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体育
  • 东北秧歌音乐(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作者:投稿专员11-26 17:04分类: 体育

导读:1976年9月9日凌晨,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与世长辞。根据上级通知,在悼念毛主席逝世期间,全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直到追悼大会结束。10月21日,首都北京150万军民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由于国庆节早已过去了,国内形势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要继续演出,节目也要做一些调整。在经过一周紧锣密鼓地排练后,演出于10月28日下午在学校操场上隆重举行。

广告:需要东北大秧歌音乐伴奏MP3,点击这里查看

本文来自于投稿,作者石利军。

人们常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确实如此。就拿我来说吧,喜欢唱歌就是从小不知不觉中跟着父母学的。

其实,我的父母没读过什么书,也不会识谱,更没有这方面的专长,只是闲暇时哼唱几句,却是很好听的,至于怎么个好听法,当时我还小,也不懂,就是喜欢听。

父亲当过兵,喜欢唱部队的歌,像《我是一个兵》《打靶归来》《游击队歌》、《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等雄壮的歌曲;母亲则不同,唱的多是《红梅赞》《绣金匾》《洪湖水浪打浪》《北风吹》这些抒情的歌曲。当然,还有当时很流行的“语录歌”。在父母的影响下,我们姐弟几个都能唱上几段,而且有板有眼,久而久之,我就喜欢上了唱歌而且一直坚持到现在。

如果说我受父母谁的影响更大,当然是母亲,因为父亲要为生活奔波忙碌,而母亲则在家里操持家务,陪伴孩子自然多些,就连我唱歌的习惯也更像母亲,喜欢唱一些抒情风格的歌曲。当然,作为一名当了二十年兵的军人,唱军歌也是我不二的选择。



1968年3月,我上学了。小学的教材很简单,无非是语文、算数、体育、唱歌、图画这几门。这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真是太简单了,放在现在,也就是幼儿园中班的课程。

在这几门课程里,我特别喜欢唱歌这门课。当时上唱歌课的时候,没有教唱谱的,都是直接唱词,老师唱一句,我们跟着唱一句,特别有趣。歌曲都很容易学的,像《东方红》《我爱北京天安门》《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火车向着韶山跑》《学习雷锋好榜样》等。

这些歌曲我没上学前都会唱了,但在课堂上,我还是很认真地一遍又一遍地学。可能是我唱得好吧,还经常被老师叫到教室前面给同学们示范呢。

随着年级的增长,学唱的歌曲也越来越多了,像《大海航行靠舵手》《下定决心》《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世界是你们的》等歌曲。

记得在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公社中学举办了一次教唱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学习班,我所在的小学专门派我去学习了两天。此后,唱歌的课堂上又多了学唱革命样板戏的内容。

当时我们还根据学校和生产队的安排,我们本队的学生要组成几个宣传小组(是红小兵的学生才能参加),手拿红宝书,不定期的利用晚上时间走家串户宣传毛泽东思想,要么背诵几段毛主席语录,要么唱几首语录歌曲。

到了哪家,哪家人都要停下手中的活,一起背诵或一起唱。因为都是同村的孩子(自家的孩子是不会去自己家的,在父母面前都抹不开),大人们都饶有兴趣,高兴得很。这也许是那个年代的人特有的热情吧。



1973年春,我小学毕业上初中,要到公社唯一的一所中学(包括初、高中)读书了。刚开学不久,学校要成立学生会,班级要成立班委会,我被推荐为学生会委员的同时,也担任了班里的文艺委员,我是公社中学八个班里唯一的一个男文艺委员,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

为啥我会担任班里的文艺委员呢?原来是我读小学的班主任调来公社中学,刚好又是我的班主任,他是知道我会唱歌的。可能考虑到其他班级都是女生担任文艺委员,为了开展活动方便,从初一下学期开始,我们班又增加了一名女文艺委员。一个班里有两名文艺委员,一男一女,这也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

初中课程自然要比小学多,也有一定的学习难度,但我对音乐课的喜爱程度依然不减,一周两节的音乐课是我最期盼的,如果偶尔有特殊情况被取代了,我很生气又很无奈。

初中的音乐课,学唱的歌曲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政治性比较明确,如《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天上的太阳红彤彤》、《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还有一大批优秀电影插曲,如《红星照我去战斗》、《春苗出土迎朝阳》、《赤脚医生向阳花》、《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向前方》、《满怀深情望北京》以及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选段等等。

作为班里的文艺委员,除了协助音乐老师上好音乐课外,主要任务还是负责组织班里的文艺活动,比如“五四”、“七一”、“十一”节日的演出,参加学校的文艺汇演等,还有就是配合学校举办的全公社学生运动会而进行大型团体操的排练与演出。

记得是初三“六一”儿童节,举行了全公社学生运动会,14个大队的小学、2个大队的初中,加上我们所在的公社中学近千人参加,好不热闹。

为此,公社中学提前排练了有180人参加的大型团体操,是由六首歌曲连接而成,包括《敬爱的毛主席》《大海航行靠舵手》《天上的太阳红彤彤》等,整个场面很是壮观。作为一个公社中学,能排练出这样的团体操,实属不易。



