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SEO知识
  • seo外包公seo外包司如何优化(改革开放40年,郑州个体户的回忆)

作者:投稿专员9-16 4:52分类: SEO知识

导读:当年,李国顺未经批准私自跨行业,既干饮食又搞肉食。这些事被管城区工商科通报,并处罚款40元。主管部门总结称。据统计,交照的老个体商贩共541户,临时个体商贩752户,个体手工业442户。1969年,国家正式宣布取缔个体商贩,号召上山下乡,从事农业生产。这个事件被曝光,并报送至时任郑州市市委书记。此后,郑州市政府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准以任何理由乱收费、乱摊派侵犯个体户的合法权益”。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郑州市工商局/供图

李莲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拿到执照的郑州个体户,十个月挣了一万元,成了名人。1982年郑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时,被推举为主任,此后开始了长达30年为个体户奔走的岁月,直至2012年退休。

1985年,时任郑州市常务副市长邓建民,为被打的烩面馆个体户鸣不平,其背后,更是为当时不入流的个体经济正名和护佑。

如今,30多年已过。已退休6年的李莲英,回忆往事如数家珍,邓建民也已85岁高龄,身体硬朗。

听闻要做改革开放40年报道,他们均欣然接受采访。对于他们来讲,这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时代,更是一个留下了无数美好回忆的激情年代。

【改革前】

卖粽糕改卖稀饭,摊主被判3年

1958年2月,因为私改经营品种,将卖粽糕改卖了江米稀饭,李德培被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判处群众管制3年,并被罚款500元。没钱交罚款,他不得已用两间房屋来抵交。

那会儿,他不会想到22年后的秋天,自己会被平反,要回两间房产。

获得同样罪名的还有饮食商贩李国顺,不过是发生在1963年。当年,李国顺未经批准私自跨行业,既干饮食又搞肉食。李国顺和儿子俩人合用一个营业牌照,在一家集贸市场以每斤0.4元、0.54元不等的价格,购买羊肉53斤,煮熟后高价出售。

他又私自批发烧饼给肉食商贩,比平常规定的25%毛利率还要高7.7个百分点。这些事被管城区工商科通报,并处罚款40元。

那个时候,他不会想到23年后,郑州市会规定“凡经批准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允许一业为主,多种经营……”

那个时代,改革开放远未到来,个体商业无处施展抱负。凡是从事长途运输、转手倒卖、雇工包公、居间牟利,即被视为“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的犯罪行为”。

【至暗时刻】

不允许单干,个体户上吊自杀未遂

期间,发生了一个商贩自杀未遂事件,足以说明当时个体经济所遭遇的环境困局。

据《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档案里的记载,1963年,商贩被要求上交牌照,不再允许私商单干经营。当时45岁的管城区饮食业商贩李皮斗,已经从国营退出单干约一年时间。无路可走情况下,李皮斗只能要求加入合作商店。不过按照规定,他必须重新缴纳当时退店时退回的80元股金和家具。就因为这80元股金,李皮斗和饮食业管理组发生争执。

6月16日,李皮斗打了爱人一耳光,并撂下一句话“孩子我不管了”,进屋上了吊。爱人听到有凳子响声,赶忙喊人将他救了下来。

在分析自杀原因时,当时的主管部门称,李皮斗单干思想严重,因为单干挣了不少钱,盖了3间房子(值800多元),永久车1辆,爱人价值140多元的手表一个,家里家具齐全。

“这次入店是形势所迫、无路可走,实际上他思想没认输。”主管部门总结称。

个体户生存空间被严重挤榨的事件发生在1966年,社会上要求取缔个体工商户的呼声越来愈多。不少个体户感觉到走的是一条资本主义道路,没有前途,纷纷向政府交回牌照、另谋职业。

据统计,交照的老个体商贩共541户,临时个体商贩752户,个体手工业442户。1969年,国家正式宣布取缔个体商贩,号召上山下乡,从事农业生产。

此后,个体工商户进入万马齐喑的十年。

【改革后】

第一批拿到执照后,模具女工成了“万元户”

1979年11月,老坟岗市场在关闭15年后,重新开放。这个发迹于1937年的老字辈市场,日客流量一度达到五六万人次,是当时郑州5个自由市场之首。

这是个信号,集日、庙会、物资交流大会等商品交换活动得到鼓励,个体经济开始抬头。

这已经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第一个年头。也是在这一年年底,只不过22岁的姑娘李莲英,申领了个体户执照,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拿到证照的个体户。

