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作者:淘小白2020-5-19 11:00分类: 互联网

阿里巴巴在港二次上市后,其他互联网巨头的跟进步伐正在加快


《中国科技投资》冯伟康


近日,有消息称网易(NTES)已经向港交所递交了二次上市的申请,在此之前,已有消息称京东在筹备二次上市了,目前消息名单上还有携程、百度等中概股公司。



对于相关传言,《中国科技投资》联系到网易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未给予相关回应。



成立于1997年、于2000年美股上市的网易,可谓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第一批拓荒者,曾涉足包括邮箱、门户、游戏、搜索、电商、即时通讯、音乐、漫画、直播、在线教育在内的众多领域。



在2019年9月份进行业务调整后,网易在财报中将业务划分为在线游戏、有道、创新及其他业务,独立上市的有道受到重视,曾被寄予希望“再造一个网易”的电商业务和音乐业务都被划分到创新及其他业务中。



2019年初,丁磊曾表示要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四大战略部署,然而后续业务调整已不在当初的规划中。除了游戏业务尚保持稳健发展外,网易考拉、漫画等业务悉数被卖出,理财、保险、博客、相册等数个业务关停,音乐业务在版权重压下引入阿里投资,只有网易有道(DAO)扬眉吐气成功独立上市。



游戏大玩家



在外界看起来略显佛系的丁磊,先后在众多领域出击,但最终依靠的却还是游戏。



1996年6月,只身在广州闯荡的丁磊成立网易公司,起初看准了电子邮箱业务,半年内凭借邮件系统的售卖,赚到了第一桶金。两年后在雅虎、搜狐等门户网站的影响下,网易改头换面成为网络门户,很快便跻身国内三大门户网站之一。



2000年,新浪、网易和搜狐纷纷在美国实现上市。然而,由于科技股泡沫破碎,网易上市即破发,几个月间股价从15.5美元跌至不足1美元,沦为垃圾股,随后便因财务审计问题被质疑,不得不暂停股票交易。



此时,网易也卖不出去了,丁磊接受段永平建议后决定重整旗鼓。丁磊敏锐发觉了网络游戏的潜力,收购游戏公司并于2002年开发了风靡国内网吧的《大话西游2》,使之成为首个运营成功的国产网游,同年第二个季度,网易首次实现净盈利,股票开始领涨纳斯达克。仅一年后,丁磊便登上了内地百富榜首位。游戏业务也逐渐成为网易的营收支柱。



在国内游戏市场,腾讯一家独大,网易紧随其后。占据网易营收七八成的游戏业务,目前也显现疲态。



梳理网易财报可知,2019年四个季度,网易游戏收入分别实现118.5亿元、114.3亿元、115.4亿元和116亿元,二季度开始略有上升。然而营收增速却大幅下滑,第四季度的增幅仅有5.3%,而在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游戏净收入为110.2亿元,同比增长37.7%,而2019年第四季度游戏业务同比增速大幅滑落到5.3%,而2018年近一年受游戏版号审批收紧影响,2019年政策环境已大大宽松。



占据大幅营收的手游业务,在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82.7亿元,同比增长6.4%,而市场上多家调研数据认为2019年国内手游市场整体增速在14%至18%之间。与此相应,天风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网易手游市占率跌至16%,与2015年曾达到的29%相去甚远。



丁磊的理想



丁磊曾将网易的出发点概括为八个字,“七分理想三分生意”。



网易的业务或多或少都与丁磊个人的爱好有关,比如拥有浓重小资文艺气质的网易云音乐,丁磊亲自调整播放界面中央黑胶唱片的旋转速度20多次至今为人津津乐道,丁磊现在仍坚持在网易云音乐上推荐自己喜欢的各种风格的音乐。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丁磊曾说:“我是最后一个入局的,我只做了一年,但网易云音乐对产品的理解是最独到、最贴近用户的。”



网易云音乐以其个性化推荐和独特的评论氛围在音乐用户中传播开来,曾一度将用户留存度保持在业内第一。但版权压力一直压在头顶,经媒体报道,网易云音乐曾多次因侵权问题被友商起诉,导致相关歌曲被下架,特别是失去周杰伦版权事件也在口碑上一落千丈,这也导致部分用户选择离开网易云音乐。



2013年4月23日,网易云音乐正式上线。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对外公布用户数突破3亿,同时完成7.5亿元的A轮融资;2018年10月,网易完成新一轮6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35亿美元。



2019年9月,网易云音乐引入阿里领投,完成7亿美元融资,之后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合作上大展拳脚。2020年3月和5月,网易云音乐分别宣布,与滚石唱片和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版权库获得大幅补充。



2019年曾盛传网易云音乐将独立上市,然而渐渐没了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在线教育板块的网易有道。



网易入局教育较早。自2007年初涉教育至今已13年,2019年丁磊对外宣称:“在线教育会是网易今年非常重要的业务”。



如其所愿,2019年10月25日,网易有道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网易旗下首个独立上市的公司。财报显示,网易有道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1亿元,同比增长78.4%,环比增长18.6%。



网易有道K12付费学生人数强劲增长,第四季度付费人次为16.11万人,同比增长366.3%,在带动在线课程销售额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其获客、营销成本的增加:网易有道2019年第四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058亿元。



目前网易有道还在亏损的道路上负重而行,2019年运营亏损达到6.09亿元,高昂的获客成本也是在线教育行业的特色,在持续激烈竞争环境下,网易有道也难以独善其身。



另一个承载丁磊“再造网易”理想的业务是电商。



丁磊曾因在国内电商买不到好浴巾,决心要自己做严选电商:“既然其他人不做,那我们就自己动手,并且把它做到极致。”在阿里与京东快速成长、电商市场激烈厮杀之下,丁磊雄心壮志:“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而被寄予厚望的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如今分别落得被卖出和边缘化的局面。



网易电商精细化运营,曾面临库存压力,周转天数达到180天,而后为消耗库存采取促销手段,又影响到了毛利率,此外,关于产品品质的质疑以及加拿大鹅假货风波,都给网易电商带来了一定的口碑下滑。



如今,网易考拉卖给了阿里,网易严选则还留在手里,但网易并未在财报中披露相关运营数据。有市场声音认为,网易严选之所以还没卖出去,可能是没有出合适价格的买家。



2019年初,丁磊将网易众多业务中的游戏、教育、音乐、电商四项业务,阐述为公司四大战略部署。



而如今,四大业务各自面临挑战,丁磊的理想还在,生意却不好做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