那时候男女生间的关系很保守,男女生是不可能坐一张课桌的,所以开展文艺活动还是有点困难,好在我们班有男女两个文艺委员,开展活动就便利了很多,这也成了我们班里的优势,参加学校各种文艺活动中都是佼佼者,比如,有次参加学校的文艺汇演,我们班演出的舞蹈《扛起革命枪》(由男女各6人组成)就获得了全校第一名。

时间到了高二临近放暑假的时候,学校突然说要成立文艺宣传队,准备一台节目在国庆节演出,还准备请县剧团的老师来辅导。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大好事,作为班级的文艺骨干,我自然是不会落下的。

经过班级推选、音乐老师把关、学校有关部门审核,我成为了文艺宣传队的一员,同时入选的还有其他班级的一些文艺骨干,总共有二十人。经过半个月紧锣密鼓地筹划,节目的雏形也基本确定。

记得有12个节目,有歌有舞,有快板和三句半,还有样板戏选场等。我参演了其中3个节目,一个是六个男生的小合唱《我心中的歌儿献给解放军》;一个是小歌舞《护粮小英雄》,我在其中扮演一个在秋收时偷生产队粮食的地主;还有一个是革命现代京剧《龙江颂》片段:尾声“丰收凯歌”,我在里面扮演粮站的保管员。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暑假只放了几天就赶回学校排练。负责排练的是学校的高中的音乐老师和教导主任(主要管行政)。县剧团的老师没请来,倒是从县一中请来一位年轻男舞蹈老师,负责几个歌舞类节目的辅导。

(更多人生故事,请关注鹰眼观天地,欢迎投稿)



1976年7月25日,节目刚排练几天,我父亲因病去世。突然的变故对我打击很大,我都想打退堂鼓不参加宣传队的排练了,多亏了母亲的开导,我才能坚持下去。

正当我们兴高采烈、信心满怀地为演出做冲刺时,一个更大的打击袭来。1976年9月9日凌晨,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与世长辞。噩耗传来,我们都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根据上级通知,在悼念毛主席逝世期间,全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直到追悼大会结束。9月18日追悼大会过后,大家还是无法走出毛主席逝世留下的阴影,学校也只能把演出的事暂时搁在一边了。

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粉碎了。10月21日,首都北京150万军民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随着全国性的各种庆祝活动的开展,我们学校文艺宣传队的演出又重新提上了议程。

由于国庆节早已过去了,国内形势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要继续演出,节目也要做一些调整。在经过一周紧锣密鼓地排练后,演出于10月28日下午在学校操场上隆重举行。

那时候的条件是非常简陋的:在学校操场的泥土地上用课桌搭起来的舞台,上面盖上帆布,后面两侧竖起两根柱子,拉起一块紫红色绒布做舞台背景,没有音响,全靠自己的真嗓子唱。

庆幸的是还有个手风琴老师和一个二胡老师,只要是有唱的或者是需要音乐的,全由他俩伴奏,一场演出下来,最累的就是这两个老师了。也许是公社中学多年没有搞过这样大型的演出活动,也或许是这台演出的水平还算比较好,总之,演出结束后,大家掌声雷动,几百名师生久久不愿离去。因为我们也没有准备返场节目,只能站在台上跟着一起鼓掌庆贺。

首场演出圆满完成后,学校领导觉得排练了这么长时间,演出一场有点可惜了,还应该多演出几场,于是,决定到公社附近的几个生产队去慰问演出。

时间到了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们只有趁着中午的时间去到生产队的打谷场演出。一来人多,二来借着社员们休息的空当,三来气候暖和些。我们的演出水平虽然比不上县剧团那么专业,却很受欢迎,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接地气。因为有的宣传队员就是本生产队的孩子,所以气氛非常活跃。

其实对我来说,我是高兴不起来的,因为我在小歌舞《护粮小英雄》里面扮演的是老地主,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角色,演得越好就越被人骂、被人恨。现在想起来挺好笑的,那不就是在演戏吗。可那时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确实是被歧视的,也是教育改造的对象,况且我本身就是其后代。好在当时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这个尚方宝剑,否则,我哪能有资格加入学校宣传队,哪能刚上初一就加入了红卫兵,初二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呢。

值得欣慰的是,我还有扮演《龙江颂》里那个粮站保管员的角色,每次演出都是压轴节目,虽不是主角,也算是一个正面人物吧。几场慰问演出过后,学校文艺宣传队的任务告一段落,直到我高中毕业,学校再也没有成立文艺宣传队了。



我是农村户口,1977年7月高中毕业后就回到本生产队务农了。虽然那个年代人们的物质生活还很贫乏,别说手机、电视机,就连收音机都很少,可是人们的精神世界一点都不空虚,业余文化生活还是有滋有味的,比如:收听有线广播里早上的新闻和报纸摘要、晚上的小说连播和公社广播站自编的节目。

为了丰富农村的文化生活,县剧团每年都会到各公社巡回演出,公社电影放映队也定期到各生产小队放电影,还有公社每年正月的扭秧歌比赛和每两年一次的文艺汇演等。

除此之外,各大队都成立了文艺宣传队。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生产大队就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排演过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选场,趁农闲时到各生产小队演出。

我们大队有三个自然屯,五个生产小队,都相距不远,我们村是第一生产小队,最大的一个自然屯,有500多口人,也是大队各种活动的主体。几年后,大队来了县里知青,文艺活动更加活跃与丰富了,每个生产小队也成立了文艺宣传队。

