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体育
  • 荷花奖东北秧歌舞蹈(盘一盘那些我们记忆中的经典动画片)

作者:投稿专员11-26 18:29分类: 体育

导读:上周阿甲看到一条新闻,说“80.7%的受访家长认为市面上动画片的放映尺度需要进一步严格把控”。《大闹天宫》故事改编自《西游记》,全国人民耳熟能详。但能称为“经典”的,只有1979年的《哪吒闹海》。如今,哪吒被视作暴戾与反叛,但在我心里,革命性的《哪吒闹海》却是温柔的。短短的篇幅,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很多。当时阿甲pick的是三娃,技能是铜头铁臂,按理打架无往不利,可最终却被蛇精的柔剑束缚。

广告:需要东北大秧歌音乐伴奏MP3,点击这里查看

上周阿甲看到一条新闻,说“80.7%的受访家长认为市面上动画片的放映尺度需要进一步严格把控”。

在江苏省消保委做的一项调查中,选取了21部孩子喜欢看的动画片,竟然梳理出1465个“问题点”。报道中说,“这些动画片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尺度较大,涉及暴力犯罪元素;存在危险行为,孩子容易模仿;氛围阴暗黑化,剧情偏向成人化;以及强植广告行为逐渐泛滥。”

《迪迦奥特曼》打怪兽涉及持械殴打?

《熊出没》光头强手持猎枪电锯太暴力?

《芭比》人物涉及埋炸药、偷窃、抢劫犯罪?

阿甲就纳闷了,这一届家长以80后、90后为主,你们怎么能被小猪佩奇、迷你特工队之流给吓到?

你们小时候明明是见过大世面的啊!

阿甲今天就来一波回忆杀,盘一盘那些我们记忆中的经典动画片,按照长大后的我们的眼光,能找出多少“问题点”。

《大闹天宫》(1961)

【问题点】

孙悟空强取金箍棒,是抢劫犯罪;

玉皇大帝许孙悟空弼马温,乃欺骗,不利于儿童道德观;

仙女飞来飞去,吸引儿童模仿易造成伤害;

孙悟空砸了凌霄宝殿,严重暴力行为;

……

《大闹天宫》故事改编自《西游记》,全国人民耳熟能详。

豆瓣评分9.4,好于99%的动画片和奇幻片——偏巧这两类片种都算得上如今中国电影的短板——经典程度不言而喻。

这部1961年创作、1964年完成的动画电影,我小时候看时,距其诞生已过去30多年,仍然被其行云流水的故事、瑰奇的画面深深折服。

今年距其创作已经过去半个世纪,再看更觉不得了——简直是一次中国传统艺术的降维式普及。

孙悟空斗二郎神,从配乐到转场,都有传统戏曲的影子;蟠桃园飞来的仙女,分明是敦煌壁画的飞天再现。

参与创作的万籁鸣、万古蟾兄弟,1941年就创作出动画片《铁扇公主》,惊得隔壁日本青年手冢治虫弃医从漫,成了一代“日本动漫始祖”。

所以论辈分,阿童木还得恭恭敬敬叫孙悟空一声“大哥”。

《大闹天宫》为何经典?有专家研究过,其动画设计、原画由专业画家完成,孙悟空的造型来自艺术家张光宇。

要说小时候,谁没有成为齐天大圣,下捣东海、上砸天庭的梦想?

只是你把家中拖把当金箍棒,我拿长尺当红缨枪,还没耍上一个回合,就被父母收缴“武器”,顺势用这些武器打一顿,瞬间“英雄”气短。

《哪吒闹海》(1979)

【问题点】

李夫人怀孕三年生产,违反科学;

哪吒打白龙致其死亡,虐待动物;

哪吒多次顶撞父亲,不利亲子关系;

剔骨还父,托莲重生,美化自杀;

……

“哪吒”绝对是中国动画吉祥物。央视《哪吒传奇》豆瓣评分9.0,票房灵药《哪吒之魔童降世》8.4分,刚刚春节档《新神榜:哪吒重生》7.3分。

但能称为“经典”的,只有1979年的《哪吒闹海》。

如今,哪吒被视作暴戾与反叛,但在我心里,革命性的《哪吒闹海》却是温柔的。

我18岁前看哭的电影只有两部,一部是《妈妈再爱我一次》,另一部就是《哪吒闹海》。

哪吒自刎的反叛内涵,要到如今才能理解。

那时看到哪吒决绝离去,鹿衔着乾坤圈和混天绫逐海而来的场景,就觉得非常难过。

就像一个朋友含冤离去,却无从帮助那样的难过。

在当时的眼里,这部动画片给了我正义、友爱和勇敢的感受。

当然,哪吒莲瓣为衣、荷叶为裤的动画形象,也让人印象深刻。小时候很羡慕长发齐肩的女同学,因为可以绑出个“哪吒头”。

有个同学,家里买了荷花造型的绢花,被他剪下来贴在衣领上,再以扭秧歌的红绸为混天绫,呼啦圈当乾坤圈,风光了一下午。

然后回家就被父母打了。童年时光,似乎没有一件事不能被父母打一顿解决掉。

《三个和尚》(1980)

