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专注于网络推广、网络营销研究

  • 首页
  • 互联网
  • 电商冲击下逐渐衰败的千年商都广州,将靠网红再续辉煌?

作者:淘小白2020-3-27 11:31分类: 互联网



“千年商都”广州,要批量培养带货达人了!


近日,广州市商务局出台了《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计划在3年内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将广州打造成为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


方案一出,不少网友纷纷表示:看来电商行业竞争真的很大,连“千年商都”广州都有压力了。这也不由让人感到疑惑:从“千年商都”到“直播电商之都”,广州到底经历了什么?


商贸古都 繁华兴盛二千年

广州号称“千年商都”,其从事商贸行业的历史,发轫于秦汉,繁盛于唐宋,并在明清达到顶峰。


根据编年史记载,早在公元前2世纪,广州就开始与西方国家交往。而其作为港口城市的定位,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确立。当时,中国的丝织品、瓷器、铁器、铜钱、纸张、金银等均以广州为起航站运往海外,并换回珠宝、香药、象牙、犀角等物品。


唐宋时期,由广州经南海、印度洋,到达波斯湾各国的航线,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据统计,唐代每日到广州贸易的外国商船有11艘,全年多达4000艘。假设每艘载客商200人,平均每年到广州港登岸者就有80万人次之多。到了元代,世界上同广州有贸易往来的国家与地区已有140多个。


在明清数百年“一口通商”的国策之下,广州曾是全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通商港口,是当时中国毫无疑问的贸易中心。1757年,广州十三行成为清帝国惟一合法的外贸特区,中国与世界的贸易全部聚集于此,直至鸦片战争为止,这个洋货行独揽中国外贸长达85年。


清末外国人绘制的广州十三行路景象。图/正解局


广州也因此富庶一方,还造就了当时的世界首富伍秉鉴。《广州番鬼录》中写到:“伍浩官(伍秉鉴)究竟有多少钱,是大家常常辩论的题目。1834年,浩官对他的田产、房屋、店铺、银号及运往英美的货物等财产估计了一下,共约2600万元。”而在当时的美国,最富有的人资产也不过700万元。


鸦片战争之后,上海等五个城市成为通商口岸,打破了广州对贸易的垄断地位。1930年前后,上海在外国对华进出口贸易和商业总额中占比超过80%,一跃成为远东第一大城市。广州则因为岭南腹地的制约、政策红利的消失以及时局的动荡,逐渐落后于上海。


虽然垄断地位被打破,但广州也并未由此衰落。1957年,被誉为“中国第一展”的广州交易会正式创办,开办第一年即成交8686万美元,占当年全国创收现汇总额的20%。从1965年开始,广交会年出口成交已占全国外贸年出口总额的30%以上,1972、1973年占比更是超过50%。


2007年起,广交会由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更名为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由单一出口平台变为进出口双向交易平台


到了改革开放,毗邻香港和深圳特区的广州又一次迎来先机,在商贸领域开创了多个全国第一:高第街是全国第一条经营服装的个体户集贸市场、广州友谊超级商场是中国第一家超级商场、天河广客隆是国内首家批零结合的货仓式商场、天河路商圈是全国首个销售额达到万亿级的商圈……


纵观全球,历史超过两千年且从未衰落的港口商业城市,惟有广州。商贸就像是广州的灵魂,开放则成为根植于城市骨髓的DNA。


互联网时代式微没落

然而,一朝兴起的电子商务,却不断冲击着广州的传统贸易和商贸地位。


近些年,广州商品进出口总值虽然大部分年份仍在增长,但增速已经由最初的将近30%,逐渐降到10%,甚至趋于0增长了。进出口成绩最惨的2009年,增速已降为负值。


同样,在最能代表对内贸易水平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上,广州的增速也在2010年达到24.2%之后开始逐步下滑,近四年已不足10%。其中批发零售业零售额的增速,也由2010年的23.4%,降到了2019年的7.7%。


此外,号称“中国第一展”的广交会也逐渐跌落“神坛”。广交会的年成交额在2011年达到747.6亿美元的顶峰后,便开始逐步下滑:2015年只有550.66亿美元,2019年也仅有590.18亿美元。而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跨境电商,在2015年达到了近7000亿美元的交易规模,是同年广交会全部成交额的10倍还多。