在高中毕业之前,我就已经参加过生产小队文艺宣传队的活动,包括参加秧歌队和公社的文艺汇演等,只是没有毕业,算是编外队员吧,毕业后,也就名正言顺算是正式队员了。

生产小队的文艺宣传队除了几个知青和几个初、高中生外,其他都是参加生产劳动的庄稼人,他们识字不多,看不出有什么艺术才能,一旦担任了角色,也能像模像样,他们靠着惊人的记忆力来学习、排练和演出,有时甚至比识字的人学的更快更好。

当时排练的节目有歌剧《白毛女》选段、二人转《队长送我上大寨》、舞蹈《我为亲人补军装》、京韵大鼓《送女儿上大学》、快板书《奇袭白虎团》、笛子独奏《扬鞭催马送粮忙》、山东柳琴《老两口学毛选》、表演唱《逛新城》等等,还都离不了他们呢。

生产小队文艺宣传队的演出,条件比公社中学更简陋,没有啥舞台,演员的表演也欠功力,但这样自娱自乐的表演,却能给社员们在辛勤劳动之余带来乐趣、得到娱乐,也是达到目的了。

特别是宣传教育鼓舞作用不可小视。社会主义思想文化阵地,如果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就必然会去占领。从这一点来说,农村文艺宣传队的存在还是很重要的。


舞蹈《妈妈,我们远航回来了》


扭秧歌则是东北特有的一种文艺表演形式,每年冬天农闲时,公社就会在正月里组织秧歌比赛,每个生产大队都会组织秧歌队参加。扭秧歌相对比较简单,能踩准鼓点、动作统一协调就好,一般经过几天的学习训练后就可以表演了。

扭秧歌的人在鼓点和音乐中,随着节奏舞动手中的道具(一般多用彩扇、红绸、花束等),表演着农村一年四季,农民从出工、撒种、除草、收割、扬场、送粮的全过程,以及人们欢庆丰收的喜悦场面。

音乐多数用的是《东北秧歌曲》、《农业学大寨》、《军民大生产》、《社会主义好》等歌曲。秧歌队人数一般在百人左右,可多可少,主要还是根据现场吹唢呐的人和打鼓人的实力来决定的。

扭秧歌比赛先是在大年初一、初二集中到公社进行。临近晌午时分,大街小巷顿时热闹起来,十几支秧歌队从四面八方同时汇聚到一起,公社所在地大人小孩闻风而动,纷纷从家里涌到街上看秧歌大比拼,那场面绝对震撼。

你看啊,十几支秧歌队同时在一块比赛,唢呐声、锣鼓声、喝彩声响成一片。扭秧歌的人、看秧歌的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按照小品台词来说,简直就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你想啊,如果一个秧歌队里的唢呐、鼓声不够响亮,那不得乱成一锅粥啊。

现在觉得,当时的比赛倒有点像阅兵,一个队一个队从搭建的主席台前扭过,这是每个队实力的展现,也是获得好名次的关键,因此,每支队、每个人都使出看家本领、不遗余力地扭着、跳着。

因为我们大队有二十多个知青仗着门面(既有文化知识,且能歌善舞,又和上面混得熟络),加上我们大队离公社比较近,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每年的比赛都能进前三甲,冠亚军也没少拿。比赛之后各大队之间再互访拜年,直到元宵节过了才结束。真是:秧歌欢腾舞春意,锣鼓喧天闹元宵。

这些事一晃都四、五十年了,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更多生活故事,请关注鹰眼观天地,欢迎投稿)

当兵,是我青少年时的一个梦想。那绝不仅仅是因为军人身戎装的威武,也不仅仅是因为军人手握钢枪的英姿,而是军人这个伟大而光荣的职业和所肩负的特殊使命与责任,她是许多有志男儿人生中的不懈追求。

1979年12月5日,怀着儿时对军人的崇敬和长大后对军营的向往,在自卫反击战的弥漫硝烟中,在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再见吧妈妈》的歌声中,我应征入伍来到了南海舰队某部,当上了一名光荣的海军,实现了我痴迷的从军梦。

经过短短两个月的新兵连生活,在初步完成了由民到兵的转变后就分配下连队,真正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我被分配到驻汕海军某部汽车连,下连队不久就被挑选去海军广州某基地汽车训练连学习汽车驾驶,学习半年后就回到汽车连当了驾驶员。

1982年9月,我考上了天津海军后勤学校南海舰队干部大队教导队(汽车排长班)。教导队的学习生活是紧张而有序、严肃又活泼,业余文化生活相比连队更丰富一些,而文化生活是少不了歌声的,“每周一歌”(每周一次的教唱歌)更是成为部队中不是规定的规定。

八十年代初,海军政治部政歌舞团苏小明一首《军港之夜》风靡军营,一些优秀的电影歌曲《驼铃》《大海啊故乡》《牡丹之歌》以及台湾校园歌曲《外婆的澎湖湾》《龙的传人》《乡间小路》等在部队也十分流行,给部队相对单一的队列歌曲带来了可喜的变化。

