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体育
  • 东北秧歌小拜年(《平凡的世界》第一章,田福军赋闲归乡,回到双水村过年)

作者:投稿专员11-26 19:18分类: 体育

导读:一九七八年的春节,大地解冻,万物复苏,《平凡的世界》那个可爱的小村,双水村迎来了十年动乱后第一个热闹的春节。公社和县上除不拒挡,还支持农民恢复这传统的红火热闹。如今陕北秧歌已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伞头秧歌频临危机,要是田五活到现在,那可是一个宝!陕北说书成为了陕北榆林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田五也不甘示弱,几乎闪电一般把伞在空中一劈,锣鼓声立即落下。

广告:需要东北大秧歌音乐伴奏MP3,点击这里查看

  一九七八年的春节,大地解冻,万物复苏,《平凡的世界》那个可爱的小村,双水村迎来了十年动乱后第一个热闹的春节。

  在《平凡的世界》第一部最后一章,田福军赋闲归乡,回到双水村过年,正好赶上双水村闹秧歌。

  一、

  过去的十来个春节,对于双水村来说,那不是过年,而是过晦气。好!现在政策松动了,双水村的人就立刻把熄灭多年的红火又扇起来了;双水村的火一起来,石圪节公社所有村庄的火都烧起来了!公社和县上除不拒挡,还支持农民恢复这传统的红火热闹。仅就这一点,庄稼人也感到象死去的田二常嘟囔的:世事要变了……

  双水村不仅恢复了闹秧歌,还象往年一样恢复了正月十五晚上“转灯”的传统。已经约定,这一天,石圪节村、罐子村、下山村等五六个村庄的秧歌队,都要来双水村“打彩门”,转九曲……

  双水村的“老大”田福堂和几个老汉坐在一起,成为双水村闹秧歌的总料理,布置接待外村秧歌队的具体事宜。

  在庙坪,民间手艺人金俊山正在负责做灯盏,他的儿子金富成了撬锁高手,手脑灵活的金富可能继承了金俊山的多才多艺,可惜的是,没有用到正道上,结果把一家三口带入歧路。

  孙少安、金俊武、田福高和金光亮等人正负责栽灯。地上摆满了高梁杆和萝卜做成的灯盏。

  在双水村小学,大秧歌队正在排练,婆姨女子,穿戴得花红柳绿;老汉后生,打扮得齐齐整整。秧歌队男女两排,妇女一律粉袄绿裤,长彩带缠腰,手着扇子两把;男人统一上黑下蓝,头上包着白羊肚子毛巾。随着锣鼓点,这些人就满院子翩翩起舞。伞头当然是田五。

  在小说第三部,田五的日子过的很恓惶,儿子田海民养鱼致富,对老父亲的贫困视而不见,可惜了一身才艺无用处。如今陕北秧歌已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伞头秧歌频临危机,要是田五活到现在,那可是一个宝!

  在小学的教室里,另外一些人正在排练小戏。演员有少平、金成、姚淑芳、润生、银花、海民、金富、金强、田平娃、兰香、金秀等人。金波笛子、二胡、手风琴都能来。孙玉亭和金光辉吹管子;光辉他二哥金光明拉板胡。

  二、

  后来走出双水村,成了煤矿工人的孙少平,在1978年的双水村担任着一个重要角色,双水村大秧歌和小戏的总导演。他在高中时就是全县出名的“把式”,还到黄原讲过故事,因此理所当然由他来指拨大家了。少平此刻跑出跑里,一会在教室排戏,一会又去院子指导大秧歌,真是出尽了风头……

  少平善于讲故事,用官方语言说,叫做陕北说书,陕北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说书形式,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陕北说书成为了陕北榆林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拥有这项“技能”少平,没有发现自己的闪光点,跑到大城市发展,发生了很多事,但是双水村是回不去了。第二部少平到外面打工回双水村过年的时候,村里的人少平再担任正月十五闹秧歌的“总导演”,少平宛然拒绝了,因为他的口袋里只剩下寥寥的几毛钱,他要急着回城打工赚钱,哪有心思搞这个;到了第三部,在大牙湾当工人的少平,已经适应了工薪族的生活,大过年的还要去挖矿,在下井的头一天晚上,在惠英家喝个烂醉,浑然不觉的睡在惠英的床上,而随后发生了矿难,虽然侥幸逃过一劫,自己的脸却破了相……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的好友,作家曹谷溪在《再谈陕北秧歌》中说:"陕北人闹秧歌,就是图个红火。每年正月二三开始,几乎要闹腾一个正月天。一直到二月初二才压了锣鼓五音"。形式多样,是一种民间广场集体歌舞艺术,表演起来,多姿多彩,红火热闹。

