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外包公seo外包司如何优化(动态漫画和动画之间的竞争关系)

作者:投稿专员9-16 4:59分类:

导读:但周佟彤却不认为动态漫画和动画之间能形成竞争关系,“动画不应该满足于我们这样的制作水准”。用动态漫画讲好故事周佟彤是一名资深二次元爱好者,做过声优配音、出过Cosplay。因此周佟彤断定,回国经营漫画版权是极有商业潜力的,最终决定回国创业。公司目前的业务除了前文提及的外包动态漫画业务以外,主要还是进行自己所代理漫画作品授权业务。现在燃也正在探索的一个新方向是AR,这个技术目前主要和她们的图书出版业务相关。

作者 | 罗立璇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206家文娱创公司

“我认为我们提高了动画制作的底线。” 周佟彤说道。她在2015年创立燃也文化,进行漫画内容孵化和运营,招牌推广手段是高质量的动态漫画。燃也在成立的两年时间以来,制作了《长歌行》、《这个包公不太行》、《天下第几》等人气作品的动态漫画,均得到了很好的评价,被认为制作水平和动画水平接近。

动态漫画是一种介乎于漫画和动画之间的表现形式,以漫画为素材,让人物在场景中能进行简单的动作(比如说张嘴、动手),能切换特写、近景、远景等镜头场景,同时加入配音和音效来达到完整的效果。动态漫画成本较低,一集制作成本是动画的1/3到1/7,在日本和欧美市场经常被用于制作宣传视频、花絮、彩蛋,同时也有完整的作品出现。

但周佟彤却不认为动态漫画和动画之间能形成竞争关系,“动画不应该满足于我们这样的制作水准”。对于燃也而言,动态漫画始终是放大漫画故事影响力的有力武器,核心诉求还是让优质漫画内容抵达更多的人群。这种使漫画简单动起来的短视频,“会让观众更容易接受,并且能完整保持作者风格”。

燃也现在正在探索通过AR技术来进行内容宣传的可能性,专注于使用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来扩大优质IP的影响力。燃也旗下的签约IP《天下第几》和《蝉女》等漫画作品,都会成为他们精耕细作的样本。

用动态漫画讲好故事

周佟彤是一名资深二次元爱好者,做过声优配音、出过Cosplay。在看到当时国漫不太理想的表现时,她觉得“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那时候周佟彤还在旧金山,专门负责帮当地政府对接一些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她在基本了解创业的基本形态和规律以后,也被旧金山的创业氛围所感染,有些跃跃欲试。

她和合伙人“一怒之下”开始调查,寻找在她们能力范围内能做的内容。“我们在工业积累上,肯定是比不过国内有几十年经验的动画老师的。但是我心里对他们讲故事的功底是打了个问号的,我觉得可以在‘好好讲故事’上下功夫。”周佟彤解释,动态漫画在本质上就像故事板,因此他们就选择了这个形式来讲故事。

同时,从商业逻辑出发,周佟彤和同好在制作同人视频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国内对于视频版权和音乐版权的盗版管治越来越严格,版权的价值正在不断上升。因此周佟彤断定,回国经营漫画版权是极有商业潜力的,最终决定回国创业。

另外一个方面是,在动画改编表现得不理想的情况下,漫画IP如果想要延续自己的生命力、抵达更多的观众,就需要更多的表现形式。动态漫画成本较低、生产速度较快,能很好地满足“放大”漫画IP的需求。这一门手艺至少能保证燃也在ToB端的业务量,维持现金流。像《长歌行》、《一品芝麻狐》等作品版权方,都是他们的合作伙伴。

在2014年回国观察了一段时间以后,周佟彤和她的合伙人沈丛立于2015年成立了燃也文化。燃也现在团队中一共有24个人,一半是运营团队,另一半是制作团队。公司目前的业务除了前文提及的外包动态漫画业务以外,主要还是进行自己所代理漫画作品授权业务。燃也通过进行项目投资来对自己签下的作品实现占股,进行更深的绑定。

周佟彤对公司要签下的作品有着自己的标准:第一个是作品的统一性,能达到画风、叙事风格、人物设定之间的统一。“有些人画得很好,但就是跟故事融合不了。”

第二个是从变现路径出发,所要求的作品的“厚度”。“有很多受欢迎的条漫,故事不够连续,要改编的时候就相当于要重写剧本了。还有就是很多人物角色太符号化了,人物厚度也无法支持后面的改编。”还有一个就是希望“三观要正”,有现实社会意义性,这样通过审查的难度会小一些。

现在随着版权价格逐渐上涨,燃也发现版权的确比去年难签了。同时,内容产品也存在一定的泡沫化,对燃也寻找合适的作品也造成了困难:“一些漫画工作室希望扩大生产力做更多的作品,但是并没有在作品本质的质量上获得提升。”

“希望把燃也打造成有技术气息的公司”

燃也在刚开始接触动态漫画的时候,认为这是一个准入门槛比较低的参与内容制作的方式。现在做了三年,周佟彤发现当时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每个作品的讲述方式、节奏、美术和前期,都不一样。”

“像《长歌行》和《天下第几》,一个古代故事、一个现代故事,一个的画风是传统工笔画那种感觉的,另外一个就比较狂草,连打斗风格都不一样。像《长歌行》的风格一直都没变,但是《天下第几》就经历了从Q版到后面真人画风的转变。”周佟彤说,对一个项目了解越细、投入的精力就会越多。

“《天下第几》后来我们属于重新描了一遍线稿,再画了一次,想着反正是自己进行运营的作品,精细点也无所谓。”但周佟彤表示,燃也开发动态漫画这种方式是希望能够模块化、扩大化去操作的,在很多时候依然要注意控制成本,提高可复制性。

现在燃也正在探索的一个新方向是AR,这个技术目前主要和她们的图书出版业务相关。用户可以在看纸质漫画的时候用手机扫描内页,在手机屏幕上就会显示和内容相关的不同画面和声音效果。“我一看,我们动态漫画其实就是AR的素材,在实景上覆盖一层会动的画面。”

于是燃也尝试性地为一本书制作了它的AR交互画面。“结果数据跑出来挺好的,有一万多个人扫了这一本书,比我们在当时实际卖出的书要多。有些读者还告诉我,传着传着他们的书就不见了。”周佟彤认为,在让读者得到更多的互动体验以外,从这里传递出来的数据本身也具备价值:“一个读者如果能扫到80多页,那绝对是真爱。”

而且,对于出版公司而言,专门做一个app来执行这个功能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之前买了3本书,就得下载3个app。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些成本都打包下来。” 再加上去年的QQ AR传火炬,以及风靡全球的Pokémon Go,让周佟彤觉得“这事儿真可能要来”。

“我和我合伙人的想法是,漫画作品在内容上的提升空间特别小,到影视可能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在技术上可能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所以才选择了这样的一种漫画内容和AR结合的介入方式。”周佟彤表示,“未来我想把公司打造成一个有技术气息的公司。”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