1983年5月,南海舰队政治部要举行文艺演出,作为干部大队教导队属下的司务长和汽车排长两个专业一百多号学员,必须要准备节目参加的。

于是,教导员从学员中挑选了5个人(其中4人是司务长班的,我1人是汽车排长班的),加上分队长一共六人排练一个男声表演唱节目:《计划生育好处多》,词是分队长自己创作的,曲是借用《戒烟歌》的音乐,经过几次排练就要上台演出了。

说真的,从当兵到这次登台,包括待业的一年多,算起来我有五、六年没有演出了,心里还是很紧张的,特别是登上舰队政治部礼堂这么高大上的舞台,是我这个农村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还好,有分队长带着头,有其他几个学员撑着,演出还是圆满完成了。

《鱼水情》晚会


经过一年的学习后,根据天津后勤学校的规定,学员要回到原单位实习一年。一年前我离开单位时只是一名战士(驾驶员),一年后回到单位却是代理汽车排长了。

我尽管在读书、毕业回乡务农时一直有参加各种文艺活动,而且还有过舰队政治部礼堂演出的经历,可骨子里的我却是一个相对内向、安静、低调的人(与经常参加文艺活动的人好像有点不符)。在代理排长期间,即使要亲自组织一些活动,我还是尽可能地让那些更有专长的人去做,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老兵还是新兵,都充分发挥他们各自的优势。记得八六年春节,连队就举办了一个小春晚,是由几个南京来的、有着很强文艺细胞的新战士操办的,我只是做好组织保障工作,也在晚会中唱了一首《十五的月亮》。

再比如教唱歌吧,一开始都是由老班长或老同志来教唱,后来发现新战士中有文艺专长的,就鼓励新同志来教唱。我很喜欢看他们教唱歌,也在心里默默地学着他们的教唱歌方法。

当时,教唱的歌曲除了《人民海军向前进》《战友之歌》《团结就是力量》这些节奏明快、雄壮有力,易于学唱、朗朗上口等队列歌曲外,军队文艺工作者也创作出了一大批军旅抒情歌曲,如《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骏马奔驰保边疆》《血染的风采》《望星空》《小白杨》,还有春晚一夜爆红的《我的中国心》《冬天里的一把火》《难忘今宵》等,这些优秀歌曲的出现,使连队在教唱歌中有了更多的选择,也给部队基层官兵的文化生活增添了新的活力与色彩。

1986年底,由于工作需要,我调到海军74大队汕尾勤务处204油库工作,离开了断断续续工作近7年的水警区后勤部汽车连。



1988年2月,汕头水警区召开党代会,作为单位的党支部书记,我被选为党代表参加会议。为了庆祝党代会的召开,政治部精心准备了一台迎春“海韵”文艺晚会献演给参会的代表们。巧合的是,我既是参加党代会的代表,又是文艺晚会的参演者,我在晚会中表演的节目是男声三重唱《当兵的历史》、《喀秋莎》。

其实,我是在党代会召开之前,一个战友推荐给宣传科并提前到汕头参加晚会排练的,同时还负责晚会中最后一个歌舞节目的组织协调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水警区组织的演出(在此之前,我曾看过水警区文艺宣传队的演出)。

通过这次演出,不仅让我重拾唱歌的信心,还喜欢了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宣传科长觉得我适合做文化工作,刚好水警区俱乐部干事刚调走,1988年9月我就被调来水警区俱乐部当文体干事了。正是这一平常的工作调动,却出人意料地改变了我在部队的工作性质甚至于转业后我的工作和生活。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俱乐部虽然是个小小的连级单位,那可是个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的地方,打球照相、吹拉弹唱,人人都有本领,个个都有绝活。在连队时,每周都有一、两次集体到灯光球场看电影的机会,放电影的人就是俱乐部的。还听说,除了放映员,还有会画画的、会打球的、会唱歌跳舞的、会乐器的、会写书的,很是羡慕。

当自己身临其境,在这样一个单位工作时,其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俱乐部的战友都非常热情,伸出兄弟般的手,指导我、帮助我,使我很快度过了适应期和磨合期。

没多久,就迎来了一个特殊的任务,1989年5月,部队驻地达濠区团委将举办首届“长江杯”歌手赛,邀请部队派人参加。经过报请,决定派我和俱乐部的一名战士参加。作为喜欢唱歌的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参加歌手比赛,而且还是代表部队参赛,很是兴奋,还有点不知所措。

当时还没有请专业老师辅导这种事,只有自己用录音机反复听录音,在音准、节奏上来完善。经过几天的自我训练就参加比赛了,以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取得第三名,并荣获达濠区“十佳”歌手称号。

第三名的成绩,对于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的我,还是很高兴、很满意的。要想更进一步,就必须下大力气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除了歌曲演唱三要素,演唱方法与技巧、对歌曲内容的理解、处理以及感情方面等都需要加强。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积累更多的比赛经验,我又连续参加了几届“长江杯”的比赛,并且每次都会带一名战士一起参加,我们的成绩也一直保持在前三名。



1989年9月28日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周年联欢晚会在水警区礼堂正式拉开帷幕。这是我调来水警区俱乐部当干事刚好一周年,也是我第一次组织这样大型的文艺演出活动。不知当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艺高人胆大”,一台晚会中,我一个人就演唱了两首歌曲,还有一个歌曲联唱,同时还要主持节目,又是晚会的编导。哈哈,首秀还算成功吧。

