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体育
  • 东北秧歌伴奏音乐(东北老友请我欣赏东北大秧歌)

作者:投稿专员11-26 18:39分类: 体育

导读:他高度赞同我的观点。相比“大棚栽培”的其他秧歌,巢湖的秧歌目前还是“有机”的。再苦也不能阻止敝乡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巢湖人对年纪稍长的陌生女性,也尊称大姐,此时的大姐与普通话发音相似。巢湖秧歌已经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很欣慰。我“代表”巢湖人民坚信,人一旦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秧歌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唱得更好。

广告:需要东北大秧歌音乐伴奏MP3,点击这里查看

作者:深圳老鹏


近日,东北老友请我欣赏东北大秧歌,并请我“指明发展方向”。我强调,首先要从战略高度,认识到秧歌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次,秧歌要深化改革;第三,秧歌要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动能;第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他高度赞同我的观点。


我找到一首李家莲唱的《一支秧歌一趟秧》作为回赠,给老友欣赏。


春风又到巢湖边

阵阵秧歌飞上天

种田人家春来早

布谷未叫绿满田,哎嗨哟

……



原汁原味的巢湖乡音,就如同夏天早晨,趁露水摘下带花的巢湖小菜瓜,水灵灵、绿莹莹、嘎嘣脆。当然,我这位来自雪花飘飘的东北寒冷地区、习惯于烤串和啤酒的兄弟,欣赏不了临近杏花春雨江南的江淮小调,我很遗憾。


相比“大棚栽培”的其他秧歌,巢湖的秧歌目前还是“有机”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小时候听的秧歌,比李家莲唱还要原汁原味:没有经过扩音器放大,没有乐队伴奏,没有经过录音棚美声处理,纯粹的真人、现场、无伴奏、乡村版“有机”秧歌——我嫂子唱的。


那时候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前期摸索的生产队,按照计划经济规则,栽秧是“计划”给女社员的工作。一块田里,十几女社员排成一排,每个人负责左右大约2米宽的一“趟”,倒退着往后栽。栽早稻秧,天气还很凉,水田里水更凉,所以大多数农村女性都有关节炎;



双抢时栽晚稻秧,天气又非常热,水里烫,太阳晒。弯腰撅屁股,一趟秧下来,腰都伸不直。还互相比着,你只要稍微慢一点,边上的人比你快,被“关住”在秧田里,就有点伤“自尊”了。


那时没有任何农业机械,全靠一双手脚,栽秧真是非常非常苦。关键还有“比、学、赶、帮、超”,“铁姑娘队”,这种“激励机制”,把大伙儿放在一起“比”。


再苦也不能阻止敝乡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在一起,秧歌就诞生了。这种场合,我嫂子是当仁不让的主角,现在时髦的词叫“C位”出道。


据群众反映,我嫂子不但嗓子好,歌唱得好,人也长得漂亮。我妈非常“心疼”她,“酸溜溜”地叫她“丫头”,还让我和三姐叫她“大姐”而不叫“大嫂”——竟然将她老人家自己的喜好“强制”分享给我们,实在受不了。


巢湖人对年纪稍长的陌生女性,也尊称大姐,此时的大姐与普通话发音相似。但是家庭亲人之间的大姐,音调稍有不同,类似京剧唱腔的发音,我总也把握不好这两个音调之间的差异。在这一点上,我对嫂子很有“意见”。



我嫂子她们具体唱的是啥歌词,以我年幼的无知,也搞不懂。即使搞懂,以年少轻狂的客观规律,也一定认为不上“档次”,就像我们小时候都不喜欢的“巢湖芹芽”这一类的家乡菜。


