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5-29 8:42分类: 网络营销

【TechWeb】5月28日,自2017年短视频兴起以来,短视频自媒体产出了海量原创内容,吸引到大量用户,也引来各大广告主的关注。短视频营销成为新媒体营销领域的宠儿。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短视频平台的用户规模及每名用户平均每月花费的时数预计在2023年前将分别达到7.44亿人及40小时。与此同时,短视频变现市场也将得到迅速增长。根据艾瑞分析测算,2020年短视频广告的市场规模将达到733.5亿元,到了2021年,这一数据将达到1047.8亿元。


微瑞思创智慧营销部总经理赵轶指出,在短视频营销的产业链中,短视频平台通过激励内容创作者,产出大量优质内容,吸引用户持续关注。另一方面,平台通过整合媒体流量资源,向广告主售卖变现,从而使短视频商业形态形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关系。


相较于受内容方主导的长视频,短视频营销更受广告主青睐。但这两年多次出现网红KOL数据造假、广告主被坑的事件,在短视频营销中,广告主应该如何避免踩坑呢?


对此,微瑞思创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王赓表示,短视频营销环境越来越复杂,相较于广告主凭自身感官和经验去挑选KOL,依靠数据分析更靠谱。


据介绍,微瑞思创旗下针对规模化媒体内容营销的中台产品“方舟”,整合了抖音、快手、小红书在内的多个短视频平台KOL资源,通过视频识别技术及大数据分析让广告主找到最合适的KOL,并在中台上完成签约、验收及付款。


具体来看,该产品通过自然语言分析,能够看懂人写的文字,听懂人说的话,包括将视频内容对应到相同创作者,识别商家logo位置和名称,并对其进行分类,比如美妆、母婴、汽车等,然后确定品牌


王赓提到,方舟中应用到的人工智能技术,还可对网络内容进行分析和思考,例如网络内容背后的互动因子是什么,究竟哪些行为内容实现了圈粉、引导下单等。


在短视频营销中,有的广告主很明确自己想要带多少货,达成什么效果,完成什么规模的品牌效应。更多的广告主则并不清楚。假设给你50个KOL做选择,人工智能和算法的效率一定是比人工要高的。


此外,赵轶还提到了网红KOL在短视频变现中的作用,他认为,人才对于短视频MCN来说,重要性毋庸置疑,但现在行业的一个现状是:看好的网红签不到,能签到的管不住,管得住的火不了,行业中对人才的抢夺很常见。不过,广告主也不用过分迷信网红,一个好的KOL最终还是要拿内容来说话的。


李佳琦和薇娅能拥有现在的地位,也有赖于他们在业内多年的积累。长期以来,网红KOL和平台之间都处于一种竞合关系,平台对网红既依赖又害怕。赵轶称,现在淘宝直播已经在逐渐降低商家进入的门槛,将扶持重点由主播转为商家。直播带货本质上是货带人,而不是人带货,商家才是根本,以此来看,店播比主播更加稳定。赵轶认为,淘宝直播现在找到了这条路。


另一方面,抖音、快手也在加速完成商业闭环,从种草到拔草都可以在平台上完成,它们在扶持头部KOL的同时,也将目光放在了专业的MCN上。比如,字节跳动相继投资了泰洋川禾、风马牛传媒等MCN机构,这些MCN机构旗下的KOL包罗渔人阿烽、老四赶海、papi酱等。


赵轶认为,在短视频发展中,IP化是其中一个大趋势,未来一定是个人创业最好的时代。


微瑞思创创始人夏振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在公司未来的发展中,一方面要强化产品研发,使“方舟”产品提供更精准的分析,另一方面还将和更多KOL、MCN签署合作。


据王赓透露,微瑞思创还将与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展开合作,促进当地产业升级。具体来看,就是通过大数据电商消费需求分析,得出适合本地制造业,外销企业的国内产品品牌化市场机会,找准定位后,厂家可以设计对应功能的产品,微瑞思创可以继续提供营销、网红、直播相关的数据筛选匹配及营销执行支持。这样让之前全面依赖外需的出口型高水平制造业,有机会进入国内市场,对应的相关供应链也可以快速适应国内市场需求。这个过程中,营销能力成为品牌在国内冷启动主要的支持能力。


公开资料显示,微瑞思创目前团队约100人,几名创始人分别来自甲骨文、微软、腾讯、NEC等公司。微瑞思创于2014年获得国泰创投的800万天使投资,2015年9月登录新三板。


本文源自TechWeb.com.cn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