【问题点】

容易引发模仿造成火灾;

缺少积极阳光正能量的价值观。

《三个和尚》短短十八分钟,故事一句话就能说完——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如今很多家长呼吁动画分级,似乎抹去了阴影和棱角的动画,才会对孩子身心有利。

但《三个和尚》真正诠释了什么是“老少咸宜”。

先看画面。这部动画采取了极简模式,但细看都是功夫。

小朋友从线条中就能一窥人物的表情和心理变化;大人能看到国画的写意构图,和红黄蓝三原色的极致运用。

不同年龄的人,都能看到哈哈大笑,又都能在笑过之后有所感受。

对成人来说,它像千帆过尽后沉淀的一丝感悟;对孩子来说,它是一点不被人笑话的小道理。

你可以说“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对孩子来说是负面是消极的,但你又不能否认这种“正话反说”的方式赋予了这部动画片善意与温情。

比如为了谁去打水闹得不可开交的三个和尚,在救火时小和尚被瘦和尚不小心扔出去,胖和尚立即抢回来,瘦和尚连忙拍背,最后大家相视一笑。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有没有标准答案?

《黑猫警长》(1984)

【问题点】

大量持械打斗场面,血腥暴力;

人伦惨剧,妻子吞食丈夫;

犯罪频繁,涉及谋杀、绑架、暴力伤害等;

……

黑猫警长在每一集片尾用手枪逐字打出“请看下集”的标志,在很多人的记忆里一直以为《黑猫警长》跟《名侦探柯南》一样长寿,后来才发现竟然只制作了短短5集。

短短的篇幅,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很多。

比如第二集《空中擒敌》中,食猴鹰披着白色外衣在雨夜掠走小动物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吃丈夫的螳螂》里惊现新婚夜“杀人食尸”惨剧。

这部动画片5集即结束,有人说是“尺度太大”,也有人说是因为版权纠纷。

不过有媒体采访过相关人士,表示当时《黑猫警长》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系列,社会反响和观众基础又好,而且基于当时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提倡做系列片对接电视台播放的需求,种种现实条件都不可能不让《黑猫警长》继续拍下去。但“我记得当时就没有后续的剧本提交上来了,如果有新的剧本来,应该还是会继续拍下去的。”

插播一则冷知识:当时给《黑猫警长》里白鸽探长配音的,是后来的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当时她才10岁。

据说,当时为了选出最适合的一版黑猫警长形象,动画片导演、编剧戴铁郎曾拿着多个版本的黑猫警长让幼儿园小朋友选,大家普遍选择的版本,最终得以呈现。

《葫芦兄弟》(1986)

【问题点】

蛇精“我呸”挂在嘴边,粗口脏话频繁;

花样繁多的持械打斗,存在暴力血腥;

穿着暴露,影响孩子审美观形成;

未成年人酗酒,续集还出现早恋;

……

这部动画片“国民度”有多高?今年春节档的《唐探3》,主角要cos一个代表中国的动漫人物,他们的选择就是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的背景音乐一响,是影院为数不多发自内心的集体大笑。

豆瓣上有条评论有意思——

如果按照成年人的方式来解读这部动画片,恐怕还真有点这个意思!

但是小时候我们没有学会“我呸”,倒是学会拿着一把尺子念念有词:“如意如意,如我心意,快快显灵!”并且首次在故宫看到“如意”实物,感慨原来就是这个玩意儿啊!

不光如此,很多人也是在这个动画片里知道真有种植物叫“葫芦”,真有种会挖山的动物叫“穿山甲”。

《葫芦娃》的故事脱胎于民间传说《十兄弟》,为啥人物从十个变七个?

