未免太蹊跷!结合邱某要高价“转让商标”的事实,邱某的动机可能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目前正是经历新冠疫情后开始全面复工复产的时期,很多电商商家和企业百废待兴,此时如不及时止损,对其更是雪上加霜。”余杭法院经审查认为,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将会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而且该种损害远远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邱某造成的损害。


于是,在收到申请的当天,余杭法院即裁定:邱某立即停止针对小何店铺及商品的投诉,裁定即时生效。保全的期限至双方争议裁判生效之日止。


6月11日,记者从余杭法院获悉,小何已以邱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邱某立即停止恶意投诉,并刊登公开赔礼道歉声明、赔偿经济损失等50万元。此案即将开庭审理。


被恶意投诉商家可主动寻求司法救济


4月上旬,浙江高院知识产权庭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涉电商恶意投诉不仅严重扰乱他人经营活动,而且破坏平台内的正常经营秩序,同时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应加大惩戒力度,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审判的司法公信力。


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强调既要依法免除错误下架通知善意提交者的责任,督促和引导电商平台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促进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又要追究滥用权利、恶意投诉等行为人的法律责任。


两会期间,最高法民三庭庭长胡仕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不加有效规制,恶意投诉行为将可能对电商平台的经营生态造成严重影响,人民法院对此高度关注。


余杭法院法官介绍,面对电商环境下愈演愈烈的恶意投诉,商家除积极向平台申诉,还可利用反向行为保全的方式寻求司法救济,化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及时止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2019年9月,余杭法院就作出了浙江首例反向行为保全裁定。


据新华社报道,该案中,申请人徐先生是一名淘宝卖家,主要销售阿胶糕包装盒。自2017年12月起,他的店铺遭遇了被申请人发起的23次投诉,导致店内12条热销商品链接被删除。


然而,根据徐先生调查后提交材料显示,投诉人实际为另一电商店铺的经营者或疑似关联人,且投诉时向电商平台提交的证明材料大多是虚假材料。因此,申请人徐先生决定先行向法院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申请,暂时制止被申请人的恶意投诉。


广东财经大学智慧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姚志伟认为,反向行为保全在涉电商知识产权纠纷处理领域是一种制度创新,法院利用反向行为保全机制,为被恶意投诉或错误投诉的平台商家紧急恢复链接或阻断恶意投诉,将有效保护平台内经营者和平台经营者的利益,维护平台上知识产权的基本秩序。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9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