  三、

  路遥出生于陕北榆林清涧县,是陕北秧歌的重要分布区之一,除了榆林,陕北秧歌还分布在延安、绥德、米脂等地,其中绥德、米脂秧歌最具代表性。

  

绥德可谓陕北秧歌的中心,那里的农村至今仍保留传统的秧歌表演程式、礼俗和风格特色,秧歌表演者常有数十人,有的多达近百人,在伞头的率领下,踏着铿锵的锣鼓,和着嘹亮的唢呐,作出扭、摆、走、跳、转的动作尽情欢舞。

  在《平凡的世界》中,石圪节村、罐子村、下山村等五六个村庄的秧歌队,都要来双水村“打彩门”,转九曲……

  路遥重点写了罐子村的秧歌队来到双水村的“盛况”,罐子村有一个重要人物,孙家的大女婿王满银,在罐子村的秧歌队里,王满银鼻子上画了块白颜色,身上斜挂着驴串铃,手里甩着绳刷子,丢腿撂胯地扮个“开路小丑”,逗引得娃娃们撵着看他出洋相。

  满银是专业负责搞笑的,不仅如此,陕北秧歌取材于民间,逛鬼王满银中年悔悟,浪子回头的故事,就被罐子村的远近闻名的“铁嘴”王明清编入秧歌中。现实中,也许真的有满银这一号人物,他的生活状态,让很多人“羡慕”!

  彩门两边的秧歌队已经纷纷编成了两根“蒜辫子”——这意味着两家的伞头要对秧歌了!

  四、

  秧歌队的“蒜辫子”,是秧歌的传歌场图之一,据说,米脂秧歌中100多种吉祥场图,现在只保留蒜辫子、拧麻花、十二连灯挂角、枣核开花等几种,大部分吉祥场图,将要失传。更不要说乡土气息很浓的民间口头文学艺术的伞头秧歌唱词。现在拜年唱秧歌大都是文人们事先编好唱词,交给唱秧歌的唱,伞头和唱秧歌已分离,更谈不是触景生情,随编随唱,即兴发挥。

  “

伞头秧歌”是即兴编歌。罐子村的伞头是王满清,双水村的伞头是田五。路遥写下了这段精彩的伞头对歌:

  罐子村的伞头王明清,也是远近闻名的“铁嘴”,按规矩由他先给不可一世的田五发难。田五在彩门这边腰扭得象水蛇一般,伞头转成了一朵莲花,正准备接受王明清的挑战。只见王明清伞头轻轻一点,双方的锣鼓声便嘎然而止。王明清亮开嗓门唱道——锣鼓停声我开音,万有亲朋你细听:转九曲来到双水村,不知你们栽下些什么灯?

  王明清尾音一落,锣鼓和人群的赞叹声就洪水一般骤起。一些行家在人群中评论道:“好口才!”

  田五也不甘示弱,几乎闪电一般把伞在空中一劈,锣鼓声立即落下。他应声而唱——罐子村的亲朋你细听,欢迎你们来到双水村。

  你问我们栽下些什么灯?

  今年和往年大不相同——西瓜灯,红腾腾,白菜灯,绿蓁蓁,韭菜灯,翠铮铮,芫荽灯,碎粉粉,茄子灯,紫茵茵,七扭八歪是黄瓜灯!

  龙儿灯,满身鳞,凤儿灯,花蓬蓬,老虎灯,实威风,摇头摆尾是狮子灯!

  银蝶金蝉莲花灯,还有那起火花花带炮嗦罗罗罗乒乓两盏灯,那是依呀嗨!

  田五别出心裁,将秧歌和“链子嘴”串在一起,唱得如同一串鞭炮爆响,人群随即为之卷起了一片欢腾的声浪!

  五、

  在这个热闹的春节中,田润叶、田晓霞、甚至秀莲都没有在场。

  田润叶带着一身爱情的创伤,去了黄原同学杜莉莉家;晓霞留在城里照顾她外爷徐国强,从山西来的秀莲,刚刚成为双水村新娘,还没有真正入乡随俗中,融入到双水村中……

  在这热闹的人群中,田福军突然看见了孙少安。他立刻挤过来,捉住了少安的手。

  两个人谈了很久,谈得很投机。临毕,田福军用手亲切地拍了拍少安的肩膀,说:“小伙子,不要灰心!相信一切都会开始变化的。我坚信农村不久就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局面。一切恐怕都势在必行了!”

  如今,从1978到2020,四十年的时光已经过去,在这四十年里,中国发生了多少可笑的,可叹的,可怜的,可惜的,可爱的,可贺的事情……

  热闹的秧歌依旧在,只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人生无常,在这个纷纷“移民”城市的年代,敢问一声,可爱双水村,尚且热闹否?

LS体育号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