作为中国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之一的“十三行”,则比广交会更早地感受到了来自电子商务的冲击。2005年以前,淘宝还未成为全亚洲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十三行”附近的大街小巷里每天清晨都有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服装采购商如潮水般涌来,午后又如退潮般散去,街道上到处是搬货工穿梭的忙碌身影。



广州“十三行”,昔日忙碌的批发市场。图/识广


2005至2008年,受电子商务和金融危机的冲击,“十三行”众多服装实体店纷纷陷入倒闭浪潮,仍在苟延残喘的门店也面临着门可罗雀、无人问津的窘况。大部分实体店已变成物流仓库,服务于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子商务。


曾经的服装城,如今的物流仓库。图/识广


大型的商贸城也难逃厄运。2007年立项的广州国际商品展贸城,曾致力于打造成全国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综合型专业批发市场,预计每年交易额将超1500亿元,交易客流量达60万人/天。然而,这个占地4800亩的巨无霸项目却只开发了几百亩就被搁置,连项目的主要投资者都表示熬不下了:“该项目最新测算的税后年平均投资回报收益率仅为4.5%,比银行贷款利率还低。”


杳无人烟的广州国际商品展贸城。图/中房网


广州摩登百货董事长周强也直言,在那个零售业快速发展的时期,摩登百货很快就从1家门店发展为拥有8家门店的百货连锁企业。然而,从2012年开始,摩登百货的春天结束了。原本两位数的增长再也看不到了,年中、年终特卖让利再多,消费者也不买账。


与此相对应的,是飞速发展的电商行业。据商务部数据,2005年全国电商交易总额1.3万亿元,2014年便达到13万亿元,10年增长了10倍。其中,网络零售总额在2005年时大概为150多亿元,2014年便达到2.7万亿元,10年猛增了160多倍。


直播时代扬帆出海

面对电子商务的猛烈冲击,广州发力了。


2012年底,上海、重庆、杭州、宁波、郑州5个城市成为首批“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2013年9月,广州紧随其后,成为华南地区第一个“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虽然起步稍晚,但广州后劲十足,很快就成长为跨境电商领头羊。


2014年,广州在全国率先开展直购进口业务。唯品会、京东全球购、天猫国际、亚马逊等企业纷纷落户广州,成为跨境电商发展的主力军。当年,广州跨境电商进出口贸易总值达到14.6亿元,到2015年便爆炸式增长到67亿元,占全省的40.3%、全国的18.7%。2019年,广州跨境电商进出口贸易总值又飙到444.4亿元,五年增长了约30倍,连续位居全国第一。


同时,广州的城中村里也孕育出了全国销售规模最大的一批淘宝村。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全国排名前十的淘宝村有5个在广州。而所谓的“淘宝村”,需要满足的指标有很多,包括电子商务年交易额达到1000万元以上、本村活跃网店数量达到100家以上、活跃网店数量达到当地家庭户数的10%以上。


广州白云区京溪街犀牛角村,大部分人都在做淘宝,到处都是快递公司。图/中新网


除了销售以外,广州的物流也迎来了飞速发展。2015年,广州一举超过上海、北京,成为全国快递业务量最多的城市。从2015年至今,国家邮政局的全国快递业务前50城的排行榜中,广州一直高居榜首。


而近两年火爆全网的“直播带货”,也成为了广州批发市场和电商平台的标配。据2019年天猫双11公布的直播数据显示,全国使用淘宝直播最多的商家、全国最爱看直播的消费者、最爱边看直播边买东西的城市,广州均位居首位。


春节前夕,淘宝直播主播笑笑在广州某批发市场档口带货。图/网络


目前,淘宝直播已进入广州上百个专业市场,消费端和供给端的变革也在酝酿之中。在今年的广东两会上,也有不少委员对直播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广东省政协委员黄仕坤直言,现在的消费市场面临结构性问题,年轻人并非不愿消费,而是消费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企业要学会借助电商力量,来唤醒产业的转型升级。


今年年初,广州出台了《关于推动电子商务跨越式发展的若干措施》,全力支持以直播电商为代表的电子商务新业态发展。近日,广州再度发文,计划在3年内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将广州打造成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有着悠久的商业贸易历史、独特的区位交通优势以及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在进军“直播电商之都”的道路上,或将续写繁华。


文/搜狐城市王春艳


参考资料:广州市统计局、国家商务部、正解局、城市战争、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识广、地球知识局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广告位 虚位以待 可图片 可文字 100元/月

已有 0/12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