1990年底我调入政治部宣传科任职文化干事,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汕头许多的文艺团体,每逢重要节日都会邀请他们来部队举行联欢会,同时我也有了更多机会参加汕头市的各种文艺活动。

1992年元旦,汕头市首届迎新年卡拉ok比赛在汕头电视台演播厅进行,这也是我第一次到电视台参加活动。经过初赛、复赛,我一路过关斩将闯入决赛。决赛中,我演唱的是电影《怒潮》中的插曲《送别》,夺得三等奖。虽然是三等奖,但比起“长江杯”的前三,还是有很大进步的,因为市级比赛要比区赛提高不止一个档次。

(更多军旅故事,请关注鹰眼观天地,欢迎投稿)

汕头八一晚会演唱《一二三四歌》


1992年5月,汕头市工人文化宫为庆祝建宫40周年,特别邀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来汕头演出,演员阵容强大,众多著名歌唱家莅汕,克里木、李双江、王秀芬、董文华、阎维文、郁钧剑、毛阿敏、梦鸽等等。

演出进行两场,5月1日晚第一场是庆祝建宫专场,5月2日晚第二场是慰问驻汕部队专场,是在当时汕头最先进的潮汕体育馆举行。

根据主办方的提议,部队慰问专场有一个互动环节,就是在著名歌唱家董文华演唱《十五的月亮》这首歌曲时,要现场邀请一位驻汕部队的歌手共同演唱。

当时海军在汕头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而且海军与汕头市工人文化宫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共建单位,像这种“光荣”的任务一定要由海军来完成。而我也知道,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领导将会让我担任。一来我已经参加过几次区、市的歌手比赛,有一定的舞台经验和能力;二来从年龄、身高、形象等方面也比较合适。

演出当晚,我坐在上千人的观众席上,心砰砰跳得厉害,手心也都是汗,至于啥时候开始演出的、前面几位歌唱家唱了什么歌曲也没啥印象了。好不容易等到董文华上台了,在她唱完第一首《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后,她向观众说要邀请驻汕海军水警区一位部队的歌手某某某现场与她合唱《十五的月亮》这首歌,观众席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掌声中,我在观众席站起向大家示意后就一路跑向中央舞台,追光灯也一直跟着我。那时,我的心情除了激动外,更多的是紧张。你想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部队业余歌手,能在几千人的注视下,与部队最高级别的文艺团体中最著名的歌唱家同台合作,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与感受。

随着音乐的响起,我们开始了演唱,可能是太过紧张了,我在唱第三句时,便把第二段的歌词唱出来了。这时,董文华友好地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是鼓励我,没关系,继续唱下去。在中间过门时,上来两名热心观众献花,都献给了董文华,见状,董文华马上把一束花给了我。

就这样,在董文华老师的带领下,歌曲终于唱完了,当然也获得了满场雷鸣般的掌声。我知道,这掌声更多的是给董文华老师的。我更知道,这掌声也是给我的一种鼓励。

演出过后,水警区一位首长还提及此事说,那次真替我担心,生怕唱砸了,因为你可是代表驻汕海军的啊!他还说,不错,没有丢脸。对于唱错歌词的事,我还曾私下问过几个战友,他们都说没听出来,哈哈,看来都把注意力放在视觉上了。


与董文华合唱《十五的月亮》


自从中央电视台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得到全国人民的广泛认可并成为每年春节必不可少的“年夜饭”后,各省、直辖市甚至一些地级市也争先恐后办起了春节联欢晚会。

汕头市电视台也不例外,1993年,我就应邀参加了汕头电视台举办的春晚,演出的节目是与市歌舞团的靳芳老师合唱一首《十五的月亮》。整台春晚表现军人的节目虽然只有这一首歌曲,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汕头这座“全国双拥模范城”还是名副其实的,这也充分体现了汕头人民对军人的崇敬与热爱。

1993年12月,海军基层群众工作会议在汕头水警区召开。为了配合这次高规格会议的召开,水警区首长决定组织创作排演一台名为《鱼水情》的大型专题文艺晚会,其中最主要的是创作一个反映驻汕海军“爱民四勇士”事迹的节目。

海军政治部之所以将海军基层群众工作会议选在汕头水警区召开,除了汕头水警区和地方政府双拥工作开展得好之外,还因为在1992年春节前,驻汕海军某部四名战士在回家探亲路上,因汽车突遇翻车、起火、爆炸,为抢救群众生命财产而牺牲、负伤的事迹,涌现出了一个英雄群体,谱写了一曲新时期拥政爱民的壮丽赞歌。

由此可见,要创作表现“爱民四勇士”这个节目在晚会中的分量。创作者是汕头海洋艺术团团长罗浩洋老师,导演是汕头海洋艺术团顾问、辽宁人民艺术剧院、辽宁儿童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付蕴荟老师,演员则是水警区军乐队的队员和海军幼儿园的部分老师及小朋友,还从广州基地演出队请来了两位朗诵者,共同完成这个节目。

1993年12月15日晚,汕头水警区礼堂里座无虚席、气氛热烈,《鱼水情》大型专题文艺晚会隆重举行。整台晚会内容健康、积极向上,节目形式多样、丰富多彩,具有深厚的军民情谊和浓郁的地方色彩,而晚会的压轴节目就是根据“爱民四勇士”的英雄事迹创作的配乐组诗与情景表演《爱民勇士赞歌》。

