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佣金争议未了,美团与商家的“博弈”持续发酵……

作者:淘小白2020-4-16 12:32分类: 互联网

唇齿相依,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4月10日晚,广东省餐饮协会发布的《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控诉疫情期间线下餐饮商家面临经营困境的同时,美团却上调了佣金。



交涉的要点,主要在于抽佣和霸道的“独家协议(二选一)”。协会要求美团对众商户降佣5%,并在4月17日前给出明确回应,否则将进一步采取维权行动。





针对此次事件,美团称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此外,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不到2毛,占收入的2%。关于返佣,美团称以广东为例,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元。



而如何达到返佣的条件、返佣的形式、佣金比例的具体区别和操作?回应中尚不明朗。



压在骆驼身上的“救命稻草” 


2020年疫情打乱了餐饮行业经营节奏。外卖成了许多餐厅堂食关闭时最后一道营收屏障。



外卖成为“救命稻草”,只是如今,这稻草或也会“压死沙漠中的骆驼”。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在3月底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连锁餐饮行业的影响研究报告》,数据显示,预计今年第一季度收入普遍大幅下降,其中16%的企业收入为零,约七成企业预计收入将下滑70%以上。



图源:中国连锁经营协会



门店主要依靠线下流量,但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商家经营艰难。



有商家称在关店几天后,与美团签约。一共交3000元的押金,美团收取18%的佣金。经营一个月后,该商家发现并没有赚到钱。



“竞争对手太多,必须想办法把排名靠前,提高曝光度。满减、折扣、首单减免、免配,这些最基本的玩法必须用上。参加这些广告费用不低,加入美团如同掉进了无底洞。”



特殊时期美团没有降低佣金和广告费用。不仅如此,“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出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广东省餐饮协会如是表示。



独家合作限制涉嫌垄断


从2月份开始,陆续有重庆、四川、山东、河北、云南、佛山多地餐饮协会已向美团发过不同形式的交涉和投诉。



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除佣金之外,众餐饮协会还将矛头指向美团“垄断”。



QuestMobile最新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985.86万,即将突破7000万大关;而同期饿了么日活用户数为1097.03万,仅为美团的1/6。



以上数据显示,美团在外卖市场俨然一家独大。



相关餐饮业人士透露,美团提供商家选择战略模式或非战略模式。



战略模式只能在美团独家平台上操作,而非战略也可以上饿了么等其他平台。只要签了非战略合作后,美团会调整外卖排序,几乎不让品牌有曝光。



作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是禁止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交易的。即使选择战略模式,但提出只能在美团平台的这个选项,本身也是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



然而,在4月13日的公开回应中,美团并未对“垄断”的说法作出相应解释。




降佣无望?商家也无可奈何


事实上,美团无法直接降佣与其经营压力不无关系。



美团2019年财报显示,其餐饮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而这一年支付给骑手的工资达到了410.4亿元。





与此同时,美团骑手队伍还在不断扩大。



仅从1月20日到3月29日,美团平台新注册、已经有收入的新增骑手达45.7万人。



如果美团整体收入不再严重去依赖外卖业务或者外卖收入比例下降,其他业务营收稳步上升的情况下,美团佣金部分才有可能会有比较大幅度的下降空间。



图源:Trustdata、智氪研究院



但外卖业务仍旧是美团收入的核心来源,仅从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来看,外卖业务占比达到了总营收(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部分、新业务及其他部分)55.8%。



由此可见,美团直接降低佣金几乎不可能。



外卖商家屡屡发函,虽然敢怒敢言,但又离不开美团,只能是无可奈何。



实际上美团给商家带来的外卖单量,非常可观。



图源:Trustdata、智氪研究院



数据显示,从单量上看,美团占据着70%的市场份额。如果商家无法通过其他渠道(微信、饿了么等)弥补来自美团的单量,就不会真的和美团闹掰自断生路。



目前在这个单量萎靡的特殊时期,每一单对商家来说都至关重要。



美团财报显示,餐饮外卖业务的整体佣金率已经从2015年的1.1%增至2019年的12.6%。尽管一季度美团也相应的出台了佣金返还等举措,但对比饿了么的直接减免佣金,美团则是将佣金补贴到在线广告等服务上。



图源:Trustdata、智氪研究院



综上所述,虽然商家对美团怨声载道,但也只能止步于“嘴上说说”。毕竟单量骤减,对外卖打击最大,将直接导致商家营收锐减。



提升品牌力还是转投阿里?


如今,商家想要摆脱美团只有两条路,要么提升品牌力,要么投靠阿里。



如果美团在佣金上持续强势,或许将迫使商家转投饿了么的怀抱。支付宝的介入可以让美团增添些许的忌惮,对商家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图源:支付宝APP



数据显示,支付宝拥有巨大的流量优势,且这一优势已经在饿了么的披露中有所体现(48%的新用户来自于支付宝)。



未来,饿了么能否通过坐拥6.7亿月活的支付宝(QuestMobile,2020年2月)获得更多市场份额目前尚且未知。



商家是否会在这样的阶段赌上一把,最终取决于美团佣金率和流量之间的性价比。



当然,除了选择投奔阿里,商家更需要提升品牌力。



作为一个企业,美团需要考虑公司的利益。外卖餐饮的佣金可以视为这个特殊时期美团“救命稻草”,是不能放手的收入来源。但对于疫情下深处逆流的餐饮业,高昂的佣金可能会成为压垮骆驼身上的重担。



如何兼顾社会责任和企业利益?面对眼前的“两难”,美团需要想点办法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4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