那会儿,李莲英刚下学,凭借祖传的手艺,给纺织厂、印染厂、具管厂做模具外包生意。她父母均是工厂的模具工人,从小耳濡目染,曾一边上学一边看图纸。父亲告诉她,“跟我学点手艺,比啥都强。”

就是这门手艺让她一下子成了名人,甚至被美国记者采访。她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有了执照后,接的活儿特别多,很多工厂排着队找我,得跟我说好话。我一个人干不完,全家老少齐上阵。”

当时媒体以“十个月收入一万元”对她进行报道,而那会儿身为高级技术工人的父母,一个月工资才一百元。李莲英回忆,1982年结婚时,她手里已存下三四千元。而当时婚嫁必备的“三转一响”老三样,置备齐只不过需要几百元。

1982年,对于李莲英和郑州市个体经济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12月,郑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个体户有了“娘家人”。

因为“又红又专”,而且年轻,25岁的李莲英被推到前排,当上了个体劳动者协会主任(后改为副会长)。此后,她开始了长达30年的协会生涯,与个体劳动者休戚与共,直到2012退休。

【地位提升】

烩面馆老板被打,政府加码个体经济发展

不过,重见天日的个体经济社会地位很低。“一说谁干个体的,就找不到媳妇。大众看不起,觉得这不是正当职业。在火车站,摆摊的个体户经常被追得到处跑。”李莲英称,当时甚至流行有“一国营二集体,不三不四干个体”的说法。

真正让社会、政府对个体户重视起来,不得不提1984年发生的饮食商户被打事件。

《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档案中记载,郑州市建中街派出所民警黄某,经常到个体户冯全成的烩面馆吃烩面,多吃多占。一次,因为店内伙计招待不周,黄某将冯全成打成重伤,边打边骂,“我在这一片20多年,没人敢给我难看,你这狗脸,以后咱们走着瞧。”

这个事件被曝光,并报送至时任郑州市市委书记。当时中央领导看到后,专门批示,“此事值得注意,请各省市检查一番,对干部教育一番。每项新政策要经过多次教育,几番周折,甚至惩办几个才能生根。”

此后,关于扶助个体经济的政策加码。1984年6月,时任郑州市工商局副局长的贾常先号召,全力支持城镇居民、待业青年和农民从事个体经营。

1985年4月,时任郑州市副市长邓建民在个体户表彰会上称,“进一步提高对个体经济的认识,规划、城建部门要积极为个体户安排经营场所。”

1985年10月,规定今后个体医生开业不进行工商业登记;1987年,郑州市私营企业开始试行登记,一年后开始正式登记。

【风波】

一晚上27名个体户弃业逃税

此后,个体经济不再是贬义词,“万元户”成了人人艳羡的对象。不过,个体户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这中间出现过弃业逃税风波。

曾在郑州市工商局就职、现已退休的李哲宏所著《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有记载,1989年,郑州市友爱路市场100多户弃业逃税。火车站地下商场仅9月8日一晚上,就有27户弃业。

原因是:个体户对税收大检查有顾虑,认为政策要变,纷纷取走存款、停业关门。不规范收费增加了个体户负担,比如公安部门下文加收“公共场所许可证”办理费,有派出所收取治安费,每次应交2元,却收100-200元;每户交1000-2000元的计划生育费押金,个体户、私营企业需认购170元/人的金融债券……

此外,整顿饮食摊的要求较高,比如每个摊点要有下水道,个体户一时难以达到。金水区230名个体户中,仅有37户合规。

这一弃业现象进入决策层视线。此后,郑州市政府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准以任何理由乱收费、乱摊派侵犯个体户的合法权益”。

【成绩】

十年个体户数量增长近二百倍

这仅是个体私营经济发展史上的一朵小浪花。此后,重回大众视线的个体经济,像被按下了快进键,发展突飞猛进。

河南商报记者从《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查询得知,郑州市城乡个体(合伙)工商业户数,1979年为288户,1990年达到了55523户。

如今,已经从郑州市个体私营经济协会任上退休6年的李莲英,身体硬朗,回忆往事,仍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曾极力护佑个体经济发展的郑州市常务副市长邓建民,也已85岁高龄;曾在八十年代主抓花园路、老坟岗、中原等三大集贸市场建设郑州市工商局局长贾常先,76岁高龄,说起话来声如洪钟。

听闻要做改革开放40年报道,他们均欣然接受采访。对于他们来讲,这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时代,更是一个留下了无数美好回忆的激情年代。

(河南商报编辑 施尚景 实习编辑 熊子文)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7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