在长达20分钟的节目里,水警区军乐队队员和幼儿园的老师及小朋友,这些业余的演员们,在编导老师的精心辅导下,经过两个多月的排练,此时将所有的能量与情感都迸发出来,把“爱民四勇士”的英雄事迹充分展现在舞台上。

演出结束,掌声经久不息,反响极佳,演员们眼含热泪,心情无比激动,他们的精彩表演,得到了参加会议的军地各级领导及参会人员的高度赞扬与好评。晚会中,我除了在《爱民勇士赞歌》节目中担任旗手外,还再次与汕头市歌舞团靳芳老师合作演唱《十五的月亮》。


《爱民勇士赞歌》演出结束后,参加演出的部队演员与麦贤得、傅蕴会、罗浩洋夫妇合影。

鱼水情晚会,和靳芳合唱《十五的月亮》


1994年5月,海军广州基地举办首届“军营之声”卡拉0k歌手大赛,我和另外一位战士代表汕头水警区参加。我演唱的歌曲是《说句心里话》和《小白杨》并获得优秀歌手奖。

这是我唯一一次参加部队举办的歌手比赛。海军广州基地就举办了这一次比赛。水警区虽然连续举办过多次“海韵杯”的歌手比赛,但作为主办、组织者,我一直没有参加比赛。

1994年8月底,应汕头电视台文艺部邀请,《七彩荧屏》节目组要录制一期反映驻汕海军部队文艺节目的专辑,刚好海军广州基地《无手的军礼》主人公刘志艳英雄事迹巡回演出队来到水警区演出,经过协商,巡回演出队的节目加上水警区排演的节目组合在一起,共同完成了《七彩荧屏》海军专辑的录制任务。我在这期专辑里演唱了歌曲《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1995年1月,为迎接新春佳节的到来,达濠区委宣传部举办了《濠岛之春》文艺汇演。水警区应邀参加,由业余演出队表演了《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妈妈,我们远航回来了》两个舞蹈节目,获得一致好评。

1995年5月20日,为纪念国防部授予“海上先锋艇”荣誉称号30周年,汕头水警区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其中就包括专题文艺晚会。1950年5月,人民海军创建后的第一仗——万山海战,“先锋1号”艇首创小艇打敌大舰,以劣势装备战胜敌优势装备的成功战例。1965年5月24日,国防部授予该艇“海上先锋艇”荣誉称号。1965年8月6日,该艇作为旗舰,参加了“八六”海战,这是一个注定要写进中国海军战史的日子。

专题文艺晚会上,“海上先锋艇”全体指战员,驻港部队、水警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的官兵和汕头市歌舞团、汕头市曲艺团、汕头幼师学校的演员们联袂演出了歌颂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成长壮大、不断取得胜利的歌舞节目。我参加演出的节目是男声三重唱《一二三四歌》。



1995年7月30日晚,汕头市在汕头艺都大剧院举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8周年文艺晚会,我和另外两位战友(表演男女相声)应邀参加演出,我演唱的歌曲是《一二三四歌》。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汕头市庆祝“八一”建军节晚会的演出。

1995年12月5日,海军广州基地农副业生产生活管理工作会议在汕头水警区召开,海军广州基地业余演出队、汕头水警区业余演出队、汕头工人艺术团为这次会议献演了一台精彩的节目。我在晚会中与水警区业余演出队演出歌舞《生产忙》。

1996年7月1日,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5周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水警区举行了盛大的歌咏晚会,有男女声独唱、男声小组唱、男声小合唱、男女声小合唱、大合唱等多种演唱形式,热情歌颂党的光辉历程和红军长征胜利的伟大壮举。我在这次歌咏晚会上,演唱歌曲《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

1996年7月30日,汕头市工人文化宫“八一”拥军演出团莅临水警区进行拥军慰问活动。当晚,在水警区礼堂举行了慰问演出,军地双方表演了独唱、二重唱、戏曲联唱、军歌联唱,独舞、双人舞、歌伴舞以及小品等多姿多彩的节目,赢得了广大官兵的阵阵掌声。我在晚会中与卢清丽合唱歌曲《十五的月亮》。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兵光荣,退伍也光荣。1996年11月22日晚,欢送退伍老兵《敬礼,光荣的退伍兵》文艺晚会在水警区礼堂举行。

来自汕头工人艺术团的演员、水警区司政后装四大部、二大队、驻港部队官兵以及幼儿园的老师们,通过歌曲《战友之歌》《驼铃》《我的老班长》,快板《送战友》,相声《送字歌》,舞蹈《命运》以及歌舞《分手时再敬一个军礼》等节目的表演,把官兵爱、战友情胜似亲兄弟的深厚情谊和老兵对军营依依不舍的留恋之情,生动地展现出来,让现场的老兵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由于这是水警区第一次组织欢送老兵的文艺演出,首长们格外重视,我没有表演节目,只担任了晚会的主持人。

1997年1月31日下午,汕头市在驻汕海军码头举行了《情系鮀城》——汕头军民迎春文艺演出活动,汕头所有的文艺团体参加。在这次演出中,首次由陆海空军部队12名歌手表演了歌曲联唱《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我为伟大祖国站岗》《战士第二故乡》《中国空军进行曲》《我们走在大路上》,成为最受欢迎的节目。

