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外包公seo外包司如何优化(美团外卖员猝死家中人保局:不应该认定工伤)

作者:投稿专员9-16 4:59分类:

导读:9月18日,海淀区法院驳回了该公司请求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的诉求。据悉,事故发生在2019年5月16日7时6分和9时19分,当时,作为美团外卖员的老张刚完成两单配送业务。2019年9月27日,海淀区人保局受理了老张女儿张豪颖的工伤认定申请。然而,领悦外包公司收到工伤认定后表示不服,便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现有证据未显示张小利存在上述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领悦外包公司亦未就此举证。


炣燃科技9月21日讯(宏斌)美团外卖配送员老张完成两单配送业务后,回到家中,几个小时后猝死在家中。

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根据第三人张豪颖提出的申请,作出了京海人社工伤认(1080T03923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然而,美团的外包公司——领悦外包服务(常熟)有限公司却认为不应该认定工伤。

随后,该公司竟把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给告了。

9月18日,海淀区法院驳回了该公司请求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的诉求。

据悉,事故发生在2019年5月16日7时6分和9时19分,当时,作为美团外卖员的老张刚完成两单配送业务。10时32分,老张通过微信语音请假,因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18时35分在居住地被邻居闫某发现意识丧失,18时44分120急救车到达确认老张死亡。

随后,海淀公安分局出具死亡证明,老张猝死于2019年5月16日在锋尚国际公寓C座B1宿舍。

2019年9月27日,海淀区人保局受理了老张女儿张豪颖的工伤认定申请。

经过调查,该局于2019年11月21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之规定,认为张小利的死亡符合条例规定的视同工伤情形,予以认定为视同工伤。

之后,海淀区人保局分别向领悦外包公司及张豪颖邮寄送达被诉认定工伤决定。

然而,领悦外包公司收到工伤认定后表示不服,便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公司认为,老张在猝死当天即2019年5月16日,属于安排其本人休息的日子,不是其本人的工作日。

而老张对本人当天应当休息而不应从事工作接单是明知的。因此,其本人当天的接单行为,是其个人未经公司同意后的个人行为。此外,该公司还怀疑这期间,老张未及时就医并且是否从事了其他足以发生猝死的行为?

领悦外包公司的说法遭到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的驳斥。

除了足以认定老张属于工作期间猝死外,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还在答辩时称,领悦外包公司作为用工单位,与张小利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合同期限为空白,导致张小利死亡后,亲属通过劳动仲裁确定劳动关系。

此外,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还发现,该公司未给老张缴纳社会保险,在行政机关作出认定工伤决定后,提出行政诉讼,延长待遇赔付时间,作为用工单位,未保障职工合法权益。

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怒怼说,领悦外包公司的做法未尽到企业主体责任,背离了国家和社会整体要求。

最终,北京市海淀区人保局认为:领悦外包公对于老张死亡作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领悦外包公司所持的张小利当天的接单行为属于未经公司同意的个人行为的主张,缺乏依据。

法院还认为,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现有证据未显示张小利存在上述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领悦外包公司亦未就此举证。

最终,法院驳回了领悦外包服务(常熟)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过度劳累已成为外卖员的普遍现象。

在此之前,美团外卖官方曾发布《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即使受疫情影响,仍有45.7%的骑手月收入在4000-8000元,7.7%月收入超过1万元。

美团报告的这两组数字,很容易误导大家对外卖骑手这个职业产生幻想,即:每天工作不到四小时,每月轻松挣到4000多,多劳多得,月薪过万也不是难事,这简直是一个高自由、高收入的dream job(梦想工作)!

然而有机构调查发现,事实上并非如此。

84%的外卖员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只有14%的外卖员每天工作8小时。北京市外卖员平均工作11.4小时。明显超出了每天最多工作11小时的国家标准。

机构调查后还发现,大多数外卖员只能通过延长工作时间,提高送单量,增加收入。而这导致外卖员的过劳问题很严重,存在职业病的风险。

此外,大多数的外卖员没有基本的社保。由于劳动关系界定困难,平台逃避了外卖骑手的社保(五险一金),而在正规就业中,企业社保费用可占工资的30%。

也就是说,外卖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出现意外或事故,不能享受工伤赔偿,意外保险也经常遭遇不予赔付的情况,这些费用全部都要自己承担。

郑广怀研究团队曾在调查后总结说:快递员和外卖员抱着高薪梦想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单价的不断下调、扣款金额的增加导致他们每天需要配送更多的订单,劳动时间不断延长,每天的劳动量也不断加大。他们的作息往往不规律,在各种恶劣的天气中也要在外奔波,可能还会因为一个差评而白跑一趟,这导致很多配送员不仅身体吃不消。

工人日报调查发现,美团外卖等主流餐饮外卖平台对于“骑手”的管理大多采用的是第三方公司劳务输出。这一现状加之外卖送餐员流动性大的特点,公司很少有为“骑手”缴纳社会保险和人身意外险的情况,仅仅以罚款和监督员形式引导“骑手”遵守交通秩序。

针对当前外卖送餐员“辛酸”的生存状态。业内人士曾呼吁,新阶段下,正式员工的保障、合理的休息时间和有尊严的对待是送餐员提出的新需求。而底层员工的辛酸和尴尬处境长期发展,将直接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对企业长期发展造成负面影响。相反,增加关怀、给予员工适当的福利是企业获得更大竞争优势的良方。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美团有将近400万骑手,饿了么没有公布,保守估计也有上百万,自建物流如京东,也不过养了10万快递员而已,这么大数量的外卖骑手,全部建立劳动合同关系显然不现实,如何进行保险和保障,就是一个需要协商、谈判甚至是斗争的过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