后来知道“望风采柳”的创作形式,就是看到啥就唱啥。我估计我嫂子当时采用的就是这种“创作形式”。


我小时候也采用这种方式,“唱作”了大量的歌曲,我妈批评我——“随嘴拉”。同样我嫂子“随嘴拉”,我妈妈就说“丫头嗓子是好,唱得跟广播里的一样”。我非常遗憾。



回想起来,事实可能确实如我妈所说。我听一些著名歌手唱歌,不自觉就和我嫂子比较,好像差别不大。以我初陋的判断,如果有条件,只要经过“有关部门”适当的声乐训练,我嫂子可能会唱到更大舞台上,而不只在秧田里苦中作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台湾有个歌手叫张帝,他有个“核心能力”,可以现场随机编词唱出来,一时风靡亚洲。可是,我嫂子和敝乡的乡亲们,早就这么唱啦,张帝“抄作业”竟然抄成著名歌手。


为什么巢湖民歌是以秧歌形式较多,而不是西北地区以信天游形式的民歌呢?我猜测,一是敝乡的人都非常含蓄,在大庭广众之下无缘无故地唱歌觉得“好丑”,只有在集体劳动时,大家一起唱才不会尴尬——看来巢湖人民的“羊群效应”比较严重。



巢湖在非计划经济时代,只有栽秧这种抢时间的劳作才容易集体活动,容易引发“羊群效应”,所以秧歌容易形成和传唱;西北和东北以及“胡焕庸线”以西地区,人烟稀少,在山旮旯里,在大森林里,在旷野里随便唱,没人管你,不存在尴尬的情况。


二是敝乡的人非常辛苦,而且重男轻女,干活已经非常劳累,干完活回家哪有力气唱歌,一年四季几乎没有闲的时候。只有在栽秧集体劳动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一放松,艺术就产生了!


西北地区放羊,羊自己吃草,放羊的人除了寂寞就没事干,可以尽情歌唱以消除寂寞。加上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冬季漫长,基本无法从事室外劳动,在家里没事干,切磋歌艺、练习小品吧。闲来无事,艺术又产生了!



所以说,东北和西北的秧歌,是他们闲来无事的衍生品。而敝乡的秧歌是栽秧是放松的“产品”,产生基础条件就完全不同。


这是我的胡说八道,仅供娱乐,一切以巢湖民歌研究社的通稿为准。


下面欣赏几段巢湖秧歌——


《绿浪滚滚迎面来》

朵朵彩云过山来,依哎嗨,哎嗨,依哎嗨,哎嗨,暖心怀。

百鸟齐唱春耕曲

歌声引来万花开

依哎嗨,哎嗨,依哎嗨,哎嗨,万花开

口唱秧歌喜插秧

亲把丰收花儿栽,花儿栽

万里春光万春绿

巢湖岸边春常在,春常在

你追我赶闹竞赛

绿浪滚滚迎面来

依哎嗨,哎嗨,依哎嗨,哎嗨,迎面来

《唤小牛》

嗨~ 唉~ 唉~ 唉~

小牛噢喂,吃饱了噢喂

快快跑过来哟,不要贪玩耍呀

太阳落山啦,太阳落山啦

小牛噢喂,喝好了噢喂

跟着放牛哥也,该呀该回家,回家见妈妈

小牛噢喂,喝好了噢喂

跟着放牛哥喂,该呀该回家啊,回家见妈妈

唉~ 唉~ 哞呀


这些浓郁乡土、乡音味道的秧歌,真像家乡美食一样,亲切无比,听完后,立刻就“文化自信”。上期我写的《端起巢湖当水瓢》,这种代表那个特殊年代的东西,如同那时的柘皋大月饼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一想起来就自卑。


巢湖秧歌已经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很欣慰。


现在栽秧用机械,唱秧歌的环境没有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乡愁只好在回忆中寻找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美好的东西,不只是豆瓣酱,还有回忆。


我“代表”巢湖人民坚信,人一旦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秧歌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唱得更好。



我嫂子年轻时候唱秧歌,现在反而与时俱进,在基督教的唱诗班里歌唱耶稣和上帝了;相反地,我年轻时候热衷美帝歌曲,年老了反而喜欢起京剧、小刀戏和家乡的秧歌。


哎,这世道、这口味,怎讲呢!


最忆是巢州LS体育号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