199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的喜庆之日。为了纪念这个极不平凡的日子,6月5日晚,在水警区礼堂举行了迎香港回归暨参加广州基地第二届文艺调演《归来吧香港》文艺晚会,参加演出的官兵、海军幼儿园的老师以及军嫂们,表演了声乐、舞蹈、小品、军乐演奏等丰富多彩的节目。我参演了歌伴舞《归来吧香港》的演唱和表演小品《车站情话》。


表演小品《车站情话》


1998年5月,达濠区“长江杯”比赛继续举行,转眼已是第九届了。为了吸引更多的歌手参赛,这届比赛增加了组合组别。我应邀再次参加,与汕头港务局幼儿园刘月卿老师参加了二重唱组比赛,以一首《血染的风采》获得第二名。这也是我作为部队业余歌手参加的最后一次比赛。

1998年7月28日,驻汕海军政治部与汕头市聿怀中学举行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单位签约仪式暨聘任校外辅导员活动,我被聘为校外辅导员。签约仪式结束后,举行了文艺表演,我为学校师生演唱了歌曲《军营男子汉》。

1999年3月,第八期全军俱乐部主任轮训队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开班,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参加为期3个月的学习。如果说,当兵是我的军人梦,那么,到解放军艺术学院这座军队最高的艺术学府学习,则圆了我的文艺梦。

虽然我去军艺学习时已不再年轻,是轮训队里年龄最大、兵龄最长、军衔最高的,但对于文化艺术的学习是没有年龄界限的。

轮训队学习的主要任务就是培训一个俱乐部主任或文体(文化)干事如何认识部队文化工作的重要性,如何做好部队文化工作,如何组织好基层部队文化活动的开展,开设了包括音乐、舞蹈、美术、摄影、表演、写作等二十几门课程的学习。

白天上课或参观,晚上观看演出,观摩一些来我国访问的国外歌舞(艺术)团体演出的歌舞、国内许多剧团演出的歌剧、舞剧、话剧、音乐会、歌舞晚会等等。

三个月的学习时间,在紧张而快乐的时光中转眼就要到了,就在这时,军艺音乐系主任李双江老师要从俱乐部主任轮训队挑选(也算考试)30名男生加入到解放军艺术学院红星合唱团,参加5月28日举行的军艺音乐系99届毕业音乐会《军歌如潮》和8月军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暨参加全军第七届文艺汇演《边关四季》歌舞晚会的演出。

作为30人之一的我,能在轮训队学习三个月的基础上,再多学习两个月,且又是我喜欢的合唱,真是莫大的欣喜。能参加这种高水平的合唱团(合唱团里男有刘和刚、女有李晖)与高规格、高层次晚会的演出,对自己更是一次学习提高的机会。

红星合唱团是由军艺音乐系组成的(音乐系是女多男少),由于男生少,才到轮训队借用了30名男生,组成了120人的合唱团。指挥是来自总政治部歌剧团的桑叶松老师,钢琴伴奏是军艺的崔敏革老师,那团长自然是李双江老师了。

通过参加红星合唱团几个月的排练演出,取得了巨大的反响,在这些著名的艺术家的指导下,真是受益匪浅,至今难忘。


参加军艺红星合唱团演出《军歌如潮》晚会


还有一件最难忘的事,那就是亲自聆听了著名的军旅作曲家傅庚辰老师在百忙中给我们上的一堂创作演讲课,题目是:“主席的话儿记心上”。

傅庚辰老师曾担任过总政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等职,创作了近千首(部)音乐作品,如电影《雷锋》、《地道战》、《风雨下钟山》、《南海长城》、《闪闪的红星》等音乐以及歌曲《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雷锋,我们的战友》、《七律长征》、《大江歌罢掉头东》、《歌唱大别山》、《红星照我去战斗》等等。

课堂上,傅庚辰老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与创作历程,给我们讲起了1965年拍摄电影《地道战》的创作过程,把他几十年的声乐创作回顾、几十年的人生道路足迹、几十年的理想信念追求、几十年的喜怒哀乐自白,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讲到动情处,傅老师几度哽咽、几度落泪,他才华横溢的演讲与真挚情感的流露深深感染了我们,也打动了我们内心深处的灵魂。

学员们肃然起敬,全体起立,报以雷鸣般的掌声,整个教室都沸腾起来,大家久久不愿离去。最后,傅庚辰老师向我们每个人赠送了他的歌曲集《啊!红星》作为纪念。

这里我特别要说明的是,傅庚辰老师就是我前面曾经写到的,在海军基层群众工作会议专题晚会中《爱民勇士赞歌》节目的导演付蕴荟老师的亲弟弟。受付蕴荟老师的委托,我去军艺学习时还专门拜访了傅庚辰老师。


与原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著名作曲家傅庚辰合影


说起在军艺能够被挑选加入红星合唱团参加两场晚会的演出,缘于从92年底,经汕头市歌舞团黄永华老师介绍,我就加入了由汕头市文化局组织的成立较早的“海韵”合唱团,随后又参加了汕头市工人艺术团合唱队、汕头市群众艺术馆男声合唱团、汕头心声合唱团等,所以还是有一定合唱基础的。