真相只有一个——穷。

为节省经费,导演胡进庆曾回忆,当时将剧本十兄弟改成七个孪生兄弟,不仅长相一样,服装、造型也一样,仅用颜色区分——于是七个人物只要“复印”同一套形象就可以了。

尽管形象一样,但每个娃性格和衣服颜色一样鲜明。阿甲那时常常跟朋友讨论,葫芦娃里谁最强。当时阿甲pick的是三娃,技能是铜头铁臂,按理打架无往不利,可最终却被蛇精的柔剑束缚。

纵然每个葫芦娃都有超能力,却逐一败下阵来,直到最后七人合力。

《葫芦兄弟》不教你做人的道理,它只是给你讲了一个精彩的故事。

《怪老头儿》(1992)

【问题点】

随意跟陌生人回家,不利于安全;

生吞小鸟,暴力及虐待动物;

五官随意扯下,潜移默化的暴力;

真人“克隆”,涉及伦理和恐怖;

……

之前网上有人说《怪老头儿》是中国的cult片,我还不相信。

再看一遍,“童年阴影”升级为“人生阴影”。

首先,木偶动画这种形式放到今天,本身就很恐怖。

会动的木偶,成人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安娜贝尔》《鬼娃恰吉》《死寂》等一系列恐怖片。

再看情节,都属于“细思极恐”型,比如扯下耳朵是直观的“恐怖”,但把耳朵放进别人包里偷听,联系现实想想更让人害怕;比如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最后主角被这个更受人喜欢的“自己”替代了……

但回想当时看这部动画片的感受,只觉得想象力神奇,又害怕又想看。

这种感受从何而来?关键是贴近。

比如片中一闪而过的镜头,小学五年级的赵新新,房间里贴着圣斗士的图画——这可不就是那时跟赵新新同龄的我们最爱吗?

而且这部动画片中,还隐隐约约推动着孩子们对未来的神秘想象——如今看来,手机、克隆动物等等,都被预言中了啊!

《邋遢大王奇遇记》(1987)

【问题点】

严重的不良生活习惯,不讲卫生还能有“奇遇”;

持械打斗和血腥暴力场面,大量身首异处的场景;

出现性暗示场景;

……

估计很多人和阿甲一样,人生第一次认识“邋遢”这样复杂的两个字,就是因为这部动画片,并且听到了流传至今的金句——“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一个人忽然身陷异域,想尽办法花式吊打一群怪兽后逃出生天——《邋遢大王奇遇记》几乎是一部丧尸片,背上长着箭的绿毛鼠、尾巴可以发射炮弹的红毛鼠,带锯齿长嘴可截断钢铁的黄毛鼠,简直就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粉墨登场的不同品种。

以一个坏孩子作主角,今天的父母会同意吗?

邋遢大王显然不是一个符合家长期待的“正面”主角,他不爱干净,还带点叛逆。

就连片中老鼠也是千差万别,各有性格,还出现了帮助人类的正面形象小白鼠——这样突破模式的创新,在这部动画里不少。

创新不等于瞎搞。不同于下水道、阴沟,动画片老鼠王国在一座古墓中,主创们真的在河南、陕西等地参观了大量古墓。比如鼠王的宝座,造型灵感就来自古墓中一种青铜器。

编剧凌纾曾经回忆,他为创作《海力布》前往内蒙草原采风,遇上当地遭遇鼠害;后来与导演钱运达到云南收集素材,又遇鼠间疫发生,于是想创作一部动画片,不单纯表达“人鼠大战”,而是以儿童视角看待包括老鼠在内的动物,看待环境污染的严重后果——这样的观念,在当年无疑是非常先锋的。

重新回首这届父母童年时代的经典动画片,我有个疑问:你们也会挑剔出这些动画片成百上千个“问题点”,解决的办法只有“加强管理”乃至“强制下架”吗?

在我看来,从这些童年回忆来看,一部优秀的儿童动画电影,至少应该尝试做到这些——

不要以成人的眼光来研究孩子眼中的世界。

不要总想讲道理,先讲一个好故事。

不要为想象力竖起边界。

即使充满幻想,但打动人的细节一定在我们身边。

以及,一千个孩子眼中的同一部动画片也有一千个样子,再“伟光正”的形象,也有可能给某个孩子带来负面影响。出现了偏差,家长应该首先发现并纠正。

最后分享一个小故事。

去年年底,朋友带着他6岁的儿子,斜穿整个上海去奥特曼展览上“追星”。

就在小朋友热情呐喊之时,旁边一个准备参加补习的大哥哥幽幽地来了一句:“都是假的。”

回程时,儿子问了父亲那个经典问题:“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吗?”

他的父亲说:“我不能告诉你有没有,因为我不知道,现在的人类还不知道。我们所在的宇宙是无穷大的,而我们人类能够到达的地方还很少很少。未来经过你们的探索,也许就找到了奥特曼。”

小朋友回答:“那你可以跟我讲讲宇宙的故事吗?”

一部动漫,能够开启一个小朋友对宇宙的向往,这就足够了。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动画电影《哪吒闹海》

来源:作者:简工博

LS体育号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0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