1999年9月22日晚,海军广州基地政治部主办的庆祝建国50周年《祖国颂》专题文艺晚会在基地礼堂隆重举行,水警区选派我参加演出,演唱的歌曲是《咱们的领袖毛泽东》,这也是汕头水警区第一次选派节目参加海军广州基地举行的文艺晚会的演出。

199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一个值得大庆的节日。继海军广州基地举行庆祝建国50周年文艺晚会后,9月29日晚,水警区也举行了庆祝建国50周年文艺晚会。

这次晚会我既没有做主持人,也没有登台表演节目,而是实实在在、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导演”瘾,把我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到的东西应用到这次晚会中,也是我学习回来的一次艺术实践。

在这台《祖国万岁》的晚会里,大部分节目都是水警区业余演出队创作、编排、表演的,具有浓厚的兵味,真正体现了“兵写兵、兵演兵、兵唱兵”。

这是我从水警区俱乐部调到宣传科任职文化干事的十年时间里,即1989年9月28日第一次组织国庆40周年晚会开始,组织大大小小无数次文艺演出活动最满意的一次,这也给我从事部队文化工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此时,我已经申请转业,也已具备转业的条件,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以军人身份参加部队文化活动了。


水警区庆祝建国50周年《祖国万岁》文艺晚会


说起军队文化工作是有着光荣的传统和历史的,具有鲜明的思想性,是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提高部队战斗力的一个重要途径。

早在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就明确提出要关心红军战士的物质文化生活,规定士兵委员会内设俱乐部。

1978年中央军委《关于加强军队政治工作的决议》要求,部队文化工作要活跃连队的文化生活,做到“处处有歌声、人人搞体育、节日有晚会、假日有活动”,用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占领军营思想文化阵地。

作为宣传科的文化干事,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在政治部首长和宣传科科长的领导下,负责组织水警区部队开展群众性的文化体育活动,协调与上级机关、友邻部队、驻地各文艺团体、共建单位的有关文化活动,丰富和活跃部队的文化生活,满足官兵文化需求,陶冶道德情操,密切官兵关系,增强体质,鼓舞士气,激励斗志。

在十年时间里,我除了前面参加的各种演出活动外,更多更多的是组织水警区部队在每年元旦、春节、“五四”青年节、“七一”党的生日、“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等节日开展的各种文化活动,还有举办读书征文、演讲比赛、各种知识竞赛,组建水警区军乐队、业余演出队、军嫂演出队(曾经上过《人民海军》报)等等,这些活动都是以基层部队官兵为主要对象而开展的,有的已经成为品牌系列,如“英雄杯”篮球赛、“先锋杯”乒乓球赛、“海魂杯”排球赛、“海韵杯”歌手赛等。

而文艺演出、联欢活动,多是和汕头市工人艺术团、汕头市歌舞团、汕头海洋艺术团、汕头市老干部局、汕头大学、汕头幼儿师范学校、汕头华侨中学、达濠区礐石学校等单位合作,付蕴荟、罗浩洋、黄永华、章燕梅、卢清丽、李水泉、许友文、贺珍年、梁国荣、靳芳、何家伟、王建兵、张韩涵、郑丹红、陈霖、陈洁等各位艺术家都是拥军的热心人,曾到海军部队慰问演出,深受官兵的喜爱。同时他们又都是我在文化艺术方面的老师和挚友。

此外,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迎接上级来慰问的文艺团体和众多艺术家,如1989年6月,李默然、马玉涛、常宝华、常贵田、张暴默、屠洪刚等一批著名艺术家来水警区部队慰问演出。

1992年3月,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大型民族歌剧《红珊瑚》剧组来汕头慰问演出,著名歌唱家宋祖英、吕继宏分别在该剧中扮演男女主角。

1995年3月,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再次来汕,慰问汕头海军基层部队官兵,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歌曲《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演唱者卞小贞,歌唱家宋祖英、吕继宏以及孙维良、金春姬、董青、李明、雷雨和舞蹈家唐孜娣、朱一炯等深入基层为官兵演出,获得广大官兵的热烈欢迎与高度称赞。

最后,我用一句“趣说”作为本文的结尾吧。说:在汕头水警区可能有很多战士不认识司令员,但没有不认识石干事的。各位读者,您相信吗?



鹰眼观察:

家庭和生长环境,对儿童的成长确实影响很大。而兴趣爱好更是一个人成长发展的催化剂。

因此,不过多干涉和阻拦孩子的喜好,给其一定的自由空间,即使未来不能有多大的成就,也可以培养一个生活情趣,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

作者虽然也经历了艰苦的岁月,但正是由于唱歌的特长,让他有了更多的快乐与开心,也增强了战胜困难和挫折的信心,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维也纳古典乐派奠基人奥地利的弗朗茨·约瑟夫·海顿认为: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

音乐是有力量的,她一点一滴地渗透,不经意间就融入了骨血。

历史上,音乐在众多的运动、文化、社会体制、经济背景之中,被解体、重建、创新、吟唱,她跨越种族、国家、语言,成为了共同的代表,那就是自由的意志。

音乐,感染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为了爱与和平去追寻时代的力量。

(更多原创回忆,请关注鹰眼观天地,欢迎投稿)

LS体育号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